第十七章,第十九章

这时的宋钢和林红的新婚生活过去了一年多,他们的永久牌自行车在刘镇的大街上闪亮了两年。宋钢的自行车每天都擦得一尘不染,每天都像雨后的早晨一样干净,林红每天都坐在后座上。林红的双手抱着宋钢的腰,脸蛋贴着他的后背,那神情仿佛是贴在深夜的枕头上一样心安理得。他们的永久牌自行车在大街上风雨无阻,铃声清脆地去了又来,来了又去,我们刘镇的老人见了都说他们是天作之合。李光头落难以后,林红心里高兴。以前一听到李光头的名字,林红立刻脸色难看,现在听到这个名字,林红就会忍不住笑出声音来,她说:“我早知道他会有今天,这种人……”林红鼻子里哼了几声,下面的话不说了,这个李光头劣迹斑斑,说多了会引火烧身牵扯到自己的屁股上。林红说完后就要扭头去看宋钢,对宋钢说:“你说是不是?”宋钢沉默不语,李光头的境遇让宋钢牵肠挂肚寝食难安。宋钢的沉默让林红有些不高兴,她推了推宋钢:“你说话呀!”宋钢只好点点头,嘴里却在喃喃地说:“他做厂长的时候还是很好的……”“厂长?”林红不屑地说,“福利厂的厂长能算厂长吗?”宋钢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为自己的幸福露出了感激的笑容。林红不知道他为什么笑了?问他:“你笑什么?”宋钢说:“我命好。”宋钢沉浸在自己的幸福生活里,可是李光头如影随形,就像自己在阳光下的影子一样挥之不去,让宋钢总觉得心里有一块石头压着似的。宋钢暗暗埋怨这个李光头,放着好好的厂长不做,去做什么自己的生意,结果赔了个血本无归,欠了一屁股的债务,被人揍得皮开肉绽。有一天晚上宋钢梦见李兰了,刚开始是李兰拉着他的手和李光头的手走在刘镇的大街上,然后是李兰临死的情景了。李兰拉着他的手,要他好好照顾李光头。宋钢在梦中哭泣起来,把林红从睡梦里惊醒,林红叫醒他,紧张地问他怎么了?宋钢摇了摇头,想了想梦中的情景,告诉林红,他梦见李兰了。宋钢迟疑了一会儿,继续说着睡梦里那个令他心酸的时刻,李兰拉着宋钢的手,要他好好照顾李光头,宋钢向李兰保证,只剩下最后一碗饭了,会让给李光头吃,只剩下最后一件衣服了,会让给李光头穿……林红打了一个呵欠,打断宋钢的话:“她又不是你亲妈。”宋钢听后一怔,他想争辩几句,听到林红均匀的呼吸响起来,知道她睡着了,就默默地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林红对宋钢和李光头童年时的经历模糊不清,她不知道这些经历对于宋钢已经刻骨铭心。她只知道宋钢是自己的丈夫,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搂着自己,让自己甜蜜地进人梦乡。结婚以后,家里的钱由林红掌管,林红觉得宋钢这么大的个子会比别人饿得快,就在宋钢的口袋里放上二角钱和二两粮票,告诉宋钢这是给他滋补身体的钱,饿了就去点心店买吃的。细心的林红每天都要去检查一下宋钢的口袋,若钱和粮票花掉了,她就要补进去。婚后的很长时间里宋钢没有花过一分钱和一两粮票,林红每次伸进宋钢的口袋,摸到的都是原来的钱和粮票,有一天林红生气了,问宋钢为什么不花钱?“我不饿,”宋钢笑着说,“结婚以后我就没有饿过。”林红当时也笑了。晚上躺进了被窝,林红甜蜜地抚摸着宋钢的胸口,要宋钢老实告诉她,为什么不花钱?宋钢接着林红,感动地说了很多话,他说林红平日里省吃俭用,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分钱花,有好吃的夹到他碗里,去商店时想着他缺什么,从来不想想自己。宋钢说到最后忍不住坦白了,他说自己确实经常觉得饿,可他还是不舍得花掉口袋里的钱和粮票。林红说宋钢的身体是属于她的,要宋钢替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宋钢发誓,饿了一定去买些吃的。宋钢如痴如醉,林红说一句,他就会点一次头,嘴里还要“嗯”上一声。然后林红睡着了,安静得像一个婴儿,气息轻轻地吐在宋钢的脖子上。宋钢长时间难以入睡,他左手搂着林红,右手抚摸着林红的身体,林红的身体炽热又光滑,像是温暖的火焰。