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之子

我亲爱的朋友,所有人都知道,香料迷汤中存在着自然界最可贵的珍宝。或许真是这样。然而,在我的内心,仍然对此存有深深的疑虑。每次使用迷汤都会获益?看样子,有些人滥用了迷汤,以至公然向上帝挑衅。他们以全宇宙教会的名义丑化灵魂。他们草草阅读了迷汤的表面,自以为获得了恩赐。他们嘲笑自己的同伴,深深地伤害了真正的信仰,并恶意扭曲了香料这份厚礼的真意,造成的损害是人力无法修复的。要想真正与香料合而为一,同时不被香料赋予的力量所腐蚀,最重要的就是必须做到言行一致。如果你的行为引发了一系列邪恶的后果时,他人只能根据这些后果来评判你,而不是根据你的解释。我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来评判穆哈迪。
《异端之研究》哈克艾尔-艾达
这是间小屋子,带着些许臭氧味道,屋内的球形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在地上留下一片灰色的阴影。墙上装着一面发出金属蓝色光泽的传输眼监视器。屏幕宽约一米,高度大约只有三分之二米。图像显示着一个贫瘠多石的遥远山谷,两只拉兹虎正在享用刚捕获的猎物的血淋淋的残躯。老虎上方的山梁上,能看到一个芽着萨督卡作训服的瘦子,衣领上缀着莱文布雷彻的标徽章。他的胸前挂着伺服控制器的键盘。
屏幕前有一把悬浮椅,椅子上坐着一个看不清年纪的金发女人。她长着一张鹅蛋脸,看着屏幕时,她纤细的双手紧紧抓着扶手。镶着金边的白色长袍覆盖了她的全身,隐藏了她的身材。她右方一步远处站着一个矮壮的男子,身穿传统皇家萨督卡军团金铜色的巴夏军服。他的灰色头发理成了小平头,头发下方是一张毫无表情的国字脸。
女人咳嗽一声,道:和你预料的一样,泰卡尼克。
确实如此,公主。巴夏副官用嘶哑的嗓音回答道。
她因为他的紧张笑了笑,接着问道:告诉我,泰卡尼克,我的儿子会喜欢法拉肯一世皇帝这个称号吗?
这个尊号对他很合适,公主。 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可能不会同意为取得那个,嗯,称号所采取的某些做法。
又是这句话她转过身,在阴暗中看着他,你过去尽忠于我的父亲。他的皇位丢给了亚崔迪家族不是你的错。但是当然,你和其他任何人一样,都能强烈地感受到失去这一切所带来的刺痛
文希亚公主有什么特别的任务要派给我吗?泰卡尼克问道。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嘶哑,现在又多了一层渴望。
你有打断我说话的坏习惯。她说道。
他笑了,露出牙齿,在屏幕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你时不时会让我想起你父亲。他说道,在指派一个嗯,棘手的任务前总是这么婉转。
她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回到屏幕上,以掩饰她的恼怒。她问道:你真的认为那些拉兹虎能把我的儿子推上皇位?
完全可能,公主。你得承认,对于它们两个来说,保罗亚崔迪的私生子只不过是一顿可口的加餐而已。等那对双胞胎死了之后他耸了耸肩。
沙德姆四世的孙子将成为合理的继承人。她说道,但还必须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取得弗瑞曼人、立法会和宇联公司的同意,更不用说亚崔迪家族的任何幸存者都会
贾维德向我保证,他的人能轻易对付阿丽亚。在我看来,杰西卡夫人不能算作亚崔迪家的人。剩下的还有谁?
立法会和宇联公司只不过是逐利之蝇,她说道,但是怎么对付弗瑞曼人?
我们会用穆哈迪的宗教淹死他们! 说得轻巧,我亲爱的泰卡尼克!
我懂,他说道,我们又回到老问题上了。
为了争夺权力,柯瑞诺家族干过比这更坏的事。她说。
但是,要皈依穆哈迪的宗教 别忘了,我的儿子尊重你。她说。
公主,我一直盼望着柯瑞诺家族能重掌大权,萨鲁撒行星的每个萨督卡都这么想。但如果你
泰卡尼克!这里是萨鲁撒塞康达斯行星。不要让弥漫在我们过去那个帝国的懒惰习气影响你。认真、仔细留意每个细节=这些品质将把亚崔迪家族的血脉埋葬在阿拉吉斯沙漠深处。每个细节,泰卡尼克!
