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第十一章

李光头已经顾不上宋钢了,他伸出两根手指,说自己是白天挣钱,晚上挣女人。他说自己忙得不亦乐乎,除了钱和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光头一直没有结婚,和他睡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有人问他究竟睡过多少女人?他想了又想,算了又算,最后不无遗憾地说:“人数没有我的员工多。”李光头不仅睡了我们刘镇的女人,还睡了全国各地的女人,睡了港澳台等海外侨胞的女人,就是外国女人他也睡过十多个。我们刘镇偷偷和他睡觉的,公开和他睡觉的,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有,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年轻的和年纪大的。群众说这个李光头胸怀宽广,只要是个女人他都来者不拒,甚至牵头母猪到他的床上,他也照样把母猪给干了。有些女人和他偷偷睡了,偷偷拿了钱就走了;还有一些女人和他睡了以后,拿了钱以后还要到处炫耀,她们不是炫耀自己和李光头睡觉了,她们炫耀的是李光头的床上功夫,说李光头如何厉害如何了得,说李光头简直不是人,简直是头牲口,说这个李光头一上床就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突地没完没了,多少个女人被他干得两腿抽筋,多少个女人从他的床上下来都像是死里逃生。李光头的绯闻比战场上的硝烟还要多,和他睡过的女人里有一些想永久占有他的财富。第一个这么做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一个从乡下到刘镇来打工的姑娘,她抱着自己初生的婴儿闯到了李光头的办公室,幸福满面地问李光头,应该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李光头睁大眼睛看着姑娘,没有认出来她是谁。李光头满脸疑惑地问:“这干我屁事?”这个姑娘当场嚎啕大哭,她说世上哪有亲爹不认自己亲生儿子的。李光头把姑娘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怎么也想不起来和她有过一腿。他问姑娘:“你真的和我睡过?”“怎么没有?”姑娘抱着婴儿冲到李光头跟前,让李光头看看清楚,她哭着说,“你看看,你看看,眉毛像你,眼睛像你,鼻子像你,嘴巴像你,额头像你,下巴像你……”李光头看了婴儿两眼,觉得除了像个婴儿以外,其他什么都不像。姑娘又揭下了婴儿的尿裤,对李光头说:“他的屌都和你的一模一样。”李光头勃然大怒,这个姑娘竟然把李光头的大屌和婴儿黄豆似的小屌相提并论。李光头吼了一声后,他公司的几个手下把这个又哭又叫的姑娘拖了出去。这个姑娘开始在李光头公司的大门口***了,她每天都抱着婴儿坐在那里,她对所有过路的人和围观的人哭诉,说李光头的良心被狗叼了,被狼吃了,被老虎嚼烂了,被狮子当屎拉出去了。几天以后另一个女人抱着个婴儿也加入了进来,她说手里抱着的是李光头的亲生女儿,这个女人也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诉说着当初李光头是如何把她骗到床上去的,如何让她怀上了,她哭得比前一个还要悲伤,她说在生女儿的时候,李光头都没去看她一眼。接下去第三个女人来了,手里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她倒是没哭,她比前两个都冷静,她义正词严地控诉李光头,说李光头当初山盟海誓,要和她结婚要和她白头到老,她才上了李光头的贼床,才有了这个李光头的孽种,她指着自己的儿子说,按年龄的话,她儿子应该是李光头家的太子。