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端详你,芦苇荡里的女孩

咱俩高中同学,你的模样俊俏,我总是不自觉地、乐颠颠围着你转。又偷偷和你报了同一所学校,洗衣、打饭、保镖、外加忍着你的酸脾气。校园的丁香树一簇簇浓密,你偶尔陷入沉思,掩在绿荫里,眯起大眼睛,皮肤白里透红,翘起来像要撒娇的嘴唇,真是难忘。
  美国911那天,你瞅我选这日子,朋友和同事正帮我忙活婚礼,把你从瓜菜胡同两间平房里娶过来,你母亲,我的丈母娘哭得泪眼连连,满头白发在风里摇动,我抚着她的肩头安慰,承诺三天回门时,一起搬到新家住。你一直笑嘻嘻,拽住我的胳膊不放松。同学大刚风趣幽默,刚宣布婚礼成功,酒店角落的电视屏幕上就来了911画面,我小声制止他,不许开这样的玩笑。他闭上一只眼睛,另一只眼黑亮,不停地向我眨几下,憋着一脸坏笑,我瞪他,心里却砰砰跳。
  咱家的战争开始了。三天回门,你妈来和咱一起住,这是好事,老太太年轻守寡,就养这一个姑娘,不跟你跟谁?可你也得迁就着点,老小孩小小孩,何况咱还没孩,娘俩吵得激烈,搅扰了左邻右舍,都找我说理,我劝这边,安抚那边,稍不注意,风起云涌,战事频仍。一个锅子里吃饭,哪有不碰勺子的?
  说实话,我越来越不愿在家呆了。结婚快五年了,你不生孩子,咱俩到处检查,吃偏方,抓中药,做理疗,第六年上,你怀孕了,我乐得一蹦多高,你妈妈颤颤巍巍地手舞足蹈。你生一个女儿,活泼可爱,孩子转移了大人的注意力,家里平静多了。
  我太大意了,那一段时间,你经常加班,我信以为真。你搞起了婚外恋,对方是咱的师哥春山。我恨不得拿刀杀了我自己,防不胜防,我还没等防呢。春山丢下妻子和女儿,言称要和你结婚。你站在我面前,摆出一贯耍无赖的样子,提出离婚带孩子走的条件。我哭笑不得,回头瞅瞅你母亲,她傻了,正张着布满菊花纹的嘴,浑身哆嗦起来。你一点不心疼她,义无反顾,领着孩子走了。和春山过起了美日子,咱女儿刚上幼儿园,不几天,就顺畅地叫人家“爸爸”了。
  你母亲趴在我怀里痛哭,声称再也不认这个“孽障”,你怎么不长一点心?我拿出了男人的勇气,很快认识了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桃,风风光光娶回家,转过年来,小桃就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
  那天系统开会,我在会议室遇见春山的同事王贵,他笑呵呵地告诉我,春山正苦恼呢,忍不了你的坏脾气,前妻又发动温柔攻势,亲生女儿也帮妈妈诉苦,真是欲罢不能,左右为难,说不定已经倾斜了呢。我暗暗替你捏了一把汗,可苦了我的女儿了。
  元旦刚过,我躺在床上哄着胖儿子,嘿嘿哈哈笑个不停,小桃和你妈上街了,她带你妈好,像亲妈妈,让我打心眼里舒服,也更喜爱她了。手机急促叫了起来,我打开一听:“你呜呜滔滔大哭,春山出车祸撞死了,正在高速公路上,你要去现场,让我去接女儿放学,顺便照顾些日子。”小桃细心照顾着咱女儿,一个月后,你派你单位的阿芳来接女儿,女儿呆习惯了,大哭大闹不离开,和你一样任性。大概你预料到了,阿芳不容分说,强行抱走了女儿。我知道,你在躲着我,不见面也好,省了许多尴尬。有时想,你单位好,工资高,我负责孩子生活费用,你能过得挺好的。
  大学同学聚会,我发福了,红光满面,发际线退后了许多,显得更可依靠了!这都是同学给我的评论。你来了,这些年,孩子说一些你的消息,仍是单身,爱打扮了。同学个个精明,在一个桌上喝酒,都避开咱俩的话题。我喝多了,挨个碰杯。找到机会站跟前,仔细端详你,你模样没咋变,和小桃一样嫩,看着看着,我强忍住喉咙里一股浊流冒出来,皱皱眉头,真难看。

当最后一次鸡鸣过后,东方已是一片澄明。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偶尔袭来阵阵凉爽的风。在一片喧闹与锣鼓声中,太阳公公也不厌其烦的跳出地平线,揉揉惺忪的眼,捶捶后脑勺,琢磨着今天是什么重大的日子。
  一间普通的民房里,樱子安静地坐着,手托着腮若有所思。太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泻在她弯曲的背上,拼凑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房门虚掩着,在风的怂恿下一张一翕,发出悦耳的咯吱咯吱声。
  突然,门被推开了,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跑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面色苍白,发丝凌乱,脚踩一双拖鞋,脚上布满了尘土,好像是从地里刚挖出的红薯。她的上身披一件薄布衫,下身穿一条不合时宜的裤子。一只库管半卷着,露出一条修长的腿。但从她端庄的体态,齐整的面庞和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不难判断,她曾经也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她就是樱子的母亲,村里人喊她周婶。