他知道她用的招数。这是她从她姐姐伊如兰那儿学来的转移话题的技巧。他感到自己正在输掉这场争论。
你听到了吗,泰卡尼克? 听到了,公主。 我要你皈依穆哈迪的宗教。她说道。
公主,我会为你赴汤蹈火,但是 这是命令,泰卡尼克你明白吗?
我服从命令,公主。但他的语调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不要嘲弄我,泰卡尼克。我知道你厌恶这么做。但如果你能树立一个榜样
你的儿子仍旧不会照这个榜样行事的,公主。
他会的。她指了指屏幕,还有件事,我觉得那个莱文布雷彻可能会带来麻烦。
麻烦?怎么会? 有多少人知道老虎的事?
那个莱文布雷彻,它们的训兽师一个飞船驾驶员,你,当然还有他敲了敲自己的椅子。
买家呢? 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你担心什么,公主?
我的儿子,怎么说呢,有点过于敏感。 萨督卡是不会泄露秘密的。他说道。
死人也不会。她的手向前伸去,按下了屏幕下方的一个红色按键。
拉兹虎立刻抬起头。它们绷紧身体,盯着山上的莱文布雷彻。随即,两头老虎整齐划一地转过身,顺着山梁向上奔去。
一开始,莱文布雷彻显得很是轻松,他在控制器上按下了一个按钮。他的动作完成了,但是两只猫科动物仍旧朝他狂奔过来。他开始慌乱,一次次重重地按下那个键。随后,省悟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他将手猛地伸向腰间的佩刀。但是他的动作已经太迟了。一只锋利的爪子扫中他的胸膛,将他击倒在地。当他倒下时,另一只老虎用巨大的犬牙咬住他的脖子,使劲一甩。他的颈椎断了。
关注细节。公主说道。她转过身,看到泰卡尼克抽出了刀,不禁呆了呆。但是他将刀递给了她,刀把朝前。
或许你希望用我的刀来处理另一个细节。他说道。
把刀插回刀鞘,别像个傻瓜似的!她愤怒地喝道,有时,泰卡尼克,你让我
那是个挺棒的人,公主。我手下最棒的。 我手下最棒的。她更正他道。
他深深地、颤抖着吸了一口气,将刀收入鞘中。你准备怎么对付我的飞船驾驶员?
一次意外。她说道,你会告诫他,把这对老虎运回我们这儿时要万分小心。当然,等他把老虎交给飞船上贾维德的人以后她看了一眼他的刀。
这是个命令吗,公主? 是的。
那么我呢?应该自杀呢,还是由你亲自处理,嗯,这个细节?
她假装平静,语气凝重地说:泰卡尼克,如果我不是百分之百确信你会坚决服从我的命令,甚至是命令你自杀,你就不会站在我的身旁还带着武器。
他咽了口唾沫,看着屏幕。老虎再次开始进食。
她忍住了,没有看屏幕,继续盯着泰卡尼克道:另外,你还得告诉买家,不要再给我们送来符合要求的双胞胎孩子了。
遵命,公主。 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泰卡尼克。 是,公主。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开口问道:这样的服装,我们还有多少套?
六套,长袍、蒸馏服和沙靴,上头都绣有亚崔迪家族的族徽。
像那两套一样华丽?她朝屏幕点了点头。 特为皇家而制,公主。
关注细节,她说,这些服装会被送往阿拉吉斯,作为送给我的皇室外甥的礼物。它们是来自我儿子的礼物,你明白吗,泰卡尼克?
完全明白,公主。
让他起草一张适当的便条。便条上应该说,他把这些微不足道的衣物视为对亚崔迪家族效忠的象征。诸如此类的话。
在什么场合送呢?
总有生日啊、圣日啊或是其他什么特殊的日子,泰卡尼克。我交给你处理。我相信你,我的朋友。
他默默地看着她。
她的脸沉了下来。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吗?我丈夫死后我还能相信谁?