接下去林红仍然是每天从宋钢的口袋里摸出来原先的钱和粮票,那时候林红就会轻轻地摇头,责怪宋钢为什么还是一分钱不花?宋钢不再说自己不饿,他实话实说:“不舍得。”后来的日子里,林红几次对宋钢说:“你答应我的。”宋钢每次都是固执地回答:“不舍得。”有一次宋钢说这话时正骑在自行车上,送林红去针织厂上班,林红在后座上抱住他,脸贴在宋钢的后背,对宋钢说:“你就当成是为我花钱,行吗?”宋钢还是说了一句“不舍得”,然后打出了一串铃声。这一次宋钢口袋里的钱没有了,他把林红送到针织厂,在去五金厂上班的路上遇到了饥肠辘辘的李光头。李光头正从地上捡起一截甘蔗头,一边咬着一边走过来。这时的李光头穷困潦倒,吃了上顿没下顿,吊胳膊瘸腿的,仍然八面威风。他咬着别人扔掉的甘蔗头,就像吃着天下第一美味那样得意洋洋,他看到宋钢骑车过来,假装不认识似的扭过头去。宋钢看到李光头的潦倒模样,心里一阵难受,他在李光头面前刹住车,从口袋里摸出了钱和粮票,跳下车叫了一声:“李光头。”李光头咬着甘蔗头转过脸来,东张西望了一番,嘴里说:“谁叫我了?”“我叫你,”宋钢说着将手里的钱和粮票递过去,“你去买包子吃。”李光头本来还想继续装模作样,看到宋钢递给自己的钱和粮票后,立刻笑了起来,他一把抓了过去,亲热地说了起来:“宋钢,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为什么?”李光头自问自答:“因为我们是兄弟,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我们还是兄弟。”此后的李光头只要在大街上见到骑车的宋钢,就会挥着手把宋钢叫到面前,再把宋钢口袋里的钱和粮票拿走,那模样理直气壮,好像那是他自己的钱,暂时存放在宋钢的口袋里。

林红沉浸在自己的幸福里,她英俊的丈夫骑着时髦闪亮的永久牌,每天早晨把她送到针织厂,她走进厂门以后一次次回头,一次次都看到宋钢扶着自行车站在那里依依不舍地挥手。到了傍晚的时候,她走出厂门就会看到宋钢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林红不知道宋钢背着自己悄悄接济李光头,当她发现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林红第一次发现宋钢口袋里的钱和粮票没有的时候,不由微微一笑,林红一声不吭地拿出二角钱和二两粮票放进宋钢的口袋。宋钢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看着林红由衷的微笑,宋钢心里一阵不安。林红不知道李光头像强盗一样,每天都把宋钢口袋里的钱和粮票要走。她一天又一天地将钱和粮票补充到宋钢的口袋里,没有一天间断过。林红起初是高兴,觉得宋钢知道照顾自己身体了,知道饿了就应该去买些吃的。慢慢地林红觉得奇怪了,以前的宋钢是一分钱都不舍得花,现在是每天都把钱花干净,而且没有留下零钱。林红心想不管宋钢买什么吃,总会有些零钱剩下。林红怀疑地看起了宋钢,宋钢的眼睛躲躲闪闪,林红终于问他了:“你每天都吃了些什么?”宋钢的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林红又问了一次,宋钢摇摇头说自己什么都没有吃。林红怔住了,宋钢躲开林红的眼睛,不安地说出钱和粮票的去向:“都给李光头了。”林红无声地站在屋子中央,这时候她才想起来李光头已经是个要饭的叫花子了,在此之前她完全忘记了李光头的存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宋钢,没有别人,现在李光头这个混蛋又闯进来了。林红屈指一算,一个月下来差不多被李光头拿走了六元钱,不由流出了难过的眼泪。林红嘴里反复念着“六元钱”,她说要是省着花,能够让两个人生活一个月。宋钢低垂着头坐在床沿上,没有去看林红。直到林红哭着问宋钢:为什么要这么做?