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猫的社会风气

  今日,我接到一项业务,就是一外地商人趸买了一酒店,产权落在在异地公司,折旧和装修只能计入外地公司,不利于酒店的所得税扣除。但是,如果将酒店的产权过户到本市,要交3%的契税,5%的增值税,还有不确定的土地增值税,以及城市建设维护税、教育费附加,以及印花税,杂七杂八可能要交200万元的税,酒店营业后折旧和摊销不得计入酒店,这部分要交25%的企业所得税。怎样节税,怎样筹划成为一项特别业务。如果筹划成功,我可得可观的佣金,筹划不成功,只能白费功夫。与公司老板签订了合同,集中精力在家查阅法规,安排思路,起草文案。
  老婆喜气洋洋地回来,停下电动车按了一下锁车键“吱儿吱儿”的爆响两声,开了门:“你没上班?你看见了吗,那只野白猫在咱们阴台下边生了三个猫宝宝,可爱死了。”我放下手中的资料:“真的吗?”老婆说:“不信你出去看看。”我出去,只看到那只大白猫蹲在栏杆下凝视我,“喵喵”的叫了两声,跳下来在我的裤子上磨蹭。听说猫在你的身上蹭是要在你的身上留下它的气味,你就是它的了,也是它的领地范围。
  这只大白猫是小区的一只野猫,平日在小区了各家乞食,对人不惧不怕,因我家住在一楼,它经常跳上窗台喵喵的叫,老婆就将剩饭、剩菜、剩鱼、剩肉放出去任由取食。他可能早已认识我,仰视我表现出友好。我看了眼阴台口,没看见小猫,折回家继续工作。
  老婆说:“看见了吗?”我说:“没看见。”老婆说:“那三个小家伙,一看见人就吱溜一下进了阴台下的窝里了。”我说:“不要惊扰,让他们自由自在的活着吧。”老婆说:“我想要一只,你给我逮一只吧。”我说:“咋逮,我可没有那本事,再说,猫也是欢欢喜喜一家人,你逮了,猫妈妈失去了儿女,那有多伤悲啊。”老婆说:“假慈悲。我养它陪它玩儿,给它好吃的,省得他长大了到处流浪,多幸福呀。”我说:“子非鱼,焉知鱼乐。”老婆说:“子非鱼,焉知鱼非乐。”我辩不过老婆,说:“你有本事,你自己去逮。”老婆说:“哼,靠你,黄瓜菜也凉了。姑娘上学的事我上午去找了校长,人家说我们不是片儿内的,必须在咱们片儿内网上报名,到时人家校长他们学校报名的学生不满才摇号。我打听了一下,摇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据说需要三四万打点才能进去。你每天也不知忙啥,屁也挛不成,这么大的事也不上心。”我说:“你尽管协调,花钱能办成的事就不是事,无非是点儿钱。我马上要挣钱了。”老婆从冰箱里取出一根香肠切碎,又端了半碗水,说要去喂猫。
  我查到一个文件:“企业依据法律规定,合同约定分设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投资主体相同的企业,对派生方、新设方承受原企业的土地、房屋权属,不征契税。”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如果将酒店从原公司分立出来,不就策划成功了吗?我欣喜地把文号记在稿纸上,思考怎样操作。
  这时,和我签订合同的老板打来一个电话,问方案拿出来了没有,我说正在查找,有点思路但是不确定,老板说抓紧,因为酒店的装修马上要开始了,钱从哪个账户上出需要安排。我说尽快。心想哪有这么快,才签了合同就打电话催促。老板又说:“你们这里办点事真难,要是在我们那里,请人吃顿饭就办妥了。”我说:“你应该在我们这里先注册一家公司,再办理产权落户,不就省的这么麻烦了吗?”老板说:“早认识你就好了。”我说:“木已成舟,我尽快办吧。”正要说再见,老板说:“等等,我还有一件私事可不可以帮忙。”我说:“什么事。”老板说:“我们家的有点妇科病,才住在你们人民医院,大夫说需要手术,我心里不托底,你有没有认识人打听一下做手术有没有好大夫。”我说:“行吧,我试一试。”
  傍晚,姑娘从托儿所回来了,奔奔跳跳地唱着歌:“我们的祖国像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哇哈哈哇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我给姑娘摘下书包,抱起来用劲亲了一口,问想不想爸爸。老婆接过话茬:“想你个屁。姑娘好像是我一个人的。来,姑娘,妈妈给你逮只猫吧。那只大白猫生了三个猫宝宝,逮回来一只和你玩儿,同意不?”姑娘一听说猫宝宝高兴地跳起来:“真的吗,爸爸你给我逮去。”看来姑娘和老婆是一条心,拒绝了老婆拒绝不了姑娘。我答应试试。
  夏日的晚风拂过树梢,邻里们穿着短裤、短裙拖着拖鞋散步。累了一天的我点了一支烟坐在单元门口的台阶上。三只小猫一只黄白相间,一只白黄相间,一只是纯白色的,在大猫的带领下,在草地上打滚、摔跤、爬小树,样子活泼可爱。只要有人靠近马上窜入阴台下面的巢窝里。人离开它们就又出来了。那只黄白相间的还调戏人,跑到窝边不急着进去,而是伸长脖子眺望,好像再说:看你把我怎么样。邻里们停在栏杆外议论这三只小猫,不时拿出剩饭喂食。
  实际上,我在一边抽烟一边设计逮住小猫的诡计。
  人类啊,万物灵长,许你在晚风习习时享受天伦之乐,不许其他动物享受天伦之乐,甚至想诡计逮住别的动物为自己享受快乐,还美其名曰热爱小动物是热爱生活的表现。心里什么也明白,可是老婆和姑娘的的要求还是要满足的。趁小猫野性还未形成,早一天饲养早一天少点野性,能够驯服地依附在我们家,不像它的妈妈云游天下桀骜不驯。饿时乞食饱时疯跑。
  晚上,老婆给出的是羁縻手段,就是每天给猫喂食香肠猪肝,通过抚摸对话感化小猫,让他形成感恩心里和依附心里。我给出的手段是诱骗,就是做一个陷阱,将小猫俘获。
  老婆的羁縻办法根本就行不通。她撒的香肠猪肝小猫探头探脑地吃了,只要靠近小猫就撒腿跑进窝里。再说,小猫白天就不出来。只能实施我的手段。
  