他耸了耸肩膀,想像着她和蜘蛛有多么相像。和她过分亲近没什么好处,他现在怀疑,他的莱文布雷彻就是和她走得太近了。
泰卡尼克,她说道,还有一个细节。 是,公主。
我的儿子正在接受如何统治的训练。最终他必须用自己的手去握剑。你应该知道那个时刻何时会到来。到时候,我希望你能立即通知我。
遵命,公主。
她向后一靠,用能看穿他的眼光看着他。你不赞同我,我知道。但我不在乎,只要你能记住那个莱文布雷彻的教训就好。
他训练动物非常在行,但同样是可以舍弃的;我记住了,公主。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吗?那么我不明白。
一支军队,她说道,完全是由可舍弃、可替换的人组成的。这才是我们应该从莱文布雷彻身上学到的教训。
可替代品,他说道,包括最高统帅?
没有最高统帅,军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泰卡尼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你才要马上皈依穆哈迪的宗教,同时开始让我儿子转变信仰。
我立即着手,公主。我猜你不会为了因为要教他宗教而缩减其他课程的时间吧?
她从椅子里站起身,绕着他走了一圈,随后在门口处停了一下。没有回头,直接说道:总有一天,你会感受到我忍耐的限度,泰卡尼克。说完,她走了出去。

政府,如果它们能持续存在一段时间,总是会逐渐向贵族体系转变。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政府能摆脱这种宿命。而且,随着贵族体系的发展,政府会日益倾向于只保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无论那个统治阶级是世袭的,或是金融大鳄式的寡头垄断,还是官僚集团的既得利益者。
《重复的政治现象》,摘自《比吉斯特训练手册》
为什么他会提出这个提议?法拉肯问道,这是最关键的问题。他和巴夏泰卡尼克站在他私人寓所的休息室内。文希亚站在一张蓝色矮沙发的另一端,看上去更像是个听众,而不是参与者。她知道自己的位置很尴尬,并为此而怨恨不已,但是考虑到那天清晨她向法拉肯坦白了他们的阴谋后,法拉肯的言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只好做出某种妥协。
这是柯瑞诺城堡内,现在已是傍晚时分,暗淡的光线使休息室显得更为舒适。室内陈列着大量真正的书,书架上还有一堆数据块、释迦藤卷和放大器。屋子里到处留着经常使用的痕迹书本上的破损、放大器上明亮的金属光泽和数据块磨损的棱角。屋子里只有一张沙发,但有很多椅子,都是带感应装置的悬浮椅,能给落座者带来极大的舒适感。法拉肯背朝窗户站着。他着一件普通的黑灰色萨督卡军服,惟一的装饰是领口上的金色狮爪标记。他选择在这个房间接待他的巴夏和母亲,希望能借此创造出一种气氛,使彼此间的交流更加轻松,抛开正式场合的拘谨。但是泰卡尼克嘴里不断冒出的大人或是夫人还是在他们之间拉开了距离。
大人,我认为,如果他做不到的话,是不会提出这个提议的。泰卡尼克说道。
当然!文希亚插嘴道。
法拉肯瞥了他母亲一眼,示意她别说话,随后开口问道:我们没有给艾德荷施压吗?
没有。泰卡尼克说道。
那为什么邓肯艾德荷,一个将所有忠诚都献给了亚崔迪家族的人,现在却主动提议将杰西卡夫人交到我们手里?
有谣言说阿拉吉斯上出了乱子文希亚大着胆子说道。
还没经过证实。法拉肯说道,有可能是传教士操纵了这一切吗?
可能,泰卡尼克说道,但是我看不到动机。
他曾提及要为她寻找个避难所,法拉肯说道,如果那些谣言是真的,他就有动机了
正确。他母亲说道。 或者,这也可能是个阴谋。泰卡尼克说道。
我们可以提出几个假设,然后再深究下去。法拉肯说道,要是艾德荷已经在他的阿丽亚夫人面前失宠了,会怎么样?