  她略带忧郁的脸上闪烁着激动的泪花。推开门后,先生踟蹰了一下,然后要说的话夺口而出:“董事长的车十点就到。”
  樱子只是“嗯”了一生,对母亲的话置之不理。
  “小桃呢?起床了吗?赶快让她梳洗一下,换上她爸爸寄来的新衣服。”周婶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不知道,可能还睡着吧!这丫头今天有些不正常。”樱子说话慢吞吞的,明显有点不耐烦。
  “都日上三竿了,咋能还睡着呢!不是说好了让你叫她一下嘛,当姐的一点也不让妈省心。”周婶说着,眼睛有点模糊了。
  “妈,昨晚小桃抱着我哭了半夜。她说她可以不穿新衣服,不坐新车子,不住新房子,就是不能离开您,离开芦苇荡。她永远是芦苇荡里最快乐的女孩。”樱子揉了揉鼻子,眼泪夺眶而出。她抬起头时,发现母亲早已泪眼婆娑。
  里屋,小桃用被子蒙着头,安静的躺着。樱子和周婶到床头时,发现枕边还有泪水的痕迹。小桃早就醒了。
  “小桃,快起床,你爸就要到了。他开着车,里面装满了洋娃娃。你不是最喜欢洋娃娃吗?妈可没钱给你买。你到了城里,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等长大了,有出息了,再把妈妈接过去。”周婶苦口婆心的说。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洋娃娃再漂亮也比不上咱家的芦花,车子再好也比不上我的小船。”樱子淘气地说。
  “捡来的丫头,别不识抬举。你爸可是大老板,从今以后,你就由丑小鸭变成金凤凰了。”樱子说。
  “谁说我是捡来的,我是妈亲生的。我爸早死了,哪来冒牌的董事长爸爸。”小桃依旧据理力争。
  “是我亲眼看到的。那天夜里,妈冒着雨把你从老远的地方背回来。到家时,你和妈浑身全湿了。到了半夜,你大哭不止,脸烧得通红。妈又用衣服裹着你,把你送到镇上的医院。结果,妈也累病了。总之,你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樱子说完后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桃感到从未有过的委屈。她猛的扑进周婶的怀里,哭着说:“妈,姐说的是真的吗?姐说的是真的吗?”
  门外依旧锣鼓喧天,村民们个个笑逐颜开,热闹的等待着董事长的衣锦还乡。董事长一到,全芦苇荡的公路就有望了。
  “妈,我再去看最后一眼芦苇荡。”小桃小声说。
  周婶温和的答应她:“去吧!快去快回!”
  静静的,小桃坐在船头。现在,她幼小的心灵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河面上水波潋滟,太阳光照射在上面,泛起朵朵金花,刺痛了小桃的眼睛。微风过处,吹得芦苇飒飒作响,似乎在为小桃唱着离别之歌。她深邃的眼眶里,一颗明珠似得眼睛开始眺望着万里晴空,凝视着岸边风情万种的杨柳,和草堆里的繁花点点。她低头注视着水中的水草,和水里的鱼儿低声呢喃。她在和这里的一切告别,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将好长时间不属于这片天空了。
  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我。太阳暖暖的照着,不知不觉中,她睡着了。她太累了,昨晚,她一夜未眠。现在,她躺在自然的屏障里,安然的像个小天使。芦苇斑驳的影子在她身上缓缓移动,时而略过她的背,时而抚摸她轻柔的发丝。她此刻正做着甜美的梦,她的唇角挂着一千个黎明。
  樱子正站在岸边凝望着熟睡的小桃。她不忍心打扰妹妹的清梦,更不愿意看到一颗童真的心离开她梦想的天堂。樱子垂下头,回家了。
  小桃醒来时,整个村子已经是炊烟四起,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午饭。当小桃惊慌失措的奔回家中,却发现家中的一切全变了。
  原本破旧的桌子椅子全变成新的了,桌子上还摆放一台蹭光瓦亮的电视机。她回到卧室,发现新衣服新娃娃铺了一床。小桃既惊喜,又有种隐隐的不安。她回到母亲房中,看到母亲头靠着墙,半躺着。她的脸上没一丝表情,只有那双历经沧桑的眼睛里透漏着几缕哀伤。
  看到小桃,她梦醒了一般回过神来,努力笑了笑说:“淘气鬼,怎么和你爸爸玩捉迷藏。他没等到你,有事先走了。看到了吗?满屋子的东西都是你爸买的。”
  “我才不稀罕呢!哎,姐呢?”小桃好奇的问道。
  “送你爸去了,顺便搭车瞧瞧你姑妈。”周婶斩钉截铁的回答。
  第二天,小桃又问道:“妈,姐该回来了吧!”
