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孙女做老婆2

安铁听了,心里一动,马上对路中华道:“小路,咱们继续跟着童大牛,看看他跟周翠兰会说些什么!”
安铁转头对张生道:“张生,抄近路过去!”
安铁从一发现童大牛的行踪,脑袋里这根弦就绷得紧紧的,现在童大牛又去找周翠兰,不知道童大牛想干什么,或者周翠兰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过即使周翠兰有些事情没跟自己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想到这,安铁对路中华道:“小路,有没有办法监听童大牛和周翠兰的谈话?”
路中华顿了一下,然后给吴军又打过去一个电话,问了一下吴军开的是什么车。
过了一会,路中华沉声道:“大哥,米线店斜对面的一个小胡同里停着一辆咱们的商务车,那上面设备齐全,听他们的谈话没问题。”
安铁听了后,想起路中华在帮里经常配备的商务车来,记得路中华之前跟自己说过这车上的功能,那些商务车路中华好像经过改良,功能非常多,其中就有一项是监听,而且这样的车外面非常不起眼,停在哪别人也不会怎么注意,非常适合潜伏。
商定完之后,车子往中山广场的方向快速前进着,瞳瞳也知道这个童大牛是搞清楚一些问题的关键,所以自从上车以后就挨着安铁安静地坐着,紧抿着嘴唇,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小影坐在瞳瞳左边,始终很沉默,一副不大关注的样子,但对瞳瞳的情绪变化却一直在留意。
张生的车速很快,在车流中穿来穿去,安铁听着呼呼的风声,脑袋里却想着童大牛找周翠兰会谈些什么。这时,外面噪杂的声音与车内形成的鲜明的对比,安铁和路中华一起往前方看着车子缓缓开进挨着米线店的胡同,上次童大牛露头就没有把他给抓住,这回,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掉。
到了路中华说的那个胡同,一扎进就看见胡同口堵着那辆中华帮的商务车,张生把车停下来以后,前面那辆车里的吴军就发现了众人,赶紧下车迎了过来。
吴军也没多说,带着安铁和路中华等人就上了那辆商务车,这辆车的空间很大,八九个人坐着也不会显得拥挤,安铁和瞳瞳往那一坐下,就听吴军道:“快看!童大牛刚到!”
众人一听,赶紧顺着挡风玻璃往周翠兰的店门口看去,这时,刚好赶上童大牛打的那辆车到达门口,只见童大牛穿着一条大短裤,和一件中年男人习惯穿的那种短袖衫,还戴了一副墨镜,下车的时候东张西望了半天,才抬头看周翠兰的店面。
安铁注意到,在周翠兰的小店门口,有一个民工打扮的年轻男人,在童大牛打算进店的时候正好往外走,那个人似乎喝多了似的,下楼梯的时候险些栽了个跟头,不过在碰到童大牛的时候,一下子就一手抓住了童大牛的肩膀,而另外一只手则麻利地往童大牛的衣兜里探了一下。
看到这里,安铁暗道这个估计就是中华帮的人了。
接着,就听到童大牛骂道:“你他妈没长眼睛啊!”
那个民工打扮的小伙子顺着童大牛推他之时,装作醉得身子发软的样子,一下子栽倒在店门口,然后也骂道:“你他妈推我干吗?好狗不挡路,知道不?”
童大牛一听这个小伙子这么说,刚想发作,又觉得似乎在这里吵架有些不妥,十分郁闷地抖了抖衣服,然后径直朝着米线店走了进去。
童大牛走进去以后,那个小伙子就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看到安铁他们所在的这辆车,眼睛一亮,朝着车的方向打了一个手势。
吴军看到这人打手势之后,连忙低声对路中华道:“华哥,成了,咱们在车里听就行了,刚才那人是咱们的人,把窃听器放到童大牛身上了,我把监听系统打开了。”
童大牛进去没多一会,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周翠兰惊讶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你还混得挺不错嘛,这小店都开起来了,也不说请我吃杯酒,啊?”童大牛冷嘲热讽地道。
“请你吃酒?!你还嫌你害我不够惨吗?还有脸说我啊你?”周翠兰愤怒地说。
“啧啧,有了野汉子倒是不一样啦,哈哈,都把我这个老相好给忘了……”
童大牛这话没说完,周翠兰就打断了他,然后低声道:“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跟我进去。”
接着是走路和开关门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周翠兰啪地给了童大牛一巴掌,然后愠怒地说:“要死啊你,有什么事快说,少来我这占便宜!”