  [财税(2016)36号:“在资产重组过程中,通过合并、分立、出售、置换等方式,将全部或部分实物资产以及与其相关的债权、负债和劳动力一并装让给其他单位和个人,其中涉及的不动产、土地使用权的转让行为,属于不征税的项目。”我查到这个文件又把相关的概念,比如:“资产重组”、“分立“以及操作的细节捋了一遍,说明增值税以及城市建设维护教育附加费也可一并不征收。契税、增值税不征,大项就没有了,剩下的土地增值税再考量。文案怎么写,不能写透,让老板一眼就看出来端倪;也不能写不透,让老板看了摸不着头脑,否定了筹划事项,因为交了文案就可得到50%的预付款,我必须谨慎。
  老婆要逮猫,姑娘也要逮猫,都喜欢一直活奔乱跳的小猫,让小猫成为家庭的一员。我也在“逮猫”,这只“猫”就是用劳动换取金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孔圣人两千多年前的教诲,不可巧取不可豪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
  心里有了策划思路,文案写了一半甚是有成就感。关了电脑,放空思维,开始做捕猫的陷阱。
  找了一只水桶,剪了一片略小于桶口的纸片,纸片的中间绑了指头粗的木头棍儿,形成跷跷板的原理。傍晚,用铁锹在猫玩儿的地方挖了一个坑,把水桶埋进去,把跷跷板架在桶上,上边覆一些土和树叶伪装,散了一些猪肝沫,用手试试非常灵敏。为了引诱,又将一些零星的猪肝沫从猫窝撒到陷阱。心想,只要小猫吃猪肝,就会掉入水桶做的陷阱中,我再过去扣住,便可捕得小猫。
  哪里想到,我的诡计远不及猫的的智商。被引诱的首先是大猫。大猫小心翼翼地走到陷阱旁,后腿站在陷阱外,身子匍匐着探吃了猪肝,跷跷板有动静,机灵的缩回原地。我看引诱不来小猫,又拿了一根树枝气急败坏地把大猫赶走。
  黄昏,邻居们来来往往。小猫中了我的奸计,兴高采烈地结伴跑向陷阱,我的心“嘭嘭”的跳,可是,小猫天生的机敏,和它打的妈妈一样,探吃了猪肝,跷跷板稍有动静迅速地跑回巢窝。浪费了半个猪肝。我在门口远望它们的窝口时,它们在那里尽情的玩耍,不时亮着黄色的宝石一样的眼睛瞭望我。反倒是好像在戏弄我,嘲讽我,调侃我,分明在说:你的诡计我们早已识破了,你枉费心机,你撒的猪肝正是我们的美味。
  反反复复一直到10点多,夜色昏暗下来,也看不见猫们的出入,小猫在反复的惊吓后也不出来了。老婆在家里看电视,姑娘进进出出一会儿那一块西瓜一会拿一颗酸溜溜算作对我的奖励。腿上胳膊上脸上被蚊子叮了几个疙瘩。
  
