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女儿做老婆2

王阳的话音刚落,就在众人发怒之际,包间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人,此人穿着一条黑色西裤,深灰色的短袖体恤,从王阳身边经过的时候,眼睛完全没有看王阳,简直就是把王阳当成了空气。
“安大哥,各位好,碰巧,我今天初到滨城,一时好奇,就想四处看看,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来的是一个待人谦和,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竟然是苏醒。
安铁当即欠了欠身,说:“苏兄弟,要是有空不妨一起坐坐。”
苏醒也没客气,直接走到安铁身边坐了下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醒刚坐下,小桐桐一下子从门口蹦了出来,嘴里嚷道:“这么多人啊,热闹热闹,我坐哪里啊?你给我把道让开。”
小桐桐一看王阳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故意撞了王阳一下,然后径直走到瞳瞳身边坐了下来,拉住瞳瞳的胳膊就道:“老姐啊,你出来玩也不叫着我啊,不够意思哦。”
瞳瞳看了一眼苏醒,对苏醒微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对小桐桐说:“家里不是要招待苏大哥嘛,对了,你们怎么来这玩了?”
小桐桐对瞳瞳做了一个鬼脸,道:“巧呗,嘻嘻。”
这时,这边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起来,苏醒和小桐桐一道,大家各自说各自的,打招呼或者相互打量,王阳一伙已经彻底成了透明人,刚才小桐桐蹦出来的时候,王阳猛劲地看着小桐桐和瞳瞳,似乎对小桐桐与瞳瞳的长相颇为好奇。
一时间,王阳竟不觉自己已经看着姐妹俩有点呆了,这时的王阳全像个花痴小男生,刚才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搞得他手下的几个人忍不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王阳这时才回过神,一看包间里的人,没有人再理他,目光只集中在刚进来的苏醒和小桐桐身上,十分没趣的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对底下人道:“走!”说完,扭头准备往外走。
就在王阳刚走到包间门的中间,众人突然又见王阳蹬蹬往后退了回来,差点没被人撞得坐再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马上又站了起来,王阳一脸尴尬。
“你练街舞呢,这姿势也太丑了,有机会你跟我学学。”小桐桐一看王阳出洋相,马上讥笑着说。
撞到王阳的是张生,就见张生满头大汗,显然很是着急,撞到王阳之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走到安铁旁边,对安铁小声说:“大哥,童大牛出现。”
张生的话刚出口,安铁发现瞳瞳马上转过头来。
安铁瞄了一下门口,王阳已经领着一帮人无趣地骂骂咧咧地走了。
“现在在哪?”安铁赶紧问。这时,安铁发现,瞳瞳、路中华、小影和苏醒都在安铁最近的地方,也都在留神张生说什么。
“嗯,在豪门娱乐城。吴军和几个人已经在那里盯着了。”张生机警地用眼睛扫了一下周围说。
安铁听完了之后,“哦”了一声,轻声说:“你先去门口等着我。”
等张生走到外面,安铁站了起来,对秦枫和柳如月说:“我和小路有点急事,先告辞,你们慢用,回头联系。”
“哦,那好,小心点。瞳瞳再见。”秦枫看见安铁这么急,已经猜到安铁肯定碰到了十万火急的事情,站起来叮嘱了安铁一句。
瞳瞳也已经站了起来,对秦枫笑了一下,说:“秦姐姐再见。”
安铁没等柳如月反应过来,站起身就走。瞳瞳也马上起身跟在安铁身后,不用说,路中华和小影也跟了出来。
安铁走到门外,发现苏醒和小桐桐也跟了出来,苏醒道:“安大哥,今晚小弟正好没事情,安大哥好像碰到什么麻烦,不知道是否方便带小弟一起,多个人多一个帮手。”
小桐桐在一旁不耐烦地说:“哎呀,啰嗦什么呀,当然要去了,你是我带出来的,没有我跟你一起,恐怕你回去都找不到路,你当然得跟着我了,而我,有热闹,当然要跟着去瞧瞧啦,是吧,大叔!”
