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浦国际网址第七章 兄弟(下) 余华

李光头继续贯彻死缠烂打的求爱方针,他不再让宋钢陪同了,只要宋钢和林红一见面,李光头说他心里就是一阵慌张,他要宋钢躲着林红,要宋钢在大街上见到林红就像见到麻风病人那样躲得远远的。李光头开始学习宋钢好榜样,他觉得林红喜欢宋钢,是因为宋钢温文尔雅从来不说脏话,而且宋钢手里总是拿着一本书,显得好学上进。李光头从此改头换面,这个恋人兼保镖走在林红身旁时手里也有书了,不再恶狠狠地面对我们刘镇的男群众,他像一个拉选票的政客那样面露亲切的微笑,见到熟人打了招呼还要握一下手,而且手不释卷,一边走着一边还在读着。我们刘镇的群众见了李光头这副模样,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们看着李光头手里翻动着书页,诵经似的念念有词地走在林红身边。群众掩嘴而笑,悄悄说林红身旁少了一个花土匪,多了一个花和尚。李光头看到街上的群众对他不倦的阅读很感兴趣,就高声对群众说:“读书好啊,一天不读书,比一个月不拉屎还难受。”李光头这话是说给林红听的,他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心想自己又说粗话了,回家后请教了宋钢,以后就改成:“读书好啊,可以一个月不吃饭,不能一天不读书。”刘镇的群众不同意李光头的话,说一天不读书还能保住性命,一个月不吃饭肯定把自己饿牺牲了。李光头很不高兴地用手指横扫了群众一遍,心想这些贪生怕死之徒,他一脸视死如归地说:“一个月不吃饭,也就是饿死;一天不读书,是生不如死。”林红面无表情地走着,她听着李光头和刘镇群众你一言我一语,群众笑声朗朗,李光头高昂亢奋,林红无动于衷。李光头摇身一变成了儒家弟子以后,从此书生意气,经常妙语连珠,偶尔粗话脏话。林红听到李光头粗话脏话的时候,就会在心里说:“狗改不了吃屎。”林红知道李光头是一个什么货色,她没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心想李光头哪怕有孙悟空的本事,变来变去还是一个癞蛤蟆加牛粪的李光头;好比孙悟空有七十二变,到头来也还是猴子一只。那天晚上宋钢没有赴约来到小树林,来了一个哈哈大笑的李光头,林红气得咬牙切齿,回到家中就把宋钢从心里删除出去了。几天以后在大街上远远见到宋钢时,林红冷笑了几下,心想这人是个地道的傻瓜,这傻瓜再也没有机会了。林红迎面走去,她告诉自己要对宋钢视而不见。没想到从远处走来的宋钢一看见林红,立刻转身躲开了。后来的曰子,宋钢每次见到林红都是迅速地躲开,完全是李光头要求的那样,见到林红就像是见到了麻风病人一样逃之天天。看着一次次远远躲开的宋钢,林红心里的骄傲也一次次溜走了,到头来林红怅然若失,宋钢离去的身影让她感到了失落。宋钢重新回到了林红的心里,而且根深蒂固了。林红发现自己心里奇怪的变化,宋钢越是躲着自己,自己越是喜欢他。在那些月光明媚或者阴雨绵绵的晚上,林红人睡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想着宋钢英俊的容貌,想着宋钢的微笑,想着宋钢低头沉思的模样,想着宋钢看到自己时忧伤的眼神,所有的宋钢都让林红备感甜蜜。久而久之,林红在入睡之时对宋钢的回想变成了思念之情,仿佛宋钢已经是她的恋人了,仿佛是远在他乡的恋人,让她的思念之情犹如细水长流。林红相信宋钢暗恋自己,相信宋钢躲着她是因为李光头。林红一想到李光头就气得脸色苍白,李光头穷凶极恶的模样,让刘镇的年轻人都不敢追求她了,刘镇的那些年轻人在林红眼里个个都是窝囊废。宋钢不是窝囊废,林红这样想。林红很多次想象宋钢主动来追求她的情景,每一次宋钢都是害羞地来到她的家中,害羞地说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林红心想这就是宋钢,一个不知所措的宋钢。每当想象消失以后,林红就会摇头叹息,她知道宋钢永远不会主动出现在她的家门口,她觉得应该是自己再次主动的时候了。她给宋钢写了一张纸条,七行八十三个字,还有十三个标点符号。里面用了五十一个字臭骂李光头,剩下的三十二个字要求宋钢在晚上八点钟出来,这次约会的地点改到了一座桥下,就是宋凡平在文革中挥舞红旗的那座桥下。林红把纸条叠成了蝴蝶的形状,藏在一条崭新的手帕里,在宋钢下班的时候守候在街边。林红纸条里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求宋钢赴约的时候将手帕还给她。林红坚信有了这句话,宋钢一定会来到。