  “你姑妈说了,让她再住两天。”周婶平和地说。
  两天过后,依旧没见樱子的身影,小桃急了,大声问道:“妈,樱子呢?”
  周婶怔住了,半天说不出话,只有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滑落。
  “妈,樱子怎么了,你说呀!”
  “她代替你,被你爸接走了。”
  “可我才是那混蛋的女儿啊!”
  “你姐姐也是,你们都是!”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纸是包不住火的。周婶看是瞒不过了,就把心中埋藏了二十年的苦全说了。
  “妈和你爸曾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后来你爸在城里发了家,就嫌弃我了。再后来,你爸娶了一个非常有钱人的女儿,做了上门女婿。曾经有一天,你爸从城里回来,偷偷带回了一个女婴,就是你姐。你爸说那是他和一个保姆生的,保姆收了他的钱,把孩子抛给他就不见了。你爸害怕被他心胸狭窄的媳妇知道,就把你姐托给我抚养。又过了几年,你爸的老毛病又犯了,和他公司的女下属又生了一个女儿,就是现在的你。妈一辈子没嫁人,就是为了等你爸回来。没想到他却送给我两个不是我亲生的孩子。我当时收留你们,是藏有私心的。有你们在,你爸的心总有一刻会惦记在这儿。也是因为有了你们,妈才勇敢的活到现在。现在,你爸当了董事长,他的媳妇也生不出孩子,所以,你爸就有理由把你们一个一个接走。等你也走了,妈这辈子就无牵无挂,真正为自己活着了。”
  周婶哽住了,眼眶里噙满泪水。过了一会,她粗糙的手摸着发呆的小桃,低声说:“你姐给你留了张纸条,妈不识字,看不懂。”
  小桃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妹妹,你等着,姐会回来的。咱就这一个妈,没有狼心狗肺的爸。瞧着吧,我会把他们家搞的天翻地覆的,我会让他们没一天安宁的。我们不稀罕做千金大小姐,我们就做这芦苇荡里的女孩。
  小桃飞快的跑到了樱子离去的大路上,张开双臂,高声呐喊:“姐,我会等你的。我们没有爸,只有一个疼我们爱我们的妈。我们永远是芦苇荡里的女孩!”
  樱子走后,周婶每天以泪洗面。虽然孩子不是她亲生的,过了这么多年,也跟她亲生的差不多。当那个男人在她心中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孩子在她心中的分量就越来越重了。她每天晚上都做梦,有时梦醒了才半夜。她起床看了眼小桃还在不在,如果小桃也不见了,她就彻底活不下去了。她心里非常担心孩子过不惯城里的日子,更害怕孩子在那个没有一个熟人的地方受委屈。她之所以答应张东成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把樱子接走,多半是怕自己耽误了孩子的一生。两个孩子都非常聪明,几乎完全继承了那个男人的所有优点。她不想两个冰雪聪明的孩子跟着自己平平凡凡做一辈子灰姑娘。她矛盾到了极点。
  有时,她会在樱子出芦苇荡的小桥上等,一等就是半天。直到小桃一蹦一跳的放学回家,她才拉着小桃的手回去做饭。以前,她都是牵着两双温暖的小手。可是现在,樱子走了,她脸上流淌的笑容再也不见了。小桃每次看到母亲愁容满面的样子,都会极力给母亲讲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她想方设法转移母亲的注意,可是母亲每次看到樱子的照片时还是会哭。
  一连半个月都没有樱子的消息,小桃也着急了。她真的害怕姐姐贪恋荣华富贵,把她和母亲彻彻底底的忘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就再也不认这个姐姐了。
  终于,在一个午后,一个穿蓝色衣服的邮递员给她们寄了一封信。信是周婶收的,她收到信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回家让小桃读给她听。她现在才知道,不识字的人有多可怕。因此,不论再苦再累,她也坚持让两个孩子上学。
  果然是樱子的来信,信很长,小桃慢慢的读给母亲听,尽量不漏掉一个字。内容如下:
  妈,小桃,我很好,你们也好吗?请不要为我的离开难过,请相信这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多久,我会回来的。妈,请您原谅我的不礼貌。因为从开始到现在,我没叫过那个男人一次爸,也没叫过那个又老又丑又胖的女人一声阿姨。虽然这个男人百般的对我好,百般的呵护我,几乎对我百依百顺,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每天我最高兴的日子就是看到她们吵,吵的越凶我就越高兴。这个男人每天总是回家很晚,一回家就来看我,我理都不理。她那个强悍的老婆总是问东问西,把他逼急了他就干脆睡沙发,连卧室也不回去。