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第三十六章

周游在苏妹的点心店里免费享受了三天的吸管小包子,在处美人大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这个江湖骗子要亲自上阵了。趁着林红上班的时候,在宋钢家里,周游花了两个小时指导赵诗人和宋钢如何推销人造处女膜。周游对赵诗人没有结婚十分失望,问他有没有情人?赵诗人先是摇头后又点头,他说:“现实情人没有,梦中情人很多。”“梦中情人?”周游摇着头说,“我们不是推销梦中处女膜,是现实处女膜,一定要有个现实女人做话题。”然后周游满意地看着宋钢,他说宋钢的太太林红很漂亮,听说在刘镇曾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美人,也是个名人。周游神采飞扬,他说一定要充分利用名人效应,要宋钢站到大街上现身说法,讲述林红用了人造处女膜的种种好处妙处和神魂颠倒处。宋钢第一次听到别人用这样的语句说他的林红,他面红耳赤地说:“林红没有用过人造处女膜。”“你说她用过,她就是用过了。”赵诗人说,“你的话最权威。”周游赞赏地对赵诗人点点头,对宋钢说:“赵总助说得很好。”宋钢摇头说:“我不能这样说。”赵诗人急了:“周总每天付你一百元,你连句话都不愿意说……”“别的话我能说,这样的话我不能说。”宋钢仍然摇头。赵诗人还要说什么,周游摆摆手让他别说了。周游想了想,对宋钢说:“这样吧,你什么话都不用说,让赵总助说,你只要在旁边站着,你都不用点头,你不摇头就行。”宋钢心想自己不用说话,也不用点头,就放心了。周游让赵诗人和宋钢每人抱着一只大纸箱子,像两个奴仆似的跟在他身后,他空着两手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宋钢抱着的纸箱子上面还放着一条板凳。三个人走到了用来比赛的大街中央,周游站在了凳子上,让赵诗人和宋钢打开两只纸箱子,取出里面的进口国产两种牌子的处女膜,开始推销了。满街的处美人和满街的群众围着他们三个,就像晚上睡觉时围着周游和赵诗人的蚊子,嗡嗡响个不停。周游首先推销进口的圣女贞德牌处女膜,他高高举起手里的人造处女膜喊叫着:“这是进口的圣女贞德牌人造处女膜,售价300元一片。现在去医院做一次处女膜修复术要3000元。去医院3000元只能做一次处女,买我的圣女贞德牌,3000元可以做十次处女。”然后周游像是演哑剧似的介绍起了使用方法,他说:“1,先将手洗干净并擦干(他做了洗手和擦手的动作),将本膜一片从密封铝箔中取出,自然揉成小团。2,将上述小团置入xx道最深处(他的手伸到裤裆里去了),置入动作要迅速,以免粘在手指上带出(他的手像是被烫了似的从裤裆里抽了出来)。3,置入三到五分钟可行房事。4,房事后到洗手间清洗处阴粘着的血色粘液即可(他的手又到裤裆里去做了清洗的动作)。5,房事开始时,女方应适当改变体位,使男方开始不易进入,并配合人造膜破裂时出现的撕裂痛症状(他皱着眉做出了撕裂痛症状),若配痛苦呻吟及害羞状(他没有呻吟倒是做出了害羞的样子),效果更佳。”在处美人和群众的欢声笑语里,周游开始推销国产处女膜了,他说:“这是国产孟姜女牌处女膜,售价100元,若按照医院手术的价格,用孟姜女牌就可以做三十次处女啦……”有群众喊叫:“你试给我们看看。”周游笑着问:“有哪位妇女同志愿意当众试试?”处美人和群众哄堂大笑,那个群众说:“你就一只手捏着,另一只的手指去捅。”群众齐声叫好,周游笑着说:“这可要100元呢,你们这些人超过一百人了,你们每人拿出一元钱,我就试给你们看。”群众纷纷掏出一元钱,赵诗人和宋钢满头大汗地在他们中间挤来挤去,终于收齐了一百张一元钱。周游开始试验了,他打开孟姜女牌的盒子,从里面取了铝箔包着的人造处女膜,撕开铝箔后,将孟姜女牌处女膜捏在左手,右手的食指往处女膜上一捅,第一下没有捅破,他又捅了第二下,还是没有捅破。处美人和群众大笑,一个男群众说:“这是老处女吧?”