“嘿嘿,脾气见长啊,亲一口也不行啊,看来你是真的有了新相好了吧?这店是不是你那小白脸给出的钱啊?”童大牛的声音带着不愤,仿佛周翠兰要是承认了他就要怒了一样。
“你到底来干什么?我有没有新相好又管你什么事,我又没卖给你,有事就说,没事赶紧给我滚!”周翠兰吼道。
“别啊,我知道你这是怨我了,翠兰,想当初咱俩不是挺好嘛,我当初是因为确实没法带着你,所以才急匆匆就走了,你看我今天来接你,咱俩一起走,这回我弄了不少钱,咱们找个小城镇,买套房子,做点生意,这日子多好啊,这店啊,你就把它兑出去就行,你看怎么样?”童大牛的放软了不少。
“你骗鬼呐?你有钱,有钱也被你吃了喝了嫖了,你放心我现在不用你养活,我自己靠自己。”周翠兰阴阳怪气地说。
“嘿嘿,翠兰,我真不骗你,这回我可是在滨城做了好几票大买卖呢,足够咱们下半辈子花的了。可我们现在必须要马上离开滨城,现在很多人在找我,要是真把我抓住,我就没命了,翠兰,跟我走吧。”
“你给我松开,几票大买卖?恐怕是散了不少毒物出去吧?我说你这人是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谁要跟你在一起啊,我早就受够了,想让我跟你一起走,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周翠兰说得很坚决。
听完这段对话,路中华和吴军对视了一眼,然后扭头对安铁说:“大哥,这童大牛果然一直在贩毒。”
安铁“嗯”了一声,然后众人又继续听着,车里又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监听器里传来一阵沉默之后,好像周翠兰被童大牛推倒在床上了,传来了两个人扭打的声音。
童大牛没说话,但喘息声很重,周翠兰一副想尖叫又怕外面听到的感觉,压低声音怒斥道:“你个王八蛋!让我起来,你他妈弄疼我了。”
周翠兰说话的声音逐渐带着哭腔,这时,安铁和路中华对视了一眼,然后安铁扭头又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深锁着眉头,也扭头看着安铁,小声说道:“叔叔,要不我们进去帮帮周翠兰吧,她也挺可怜的。”
安铁沉呤了一会,道:“先等一等,童大牛应该不敢乱来,这里毕竟是周翠兰的地方。”
安铁说完之后,几个人继续听,这时,只听彭地一声,还伴随着一阵巨大的杂音,估计是童大牛被周翠兰给推地上了,那个装着窃听器的口袋也擦到了地面,安铁忧心地道:“不会摔坏吧?”
路中华挑了一下眉,道:“应该不会,听听,又说话了。”
路中华话音刚落,就听到童大牛愤怒地骂道:“你个臭婊子!给你脸你不要是吧?说白了你他妈就是一个破鞋,还跟我这摆谱!你他妈到底跟不跟我走,你可别忘了,当年你是怎么陷害你那个乖女儿和安叔叔的,用不用提醒你一下啊?”
童大牛这么一说,安铁的身子赶紧往前探了一下,飞快地跟瞳瞳对视了一眼,只见,瞳瞳听到这个事情眼神里也闪过了丝复杂的情绪,然后抿了一下嘴唇,眼睛盯着监听器,认真地听着二人继续说话。
“你给我闭嘴,你还敢跟我说这事!当年还不是你,说是要搞瞳瞳手里的那点钱,我一时鬼迷心窍信了你的话,跟你一起害了叔叔和瞳瞳,可你看看,他们明知道这里有我的事情,还给我钱开店,我……对不起他们啊……”周翠兰带着哭腔说着。
“哈哈哈,我说翠兰啊,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还不知道吗?咱们俩说白了就是一路货色,谁也别说谁黑,当年你要是不贪财,谁告那个安铁能好使啊?你可真是笑死我了,怎么了?良心发现吗?”童大牛讥讽周翠兰说道。
“你无耻,你个缺心少肺的缺德东西,当初我们说好了,做个样子罢了,当初,要不是你又怂恿我,我也不会去告安铁的,我和瞳瞳说到底也算是一家人,你算什么东西,你给我滚!你要是不走我打电话叫警察!”周翠兰近乎疯狂地喊着,监听设备里还传来两个继续扭打的声音。
“叫警察?哈哈,要不要我给你手机你打电话啊,你敢给警察打电话?5年前,那个下雪的晚上,你怂恿你的未婚夫自己的女儿,你还敢叫警察?”童大牛嬉皮笑脸地说。
“你无耻,你见色起异还诬陷我?你活该倒霉,现在像个贼不敢露面,别以为我是好惹的。”周翠兰叫了起来。
童大牛和周翠兰的话说到这里,车子里监听的人突然安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只听监视器里传出来一串串刺耳的声音。
5年前的那个雪夜,童大牛居然也是一个在场地当事人。
安铁迅速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坐在那里,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铁赶紧伸手把瞳瞳冰凉的手握住,然后狠狠地盯住周翠兰的小店,咬着牙道:“小路,去把童大牛给我抓起来!”

