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条和钥匙牌,风不飘摇

纸条和钥匙牌,风不飘摇。风褚宁回家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系在栅栏上的纸条。
他好奇的把它展开,看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两行汉字:如果有时间的话请帮我给Leaf加点营养剂。对了,营养剂已经配好了,在我家里。
风褚宁笑着把纸条折起放在兜里,他没进家门,直接往叶飘家的方向走去。
“来找叶飘吗?进去坐着等她吧!”蒋淑惠热情的把风褚宁迎到了屋里。
“谢谢伯母。”风褚宁很有礼貌的说。
“飘飘!褚宁来找你了,快下来!”蒋淑兰走到二楼喊叶飘。
“好……好了!这就来。”叶飘仔细抚平了裙子,拿起了桌上的营养剂走了下去,走到门口时,她又回头望了望镜子,镜中的叶飘干净整齐,因为她已经为这个时刻准备了两个小时。
“你就爱磨蹭!”蒋淑兰轻嗔着进了厨房。
“刚刚睡了一会。”叶飘坐在沙发上,不经意的说。
“辫子梳歪了。”风褚宁看着她说。
“啊?真的吗?不会吧?我梳了好几次。”叶飘忙抹抹头发。
“骗你的!梳得很好看!”风褚宁笑着说。
“你……讨厌!”叶飘红了脸,“怎么也喜欢捉弄人了!”
“那可比不过你!绕了好大一圈!”风褚宁拿着那张纸条在她面前晃晃说。
“什么啊……”叶飘假装不明所以,低下头偷偷的笑。
“走吧,都准备好了吧?”风褚宁站了起来说,“我们的Leaf还等着呢!”
两个人一起为Leaf添加了营养剂,风褚宁又修剪了一下,小树显得更加挺拔,虽然比不了旁边的wind和cloud,却比雷已夕的night好出了不知多少。
“Leaf真是漂亮的树!”叶飘满意的说。
“是啊,长势很不错。”风褚宁摸着它的叶子说。
“你说它长大后会不会比wind和cloud都好?”叶飘期待的问,这种期待仅仅源自Leaf,因为它是属于叶飘和风褚宁两个人的,与其它的所有都一概无关。
“当然!”风褚宁肯定地说,“这可是我们一起种的啊!”
“嗯!我也这么想!”叶飘顿时笑颜如花。
“把纸条就那么放在那,要是我没看见怎么办?或者我忘了没来呢?你不就白等了?”风褚宁说。
“我知道你肯定会看见,然后肯定会来!”叶飘得意地说。 “为什么?”风褚宁问。
“因为是你,是风褚宁!别人我不能保证,但是你一定会!”叶飘望着风褚宁坚定地说,“放在你眼前的东西你不会看不见,跟你说好的事你不会忘,不是吗?”
风褚宁望着叶飘笃定而信赖的样子有点失神,这个小女孩的这个表情猛地印入了他的脑海,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催化了生活的影像,在这一刻他莫名其妙的深深的记住了这个画面。
“原来,你都把我看透了啊!小阴谋家!”风褚宁说。
“那当然!”叶飘把头扭到一边,飞扬起的马尾辫扫过风褚宁的鼻尖,随风飘摇的淡淡的柠檬香使他脑中的画面更加具体。
“不过,下次还是别这样了。”风褚宁摸摸自己的鼻子说。
“为什么?”叶飘掩饰不住失望。
“下次就把纸条系在Leaf上面,这样安全些,既不会被风吹掉,也不会被别人拿走。要不万一我没看到,你不是就白相信我了?”风褚宁说。
“那你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写纸条,岂不是要天天来这里看一下?”叶飘说。
“那怕什么,就每天来一次呗!”风褚宁仿佛并不在意的说。
“好!”叶飘一口答应,她开心极了,因为从此以后每天风褚宁都要至少做一件与她有关的事,而且只为她一个。
“还有……”风褚宁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他把上面的钥匙牌拆了下来放在叶飘手里。
“干什么?”叶飘疑惑的问。
“这有两个牌子,平时呢,你就把太阳的这个挂在窗户上,收到我的纸条那天,就把月亮的这个挂上,这样我就知道你看没看到了!你和我不一样,我可不敢那么的相信你!”风褚宁说。
“瞧你说的,知道啦!”叶飘笑着答应。
她感觉十分的幸福,虽然是自己耍了小小的心机,但是无论如何,像现在这样,手里握着风褚宁送的钥匙牌,坐在两人一起栽的树下,与他一起东聊西聊,在叶飘心里没什么能比这更好。
晚上回到家里,风褚宁无意中掏出兜里的纸条,他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把它压得平平整整的放在了抽屉里。

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春天踏着欢快的脚步来到了多伦多。花草都渐渐的繁茂了起来,而更显风发的年少的孩子们也毫不示弱的长大了。
“叶飘!”刚放学,风褚宁就跑到了叶飘的教室。
“哥!”雷已夕飞一般的跑到风褚宁身边,抓住他的胳膊说,“来找我们吗?”