“这是孟姜女牌处女膜。”周游骄傲地说,“孟姜女都能哭倒长城,她的处女膜当然结实。”周游在一片笑声里捅了第三下,这次捅破了,血色粘液流了周游一手,他得意地挥着他的手说:“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就是初夜见红!”处美人和群众的欢笑声渐渐下来以后,周游按照事先排练的喊叫起来,因为赵诗人没有结婚,他喊叫着问宋钢:“宋钢,你老婆昨晚用的是哪个牌子的处女膜?”“当然是进口的圣女贞德牌,”赵诗人替宋钢回答,他也像周游一样骄傲地说,“宋钢的老婆还能用国产货?”周游仍然大声问宋钢:“昨晚行房事时,你老婆是什么感觉?”仍然是赵诗人大声说:“她是一声惨叫啊!”周游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宋钢:“你是什么感觉?”还是赵诗人说:“当场吓出一身冷汗。”这次回答让周游很不满意,他皱着眉说:“应该是快活的浑身冒热汗。”赵诗人马上纠正道:“先是一身冷汗,一二三,三秒钟后就快活得浑身冒热汗啦!”“说得好!”周游大声说,“三秒钟享受从北极的冷到非洲的热。”周游对赵诗人的快速纠正非常满意,他赞赏地对赵诗人点点头,又信心满怀地看着宋钢了:“宋钢,你最后总结一下,人造处女膜的最大好处是什么?”这时的宋钢满脸通红,都从口罩里红了出来,红到了额头上和脖子上,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说话也不点头,还是如此狼狈不堪,他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最后的总结还是赵诗人替宋钢说了,他指着宋钢大声说道:“宋钢这辈子只和他老婆一个女人睡过,他老婆用了人造处女膜以后……”赵诗人伸出两根手指:“宋钢这辈子就睡过两个处女啦。”“说得太好啦!”周游兴奋地两眼闪闪发亮,他对着所有的人喊叫,“这就是人造处女膜的好处,它不仅能让失去处女膜的女性重新找回自信自尊!也能让男性对自己的老婆更加忠诚!快来买吧,女性朋友们应该来买,男性朋友们更应该来买!比起医院手术的价格,圣女贞德牌可以让男性朋友在一个女人身上获得十次处女开苞的幸福,孟姜女牌更是可以获得三十次开苞的幸福!”外来的处美人和我们刘镇的群众嘻嘻哈哈地看着他们的表演,看到后来有些糊涂了,一个男群众指着宋钢对赵诗人说:“人家明明在问宋钢,你出来说什么?”“你愿意把自己和老婆睡觉的事说出来?”赵诗人指着那个男群众说,“你不愿意,宋钢也不愿意,宋钢就让我替他说了。这时的宋钢后悔莫及,他一直低垂着头。宋钢什么话都没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可是他站在那里痛苦不堪,仿佛有把钝刀子在割他的肉。周游他们的推销异常成功,当时没有人买,到了深更半夜,就不断有人悄悄推醒睡在大街上的周游和赵诗人,要买他们的人造处女膜。连续几个晚上,周游和赵诗人被推醒的次数,远远超过被蚊子咬醒的次数。大多是那些前来参赛的处美人,还有我们刘镇的姑娘,当然男人也少不了,他们都是受了赵诗人说话的影响,心想睡不了别的女人,就在自己女人身上多享受几次处女的美感吧。周游为此对赵诗人是刮目相看,他说:“你是个难得人材,将来我们还要合作。你这次的奖金肯定超过你的工资。”赵诗人听了喜出望外,问他:“能有多少奖金?”周游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三个人在大街上的表演当天就传到林红耳朵里了,林红气得浑身发抖,回到家里本来是要大发脾气的,看到宋钢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的可怜模样,她心又软了,心想宋钢是为了给家里多挣钱,她摇摇头走到了屋外,看到赵诗人神气活现地走了过来,林红的怒火全冲着他去了,她看看四下没人,压低声音狠狠地对赵诗人说:“王八蛋!”