安铁的话音刚落,路中华就给吴军使了个眼色,吴军就快速下车把车门拉开,就在安铁和路中华下车的时候,张生突然喊道:“童大牛出来了!”
这时,吴军刚要指挥潜伏在米线店附近的中华帮兄弟出手,就见一辆黑色车子冲了进来,刚好停在米线店门口,几乎在车子停下的同时,几个黑衣人从车上跳下拉着童大牛就上了车,安铁都怀疑车子一直是开着的,因为童大牛一上车这车就立刻箭一样冲了出去。
更让人惊讶的是,那辆黑色车子的后面又跟着一辆同样的车,似乎在为那辆车做掩护一样,整个过程不到九秒,速度之快堪比美国特工。
一向沉稳的吴军大喊了一声:“操!大哥怎么办?开枪不?”
路中华的神色一凛,看了一眼安铁,神色中也十分懊恼。
安铁此时心里也非常郁愤,沉声道:“别开枪,小路,上车!追!”
众人上了车以后,路中华又吩咐吴军道:“小军,通知三文,把咱们的人再调过来一些,从各个方向堵住刚才那辆车,一定不能让童大牛跑掉!”
吴军点了一下头,马上打电话给孔三文,这时,张生已经把车子开出了胡同,顺着刚才那车离去的方向飞速往前行驶着。
安铁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瞳瞳,自从刚才听完童大牛和周翠兰的对话之后,瞳瞳就变得异常沉默,眼睛也不知道盯着什么地方在发愣似的,看得安铁心里一阵难受。
刚才童大牛和周翠兰两人的对话几乎把瞳瞳心里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安铁能想象得到,当瞳瞳听到当年暗算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养母,自己频频原谅过帮助过的养母时,瞳瞳心里的那种悲哀,虽然当年童大牛没有得手,可他们的目的毕竟达到了,同时,给瞳瞳和安铁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安铁还记得当童大牛跟周翠兰扭打时,瞳瞳还在关心着周翠兰,试图帮她,可没想到五年前的那个雪夜,那个令安铁和瞳瞳至今难以忘掉的夜晚,一切,居然是这二人参与的,那晚是一个提前布下的阴狠的局。
安铁一边不时地张望一下车窗外面,一边观察着瞳瞳的情绪变化,在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瞳瞳的神色又恢复了常态,也开始关注起追逐的进程来了,可还是没对任何人说话,只是看着汽车的风挡,手紧紧抓着她的小包,只有从这一点上,才看出瞳瞳的情绪还是没放松下来。
吴军和路中华的电话从车一开动就没断过,就在车子加速前进的时候,张生看了一眼后视镜道:“大哥,后面好像还有一辆车在跟着咱们。”
安铁从车窗往外一看,那辆跟着自己这辆车的好像是苏醒和小桐桐,刚才差点把这茬给忘了,没想到苏醒一直在后面安静地跟着,事先没人跟他说,他居然没跟丢,这个苏醒看来也不简单。
“应该是苏醒,别管他了,我们继续追。”安铁说完,观察了一下前面那两辆车的车的情况,只见那两辆车在发觉有跟踪之后,专门往车多的地方开,试图甩掉这辆车。
安铁的话音刚落,路中华道:“咱们有好几辆车已经在堵截。
路中华拿出一个望远镜,看清楚车牌号,然后传达给孔三文,车里的对讲机中孔三文正在说明他们所在的位置,也在附近,分三路在围追堵截。
安铁不错眼睛地看着那两辆车又采取了分散注意力的行驶方式,在车流中穿来穿去,搞得张生打起十二分精神,有几次差点跟前面的出租车撞上。
安铁见状,沉声对张生道:“张生,沉住气,别跟丢了。”
张生紧握着方向盘,神情格外严肃地继续行驶着,也逐渐适应了前面那两辆车的行进速度,紧紧咬住他们,他们快就快,他们慢则放缓车速。
那两辆车在市区转悠了一阵,看无法甩掉安铁他们,于是,便改变了路线,往郊区的方向开过去,这时,马路上的车逐渐少了起来,前面那两辆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有时候反而像是故意引安铁这辆车上去追似的。
安铁和路中华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皱紧眉头,心里在琢磨他们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冒出好几辆黑色轿车,呈包围的趋势,把路中华的这辆商务车围了起来,就听路中华大叫一声:“大哥!小心!”