话音刚落,第四个女人来了,拉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她上来就说,她的儿子才是李家的太子。声称和李光头睡过的女人越聚越多,最后有三十多个女人带着三十多个孩子,堵在李光头公司门前的大街上,日复一日地掉眼泪,日复一日地控诉李光头的风流罪行。她们叽叽喳喳挤在那里,把李光头公司门前的大街变成了一个小商品市场。为了争夺公司门前的一个有利位置,为了一两句标榜自己的话,这些女人互相之间打起来了,扯头发吐口水,抓破脸抓破衣服,从早到晚都是女人的谩骂和孩子的哭叫。李光头公司的员工们都没法上班了,李光头公司门前的大街也交通堵塞了。县妇联主任带着全体人马出面做这些女人的工作,苦口婆心地劝说她们,要她们相信政府,政府一定会处理好她们和李光头的纠葛;让她们回家去。她们死活不走,她们集体对着县妇联主任哭诉,要求县妇联出来维护她们正当的权利,要县妇联逼迫李光头和她们结婚成亲。县妇联主任哭笑不得,说国家法律规定一夫一妻,李光头不可以把你们三十多个都娶过去。县交通局长给李光头打电话,说县里最重要的大街堵塞一个月了,全县的经济形势本来一片大好,现在这条运输大动脉塞住了,全县的经济明显受到了影响。陶青县长也给李光头打电话了,他说李光头是县里最有影响的人物,说这个事件处理不好,不仅李光头损失很大,整个县的荣誉都会受到损害。李光头在电话里嘿嘿地笑,说让她们闹吧。陶青县长说都有三十多个女人出来闹事了,再不制止会越来越多。李光头说:“越多越好,这叫虱子多了不怕咬。”这些闹事的女人里面,有些确实和李光头睡过,有些是认识没睡过,有些根本不认识李光头。和李光头睡过的女人里,有几个觉得自己的孩子可能真是李光头的种,这几个女人的胆识自然与其他女人不一样,她们一商量,觉得整天在这里***又累又渴又饿,又没有结果,还不如告到法院去。李光头成了被告,开庭那天法院内外是人山人海,李光头西装革履胸前还戴着一朵小红花,他刚刚参加完下面一个子公司的开业仪式,他像个新郎似的笑呵呵地在人群里走进了法庭,然后像是准备做报告似的坐进了被告席。李光头在法庭上坐了两个小时,他兴致勃勃地听着那些女人的陈述,像是一个孩子在听故事一样听得入迷。当陈述的女人哭哭啼啼地说着自己和李光头的美好往事时,李光头听得红光满面,他时常惊讶地咧嘴叫起来:“真的?真的是这样?”两个小时的听证以后,李光头觉得自己累了,女人们陈述的故事也是越来越重复,可陈述的女人们还不到一半。李光头觉得差不多了,他举手向法官申请要求发言,法官同意后,李光头从胸前的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他的杀手锏,就是十多年前医院的结扎手术病历。结扎手术的病历递到法官手上,法官看清楚以后捂着肚子笑了足足有两分钟,然后大声宣布李光头是无辜的,说李光头十多年前就将自己结扎了,他根本没有生育的能力。群众一片愕然,几分钟的寂静无声之后,法庭里爆发出了哄堂大笑。那三十多个原告个个目瞪口呆,她们互相看来看去都是一样的表情。这时候法官告诉李光头,他可以用诽谤罪和诈骗罪起诉这些女人,十多个女人脸色惨白,有两个吓得当场晕倒,有四个哇哇大哭,有三个想偷偷溜走,被群众及时发现给推了回来,还有几个确实和李光头睡过觉的女人底气就是不一样,她们声称不服法官判决,她们嚷嚷着要上诉,她们说即便孩子不是李光头的,就凭李光头把她们给睡了这一条,把她们比生命还要宝贵的处女膜给毁了这一条,她们也要上诉到底,市里中级法院不行,去省里的高级法院,再不行就去北京的最高法院,还不行就去海牙国际法庭。群众趁火打劫,对她们说:“你们告李光头把你们睡了,李光头也可以告你们把他睡了;你们要他赔偿处女膜,他还要你们还他童子身呢。”法庭像个养鸡场一样乱哄哄,群众都站在李光头一边,他们痛斥这些女骗子,要求法官把这些女骗子统统绳之以法。