周游卖掉最后一片人造处女膜,这时处美人大赛没有结束,刚刚进入最后的决赛,这个江湖骗子要告别我们刘镇了,要告别苏妹点心店里带吸管的小包子,要告别那些买了人造处女膜的处美人。也要告别赵诗人了,周游说赵诗人为他工作了十天,薪水一千元;租用了赵诗人家的仓库十天,租金二百元;由于赵诗人工作出色,奖金是二千元。周游的手指在舌头上沾了一下口水,哗哗地数给赵诗人三千二百元。他的手指又在舌头上沾了一下口水,又数给赵诗人五百元,说这是给苏妹的包子钱,他忘记了在苏妹的点心店里欠了多少包子钱,他说五百元是肯定超过了,他让赵诗人转交给苏妹。周游没有告别宋钢,他同样付给宋钢一千元薪水和二千元奖金。然后他坐在宋钢家的沙发上,在刘镇贩卖人造处女膜的巨大成功,让周游雄心勃勃了,他海阔天空地描述起了美好的前景。他告诉宋钢,他需要一个助手,这个助手就是宋钢。论工作能力,赵诗人强于宋钢,可是赵诗人靠不住,随时都会出卖他。周游说十天时间相处下来,觉得宋钢是一个可以充分信任的朋友……“你是这样一个人,”周游在宋钢家的沙发上架起二郎腿,“我把所有的钱交给你,离开一年再回来,你也不会花掉我一分钱。”然后周游动情地说:“宋钢,跟我走吧!”宋钢情绪激动,一个崭新的前景出现了。他知道自己在刘镇已经没有前途了,永远只能做个“首席代理”,如果跟着周游出去闯荡,就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他不知道林红为了给他治病花掉了多少钱?他不知道这是李光头的钱,林红说是她父母亲友的钱,他知道林红的父母亲友里面没有一个是富有的,他觉得林红是在向别人借钱给他治病,长此下去就会拖垮林红。宋钢对沙发里的周游点点头,坚定地说:“我跟你走。”到了晚上,宋钢把贩卖人造处女膜挣到的三千元钱交给林红,林红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宋钢跟着那个名叫周游的人,在大街上走来走去,走了十天竟然有三千元。看到林红吃惊的样子,宋钢吞吞吐吐地说了很多话,先是说自己的身体经过治疗,现在感觉好多了,又叹息起治病花掉的钱,然后又说了一堆“树移死,人挪活”和“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道理,林红听了一头雾水,不知道宋钢在说些什么?最后宋钢才告诉林红,他打算跟着周游出去闯荡一番事业。把周游对他说的所有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林红。宋钢恳切地问林红:“你同意我去吗?”“不同意,”林红摇着头,态度坚决地说,“你先治病,病治好了再说。”宋钢神情悲哀地说:“就怕我的病治好了也晚了。”“什么晚了?”林红不明白。宋钢叹息一声说:“家里的钱根本不够我治病,你父母亲友的钱也不多,我知道你是向别人借的钱,就是病治好了,欠的钱我们也还不清了。”“钱不用你去想,”林红明白他的意思了,“你好好治病就行。”宋钢摇了摇头不说话了,他知道再说下去林红也不会同意。二十年的夫妻生活下来,只要林红不答应的事,宋钢就不会去做。宋钢不说话,林红以为他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林红不知道宋钢已经铁了心要跟着周游去闯荡江湖,那一刻她忘记了宋钢性格里的倔强。当林红像往常一样睡着后,睡在林红脚旁的宋钢彻夜无眠,他倾听着林红均匀的呼吸,抚摸着林红温暖的小腿,无数往事涌上心头,想到明天就要和林红分别,不由心酸起来,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分别。第二天早晨,林红骑车去针织厂上班时,宋钢站在门口,一直目送林红骑车在大街上远去。然后他回到屋子里,在桌前坐了下来,铺开白纸给林红写信。宋钢写得十分简单,先是请求林红原谅他的离去,接着请求林红相信他,他这次出去一定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虽然比不上李光头,他挣到的钱也一定会让林红无忧无虑生活一辈子。最后他告诉林红,他带上了一张他们的合影照片和一把屋门钥匙。照片他每天晚上入睡前都会看上一眼,带上钥匙表示他随时都会回来,只要挣够了钱,他就立刻回到家中。