接着,几声枪响,商务车的侧面玻璃被打碎了一块,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安铁赶紧伸胳膊把瞳瞳揽进怀里,用身体护住瞳瞳趴在座位之间。
这里小影的反应是最快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往围在车旁的几辆车开了几枪,安铁可以肯定,小影的枪下绝对有人没命了,紧接着,路中华和吴军也抄起了家伙,于是,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居然发生了一场真实的枪战。
安铁始终把瞳瞳护得密不透风,一片混乱之中,能感觉到瞳瞳的呼吸有些混乱,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很镇定,甚至还小声地对安铁道:“叔叔,你注意点,别被碎玻璃扎到了。”
安铁点点头,可始终一动没动,只听得外面的混乱越来越大,中华帮的人也迅速赶了过来,安铁所在的这辆车压力减轻了不少。
可安铁抱着瞳瞳的手却一直没松开,不是安铁害怕,自从经历了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今天的这种局面安铁以前也曾经想过,从经历真实的死亡现场,到今天像电视剧情节里面的枪战,每一样都来得这么突然,根本不容你去仔细琢磨。
窗外的枪声没有停止,可小影和路中华的枪声却停了下来,路中华喘息着说:“大哥,我们的车已经把咱们这辆车围起来了,没事了。”
安铁抬头一看,只见这辆商务车的几个窗户都碎了,但有些玻璃却没有完全掉下来,悬挂在窗框上,似乎轻轻一碰就要炸开似的。
于是,安铁小心翼翼地把瞳瞳扶起来,可还是圈着瞳瞳,丝毫没让瞳瞳的身体暴露出来,小影见状,声音干跪地说道:“对方并不想来真的。”
路中华也是一顿,然后沉吟道:“大哥,你看?”
安铁看了一眼车外的情况,只见,对方的那几辆黑色轿车已经开始慢慢扩大包围趋势,放枪的频率也低了,偶尔放出的枪声似乎在警告。
“我们得隐蔽点!一会警察该来了。”安铁盯着窗外道。
路中华点点头,对着对讲机,道:“三文,注意隐蔽点!分散追,别开枪,别丢了就行。”
路中华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张生咬着牙道:“吴军,你来开,我胳膊中枪了。”
安铁听了一惊,给小影使了个眼色,然后把瞳瞳松开,赶紧去看张生,只见张生的左胳膊正在流血,衣服也被染红了大片,刚才一直在忍着,脸色都有点发白了。
吴军很快就把张生扶到一边,然后迅速发动车子,箭一样冲出了包围圈。
路中华从吴军手里把张生扶到车后,安铁也连忙凑了过来,一看张生的伤势,急声道:“小路,车里有绷带吗?”
张生皱着眉头对安铁虚弱一笑,道:“大哥,没事,没打到骨头。”
这时,小影捉醒道:“用衣服!”
路中华一听,赶紧把他的T恤衫脱下来,把张生的胳膊使劲绑了起来,防止失血过多。
看着张生胳膊上的伤口流血慢慢少了,安铁和路中华才舒了一口气,路中华扭头对吴军道:“小军,让三文找辆车过来把张生送回咱们帮里。”说完,路中华又道:“大哥,这枪伤还是在咱们的私人医生那治疗吧,否则会有很多麻烦的,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医生水平很专业。”
安铁点点头,扭头又看了一眼窗外,只见车的后面和左右两边跟着中华帮的三辆车,刚才枪击的现场已经被远远抛在了后面,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看着车开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安铁道:“小路,先停车,送张生回去。”
吴军听了,缓缓把车停在路边,然后安铁和路中华扶着张生上了另外一辆车,张生强忍住疼,对安铁满不在乎地笑笑,说:“大哥,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
“别说话了,先治伤要紧,这边你就别担心了,有小路在呢。”看着张生脸色煞白,安铁道。
路中华交代了车里的人几句,然后就跟着安铁一起回到车上,吴军刚要开动车子,就见苏醒和小桐桐开车赶了过来,刚才那么一乱,安铁都把他们忘了,估计他们刚才一直也在外围看着。
小桐桐还没等苏醒把车停稳就下了车,赶紧冲了上来,着急地道:“姐姐!你没事吧?”
接着,苏醒也上了这辆车,也跟小桐桐一样,担忧地看着瞳瞳,但眼里却没有散乱,只是眉头皱得很紧。
瞳瞳冷静地坐在小影身边,看着扑过来的小桐桐,谈谈地道:“我没事,你怎么跟过来了,危险!”
小桐桐听了瞳瞳没事,才忧虑而严肃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说着,小桐桐瞪大了眼睛,估计对刚才的场景还有点心有余悸,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紧紧地握着瞳瞳的手,眼睛一红,哭了出来。
瞳瞳见小桐桐哭了,顿了一下,伸手给小桐桐擦了擦眼泪。
这时,苏醒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这姐妹二人,然后扭头对安铁道:“安先生,你们都没事情吧?”
安铁淡淡地道:“还好!”
就在这时,只听吴军说了一声:“大哥,监听器有动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