这可能是个原因,文希亚说道,但是他
走私贩那里还没有传来消息吗?法拉肯打断道,为什么我们不能
眼下这个季节,消息总是传递得比较慢,再说还有保密的要求
是的,当然,但是法拉肯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我们的假设。
不要这么快就否定它们。文希亚说道,到处都在传阿丽亚和那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教士的故事
贾维德,法拉肯说道,但那个人显然是
他一直是我们宝贵的信息来源。文希亚说道。
我刚才想说的是,他显然是个双面间谍。法拉肯说道,我们不能信任他,可疑的迹象太多了
我没看到。她说。
他突然对她的愚蠢感到无比愤怒。记住我的话,母亲!迹象就在你眼前,我稍后再跟你解释。
恐怕我不得不同意大人的见解。泰卡尼克说道。
无比委屈的文希亚不作声了。他们怎么敢如此对对待她?仿佛她是个没脑子的轻浮女人。
我们不应该忘记,艾德荷曾经死过一次。法拉肯说道,特雷亚拉克斯人他朝身旁的泰卡尼克瞥了一眼。
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泰卡尼克说道。他发现自己很钦佩法拉肯的思维方式:警觉、追根问底、敏锐。是的,特雷亚拉克斯在复活艾德荷时,很可能在他体内设置了强大的机关,以为他们日后所用。
但是我想不出特雷亚拉克斯人有什么目的。法拉肯说。
一项在我们这儿的投资?泰卡尼克说道,为未来买个保险?
我得说,这可是一笔很大的投资啊。法拉肯说道。 危险的投资。文希亚说道。
法拉肯不得不同意她的观点。杰西卡夫人的能力在帝国内家喻户晓。毕竟是她训练了穆哈迪。
只有在别人知道我们扣留了她的情况下,才会危险。法拉肯说道。
是的,一旦别人知道,她就成了一把双刃剑。泰卡尼克说道,但别人不一定会知道她在我们手里。
假设一下,法拉肯说道,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个提议,她有多大价值?我们能用她换回某些更重要的东西吗?
不能公开进行。文希亚说道。 当然!他期待地看着泰卡尼克。
我还没想到。泰卡尼克说道。
法拉肯点了点头。是的,我想如果我们接受了,我们就必须把杰西卡夫人看成存在银行里的一笔财富,至于什么时候取用,现在还说不准。财富本来无需具有现时的购买力,它只是有潜在的价值。
她是个非常危险的俘虏。泰卡尼克说道。
这一点确实要考虑在内,法拉肯说道,我听说她的比吉斯特训练能让她通过声音控制他人的行为。
或她自己的身体。文希亚说道,伊如兰曾经向我透露过一点她学到的东西,只是口头炫耀,并没有实际演示。但是,比吉斯特确实有些独门绝招,能帮助她们实现自己的目的,这是没有疑问的。
你是说,法拉肯问道,她有可能引诱我? 文希亚只是耸了耸肩。
我得说,做这种事,她的岁数偏大了一点。你不这样认为吗?
对于比吉斯特来说,没有什么是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泰卡尼克道。
法拉肯感到了一阵激动,其中又搀杂了一丝恐惧。进行这个游戏,然后将柯瑞诺家族重新扶上权力的宝座。这个想法既吸引着他,同时又让他厌恶。他真希望终止这个游戏,回到他的爱好中去:研究历史,学习如何管理萨鲁撒塞康达斯。重整萨督卡军队也是一个任务对于这个工作来说,泰卡尼克是个很好的工具。管理一颗星球,这个责任非同小可。然而,整个星际帝国其责任重大得多,作为施展抱负的对象而言也有意思得多。有关穆哈迪/保罗亚崔迪的故事读得越多,他对权力的应用就越感趣。作为柯瑞诺家族的后代,沙德姆四世的继承人,如果能让他的家族重登宝座,将是件多么风光的事啊。他需要这种感觉。法拉肯发现,只要连续对自己说上几遍这个梦想,他就能在短时间内克服内心的疑虑。
泰卡尼克正在说话:当然,比吉斯特教导说和平会诱发冲突,然后就会爆发战争。这个悖论
怎么又转到这个话题上来了?法拉肯问道,让自己的思绪重新回到现实。
怎么了?文希亚看着儿子心不在焉的表情,慢慢地说道,我只是问问泰卡尼克知不知道姐妹会背后的哲学理念是什么。
我们用不着把哲学太当真。法拉肯转过脸来,对泰卡尼克道,至于艾德荷的提议,我认为我们需要再做些调查。当我们自以为了解了某样东西时,正是需要继续深入了解的时候。
没问题。泰卡尼克说道。他喜欢法拉肯谨慎的性格,只希望这种性格不会阻碍军事上的决断。军事决断通常都需要迅速和果敢。
法拉肯又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你知道我觉得阿拉吉斯历史上什么最有趣吗?我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原始时期的传统,当时,弗瑞曼人会杀死所看到的任何没有穿着蒸馏服的人。
你为什么对蒸馏服感兴趣呢?泰卡尼克问道。 你注意到了,嗯?