那是深秋时节,天空里飘扬着蒙蒙细雨,林红撑着一把雨伞站在一棵梧桐树下,从树叶上滴落下来的雨水打在她的雨伞上,嘀嗒嘀嗒地响着。林红的眼睛望着灰蒙蒙的街道,一些雨伞在来来去去,几个没有雨伞的年轻人横冲直撞地奔跑着。林红看见了宋钢,在街道对面奔跑过来,宋钢的外衣没有穿在身上,而是在他的手上。宋钢双手撑开外衣遮挡着蒙蒙细雨,奔跑过来时他的外衣像旗帜一样飘扬。林红赶紧走到街道对面,她用雨伞挡住了宋钢,她看到宋钢的身体刹车似的滑了过来,差点扑在了她的雨伞上。林红移开雨伞时,看到了宋钢吃惊的表情,林红将手帕塞到了宋钢的手中,随即转身离去。林红走出了十多米以后,回头看了看宋钢,她看到了一个目瞪口呆的宋钢,一个双手捧着手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宋钢。宋钢的外衣掉落在地,几只走过的脚踩在了他的外衣上。林红扭回头来,撑着雨伞微笑地走去,接下去的情景她就不知道了。在这个阴雨绵绵的曰子里,宋钢丧魂落魄了。宋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他心跳不已地打开了手帕,看到了里面叠成蝴蝶般的纸条,他双手颤抖着拆开纸条,林红叠得十分复杂,让宋钢总觉得自己拆错了。宋钢花了很多时间才把纸条拆开,他呼吸急促地把林红写下的八十三个字读了一遍又一遍,邻居下班回来的脚步声让他几次匆忙地将纸条塞进口袋里,他以为是李光头回来了。当邻居打开了隔壁的屋门后,他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将纸条拿出来,继续心惊肉跳地读着。然后他抬起头来,激动不安地望着窗玻璃上歪曲流淌的雨水,心里已经被扑灭的爱情火焰,因为这张纸条重新熊熊燃烧。宋钢太想去和林红见面了,他几次走到了门口,打开屋门后他又想到了李光头,他的双腿就跨不出去了,他迷惘地看了看屋外的蒙蒙细雨,又把屋门关上。最后是林红纸条里结尾的那句话,就是要宋钢把手帕还给她的那句话,让宋钢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他毅然地走了出去。这时候李光头应该下班回家了,他恰好有事耽搁在工厂里,这就给了宋钢一次机会。宋钢在读着林红的纸条时一直害怕李光头会回来,所以他走出屋门以后一路狂奔到了那座桥下,他知道只要遇到了李光头,李光头只要叫住了他,他就没有勇气再去那座桥下了。宋钢走下河边的台阶,站到桥下时是傍晚六点钟,还有两个小时,林红才会来到。宋钢浑身哆嗦地站在那里,头顶的桥上有很多脚步在走动,发出的声响像是有很多人在他家的屋顶上走动一样,他看着逐渐黑暗下来的河水在雨点下波动时点点滴滴,仿佛河水也在哆嗦。宋钢在桥下百感交集,一会儿激动,一会儿沮丧,一会儿充满了向往之情,一会儿又涌上了绝望之感。他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焦虑不安之后,天色完全黑暗下来时,他也渐渐平静下来了。李兰临终时哀伤的眼神出现了,宋钢再一次拒绝了幸福,他暗暗发誓不能对不起李光头,他告诉自己到这里来不是和林红约会,是为了把手帕还给她。他把林红的手帕举到黑暗的眼前,告别似的看了一眼,坚定地放进了口袋,然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林红是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出现的,她撑着雨伞走下了台阶,向着桥下张望了一会儿,她看到了一个高高的身影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她确定那是宋钢,不是身材粗短的李光头,她莞尔一笑,放心地走了过去。林红走到了桥下,走到宋钢身旁时她收起了雨伞,在手里甩动了几下,她抬头看着宋钢,黑暗里看不清宋钢脸上的神色,她听到了宋钢紧张不安的呼吸,她感到了宋钢抬起的右手,她低头仔细看了看,看到了自己的手帕,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有去接宋钢还给她的手帕,她知道只要接过手帕,那么这次约会就结束了。她扭过头去,看着河面上闪烁出来的丝丝亮光,那些亮光来自上面街道的路灯。她听着宋钢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不由偷偷笑了一下,她说:“说话呀,我不是来听你喘气的。”宋钢的右手抖动了两下,声音哆嗦着说:“这是你的手帕。”林红生气地说:“你就是来还手帕的?”宋钢点点头,仍然哆嗦地说:“是。”林红摇了摇头,在黑暗里苦苦一笑,然后她抬起头看着宋钢,伤心地说:“宋钢,你不喜欢我?”