“对啊,我想带叶飘去Belle花园。”风褚宁望着叶飘说。
“啊……”雷已夕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 “那儿怎么了?”叶飘疑惑的问。
“去了就知道!”风褚宁拉着叶飘说,“快走吧!楚云还等我们呢。”
“多等会又不会死……”雷已夕小声的嘟囔。
雷楚云微笑的样子使身边的姹紫嫣红的花朵都黯然失色,风褚宁走到她身边更是构成了一幅完美的画面。
“叶飘,来看看我们的树!”风褚宁说。
他的身后有两株紧紧靠在一起的小糖槭,红黄两种颜色相映成趣,很是惹人喜爱。
“这个是我的‘wind’,这个是楚云的‘cloud’。”风褚宁温柔的抚摸树干说。
“哦,长得挺好的。”叶飘落寞的说。
那两棵树就像那两个人,很刻意的又很搭配的迎风而立。
“猜猜那边快要枯掉的可怜的‘night’属于哪个狠心的主人?”风褚宁看到叶飘不是很开心就打趣地说。
“哥!”雷已夕拖长声音嗔道,“所以我就不喜欢来这里!你每次都嘲笑我!”
“谁让你不好好的照顾它呢!”风褚宁说。
“我不喜欢它!”雷已夕跑到“wind”旁边说,“哥,把‘wind’送给我吧!wind好漂亮!”
“你当初不是哭着喊着从楚云那里要来,说喜欢‘night’吗?”风褚宁说。
“那是那时,谁知到它长大会这么丑。我现在不喜欢了!”雷已夕说。
“这可不行。”风褚宁有些严肃地说,“既然决定了,喜欢就是喜欢,不管以后会是什么样子,都应该负责任的喜欢下去。”
“哦。”雷已夕乖乖的说,她其实是有点敬畏风褚宁的。
叶飘怔怔的听着风褚宁的话,尽管他说的很有道理,叶飘却觉得其中有一个地方不太对,然而具体不对在哪里她也说不出。
“来吧叶飘!我送你一棵叫Leaf的树!”风褚宁接过雷楚云手中的花锄,开始挖了起来。
“我自己来!”叶飘拉住他说。
“地还很硬,你一个人挖不动的……”风褚宁还没说完就被叶飘打断。
“喜欢这棵‘Leaf’么?如果和我一起种,不就要负责任的喜欢下去了吗?你能做到吗?”叶飘一边费力的挖土一边说,她没有抬头,只是把莫名的力气发泄到土壤上。
“如果非要干活,就去给我倒杯水!”风褚宁牢牢地抓住叶飘的花锄说。
叶飘惊讶的看着他,风褚宁笑着说:“我能做到,会很负责任的喜欢下去,所以让我来吧!”
“好!你可不许偷懒啊!”叶飘从茫然的雷已夕身边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笑。
雷楚云意味深长的看着风褚宁,风褚宁却只是径自挖着土,并未感觉到身边三个女孩的变化。
叶飘等来了棉棉的来信,她仔细的比照了棉棉描述的初恋,然后给她写了回信:
我明白了,我们是一样的。棉棉,我也有喜欢的人了,就是那个刮大风。我想也该象你一样,为他做点什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