宋钢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林红一眼,轻声说:“他是我弟弟。”“他又不是你的亲弟弟,”林红说,“就是亲弟弟,他也该自己养活自己了。”“他是我的弟弟,”宋钢不同意林红的话,继续说:“他以后会养活自己的,妈妈死前要我照顾……”“别提你那个后妈。”林红喊叫着打断宋钢的话。林红的话让宋钢伤心了,他也喊叫起来:“她就是我妈妈。”林红吃惊地看着宋钢,这是宋钢婚后第一次冲着她喊叫,林红无声地摇头了。林红说出了“后妈”,宋钢突然伤心地叫了起来,林红吃惊之后,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了,她不再说话,于是屋子陷入到沉默之中。宋钢低头坐在那里,此刻遥远的往事雪花纷飞般的来到,他和李光头的共同经历仿佛是一条雪中的道路,慢慢延伸到了现在,然后突然消失了。宋钢思绪万千,可是又茫然不知所想,仿佛是皑皑白雪覆盖了所有的道路,也就覆盖了所有的方向。直到宋钢低头看见了林红站在屋子中央的两只脚,他的思绪才回来。他看到林红的鞋是旧的,鞋上面的裤子是旧的,他知道裤子上面的衣服也是旧的。想到林红平日里的省吃俭用,宋钢心里难受起来,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瞒着林红把钱给李光头,他这时候觉得自己确实做错了。过了很长时间,看着宋钢低着头始终一声不吭,林红气又上来了,她说:“你说话呀。”宋钢抬起头来,真诚地看着林红说:“我错了。”林红一下子心软了,看着宋钢真诚的眼睛,不由叹息了一声。然后林红开始安慰宋钢了,她说了很多话,说六元钱算不了什么,就当成是被人偷走的,她还说了一个“破财免灾”的成语,她说宋钢以后不要再和李光头来往就行了。她说话的时候,又从自己的皮夹里摸出了两角钱和二两粮票,放进了宋钢的口袋。宋钢看见了十分感动,他对林红说:“我不需要钱了……”“你需要,”林红看着宋钢说,“你一定要花在自己身上。”这天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以后,继续着他们一如既往的甜蜜。宋钢充满爱意地搂着林红,林红享受着宋钢对自己细水长流似的爱,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睡着以后微笑仍然挂在脸上。第二天下班的时候,宋钢骑着自行车去针织厂接林红时,已经在县政府大门口静坐示威的李光头看见了他,立刻跳起来叫住了他。当时宋钢心里“咯噔”一下,他捏住刹车,双脚踮地稳住自行车,听着李光头脚步拖沓地走过来,宋钢突然害怕他再次伸手要钱。这个李光头偏偏伸出了手,大言不惭地说:“宋钢,我一天没吃没喝了……”宋钢脑子里“嗡嗡”响了,他的手习惯性地伸进了口袋,捏住了里面的钱和粮票,然后他脸红了,他摇着头说:“今天没有……”李光头大失所望,伸向宋钢的手缩了回去,吞着口水垂头丧气地说,“我吞了一天口水了,他妈的还要再吞一夜的口水……”这时候宋钢鬼使神差地将口袋里的钱和粮票象了出来,递给了满脸失落的李光头。李光头先是一惊,随后嘿嘿笑了,接过钱时骂了起来:“他妈的,你也学会捉弄人啦!”宋钢苦笑着骑车离去。这个晚上宋钢最担心的时刻出现在晚饭以前,林红的手伸进了宋钢的口袋,她发现钱和粮票又没有了。这一次林红期待着能够摸到它们,当她确信钱和粮票都没有以后,突然惊慌起来,她有些害怕地看着宋钢,希望宋钢告诉她,这一次是他自己花掉的。当林红的手伸进口袋的时候,宋钢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睛,睁开眼睛看到林红害怕的眼神后,宋钢声音抖动地说:“我错了。”林红知道钱和粮票又被李光头拿走了,她绝望地看着宋钢,愤怒地喊叫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宋钢羞愧不已,他想解释事情的前后经过,可是话到嘴边时还是那一句:“我错了。”林红气得眼泪直流,她咬着嘴唇说:“我昨天才给你的钱,你今天就去给李光头了,你就不能等几天再给他吗?