宋钢在黑暗里仍然不敢面对林红,他转过脸去,声音凄凉地说:“李光头是我的兄弟……”“别提那个李光头,”林红打断宋钢的话,她斩钉截铁地告诉宋钢,“哪怕我不和你好,我也绝不会去和李光头好。”宋钢听了这话以后垂下了头,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林红看着他仿佛知错的样子有些心疼,她咬了咬嘴唇,温柔地说:“宋钢,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好好想想,以后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林红说着声音忧伤起来,她说:“以后我就是别人的女朋友了。”林红说完以后,在黑暗里充满期待地看着宋钢,可是她听到的仍然是那句话,宋钢低声说着:“李光头是我的兄弟……”林红伤心极了,她转脸重新看着河面上的亮光,她感到宋钢拿着手帕的右手一直举着。她沉默着,宋钢也沉默着。过了一会,林红悲哀地问:“宋钢,你会游泳吗?”宋钢不知所措地点点头,他说:“会游泳。”“我不会游泳,”林红自言自语,她转过脸来看着宋钢,“我跳进河里会不会淹死?”宋钢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话,他无声地看着林红。林红伸手在黑暗里摸了一下宋钢的脸,宋钢像是触电似的浑身震动了一下。林红指着河水,发誓似的对宋钢说:“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喜欢我吗?”宋钢嘴巴张了张,没有声音。林红的手仍然指着河水,她说:“你要是说不喜欢,我就立刻跳下去。”宋钢被林红的话吓傻了,林红低声喊叫了:“说呀十六浦国际网址,!”宋钢声音哀求似的说:“李光头是我的兄弟。”林红绝望了,她没想到宋钢还是说这句话,她咬牙对宋钢说:“我恨你!”说完林红纵身跳进了河水里,河面上的亮光在那一瞬间粉碎了。宋钢看着林红的身体在黑暗里跳进了河水,溅起的水花像冰雹一样砸在他的脸上,他看着林红的身体消失了,又挣扎着冲破水面。宋钢这时跳了下去,他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河水里,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把挣扎着浮上来的林红压了下去,林红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他双脚踩着河水,双手使劲将林红托出水面,林红嘴里的水喷了出来,喷在了他的脸上,他抱着林红的身体,双脚踩着河水,向着岸边游去,他感到林红的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了。宋钢把林红抱上了台阶,他跪在台阶上,低声喊叫着林红的名字,他看到林红的眼睛睁开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正抱着林红,他吓得赶紧松开手,站了起来。林红的身体斜躺在台阶上,她一声声咳嗽着,嘴里吐着河水,然后她蜷曲地坐了起来,低垂着头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湿淋淋的林红在冷风里浑身发抖,她坐在那里等待着宋钢走过来抱住她,就像刚才在河水里那样紧紧地抱住她。可是同样湿淋淋的宋钢却只知道站在那里,只知道自己一阵阵地发抖。林红伤心地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上了台阶,她的身体摇摇晃晃,宋钢却不知道跟上去扶她一下。林红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浑身发抖地走了上去,她感到宋钢跟在身后,她没有回头,一直走到了大街上,这时她听不到宋钢的脚步声了,她仍然没有回头,她的泪水在脸上的雨水里流着,在细雨蒙蒙的大街上走去。宋钢走上大街以后就站住了,他心如刀绞,看着林红低垂着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走去,林红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细雨在路灯里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空荡荡的街道沉睡般的安静。宋钢看着林红的身影渐渐远去,他抬起左手擦着眼睛上的泪水和雨水,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了。