小桐桐一边推着苏醒,一边跟安铁说。
安铁看了苏醒一眼,又看了看路中华和张生,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那一起走吧。”
几个人来到颜如玉门外,分成两辆车,飞速向豪门娱乐城开了过去。
安铁、瞳瞳、小影、路中华、张生坐一辆车,张生开车,路中华坐在副驾驶座上。安铁和瞳瞳、小影坐在后座。在听说童大牛出现的消息后,别人不太清楚,可是,安铁和路中华、瞳瞳、张生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找了这么久童大牛,但这个人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不见踪影,既然今天晚上出现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跑了。
“大哥,今晚我们得下手了,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让他跑了。”路中华
安铁“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路中华完全知道安铁怎么想。
过了一会,路中华突然拿出电话,给孔三文打电话:“三文吗?在哪?吃饭啊,别吃了,马上组织人到豪门娱乐城,带上家伙,对了,要快。”
路中华说完,收起手机,眼睛看着前方没说话。安铁知道路中华对抓住这童大牛的分量,路中华怕节外生枝,在中华帮,一般大事都是由吴军和孔三文领人出面,吴军和孔三文是中环帮的智多星,这两人思路缜密,办事周全,现在吴军已经在那里监控童大牛,路中华又把孔三文也调了过来,足见路中华的重视。
车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中华帮最近被毒品俺子所困,童大牛是最早与中华帮接触后来又突然消失了的人,如果抓到他,不仅对中华帮查明贩毒案子有帮助,主要还可以从他口中找到到底是谁在找中华帮麻烦的线索,尤其是,童大牛还对安铁5年前入狱的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童大牛是否抓住,极为重要。
安铁和路中华互相看了一眼,也没说话。
瞳瞳坐在安铁身边,一直到现在,也没怎么说话,安铁转头看了瞳瞳一眼,发现瞳瞳的眼睛一直看着前方,似既紧张,又不安。小影机警地坐在瞳瞳身边,一言不发。
安铁伸出手,想握着瞳瞳的手,瞳瞳的手缩了一下,还是让安铁我住了,安铁发现瞳瞳的手有些凉,但却好像出了一层细汗。
安铁对瞳瞳笑了一下,用力握了一下瞳瞳的手,意思是让瞳瞳别担心。
驶过了20分钟,两辆车子在街道上七拐八拐飞快地开了一会,车子外面风声在车窗上尖锐地刮着,车子里却沉默异常。
“月亮走,我也走,我送阿哥到村头啊!”车子里突然响起了音乐声,是张生的手机铃声响了。音乐铃声,似乎让车子里的肃穆气氛缓和了不少。
张生赶紧拿起电话,接完电话,张生马上问安铁:“大哥,他们说童大牛已经从豪门娱乐城出来了,他们问怎么办?是现在就抓他还是怎么着?”
安铁沉吟了一会,然后说:“看他往哪里走,先别抓。”
路中华也说:“对,看看他在哪里落脚。”
张生赶紧拨出电话说:“先别动他,紧紧跟上,别把人丢了。”
安铁赶紧补充了一句:“对了,让他们及时汇报他们追踪的路线,我们抄近路赶上他们。”
张生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一会又让车子转弯,路中华看到张生这样,说:“你安心开车,我来跟他们联系。”
接下来,路中华一直跟吴军联系着,根据吴军提供的路线,及时调整安铁这里两辆车子的路线,一路上,风驰电掣,电话不断,眼看着就快要与吴军他们的车子汇合了。
安铁看着外面的街道,心里一动,这块地方安铁很熟悉。
就在这时,路中华的电话又响了,就听路中华在电话里道:“嗯?他想去那,好像是去找周翠兰?知道了。”
路中华放下电话马上道:“大哥,童大牛好像是去找周翠兰,他现在就在周翠兰那个小店所在的街道上。怎么办?是继续跟还是抓,还是让他与周翠兰见面?”

安铁的话音刚落,路中华就给吴军使了个眼色,吴军就快速下车把车门拉开,就在安铁和路中华下车的时候,张生突然喊道:“童大牛出来了!”
这时,吴军刚要指挥潜伏在米线店附近的中华帮兄弟出手,就见一辆黑色车子冲了进来,刚好停在米线店门口,几乎在车子停下的同时,几个黑衣人从车上跳下拉着童大牛就上了车,安铁都怀疑车子一直是开着的,因为童大牛一上车这车就立刻箭一样冲了出去。
更让人惊讶的是,那辆黑色车子的后面又跟着一辆同样的车,似乎在为那辆车做掩护一样,整个过程不到九秒,速度之快堪比美国特工。
一向沉稳的吴军大喊了一声:“操!大哥怎么办?开枪不?”