你就不能让我先高兴几天吗?”宋钢恨起了自己,他咬牙切齿想说一句仇恨自己的话,可是说出来仍然是这三个字:“我错了。”“别再说啦!”林红喊叫起来,“我都听烦了,你只会说这三个字。”宋钢不敢再说话了,他低头站在屋子的角落里,像是文革时挨批斗的父亲宋凡平。林红一边哭着一边说着,宋钢站在那里一点反应没有,林红又气又伤心,她不愿意去理睬宋钢,她躺到了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宋钢无声无息地站了一会儿后,开始在屋子里走动了,林红听到锅碗的响声,知道宋钢在做晚饭了。屋子里逐渐暗下来,宋钢做好了晚饭,把饭菜端到桌子上,又准备好了碗筷。林红心想宋钢应该走过来说话了,可是宋钢在桌子旁坐了下来,然后又是死一般的沉寂。林红气得咬住了嘴唇,过去了很长时间,屋子里变得漆黑一团,宋钢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是在等待着林红睡醒了起床一起吃饭。林红知道宋钢一直会这么坐下去,如果林红在床上躺到天亮的话,宋钢就会在椅子里坐到天亮。宋钢坐在那里连呼吸都很轻微,像是怕吵着林红。林红开始心疼宋钢了,开始想到宋钢的种种好处,想到宋钢对自己的爱,想到宋钢的善良忠诚,想到宋钢的英俊潇洒……想到英俊潇洒时她不由抿嘴一笑,她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宋钢。”坐在椅子里的宋钢霍地站了起来,接下去林红没有说话,宋钢犹豫不决地又要坐下了。林红看到了宋钢的身影在黑暗里的反应,她再次抿嘴一笑,她轻声说道:“宋钢,你过来。”宋钢走到了床前,高大的身影俯首下来。林红继续轻声说:“宋钢,你坐下来。”宋钢小心翼翼地在床沿上坐下来,林红拉住他的手说:“坐进来。”宋钢坐了进去,林红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胸前说:“宋钢,你太善良了,我以后不能再给你钱了。”宋钢在黑暗里点点头,林红把他的手贴到了自己脸上,问他:“你没有生气吧?”宋钢在黑暗里摇摇头说:“没有。”林红坐了起来,把宋钢另一只手也拉过来,然后温柔地对宋钢说:“我不想说李光头这个人有多坏,他就是一个好人,我们也养不起他。你想想,我们两个人一个月才多少钱?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我们要把自己的孩子养大,不能有李光头这个负担,李光头没有了工作,以后活不下去,会死缠着你……宋钢,我不是担心现在,我是担心以后,你为我们以后的孩子想想吧,你一定要和李光头断绝关系……”宋钢在黑暗里点了点头,林红没有看清,她问:“宋钢,你点头了吗?”宋钢点着头说:“我点头了。”林红停顿了一下,问宋钢:“我说得对不对?”宋钢点头说:“对。”这个晚上疾风暴雨之后又是风平浪静,此后的日子里宋钢开始躲避李光头了。宋钢下班骑车去针织厂接林红时,就要经过李光头静坐示威的县政府大门。宋钢躲开李光头绕道远行,让林红时常站在针织厂大门口等了又等。以前林红还没有跨出厂门,宋钢就等在那里了,现在她伸长了脖子左等右等,针织厂的女工都走光了,宋钢骑着车才匆匆赶到。有一天林红终于不高兴了,沉着脸一声不吭地坐上了后座,路上不和宋钢说一句话。回到家里,林红开始责怪宋钢,她说自己站在工厂门口担惊受怕,担心宋钢路上出事了,甚至都想到宋钢是不是撞上电线杆撞破了脑袋,宋钢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为什么迟到,他说是为了躲避李光头绕了远路。听了这话,林红立刻响亮地说:“怕什么?”林红说李光头这种人,谁越是怕他,他就越是要欺负谁。林红告诉宋钢,以后还是从县政府大门口走,她说:“你不要去看他,就当没有这个人。”宋钢问她:“他要是叫我呢?”“你没有听到,”林红说,“就当没有这个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