李光头已经躺进被窝了,听到宋钢开门进来,他拉亮了电灯,脑袋伸出被窝,叫了起来:“你跑到哪里去啦?我等了又等……”李光头裹着被子坐起来,看着湿淋淋的宋钢坐在了凳子上,李光头没有注意宋钢丧魂落魄的神色,他继续叫着:“你也不做晚饭,我李厂长辛苦了一天,回到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连个剩饭剩菜都没有,我等了又等,只好上街去吃包子了。”李光头喊叫后,问宋钢:“你吃过晚饭了吗?”宋钢迷惘地看着李光头,那神情像是不认识李光头,李光头吼叫了:“他妈的,你吃过没有?”宋钢浑身一颤,他终于听清了李光头的话,摇摇头低声说:“没吃过。”“我知道你没吃。”李光头得意地从被窝里拿出一只碗来,里面放着两个包子,他把碗递给宋钢,“快吃,还热着呢。”宋钢叹息一声,伸手接过那只碗放在了桌子上,继续迷惘地看着李光头。李光头指着桌上的包子又叫了一声:“吃呀!”宋钢又叹息了一声,他摇着头说:“不想吃。”“这是肉包子!”李光头说。李光头看到宋钢坐着的凳子下面积了一大摊水,水向着四面八方流淌,有几股水流已经到床底下去了,宋钢的衣服还在往下淌着水。这时李光头才注意到宋钢不是被雨水淋湿的,宋钢像是刚刚被人从河里捞上来,李光头惊讶地说:“你怎么像一条落水狗?”接着李光头看到了宋钢右手捏着的手帕,手帕也在湿淋淋地往下滴水,李光头指着手帕问:“这是什么?”宋钢低头看到了自己右手上的手帕,他自己都吃了一惊,他记得自己是拿着手帕跳进河水里把林红救到岸上,没想到手帕还在手里。李光头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他意识到了什么,疑神疑鬼地看着宋钢:“谁的手帕?”宋钢把手帕放在了桌子上,抹了抹脸上的水流,神情黯然地说:“我去见林红了。”“他妈的。”李光头骂了一声后,看到宋钢连着打了三个喷嚏,他没再骂下去,他让宋钢赶快脱了衣服,赶快钻到被窝里去,说着他自己也打了一个喷嚏,他立刻缩进了被窝。宋钢点点头,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脱下湿淋淋的衣服裤子,他钻进被窝时想起了什么,又爬出来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林红的纸条,这已经不是纸条,是纸团了。宋钢把湿成一团的纸条递给李光头,李光头满脸疑惑地接了过去,他问:“这是什么?”宋钢咳嗽着说:“林红的信。”李光头听说是林红的信,半个身体从被窝里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将湿纸团打开来,字迹上的墨水已经化开,模模糊糊像一幅山水画了。李光头干脆跳下了床,站到桌子上面,将纸条展开来贴在耀眼的灯泡上,灯泡把湿纸条烤干后,李光头仍然看不清上面写了些什么,他只好去问宋钢:“林红写了什么?”宋钢已经躺进了被窝,他闭着眼睛说:“你把灯关了。”李光头赶紧关了电灯,躺进自己的被窝。兄弟两个躺在两张床上,宋钢一边咳嗽,一边打着喷嚏,断断续续地将晚上的事全部告诉了李光头。李光头一声不吭地听着,等宋钢说完了,他轻轻叫了一声:“宋钢。”宋钢“嗯”了一声,李光头小心地问:“你没有送林红回家?”宋钢感冒似的嗡嗡地说:“没有。”李光头在黑暗里无声地笑了,他再次轻轻地叫了一声“宋钢”,宋钢仍然是“嗯”了一下,李光头充满感情地说:“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宋钢那边没有反应,李光头连着叫了几声“宋钢”,宋钢才答应一声,李光头还想和宋钢说话,宋钢声音疲惫地说:“我要睡觉了。”宋钢不断咳嗽着度过了这个阴雨之夜,有时他觉得自己睡着了,有时他觉得自己仍然醒着,他睡着的时候觉得是昏昏沉沉,仿佛是在水中沉浮;醒着的时候觉得喘不过气来,仿佛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直到早晨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阳光让宋钢睁开了眼睛,他才觉得自己真正睡着了。宋钢看到了一个雨过天晴的早晨,屋檐仍然在滴水,窗玻璃上仍然映着水珠,可是阳光让整个屋子灿烂起来了。麻雀在屋外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呜叫着,邻居们响亮地说着话,宋钢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终于度过了艰难和压抑的夜晚,这个美好的早晨让宋钢心情舒畅了。