  医院的灯光晃得耀眼。我提前买了一些补品,什么东阿阿胶、金典牛奶、核桃红枣粉。老板已在门口等候,握手寒暄后让进病房。病房是一个高级单人间,地上放了很多礼品,床头柜上放了一把郁金香。斜躺在床上的女人年轻得惊人漂亮得惊人,顿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老板介绍说:“这是老婆,在电视台工作,是著名的主播,最近中央电视台上了一个栏目,准备调到北京去。”我突然想起这是市电视台每天播新闻的怡静。怡静也不理我,我和老板说:“人已经找好了,主任和副主任都说好了,到时约他们吃顿饭,把护士长护士叫上。至于红包,你们自己安排。”怡静接过话来,:“庄老师不用了。这个医院的从院长到科室主任哪一个我不认识,我和他的事不是病的问题,是肚子问题是肚子里孩子的问题。我给他引荐了市长、银行行长,他挣了多少钱,我就混得吃了几顿饭,我倒贴了肚子。”我一听惊得目瞪口呆。老板说:“你不要逢人就说,有事慢慢商量。”怡静说:“和你有什么商量的?”一边说话一边看着窗户外黑黝黝的夜色,不看我和老板。
  我领着老板去了主任室,互相引荐,说:“这是我市招商引资过来的投资商,对我市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拜托主任给予关照。”主任说:“手术有一定的风险,我已经安排了,让麻醉师配合一下。”我说:“感谢感谢,不过也得按规矩来,让病人少受痛苦,能否安全痊愈是我们最担心的。”老板将准备好的一个信封,里边装了一沓厚厚的钱递过去:“主任辛苦,以后少不了麻烦。这是一点心意,请大家吃顿饭。”主任推辞了一下,说:“这是应该的,让病人不要动怒,心情平静,配合我们的手术和治疗。不过也是一个小手术,很平常,半个月保证出院。”
  出了主任室,老板说:“庄老师辛苦了,不要对外人讲。这是二嫂(二老婆),怨我大意了,人家对我帮助很大,不能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又说“方案拿出来没有,拿出来,我去找市长。”我说:“已经有了初步方案,我想再斟酌一下,把各种税费全免了。”老板说:“哦,好,好,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我说:“不过,方案拿出来要付50%的预付款,办完权证再付%的款。”老板说:“好说好说,你放心。”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晚上10点多,马路上汽车射着令人恐怖的目光。路灯下的行人有的悠闲有的匆忙,有的疲惫有的精神。这个世界忙忙碌碌、勾心斗角。每个人心怀伟大的梦想,又渺小的如若蝼蚁。灯光只能照射到近处的黑暗,夜色的深处是无法企及的遥远。每个人都在投放诱饵或预谋设一个陷阱,捕捉到自己的猎物,每个人又是别人的诱饵,抑或是别人的猎物。老板、怡静、主任……。
  回到门口,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查看陷阱,撒下的猪肝沫和香肠沫都被小猫们吃了,用桶做的陷阱里空空如也。桶里掉进树叶和土。手电筒照到的地方,大猫正在领着小猫们在昏暗的路灯下操练。一会儿钻进草林,一会儿在草坪上打滚,一会儿互逗,一会儿爬树。那只黄白相间的小家伙更是机灵,一窜就爬上树顶,一窜就落到树的根部,落下来还左顾右盼,对我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打开热水洗了一个热水澡。老婆和我说孩子上学的事已经说好了,明天让我见见校长。说:“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情,万一校长拒绝了怎么办。想进这个学校的排着队呢。”我说:“你尽管去办吧,哪有不吃腥的猫。你投放的馒头面条,猫闻一闻睁着乞求的目光,不吃;如果你放点肉一边吃还一边喵喵叫;如果你放点小鱼小虾不仅边吃边叫还摇尾巴。人也一样,人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利不起早,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这个道理。”老婆说:“别人都是三四万,校长看在同学的份上,说好了两万。听说你是成功人士,想见一见你,结交一下,你还是去一趟好。”我说:“既然这样我就去一趟吧。”
  赶在上午8点,我和老婆领着孩子,把钱装在一个大信封里。去了学校,校园里孩子们已经报到,满校园的孩子,踢球的、跑步的、互相追逐的,像我要逮的小猫。进了校长办公室,校长文质彬彬,站起来让座。沙发上面挂着条幅“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校长座位后面挂着镶着镜框的横幅,我随口念到:“杜甫能动”。校长哈哈大笑:“啊呀,庄老师,那是‵勤能补拙‵。”我自己感觉到脸胀得像爆破一样,说:“没文化,惭愧。”老婆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说:“这是我老公,没文化,钻研业务跑偏了。”校长说:“没关系。”女儿在一边睁着怀疑的目光。校长又说:“现在教育局管的太多,每多进一个学生都要有指标,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你这个孩子是你老婆早给我打招呼的,推脱不掉,昨天才定了。”我说:“就是。老婆早说要过来拜见,但是就是没时间,感谢校长关照,以后常来常往,老婆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老婆掏出那个信封放在校长的办公桌上,校长说:“免了吧,同学嘛。”老婆说:“小孩能进你们的学校是我们全家的幸运,这是一点小心意,你也需要上边打点。”校长顺手把钱推到抽屉里,说:“唉,社会风气不好,教育出了很多问题,至上而下都没办法。老师要评聘分离,校长要绩效考核。”又恭维我:“听说你很优秀,白领,自由职业,野鹤闲云,让我们羡慕。”我说:“哪里哪里,混口饭吃。”校长给一个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让过来领一个学生,,和老婆说:“我早已经给你物色好了一个班主任,这个班主任非常负责任,以后有事尽管过来。等我忙过这一阵子同学们聚一聚,带上你老公。”