法官怎么敲桌子,怎么喊叫都没用。后来是李光头从被告席上站起来,他连连向群众作揖,连连向群众鞠躬,群众才渐渐安静下来,李光头说话了,他说:“父老乡亲们;谢谢你们,谢谢……”李光头感情冲动地擦了擦眼睛,继续说:“我李光头有今天这番事业,全仗父老乡亲们的支持提拔,我今天向你们说句心里话,我李光头确实睡了很多女人,可是我李光头惨啊,我李光头长这么大了,没见过一次处女膜……”刘镇的父老乡亲笑得前仰后合,他们捧着肚子乱声叫好!李光头摆着手让他们安静下来,继续演讲:“我当初为什么要结扎,就是因为我爱的女人跟别人结婚了……从此我自暴自弃,生活不检点,睡了那么多的女人,有屁用?不检点的男人睡来睡去,睡到的也都是些不检点的女人。我今天才明白一个道理,说句粗话,只有睡了一个有处女膜的女人,才真叫和女人睡觉了;说句文雅的话,只有和真正爱你的女人睡了,才真叫和女人睡觉了。可是没有一个女人真正爱过我李光头,所以我李光头睡了再多的女人也等于没睡,还不如自己跟自己睡……”刘镇的父老乡亲笑得喘不过气来了,法庭里喘息声和大笑声此起彼伏,李光头不高兴了,他挥着手大声喊叫:“我不是在讲笑话……”刘镇的父老乡亲慢慢安静下来后,李光头真诚地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说的是心里话……”李光头擦了擦潮湿的眼睛,继续他的真情表白:“实话告诉你们,我李光头已经不会谈恋爱了,我曾经和几个好姑娘谈过恋爱,都没有成功,为什么?因为我已经是个浪荡子了……”李光头开始讲道理了:“谈恋爱嘛,人家姑娘总会有些小情绪,这时候我就火冒三丈,我就忍不住骂娘了,我就对人家姑娘吼叫起来,‘他妈的,你什么态度?’几次吼叫,好姑娘就跑掉啦!”李光头停顿一下,然后苦笑着说:“为什么?因为我已经习惯付钱和女人睡觉了,拿了我的钱和我睡觉的女人当然态度好啊,我和女人睡觉跟做生意一样,一点点的爱都没有,我李光头已经不会尊重女人了,不会尊重女人,也就不会谈恋爱了,我李光头惨啊!”在父老乡亲的哄堂大笑里,李光头结束了他的演讲,他擦了擦眼睛,抹了抹口水,然后伸手指着那三十多个原告,大度地说:“她们也不容易,她们在我公司门前闹了一个月,就算她们在我这里上了一个月的班吧……”李光头转身对他手下一个人说:“通知财务总监,给她们每人发一千元钱,算是一个月的工资。”父老乡亲是一片欢呼声,那些原告也都纷纷放下悬着的心,松了憋在胸口的气,心想虽然偷鸡不成,可也没有蚀把米,而且最终还是赚了一把米钱。李光头在群众的欢呼声里满面春风地走出法院,钻进他的桑塔纳轿车前,还转身向欢呼的群众挥手致意,进了轿车后又摇下了车窗玻璃,轿车驶去时他仍然在向群众挥手。这次事件以后,李光头格外珍惜自己的结扎手术病历,多亏了当初一气之下的结扎,才在今天给自己解除了这么大的麻烦,心想这个世界上很多好事都是歪打正着。他将病历上的这一页小心撕了下来,请工匠精心裱了起来,挂在了他收藏的齐白石画和张大干画的中间。我们刘镇的群众纷纷觉得李光头当初的结扎确是英明之举,设想一下,假如这个李光头当初不结扎的话,我们刘镇的大街小巷不知道会有多少个小李光头在窜来窜去,而且这中间还会有几个金发碧眼高鼻子的小李光头。然后群众浮想联翩,开始编造起了李光头的结扎前传。他们把当年李光头失恋后的结扎说得神乎其神,说他拿了根草绳套住脖子,把自己吊在一根树枝上,结果草绳靠不住断了,树枝靠不住也断了,李光头摔了个嘴啃泥;接着李光头去投河自尽,跳进了河里才想起来自己会游泳,又死不成了,李光头从河里爬上来说一声:他妈的不死啦。回到家里就脱下裤子,把屌掏出来搁在砧板上,举起菜刀正要剁的时候,他突然想撒尿了,撒完尿回来就舍不得自己的屌了。他就去找来削笔刀,准备把自己的两个蛋子削下来,结果两个蛋子吓得缩成一个了,李光头看着它们实在是可怜,实在是不忍心下手,然后他才去医院让医生动手把自己结扎了。李光头十多年前的结扎手术曝光以后,刘镇的群众再次关注起了林红,他们对林红指指点点,多少人为她惋惜,多少人为她摇头。群众里的有些女性幸灾乐祸,说林红是聪明面孔笨肚肠,说这就叫红颜薄命。群众里的有些男性为林红辩护,他们说谁也没有先见之明,就是算命先生,也只会算别人的命,算不了自己的命。他们说要是人人都有先见之明,从前的皇上就不会丢了江山,现在的林红也不会丢了李光头。