宋钢从床上坐起来,看到李光头还在蒙头大睡,他像往常那样叫了起来:“李光头,李光头,该起床啦!”李光头的脑袋从被子里猛地伸了出来,宋钢扑哧笑了,李光头揉着眼睛不知道宋钢笑什么,宋钢说李光头刚才像乌龟脑袋那样伸了出来。宋钢说着表演了起来,他把被子蒙住自己,在被子里弓起身体声音嗡嗡地问李光头,像不像乌龟?随后脑袋突然伸了出来,并且伸长了脖子定格在了那里。李光头揉着眼睛嘿嘿地笑了,他说:“像,真像乌龟。”然后李光头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他吃惊地看着宋钢。宋钢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跳下了床,从柜子里找出一身干净衣服穿上,往牙刷上挤上了牙膏,拿起脸盆和杯子,把毛巾搭在肩膀上,打开屋门走到井边去洗漱了。李光头听着宋钢在井边和几个邻居说话,说话间还有宋钢轻微的笑声,李光头满腹狐疑地搔了搔脑袋,骂了一声:“他妈的。”宋钢平静地度过了这一天,他偶尔也想起了昨晚发生在桥下河水里的事,想起了湿淋淋的林红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那一刻他恍惚了一下,随即他就回过神来,不再继续想下去了。度过了一个激烈的夜晚之后,宋钢反而获得了真正的平静。昨晚与林红生离死别般的经历,就像是一个故事的结尾,现在这个让宋钢喘不过气来的故事终于结束了,应该是一个新的故事开始的时候了。如同雨过天晴一样,宋钢的心情终于晴朗起来了。这天下班以后,李光头提着几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回家,宋钢已经做好了晚饭,李光头一脸坏笑地将苹果放在了椅子上,一边吃着饭,一边继续坏笑地看着宋钢。李光头的坏笑让宋钢心里很不踏实,他不知道李光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吃过晚饭,李光头开口说话了,他告诉宋钢,他去针织厂侦查过了,林红今天没有上班,她病了发烧了,一天都躺在家里的床上。李光头用手指敲着桌子,对宋钢说:“你马上去林红家。”宋钢吃了一惊,疑惑地看了看满脸得意的李光头,又去看看放在椅子上的苹果,以为李光头是让他带着苹果去探望林红。宋钢摇着头说:“我不能去,更不能带着苹果去。”“谁让你带苹果?苹果是我带着去的。”李光头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将那条已经晾干叠好的手帕递给宋钢,“这个你带去,还给她。”宋钢仍然疑惑地看着李光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李光头站在那里,眉飞色舞地向宋钢讲解了他的计划。他让宋钢拿着手帕先走进林红的屋子,他自己提着苹果守候在屋外。宋钢走到林红的床前应该无声地站着,当昏睡的林红睁开眼睛看到宋钢时,宋钢立刻冷冷地说一句“这下你该死心了吧”,说完后就把手帕扔在林红的床上,然后转身出来,一秒钟都不要耽搁。宋钢出来以后,就轮到李光头提着苹果进去了,对绝望中的林红进行一番心灵的安抚。李光头把他的计划讲解完了以后,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得意地对宋钢说:“这样一来,林红对你就彻底死心了,对我就开始真正动心了。”宋钢听完了李光头的计划后垂下了头,李光头被自己的锦囊妙计所陶醉,他兴致勃勃地问宋钢:“这是不是一条毒计?”看到宋钢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李光头摆摆手说:“行啦,你该走啦。”宋钢难过地摇了摇头,他不愿意去,他说:“那句话我说不出口。”李光头不高兴了,他伸开左手,用右手把左手的五个手指一个个弯下来,他说:“你想想,你给我出的五招,什么旁敲侧击、什么单刀直人、什么兵临城下、什么深入敌后、什么死缠烂打,没有一招有用,没有一条是毒计,你这个狗头军师一点都不实用,到头来全靠我自己想出了一条真正的毒计……”说到这里,李光头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又用大拇指向门外指了指:“快去吧。”宋钢还是摇着头,他咬着嘴唇说:“那句话我真的说不出口。”“他妈的。”李光头骂了一声,然后亲切地叫了一声“宋钢”,亲切地说:“我们是兄弟,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对天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肯定不让你帮忙了。”