路中华的神色一凛,看了一眼安铁,神色中也十分懊恼。
安铁此时心里也非常郁愤,沉声道:“别开枪,小路,上车!追!”
众人上了车以后,路中华又吩咐吴军道:“小军,通知三文,把咱们的人再调过来一些,从各个方向堵住刚才那辆车,一定不能让童大牛跑掉!”
吴军点了一下头,马上打电话给孔三文,这时,张生已经把车子开出了胡同,顺着刚才那车离去的方向飞速往前行驶着。
安铁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瞳瞳,自从刚才听完童大牛和周翠兰的对话之后,瞳瞳就变得异常沉默,眼睛也不知道盯着什么地方在发愣似的,看得安铁心里一阵难受。
刚才童大牛和周翠兰两人的对话几乎把瞳瞳心里的伤口再次撕裂开来,安铁能想象得到,当瞳瞳听到当年暗算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养母,自己频频原谅过帮助过的养母时,瞳瞳心里的那种悲哀,虽然当年童大牛没有得手,可他们的目的毕竟达到了,同时,给瞳瞳和安铁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安铁还记得当童大牛跟周翠兰扭打时,瞳瞳还在关心着周翠兰,试图帮她,可没想到五年前的那个雪夜,那个令安铁和瞳瞳至今难以忘掉的夜晚,一切,居然是这二人参与的,那晚是一个提前布下的阴狠的局。
安铁一边不时地张望一下车窗外面,一边观察着瞳瞳的情绪变化,在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瞳瞳的神色又恢复了常态,也开始关注起追逐的进程来了,可还是没对任何人说话,只是看着汽车的风挡,手紧紧抓着她的小包,只有从这一点上,才看出瞳瞳的情绪还是没放松下来。
吴军和路中华的电话从车一开动就没断过,就在车子加速前进的时候,张生看了一眼后视镜道:“大哥,后面好像还有一辆车在跟着咱们。”
安铁从车窗往外一看,那辆跟着自己这辆车的好像是苏醒和小桐桐,刚才差点把这茬给忘了,没想到苏醒一直在后面安静地跟着,事先没人跟他说,他居然没跟丢,这个苏醒看来也不简单。
“应该是苏醒,别管他了,我们继续追。”安铁说完,观察了一下前面那两辆车的车的情况,只见那两辆车在发觉有跟踪之后,专门往车多的地方开,试图甩掉这辆车。
安铁的话音刚落,路中华道:“咱们有好几辆车已经在堵截。
路中华拿出一个望远镜,看清楚车牌号,然后传达给孔三文,车里的对讲机中孔三文正在说明他们所在的位置,也在附近,分三路在围追堵截。
安铁不错眼睛地看着那两辆车又采取了分散注意力的行驶方式,在车流中穿来穿去,搞得张生打起十二分精神,有几次差点跟前面的出租车撞上。
安铁见状,沉声对张生道:“张生,沉住气,别跟丢了。”
张生紧握着方向盘,神情格外严肃地继续行驶着,也逐渐适应了前面那两辆车的行进速度,紧紧咬住他们,他们快就快,他们慢则放缓车速。
那两辆车在市区转悠了一阵,看无法甩掉安铁他们,于是,便改变了路线,往郊区的方向开过去,这时,马路上的车逐渐少了起来,前面那两辆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有时候反而像是故意引安铁这辆车上去追似的。
安铁和路中华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皱紧眉头,心里在琢磨他们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冒出好几辆黑色轿车,呈包围的趋势,把路中华的这辆商务车围了起来,就听路中华大叫一声:“大哥!小心!”