林红准备结婚那天在人民饭店摆上几桌酒席,把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都请过来喝喜酒。林红在一张白纸上把女方亲友的名字都写上了,又拿了一张白纸给宋钢,让宋钢把男方的亲朋好友也写上,宋钢手里拿着笔像是举重似的吃力,半天写不出一个字来。宋钢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在世界上只有一个亲人,就是李光头。林红听了这话不高兴了:“难道我不是你的亲人?”宋钢连连摇头,他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他充满爱意地对林红说:“你是我最亲的亲人。”林红幸福地笑了,她说:“你也是我最亲的亲人。”宋钢拿着笔还是写不出一个字来,他小心翼翼地问林红,是不是也请李光头出席婚宴?他说虽然和李光头没有交往了,可他们毕竟是兄弟。宋钢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再声明,要是林红不答应,他坚决不请李光头。结果林红爽快地说:“请他吧。”林红看着宋钢满脸的疑惑,扑哧笑了,她说:“写上吧。”宋钢在白纸上写下李光头以后,飞快地把自己车间里工友的名字都写上了,最后他犹豫了一下,也把刘作家的名字写了上去。然后宋钢按照两张白纸上的名单,填写红色的婚宴请柬了,林红把头依偎在宋钢的肩头,看着宋钢漂亮的字体一个个从笔尖下流淌出来,林红一声声惊叹:“真好看,你的字真好看。”这天下午,宋钢拿着请柬,骑着他亮闪闪的永久牌来到了大街拐角处,守候在李光头下班回家的路上。宋钢坐在自行车上,伸出一只脚架在梧桐树上保持平衡。当李光头走来时,宋钢不再骑车躲开了,他远远地喊叫,远远地挥着手。宋钢的热情让李光头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扭头看看身后,以为宋钢是在和别人打招呼。李光头走近时,听见宋钢喊叫他的名字:“李光头。”李光头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问宋钢:“你是在叫我?”宋钢热情地点点头,李光头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阴阳怪气地说:“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宋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李光头看着宋钢坐在永久牌上,右脚架在梧桐树上,那模样神气极了。李光头越看越羡慕,他说:“他妈的,你这模样像是天上的神仙。”宋钢立刻跳下自行车,抓住车的把手,也请李光头上车去做一回天上的神仙。李光头从来没有骑过自行车,就是自行车的后座,他的屁股也没有沾过一次。他却像个老手一样抬腿跨过了横杠,坐上去以后就破绽百出了。他的身体一会儿往右边斜,一会儿又往左边倒,双手抓住车把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他的双手像两根棍子似的僵硬。宋钢双腿夹住自行车的后轮,喊叫着要李光头身体放松,要李光头将车把扶直了。然后宋钢在后面推了起来,刚开始李光头的身体不断左右摇晃,宋钢一边推着,一边还要伸手去扶住李光头,不让他掉下来。慢慢地李光头找到骑车的感觉了,他身体僵直地坐在自行车上,宋钢在后面越推越快,李光头根本没有蹬车轮,全靠宋钢在后面推着。