李光头说着把宋钢从椅子里拉了起来,又把宋钢推到了门外。他把手帕塞到宋钢手里,自己提着苹果,兄弟两个向着林红家走去了。这是黄昏时刻,街道仍然在散发着潮湿的气息,李光头右手提着苹果走得神气活现,宋钢左手捏着手帕走得心灰意冷。李光头一路上喋喋不休说了很多鼓励宋钢的话,还向宋钢开出了一张张空头支票。李光头向宋钢保证,当他和林红相好以后,他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给宋钢找一个比林红还要漂亮的女朋友。刘镇没有,就到别的镇上去找;别的镇里没有,就到市里去找;市里没有,就到省里去找;省里没有,就到全中国去找;全中国没有,就到全世界去找。李光头嘿嘿笑着说:“说不定给你找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朋友,让你住洋房,吃洋饭,睡洋床,搂洋姑娘腰,亲洋姑娘嘴,生下一男一女土洋结合的双胞胎……”李光头神采飞扬地描绘着宋钢的洋未来,宋钢低垂着头走在我们刘镇的土包子街上。李光头说的话宋钢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机械地跟随着李光头的脚步往前走,当李光头站住脚和路上的行人说话时,宋钢也站住了,抬起头来迷惘地看着西下的夕阳。李光头说完继续往前走,宋钢重新低垂着头跟着走去。我们刘镇的群众看到李光头手里提着苹果,高声问道:“走亲访友吧?”“岂止是走亲访友。”李光头得意地回答。他们来到了林红家的院子门口,李光头站住脚拍拍宋钢的肩膀说:“看你啦!我在这里等待你胜利的消息。”李光头说完又深情地补充了一句,这是他的撒手锏,他说:“记住了,我们是兄弟。”宋钢看了看夕阳里李光头通红的笑脸,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转身走进了林红家的院门。宋钢唐突地出现在林红家门口时,林红的父母正在吃晚饭,他们有些吃惊地看着宋钢,显然他们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宋钢觉得自己应该说两句话,可是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话都想不起来了。没有说话,宋钢觉得自己的双腿就跨不进去。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林红的母亲起身招呼他了:“进来呀。”宋钢的双腿终于跨进去了,他走到了屋子中间后不知道接下去应该怎样,他木然地站在那里。林红母亲微笑着打开了林红卧室的门,悄声告诉宋钢:“她可能睡着了。”宋钢木然地点点头,走进了那间被晚霞映红的屋子,他看到林红睡在床上像小猫那样安静,他不安地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林红的床前。隆起的被子显示了林红柔和的身段,林红的头发遮掩了美丽的脸,宋钢觉得自己血往上涌,心跳越来越快。也许是感受到了有一个身影移动到了床前,林红微微睁开了眼睛,她先是吓了一跳,当她看清楚是宋钢站在床前时,脸上出现了惊喜的笑容。她闭上眼睛抿嘴笑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抬起了右手,她的手伸向了宋钢。这时宋钢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干巴巴地说:“这下你该死心了吧。”林红像是被子弹击中似的浑身一颤,她瞪大眼睛看着宋钢,那一瞬间宋钢看见了她眼睛里的恐惧,随即她的眼睛痛苦地闭上了,泪水流出了她的眼角。宋钢浑身哆嗦着把手帕轻轻放在了林红的被子上,转身以后逃命似的冲出了林红的屋子,他走向大门时好像听到林红的父母说了什么,他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夺门而出了。守候在外面的李光头看到宋钢脸色惨白地跑了出来,那模样像是死里逃生,李光头喜气洋洋地迎上去,问宋钢:“胜利啦?”宋钢痛苦地点点头,眼泪夺眶而出,然后永不回头似的疾步走去。李光头看看宋钢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哭什么?”接下去李光头像是梳理头发一样,摸了摸自己亮闪闪的光头,又掂了掂手中的苹果,迈着功成名就的步伐走了进去。