我酷爱萌猫。但是不小心看到 猫的世界
可不简单了!什么?你不信?那是你没看到当时的情形!哎呀!我也没录像
就描述给你听吧~

八月的某一天,我在路上偶遇小黑猫坐在白色的路中心玩耍,甚是可爱。路边端坐着体型大几号的花斑猫,甚是稳重。

我猜
这要么是温馨的亲子关系:母亲无论风雨到处奔波觅食,喂养孩子~这趁学校人烟稀少,便允许孩子出来玩耍,出于担心还时刻守护在身边;要么是真挚的战友情谊:在不知名的小巷,它们因食物打了一架,也因此相识、拜了把子。大猫保护小猫,小猫陪伴大猫~无论哪一种,都让人心头一暖。这样的温情
实属感人~

等我给他们喂食时 发现
大猫小猫抢的凶:食物还未落地,大猫便蓄力待发,小猫一个小弓步向前,被大猫压住,抽身跳开,落寞看着大猫进食……

我惊呼”你不是它妈吗?”。

猫不理我。

“你不是它朋友吗”

猫撇了我一眼,专心进食。

我可不开心了,岂能容忍你这么以大欺小?故引小猫到另一边喂食,小猫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看我,愣是不敢接近……

我随即将形势报告给朋友,无所不知的朋友发来这么一串

图片 1

聊天记录

你看!这猫,自家兄妹斗得不亚于争皇权啊

你是不是要说”这猫也不容易啊 不也是为了生存嘛”,那我可告诉你
这猫可真是不容易了,Ta的情绪体验可丰富了,不仅对于温饱有要求,对周遭人的待遇也挑着呢

这不 我就被Ta翻了个白眼!说来我都无语

我竟然被猫翻了个白眼!!

猫竟然对我翻了个白眼!!!

得接着刚刚八月之后的故事说起。打那之后
我就一直关注着这个会抢食的花斑猫跟它的双胞胎兄妹 斯文的小黑猫。

抢食归抢食,兄妹俩还是一起出没的。直到出现了一只小白猫。那之后,花斑猫就跟白猫形影不离,小黑猫只能隔着一段距离默默跟着。每次吃东西,花斑猫也让小白猫先吃,它再吃……对于它们之间的种种关系就暂不猜测了,现在的重点是花斑猫!

花斑猫吃完自己眼前的东西还想跟小黑猫抢。我可不干了,凶它了,(好吧,我是有私心的。因为小黑猫今天用它的肉爪摸我了~好吧,它是掏我手上的火腿,不小心碰到我的~)它果真不抢吃的了,就睁着漂亮萌大的眼睛看着我。我俩对视了几秒,它低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吃得正香的小黑猫,我承认那一瞬间
我是内疚的……

然后 它抬头 跟我翻了个白眼!白了我一眼!!我 眼睁睁 看着它
白!了!我!一!眼!

哦呦嘿 挺傲娇啊~我就给它解释吧(没路人
所以我们彼此都”坦诚相待”)但是!它再也没打正眼瞧过我一眼!!!

气的我也给它回了个白眼 掉头就走!你傲娇 我也傲娇 谁怕谁
哼!哼!!哼!!!

不生气了 继续说 所以说啊 你知道我为什么题目写成这样了吧

啊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 一猫一社会 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