没想到有钱人的生活也这么惨。在这个家里,我感觉不到任何家的样子。就连做饭的保姆都面无表情。因为老太婆把这个小保姆看得很紧,只要她和那个男人说一句话,她马上就会翻脸。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女人。但是,我从来都不怕她,而且还当众揭她的短。她刚要气势汹汹的来打我,我就边躲边哭,把所有人都招引过来。一次,那个男人为了我打了他老婆一巴掌。我心里挺为那个女人难过的。她既生不出孩子,老公又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回到家又对她不闻不问,你说这样的日子过着有什么意思。小桃,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妈。我不能逃回去,要是可以的话,当初我就不会到这来了。我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赶我走,我要让他们知道在我身上浪费多少心血都没用。妈,我想您,想小桃,想咱家的芦苇荡。我好想跟小桃去芦苇荡中间的小岛上捡鸭蛋,那曾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妈,我就先写到这了。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大了,懂得怎样保护自己。您最爱的女儿:樱子
  小桃读完信后,边擦拭母亲腮边的泪水边说:“妈,我不是说过了嘛,姐姐是不会忘了您的。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周婶叹了一口气,哀怨的说:“可是有一天到底是哪一天呢?我真怕那个胖女人会欺负樱子,樱子是多么的瘦小啊!”
  “您难道没听出来吗?那个又蠢又笨的女人斗不过姐姐,况且那个混蛋男人也向着姐姐。姐姐之所以留下来,就是要为您好好出口气。您就放宽心,好好的生活。姐姐不在的这些日子就由我来照顾您。”
  这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说的话吗?周婶既感到兴奋,又有点难过。两个孩子跟着她没享过一天福,却还是这样的孝顺她。她顿时觉得,自己又变成了当初那个最幸福的女人。她真希望这种幸福能够永远继续下去。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樱子又来了一封信,除了信之外,里面还有一张三十万元的支票。信的内容很短,看来写的很仓促。
  “妈,这些钱是我向那个男人索要的,这也是您应得的。吃饭的时候,我还拿着支票在那个女人面前炫耀。结果,他们又吵翻了天。妈,您不要怪我,不是我想方设法破坏他们的家庭,我只是想他们乱,他们越乱,我就越有摆脱的机会了。您可以用这些钱在咱家的芦苇荡里养鱼,养鸭,到时我们一家三口就过幸福的日子了。”
  周婶不在乎这些钱,她想要的只是女儿。只要孩子快快乐乐的,她比什么都高兴。小桃建议母亲按照姐姐的想法去做,不然姐姐回来会失望的。在民营企业快速发展的浪潮下,周婶也投入其中,开办了一家养殖场。她现在终于明白独立的快乐了。不需要依靠,忙碌的时候也顾不上忧伤。她的脸上,又恢复了昔日的荣光。二十年来地狱般的生活,现在终于重见天日了。她感谢她的女儿,是这两个天使的出现,让她重新找回了做人的尊严。
  又过了大概三个月的时间,周婶才在担忧后怕中盼来了樱子的第三封信。小桃刚念了开头几句,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周婶心急火燎的问道:“小桃,你姐说什么,快往下念啊!你非要急死妈啊!”
  小桃揉了揉眼睛,带着哭腔念到:“妈,我越来越喜欢这儿了。我也开始叫那个负心的男人爸爸,也接受了那个胖女人是我的妈妈。因为他们对我太好了,我实在不忍心伤他们的心。我有一个温暖的房间,里面摆满了玩具。我睡的床软软的,比咱们家的木头床强百倍。我有自己的电脑,爸爸还给我买了一部手机,里面有好多好玩的游戏。这里的一日三餐都很丰盛,我尝到了从未吃过的东西。我再也不用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而是他们眼中高贵的公主。每天放学,爸爸都会接我。途中,他会拉着我的手在公园里转一圈。这里的公园很大,很漂亮,比咱家的芦苇荡有趣多了。里面有游乐场,有花园,有成群结队的小朋友在这玩耍。每到周末的时候,妈妈会带我去逛街,给我买很多名牌的衣服。您不要伤心,这个女人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理所应当叫她妈妈的。我们一家在我的调节下已经恢复了宁静,没有正常,没有拌嘴,只有欢乐。先不跟您说了,我的新同学邀我去他们家做客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