林红的父母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时,李光头进来了,李光头笑呵呵地叫着“伯父伯母”,笑呵呵地走进了林红的屋子,笑呵呵地回头关上了林红的屋门,关门的时候还对林红父母神秘地眨了眨眼睛,让林红的父母摸不着头脑,两个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李光头笑呵呵地走到了林红的床前,笑呵呵地说:“林红,听说你病了,我买了苹果来看你。”此刻的林红还没有从刚才的打击中解放出来,她无声地看着李光头,眼神疑惑不解。李光头看到林红没有叫着让他滚蛋,心里一阵暗喜,他在林红的床边坐了下来,将苹果一只只拿出来,放在林红的枕头旁,同时吹嘘道:“这可是刘镇有史以来最红最大的苹果,我跑了三家水果店才挑选到的。”林红仍然是无声地看着李光头,李光头以为自己马到成功了,他温柔地抓起了林红的右手,一边抚摸着,一边就要往自己的脸上贴。这时林红突然清醒过来了,她猛地缩回自己的手,发出了一声让人胆战心惊的喊叫。林红的父母听到女儿的惊叫,推门冲了进去,看到女儿害怕地缩在床角,手指着李光头仿佛要拼命一样,林红喊着:“滚!滚出去!”李光头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像上次那样抱头鼠窜了。林红的父母这次没有用上扫帚和鸡毛掸子,他们赤手空拳把李光头打出门去,打到了大街上。林红的父母当着围观的群众,再次破口大骂,癞蛤蟆和牛粪也再次用上了,还新加上了流氓、二流子、坏蛋等等超过十个难听的词汇。林红的父母骂到一半想起了自己的女儿,赶紧跑回屋里去。李光头悻悻地站在那里,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骂人话,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了。围观的群众嬉笑地看着李光头,纷纷向他打听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没什么事。”李光头若无其事地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也就是爱情引起了一些小小纠纷。”李光头说着正要转身离去,林红的父母捧着苹果出来了,他们叫住李光头,如同向敌人扔手榴弹一样,把苹果向李光头身上砸去。李光头左躲右闪,等林红的父母扔完了苹果回去后,他一脸无辜地对围观的群众摇摇头,蹲下去将砸破的苹果一个个捡起来,一边捡着,一边告诉群众:“这是我的苹果。”然后李光头双手捧着他的破苹果神情坦荡地走去了。我们刘镇的群众看着他将一个苹果往衣服上擦了擦,举到嘴边大声咬了一口,嘴里嘟哝了一声“好吃”。李光头嚼着苹果走去时,群众听到他嘴里念起了毛主席诗词:“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

宋钢从林红家出来后眼泪夺眶而出,在晚霞消失的时候,沿着刘镇的大街悲壮地走去。那一刻宋钢痛苦绝望,眼前不断闪现着林红睁大恐惧的眼睛,随即闭上后泪水流出眼角的情景,这让宋钢心里仿佛刀割般的疼痛。宋钢咬牙切齿地走在刚刚降临的夜幕里,他心里充满了对自己的仇恨。从桥上走过时,他想纵身跳进下面的河水里;走过电线杆时,他想一头撞上去。有个人推着一辆板车嘎吱嘎吱地过来,板车上放着两个重叠起来的箩筐,箩筐上挂着一捆草绳,宋钢迎了上去,随手抄走草绳,疾步走去。那人放下板车追上去拉住宋钢的衣服喊叫:“喂,喂,你干什么?”宋钢站住脚,凶狠地看着那人说:“自杀,你懂吗?”那人吓了一跳,宋钢把草绳套在自己脖子上,又伸手往上提了提,还吐了一下舌头,凶狠地笑了笑,凶狠地说:“上吊,你懂吗?”那人又吓了一跳,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宋钢走去。他推起板车时嘴里骂骂咧咧,心想真他妈的倒霉,天没黑就遇到了一个疯子,被疯子吓了两跳,还损失了一捆草绳。他推着板车走去时骂个没完没了,走完我们刘镇最长的那条街,一直走到林红的家门口。那时候李光头刚好捡起了苹果,咬着嚼着走过来。那人喊冤似的对李光头说:“他妈的,老子倒霉透了,撞上了一个疯子……”“你才像个疯子。”李光头不屑地说着走去。宋钢把那捆草绳套在脖子上以后没再取下来,像是一条稻草编织出来的围巾。宋钢飞快地走着,仿佛向着死亡冲刺过去,他听到了衣服上发出的飕飕风声,急速的步履让宋钢觉得自己时时踩空了,身体像是波浪上的船只一样微微摇晃。宋钢觉得自己闪电般的走过了那条长长的街道,然后闪电般的拐进了那条小巷,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宋钢摸出钥匙打开了屋门,走进黑暗的屋子后,他想了想才知道应该打开电灯。