宋钢推着自行车奔跑起来了,李光头尝到了什么是速度,他觉得自己正在刘镇的街上飞过去,李光头高兴地哇哇大叫:“好大的风啊!好大的风啊!”宋钢在后面推着奔跑,跑得满头大汗,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得眼睛发直,跑得口吐白沫。李光头听着风声飕飕地响,衣服哗哗地抖,自己的光头更是滑溜溜的舒服。李光头指挥后面的宋钢:“快,快,再快一点。”宋钢推着自行车跑出了一条街,实在跑不动了,慢慢停下来,再用双腿夹住后轮,把李光头从车上扶下来,然后他蹲在地上喘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粗气。李光头从车上下来后意犹未尽,他双手抚摸着宋钢这闪闪的永久牌,回味着刚才风驰电掣的美好感觉,再看看蹲在地上喘不过气来的宋钢,李光头才意识到宋钢推着他跑完一条街了。李光头蹲下去像是要帮助宋钢喘气,轻轻拍打着他的背,李光头对他说:“宋钢,你真了不起,你简直就是一台发动机。”说完这话,李光头又遗憾起来,他说:“可惜你是台假发动机,你要是台真的,我就一路去上海啦。”宋钢喘着气笑了起来,他捧着肚子站起来说:“李光头,以后你也会有一辆自行车的,到时候我们一起骑到上海去。”李光头的眼睛像宋钢的永久牌一样亮闪闪了,他拍拍自己的光脑袋说:“对呀,我以后也会有自行车的,我们一起骑车去上海。”这时宋钢缓过来了,他迟疑了一下后,有些不安地说:“李光头,我要和林红结婚了。”宋钢说着将请柬递给李光头,请他来喝喜酒。李光头刚才还是喜气洋洋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他没有接请柬,慢慢地转过身去,独自一人走去了,一边走一边伤心地说:“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还喝什么喜酒。”宋钢呆呆地看着李光头走去,刚刚恢复的兄弟情谊又烟消云散了。宋钢推着他的永久牌沿着街道心事重重地走去,他忘记了骑车。宋钢回到家里,把请柬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林红见到给李光头的请柬又回来了,问宋钢:“李光头不来?”宋钢点点头,不安地说:“他好像还没死心。”林红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生米都煮成熟饭了,他还有什么不死心的?”宋钢听了林红的话以后吃了一惊,心想这两个人说话怎么一种腔调。林红和宋钢在人民饭店摆了七桌酒席,林红的亲友占了六桌,宋钢的只有一桌,李光头没来,那个刘作家也没来,吃喜酒就要送红包,他表示不屑于参加宋钢的婚宴,其实是他不舍得花钱,他伸出小拇指说,宋钢是个小人物,他从来不吃小人物的饭,不过刘作家施舍似的表示,他会去宋钢的新房看看,闹洞房的时候送上自己心里的一片祝福。宋钢同一个车间的工友都来了,刚好凑成一桌。热闹的婚宴晚上六点开始,每桌都是十菜一汤,鸡鸭鱼肉一应俱全,白酒喝掉了十四瓶,黄酒喝掉了二十八瓶,十一个微醉,七个半醉,三个全醉。全醉的三个分别趴在三张桌子下面嗷嗷叫着呕吐不止,把七个半醉的也勾引得呕吐了起来,十一个微醉的触景生情,张开十一张嘴巴,打出了十一串酸甜苦辣之嗝。把我们刘镇当时最为气派的人民饭店弄得杯盘狼藉,弄得像是化肥厂的车间,都闻不到食物的香味了,闻到的全是化学反应的气味。这天晚上李光头也喝醉了。他独自一人在家里喝着白酒,喝下足足一斤的白酒,他第一次喝醉了,喝醉以后呜呜地哭,又呜呜哭着睡着了,天亮醒来时他嘴里还有呜呜声。邻居们都听到了李光头失恋的哭声,他们说李光头的哭声里有七情六欲,有时像是发情时的猫叫,有时像是被宰杀时的猪嚎,有时像是吃草的牛哞哞地叫,有时像是报晓的雄鸡咯咯叫。