接着,几声枪响,商务车的侧面玻璃被打碎了一块,发出刺耳的碎裂声,安铁赶紧伸胳膊把瞳瞳揽进怀里,用身体护住瞳瞳趴在座位之间。
这里小影的反应是最快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往围在车旁的几辆车开了几枪,安铁可以肯定,小影的枪下绝对有人没命了,紧接着,路中华和吴军也抄起了家伙,于是,在这条偏僻的马路上居然发生了一场真实的枪战。
安铁始终把瞳瞳护得密不透风,一片混乱之中,能感觉到瞳瞳的呼吸有些混乱,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很镇定,甚至还小声地对安铁道:“叔叔,你注意点,别被碎玻璃扎到了。”
安铁点点头,可始终一动没动,只听得外面的混乱越来越大,中华帮的人也迅速赶了过来,安铁所在的这辆车压力减轻了不少。
可安铁抱着瞳瞳的手却一直没松开,不是安铁害怕,自从经历了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今天的这种局面安铁以前也曾经想过,从经历真实的死亡现场,到今天像电视剧情节里面的枪战,每一样都来得这么突然,根本不容你去仔细琢磨。
窗外的枪声没有停止,可小影和路中华的枪声却停了下来,路中华喘息着说:“大哥,我们的车已经把咱们这辆车围起来了,没事了。”
安铁抬头一看,只见这辆商务车的几个窗户都碎了,但有些玻璃却没有完全掉下来,悬挂在窗框上,似乎轻轻一碰就要炸开似的。
于是,安铁小心翼翼地把瞳瞳扶起来,可还是圈着瞳瞳,丝毫没让瞳瞳的身体暴露出来,小影见状,声音干跪地说道:“对方并不想来真的。”
路中华也是一顿,然后沉吟道:“大哥,你看?”
安铁看了一眼车外的情况,只见,对方的那几辆黑色轿车已经开始慢慢扩大包围趋势,放枪的频率也低了,偶尔放出的枪声似乎在警告。
“我们得隐蔽点!一会警察该来了。”安铁盯着窗外道。
路中华点点头,对着对讲机,道:“三文,注意隐蔽点!分散追,别开枪,别丢了就行。”
路中华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张生咬着牙道:“吴军,你来开,我胳膊中枪了。”
安铁听了一惊,给小影使了个眼色,然后把瞳瞳松开,赶紧去看张生,只见张生的左胳膊正在流血,衣服也被染红了大片,刚才一直在忍着,脸色都有点发白了。
吴军很快就把张生扶到一边,然后迅速发动车子,箭一样冲出了包围圈。
路中华从吴军手里把张生扶到车后,安铁也连忙凑了过来,一看张生的伤势,急声道:“小路,车里有绷带吗?”
张生皱着眉头对安铁虚弱一笑,道:“大哥,没事,没打到骨头。”
这时,小影捉醒道:“用衣服!”
路中华一听,赶紧把他的T恤衫脱下来,把张生的胳膊使劲绑了起来,防止失血过多。
看着张生胳膊上的伤口流血慢慢少了,安铁和路中华才舒了一口气,路中华扭头对吴军道:“小军,让三文找辆车过来把张生送回咱们帮里。”说完,路中华又道:“大哥,这枪伤还是在咱们的私人医生那治疗吧,否则会有很多麻烦的,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医生水平很专业。”
安铁点点头,扭头又看了一眼窗外,只见车的后面和左右两边跟着中华帮的三辆车,刚才枪击的现场已经被远远抛在了后面,也就是说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看着车开到了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安铁道:“小路,先停车,送张生回去。”
吴军听了,缓缓把车停在路边,然后安铁和路中华扶着张生上了另外一辆车,张生强忍住疼,对安铁满不在乎地笑笑,说:“大哥,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
“别说话了,先治伤要紧,这边你就别担心了,有小路在呢。”看着张生脸色煞白,安铁道。
路中华交代了车里的人几句,然后就跟着安铁一起回到车上,吴军刚要开动车子,就见苏醒和小桐桐开车赶了过来,刚才那么一乱,安铁都把他们忘了,估计他们刚才一直也在外围看着。
小桐桐还没等苏醒把车停稳就下了车,赶紧冲了上来,着急地道:“姐姐!你没事吧?”
接着,苏醒也上了这辆车,也跟小桐桐一样,担忧地看着瞳瞳,但眼里却没有散乱,只是眉头皱得很紧。
瞳瞳冷静地坐在小影身边,看着扑过来的小桐桐,谈谈地道:“我没事,你怎么跟过来了,危险!”
小桐桐听了瞳瞳没事,才忧虑而严肃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说着,小桐桐瞪大了眼睛,估计对刚才的场景还有点心有余悸,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紧紧地握着瞳瞳的手,眼睛一红,哭了出来。
瞳瞳见小桐桐哭了,顿了一下,伸手给小桐桐擦了擦眼泪。
这时,苏醒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这姐妹二人,然后扭头对安铁道:“安先生,你们都没事情吧?”
安铁淡淡地道:“还好!”
就在这时,只听吴军说了一声:“大哥,监听器有动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