我们怎么可能注意不到?文希亚问道。
法拉肯不耐烦地看了他母亲一眼。为什么她总是要插嘴呢?随后,他又看着泰卡尼克。
蒸馏服是那颗星球的特征,泰卡。它是沙丘的标记。人们倾向于研究它的物理细节:蒸馏服保存身体的水汽,循环利用它,使人类可以在那样一颗星球上生存。你知道,弗瑞曼人的规矩是每个家庭成员至少要有一件蒸馏服,食物采集员甚至还有备用的。但是请注意,你们两个他示意他母亲也要认真听听,似是而非的蒸馏服仿制品正成为整个帝国的时尚。人类总是想模仿自己的征服者!
你真的觉得这种信息很有用吗?泰卡尼克疑惑地问道。
泰卡,泰卡没有这种信息当不好统治者。我说过蒸馏服是他们性格中的关键,事实也是如此!它是一种传统的东西,他们所犯的错误也将是传统的错误。
泰卡尼克瞥了文希亚一眼,后者正担心地看着她的儿子。法拉肯的性格既让巴夏觉得有吸引力,又让他感到一些忧虑。他和沙德姆四世真是太不一样了。沙德姆四世真正代表了萨督卡的核心本质:无所顾忌的军事杀手。但是沙德姆败在了可恶的保罗手上。从他读到的材料上看,保罗亚崔迪的性格正如法拉肯的描述。的确,在面对最冷酷的决断时,法拉肯可能会比亚崔迪家族更果断,但这不是他的本性,只是他所接受的萨督卡训练。
很多人在统治时都不会用到这种信息。泰卡尼克说道。
法拉肯盯着他看了一阵子,随后说道:统治,然后失败。
泰卡尼克的嘴角绷成了一条直线,他显然在暗示沙德姆四世的失败。这也是萨督卡的失败,任何一个萨督卡都不愿意回忆此事。
表明他的观点之后,法拉肯接着说道:你明白了吗,泰卡没人能体会星球对于其居住者的潜意识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要打败亚崔迪家族,我们不仅要了解卡拉丹,还要了解阿拉吉斯:一个柔弱,另一个却是坚强意志的训练场。亚崔迪家族与弗瑞曼人的结合是一个独特的现象。除非我们能理解它,否则我们无法与之抗衡,更不要说打败他们了。
这和艾德荷的提议有什么关系?文希亚问道。
法拉肯怜悯地看着他母亲。我们要向他们的社会施加压力,以此为起点来打败亚崔迪。压力是个非常强大的工具,对我们来说,判断哪里缺乏压力也同样重要。你没注意到亚崔迪让那儿的事物变得软弱起来了吗?
泰卡尼克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个想法非常好。决不能允许萨督卡变得软弱。但是艾德荷的提议仍然困扰着他。他开口道:或许我们最好该回绝他的提议。
还没到时候。文希亚说道,我们面临很多选择,我们的任务是尽可能多地辨明这些选择。我儿子是对的:我们需要更多信息。
法拉肯盯着她,揣测她的意图和她话中的含义。但是我们怎么才能确保我们不会跨过临界点,然后变得没有选择了呢?
泰卡尼克发出了一阵苦笑。如果你问我,我会说我们早就跨过了临界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