邻居们意见很大,说李光头吵得他们一夜睡不着,就是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李光头呜咽嚎叫了一个晚上以后,第二天就去医院做了输精管结扎手术。他先去了福利厂开好了单位证明,证明上的结扎申请人是李光头,单位领导签名同意的也是李光头,还一本正经地盖上了公章。李光头拿着单位证明一脸悲壮地走进了医院的外科,把单位证明往医生的桌子上一拍,高声说:“我来响应国家计划生育的号召。”医生当然认识大名鼎鼎的李光头,李光头走进来劈头盖脸就要医生给他结扎。医生看着李光头的手掌像把刀似的在自己的肚子上划拉着,心想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又看了看李光头的单位证明,申请人和批准人都是李光头,心想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证明!医生忍不住嘿嘿地笑,他说:“你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为什么要结扎?”李光头豪情满怀地说:“没有结婚就来结扎,计划生育不就更加彻底吗?”医生心想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道理?医生低下头嘿嘿笑个不停,李光头不耐烦地一把将医生从椅子里拉起来,好像是李光头要给医生结扎似的,又拉又推地把医生弄进了手术室。李光头解开皮带,推下去裤子,撩上来衣服,躺到了手术台上,然后命令医生:“结呀,扎呀。”李光头在手术台上躺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下来了。完成了输精管结扎壮举的李光头,面带微笑地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他左手拿着结扎手术的病历,右手捂着肚子上刚刚缝上的伤口,走几步歇一会儿,来到了林红和宋钢的新房。那时候林红的针织厂来了二十多个女工,正在大闹林红的洞房,刘作家也来了,喜气洋洋地坐在二十多个姑娘中间,一副梦里花落知多少的表情。姑娘们从屋顶上吊下来一根绳子,绳子上系着一只苹果,嚷嚷着让新郎和新娘一起咬苹果。李光头走了进去,姑娘们一片惊叫,她们都知道李光头和宋钢和林红之间的关系,又像三角关系又不像三角关系,说不清是什么关系。她们以为李光头是来寻衅滋事的,林红当时也紧张了,李光头横着眼睛走进来,林红觉得他没安好心。只有宋钢没有看出来,他看到李光头惊喜万分,心想这个兄弟终于还是来了,宋钢抽出一支香烟迎上去高兴地说:“李光头,你终于来了。”刚刚结扎了的李光头用右手一拨,就将新郎宋钢拨到了一边,他气势汹汹地说:“老子不抽烟。”屋里的姑娘们吓得都不敢出声,李光头从容地将结扎病历递给林红。林红不知道那是什么,没有去接,她去看自己的新郎宋钢。宋钢伸手去拿,李光头挡开了他的手,将病历递给身边的一个姑娘,让她传递给林红。林红拿着这份医院的病历,不知道李光头是什么意思,李光头对她说:“打开看看,上面写着什么?”林红打开来看到上面有“结扎”这样的字,她还是不明白,小声问身边的姑娘:“‘结扎’是什么意思?”几个姑娘凑上去看病历时,李光头对着林红说:“什么叫‘结扎’?就是阉割,我刚去医院把自己阉割了……”屋里的姑娘们哇哇地惊叫起来,新娘林红也是花容失色。那个时期我们刘镇流行把买来的雄鸡阉割了,养成大公鸡以后宰杀煮熟,吃起来就会鲜嫩,就会没有公鸡的骚味,刘镇的群众都把阉割的公鸡叫“鲜鸡”。一个姑娘听说李光头去医院把自己阉割了,脱口惊叫起来:“你是个‘鲜人’啦?”这时候刘作家出头露脸的时机到了,他慢慢地站起来,从林红手里拿过病历,读了一遍,满腹学问地纠正那个姑娘的话,他说:“不是,阉割和结扎不一样,阉割后就变成太监了,结扎了还是可以……”刘作家扫了一眼屋子里鲜花盛开般的姑娘,下面的话欲言又止了,那个姑娘还在问:“还可以什么?”