宋钢写完后,起身找出了他和林红的合影,这是当初刚刚买下那辆亮闪闪永久牌时的照片,两个人扶着自行车幸福地微笑着。宋钢把照片拿在手里看了很久,放进了胸前的口袋。他翻箱倒柜,找出了那只印有“上海”两字的旅行袋,这是从父亲宋凡平那里继承的唯一遗产。他把几身四季的衣服放进了旅行袋,把没有用完的药品也放了进去。宋钢觉得还有时间,把林红换下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清洗,开始整理打扫起了屋子。宋钢满头大汗,把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把窗玻璃擦得明亮如镜。这天中午的时候,宋钢和周游像两个小偷一样离开了我们刘镇。周游对宋钢提着的老式旅行袋很不满意,他说这都是旧社会的旅行袋了,提着它什么生意都做不成,他把宋钢的衣服倒进了纸箱子,把宋钢的旅行袋随手扔进了路旁的垃圾筒。看到宋钢留恋地看着垃圾筒上的旧式旅行袋,周游安慰他,说到了上海以后就给他买一个上面有外国字的箱子。然后宋钢抱着纸箱子,周游提着他的大黑包,两个人在炎热的中午,低头匆匆地走向了长途汽车站。宋钢不知道周游的大黑包里有十万多元的现金,周游来的时候把自己全部的钱都买进了人造处女膜,到我们刘镇时口袋里只有五元钱了,他赌了一把,赌赢了,现在带着十万多元的现金扬长而去。当他们两个人乘坐的汽车开出车站时,周游这个江湖骗子回头对我们刘镇说:“后会有期。”宋钢也回头看起了他的刘镇,看着大街上几张熟悉的脸迅速远去,又看着熟悉的房屋和街道逐渐远去,宋钢一阵心酸。他心想几个小时以后,林红骑车从这条熟悉的街道回到家中,知道他已经离去时,她可能会生气,也可能会伤心落泪。宋钢在心里对林红说了一声“对不起”。长途汽车的行驶,让宋钢眼中的刘镇越来越远,消失在了广阔田野之后。宋钢回过头来,身边的周游抱着他的大黑包呼呼睡着了,宋钢觉得自己的眼泪流了出来,正在被口罩吞没。黄昏的时候,林红骑车回到家中,开门进去后看到家里十分整洁,她笑着叫了两声,她说真干净。然后她喊叫着宋钢走进厨房,没有看到宋钢,往常这时候宋钢已经在做晚饭了,林红心想他去哪里了?她从厨房里出来,经过客厅的桌子时,没有看到上面宋钢留给她的信,她走到门口,开门后在屋外站了一会儿,夕阳西下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对面苏妈的点心店已经亮灯了。林红回到屋子里,走进厨房做起了晚饭。她似乎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响,她以为是宋钢回来了,站到厨房门口,屋门没有动静,她转身继续做饭。林红做好晚饭,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这时天已经黑了,她开灯后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她没有在意,在桌前坐下来看着屋门,等待着宋钢回家。林红在等待的时候突然感到身旁的白纸上有几行字迹,她有些惊慌地拿起来,匆匆读了一遍才知道宋钢走了。林红拿着宋钢的信夺门而出,仿佛要去追赶宋钢似的向着长途汽车站疾步走去,她在路灯和霓虹灯闪耀的大街上走出了一百多米后脚步慢下来了,她意识到此刻的宋钢已经远离刘镇远离自己了。林红茫然地站住了脚,看着大街上来往的人流和车辆,低头看一眼手上的白纸,缓慢地走回了家中。这天晚上林红坐在灯下,摇着头将宋钢简短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眼泪一颗一颗掉在纸上,直到化开后把宋钢的字迹弄得模糊不清,她才放下这张白纸。林红没有在心里责备宋钢,她知道宋钢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她责备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宋钢的决意要走。后来的日子里,林红度日如年,在厂里不断遭受烟鬼刘厂长的搔扰,回到家中就是一片寂静,身边没有了宋钢,倍感孤独的她只好将电视长时间开着,听着里面发出来的各种声音,想念着宋钢,甚至想念着宋钢的口罩。