灯亮了以后,他抬头看看屋顶的横梁,心想就在这里了。他把凳子拿到横梁下面,身体站到凳子上面,他的手抓住了横梁,这时他发现手里没有草绳,他疑惑地东张西望,不知道草绳忘在什么地方了,可能是掉在半路上了,他跳下了凳子走到了门口,一阵风迎面吹来,脖子上发出了毛茸茸的声音,他笑了,原来草绳就挂在脖子上。宋钢重新站到了凳子上,取下脖子上的草绳,认真地系在了横梁上,认真地打了一个死结。他用力拉了拉,把脑袋伸进了绳套,勒住了自己脖子,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一阵风吹进来,让他感到屋门是开着的,睁开眼睛后看到屋门在风中摇摆,他的脑袋从绳套里出来,跳下凳子去关上了屋门。重新站到凳子上,重新把脑袋伸进了绳套。他闭上眼睛,最后吸了一口气,又最后吐了一口气,然后踢翻了脚下的凳子。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被拉长了,呼吸猛地被塞住了,这时他模糊地感到李光头进来了。李光头推门而入时,看到宋钢的身体在半空中挣扎,他失声惊叫着冲上去抱住宋钢的双腿,把宋钢的身体拼命往上举,随后发现这不是办法,他就像一头笼中的困兽一样嗷嗷叫着在屋子里乱窜。他看到菜刀以后有办法了,他拿起菜刀,竖起凳子,站上去以后又跳了起来,挥刀将草绳砍断。宋钢的身体掉下来时,他也摔倒在地,他赶紧翻身跪在那里,抬起宋钢的肩膀使劲摇晃。李光头哇哇哭着喊叫:“宋钢,宋钢……”李光头哭得满脸的眼泪鼻涕,这时宋钢的身体动了起来,宋钢开始咳嗽了。李光头看到宋钢活过来了,擦着眼泪鼻涕嘿嘿地笑,笑了几下以后,他又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宋钢,你这是干什么?”宋钢咳嗽着靠墙坐起来,他木然地看着哭泣的李光头,听着李光头一遍遍喊叫着他的名字,他悲哀地张了张嘴,没有声音,他又张了张嘴,这次有声音了,他低沉地说:“我不想活了。”李光头伸手去摸宋钢脖子上那条红肿的勒痕,哭叫地骂着宋钢:“你他妈的死了,我他妈的怎么办?我他妈的就你一个亲人,你他妈的死了,我他妈的就是孤儿啦。”宋钢推开他的手,摇着头伤心地说:“我喜欢林红,我比你还要喜欢她,你不让我和她好,还要我一次次去伤害她……”李光头擦干净眼泪,生气地说:“为一个女人自杀,值得吗?”这时宋钢冲着李光头喊叫了:“要是换成你,你会怎么办?”“要是换成我,”李光头也喊叫起来,“我就宰了你!”宋钢吃惊地看着李光头,他用手指着自己说:“我是你的兄弟啊?”“兄弟也一样宰了。”李光头干脆地叫道。宋钢听了这话怔住了,过了一会儿他嘿嘿笑了起来,他仔细地看着李光头,看着这个相依为命的兄弟,这个兄弟刚才的那句话让宋钢突然获得了解放,他觉得自由了,他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林红那里去了,而且势不可挡。宋钢笑出了声音,他由衷地对李光头说:“你这话说得真好。”宋钢刚才还哭着喊着“不想活了”,现在突然笑声朗朗了,李光头心里一阵发毛,他看着宋钢像是比赛跳高似的一跃而起,精神抖擞地走向了屋门。李光头不知道宋钢要干什么,他从地上爬起来,“喂喂”地喊叫,问宋钢:“你要干什么?”宋钢回头镇定地说:“我要去见林红,我要去告诉她,我喜欢她。”“不能去!”李光头喊叫着,“他妈的你不能去,林红是我的……”“不。”宋钢坚定地摇着头说,“林红不喜欢你,林红喜欢我。”李光头这时又使出了撒手锏,他动情地说:“宋钢,我们是兄弟……”宋钢幸福地回答:“兄弟也一样宰了。”宋钢说着跨出了屋门,脚步响亮地走去了。李光头气急败坏,一拳打在了墙上,然后痛得龇牙咧嘴,对自己受伤的拳头又是摸又是呵气又是吹,嘴里的嗷嗷叫声变成了咝咝的吹气声。等到疼痛缓过来了,看着门外空荡荡的黑夜,李光头对着早已消失的宋钢喊叫:“你给我滚!你这个重色轻友,妈的,重色轻兄弟的王八蛋!”宋钢走在月光的街道上,深秋的落叶在街上滑行时咝咝响着。宋钢嘿嘿笑个不停,他已经压抑了很久,现在终于可以释放自己的幸福了。他大口呼吸着秋夜的凉风,大步走向林红的家。他沿途走去,他觉得刘镇的夜晚是那么美丽,星光满天,秋风习习,树影摇曳,灯光和月光交错在一起,就像林红的秀发编到了一起。宁静的街道上偶尔出现几个行人,从路灯下走过时身上仿佛披上了光芒,让宋钢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当宋钢从桥上走过时更是万分惊讶,他看到波动的河水里满载着星星和月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