李光头不耐烦地对这个姑娘说:“还可以和你睡觉。”这个姑娘气得满脸通红,咬牙说:“谁也不会和你睡觉。”刘作家点点头,表示同意李光头的意思,补充道:“就是不能生孩子了。”刘作家的补充让李光头满意地点点头,他取回了自己的病历,对林红说:“我既然不能和你生儿育女,我也绝不会和别的女人生儿育女。”说完这话,忠贞不渝的李光头转身走出了林红的新房,他走到门外站住脚,回头对林红说:“你听着,我李光头在什么地方摔倒的,就会在什么地方爬起来。”然后李光头像一个西班牙斗牛士一样转身走了。李光头一二三四五六七,走出七步时,身后的新房里鸦雀无声,当他跨出第八步时,新房里发出了一阵哄笑声。李光头脚步迟疑了起来,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这时宋钢追了出来,宋钢跑到走路变成了瘸子的李光头跟前,拉住李光头的胳膊想说些什么:“李光头……”李光头没有搭理宋钢,他左手捂住肚子,一瘸一拐悲壮地走上了大街,宋钢也跟着走上了大街。李光头走了一阵子,宋钢仍然跟在后面,李光头回头对宋钢低声说:“你快回去。”宋钢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张,还是只有一声:“李光头……”李光头看到宋钢站着没有动,低声喊叫了:“他妈的,你今天是新郎,快回去。”宋钢这时把话说出来了:“你为什么要断后?”“为什么?”李光头神情凄楚地说,“我看破红尘了。”宋钢难过地摇起了头,看着李光头沿着街边缓慢地走去,李光头走出了十多步以后,回头真诚地说:“宋钢,你以后多保重!”宋钢一阵心酸,他知道从此以后兄弟两人正式分道扬镳了。看着李光头一瘸一拐地走去,宋钢的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两人第一次分手的情景,爷爷拉着自己的手站在村口,李兰拉着李光头的手在乡间的小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刘镇的西班牙斗牛士头也不回地走去了,他在街上遇到了小关剪刀。小关剪刀看见李光头像一个瘸子走来,左手还捂着肚子,好奇地叫住了李光头,问李光头是不是肚子疼上了?李光头还没有回答,小关剪刀就自作主张地说:“蛔虫,肯定是蛔虫在咬你的肠子。”这时的李光头还沉浸在自己结扎的壮举里,他神色悲壮地拉住小关剪刀,举着手里的病历,不屑地说:“蛔虫算什么?”然后打开病历给小关剪刀看看,还特意指了指上面的“结扎”两字。小关剪刀仔细地将李光头的病历读了一遍,一边读着一边埋怨医生的笔迹太潦草。小关剪刀读完了病历,也不知道“结扎”是什么意思,小关剪刀问:“什么叫‘结扎’?”李光头这时候得意起来了,他骄傲地说:“结扎?就是阉割。”小关剪刀吓了一跳,失声惊叫:“你把自己的屌剪掉啦?”“怎么是剪掉?”李光头很不满意小关剪刀的话,他纠正道:“不是剪掉,是结扎。”“这么说,”小关剪刀问,“你的屌还在?”“当然在。”李光头说着右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裤裆,补充道,“完好无损。”接着李光头豪迈地说:“我本来是想剪掉的,考虑到以后要像女人那样蹲下来撒尿,不雅观,所以我结扎了。”然后李光头拍拍小关剪刀的肩膀,捂着肚子,挥动着结扎证明,一瘸一拐地走去了。小关剪刀站在那里笑个不停,指点着李光头走去的背影,告诉街上的群众,李光头把自己结扎了,也就是阉割,不过……小关剪刀实事求是地补充道:李光头的属还在。李光头越走越远的时候,小关剪刀身边的群众越聚越多,群众兴致勃勃地议论着远去的李光头,纷纷说自己度过了愉快的一天。这些群众谁也想不到,十多年以后李光头成为了我们全县人民的GD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