晚上入睡前,林红心里就会一阵难过,她想到宋钢走的时候没有带走家里一分钱。林红没有告诉别人宋钢跟着周游走了,只说宋钢南下广东做生意去了。周游在刘镇贩卖人造处女膜,林红觉得不是正经生意,她以为宋钢跟着周游到广东后仍然贩卖人造处女膜,宋钢做这样的生意让她说不出口。林红每天都在等待着宋钢的来信,她每天都会在中午的时候走到工厂的传达室,看着邮递员将一捆信件扔在传达室的窗台上,她急忙打开来,一封封地看着自己的名字。宋钢没有给她写信,一个月以后,宋钢给她打来了电话。那是晚上了,宋钢的电话打到了苏妈的点心店,苏妈急匆匆地走过街道敲响了林红的屋门。然后是林红急匆匆地跑过街道,进了点心店拿起了电话,她听到了宋钢的声音,宋钢在电话另一端急切地说:“林红,你好吗?”林红听到宋钢的声音眼圈就红了,她对着话筒喊叫:“你回来,你马上回来!”宋钢在另一端说:“我会回来的……”林红继续喊叫:“你马上回来!”两个人就这样说话,林红要宋钢立刻回家,宋钢说他会回来的,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林红开始是用命令的语气,后来哀求宋钢了。宋钢始终说着他会回来的,他肯定会回来的。然后宋钢说要挂电话了,说这是长途电话,太费钱了。林红仍然在电话里哀求宋钢:“宋钢,你快回来……”宋钢把电话挂了,林红拿着电话还在说话,听到话筒里响起一串盲音,林红失落地放下了电话。这时她才想起来没有问问宋钢的情况,她只是说了一堆“回来”。林红难过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她看了看坐在柜台里脸色阴沉的苏妹,林红向苏妹苦笑了一下,苏妹也苦笑了一下。林红走出点心店时,想和苏妹说句话,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就低头走了出去。后来的几个月里,苏妹和林红同样伤心失落,周游这个江湖骗子不辞而别后,苏妹的肚子逐渐大起来了,群众议论纷纷,猜测是谁将苏妹的肚子搞大的。群众胡乱怀疑,可疑对象越来越多,最后多达一百零一个,赵诗人也被他们怀疑进去了,赵诗人就是被怀疑的第一百零一个,赵诗人对天发誓对地跺脚地表示自己的清白,结果越描越黑,群众更加怀疑是他干的。赵诗人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刘镇的群众:点心店的苏妹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人家也是公认的富婆,要是把她肚子弄大了,他还会在自己的破屋子里住吗?赵诗人说:“我早就搬到对面点心店去做老板啦。”我们刘镇的群众这才相信赵诗人是无辜的,群众继续怀疑群众,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是周游干的。周游是一个了不起的骗子,他和三千个处美人一起来到我们刘镇,那些处美人和评委睡,和组委会的领导睡,和李光头睡,和刘新闻睡,和……睡,睡来睡去。评委、领导、李光头和刘新闻等等蒙在鼓里睡,睡得全是做了修复术的组装处女和用了人造膜的散装处女,只有周游一个睡了个原装处女,让我们刘镇女人里面唯一的处女苏妹也成了前处女。周游走后五个月,苏妹的肚子开始挺起来了,她仍然每天坐在收钱的柜台前,不过她不再和女服务员说话,也不再和顾客说话。周游的不辞而别让她伤心欲绝,此后她脸色阴沉,再也没有笑容。她母亲苏妈常常发呆,常常叹息,有时偷偷落泪,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会在女儿身上重现?群众先是好奇,先是兴奋,慢慢地也就习惯了,群众说苏妈就是这样的,谁都不知道她的肚子是谁搞大的,只知道她生下了苏妹。如今苏妹的肚子也被一个神秘男人搞大了,苏妹怀胎十月后生下的也是一个女儿,苏妹给女儿取个名字叫苏周,就是这时候仍然没有群众去怀疑周游这个江湖骗子,群众这时候对怀疑没有兴趣了,开始热衷于预言家的工作了,他们大胆预测,说这个名叫苏周的女婴长大成人后,也会和外婆和母亲一样,肚子神秘地大起来。群众老练地说:“这就叫命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