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骗心虚的经营管理者,骗子钦差

清朝的江湖骗子,专骗心虚的官员,演技丝毫不输当今明星大腕

河南开封曾出现了一桩假冒官员行骗案。话说,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城内的一处寺院来了几十个操北京口音的借住客。他们穿着打扮精致高贵,不像是住不起客栈的人,更奇怪的是,他们入住后紧锁门户,禁止闲杂人员在门前窥探流连,搞得神秘兮兮的。很快,这咄咄怪事被报告给了官府,震动了开封官场。原来时任河南巡抚刚遭到弹劾,官场盛传朝廷正暗中调查巡抚。巡抚本人很紧张,底下官员们也很紧张。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要真查起来,巡抚的问题少不了,而底下多少人和巡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正担心着,突然来了几十个低调神秘的北京人,巡抚等人怎么能不紧张呢?不会是朝廷查案的钦差来了吧?巡抚马上派了一个亲信去寺院查探虚实。那个亲信在寺院周围守候到黄昏,才看到有个人从寺院里走出来。那人很年轻,太监打扮,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提着一只葫芦去沽酒。巡抚亲信尾随其后,寻机与他搭讪。那年轻人警惕性很高,没搭理巡抚亲信。亲信不气馁,第二天守在原地等,果然又候着了那年轻人。年轻人还是不搭理亲信,亲信就抢着替他付酒钱,又邀请他喝酒。年轻人不再排斥,落座和亲信边喝边聊起来。等舌头开始打卷了,巡抚亲信开始套年轻人的真实身份。年轻人告诉他,听说河南巡抚贪赃枉法,自己跟随主子前来密访,一旦查到确凿证据就回京复命了。临别,年轻人再三嘱托巡抚亲信不要告诉第三人。亲信一转身就报告了巡抚。巡抚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第二天带上大小官员,前往寺院拜访。院门紧闭,巡抚等人正踌躇着,突然听到院子里面传来呼爹喊娘的惨叫声,中间夹杂着棍棒呼啸声。叫声一阵惨过一阵,让外面一干人等直皱眉头。好一会儿,惨叫声停了,院门突然打开,两个差役打扮的人拖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出来了,地上划出一溜血迹。巡抚亲信一看,这被打得不成人样的人正是昨日的年轻人,赶忙耳语告诉巡抚。巡抚和大小官吏大惊失色,立刻整理衣装,由巡抚大人领头一一报名求见。一干人等被带进一个房间,看到一个穿黄马褂、戴珊瑚顶、插孔雀翎的老人,正要向他行礼,那老人摆摆手,指着坐在一旁的少年说:“爷在此,可行礼。”巡抚一想,幸亏刚才膝盖没跪下去,敢情主子另有其人。仔细一看,那少年相貌清秀、气质高傲,周围的人对他毕恭毕敬,极可能是京城里的哪位王爷贝勒。巡抚急忙向少年行大礼参拜。少年点点头,示意老人躬身过来,低声向他说了些什么。老人应了声,仰身对巡抚等人说:“我们明天就回京了,不给地方添麻烦了。都回吧。”怀着忐忑的心情,巡抚回去后,深信自己的前途就寄在那个少年钦差身上了。看样子,钦差找到了不利于自己的证据要回京复命了,自己头上的顶戴不保。越想越害怕,巡抚连夜悄悄送了一万两银子进寺院。第二天钦差就要走了,巡抚抓紧一切机会巴结人家,一大早就带着开封大小官员在城门口摆下酒宴,预备给钦差大人饯行。等了一上午,钦差没有来,派人去寺院“问安”,发现早已不见了钦差的人影。原来,根本就没有钦差,这一切都是骗子团伙表演的。他们专门搜集各地的官场消息,对官员的升迁和心理揣摩得很仔细,然后有目的地开展行骗。河南巡抚担心顶戴落地,骗子团伙就有了行骗的基础,把他给陷进去了。

清朝乾隆、嘉庆时候,有个行踪不定、飘忽神秘的诈骗团伙,为首的是个行走江湖多年的惯骗,人称“插天飞”。该团伙的主要诈骗对象多是高级官员,诈骗方式是在京城和各省城布置耳目,安插线人,专门刺探那些高级干部的隐私,然后抓住把柄,乘机讹诈。有一个河南巡抚,因为贪赃枉法被人参劾,京都和省会都有小道消息,传言他很快将被审查处分。

没过多久,省城里突然来了几十个外地人。他们操着京都口音,身着便服,行动神秘,进城后便借住在一处寺院里,紧闭大门,悄无声息。平时只有一个人出来采买食物,门前禁止闲杂人等溜逛窥视。巡抚得知这一消息后,不由大惊失色,恐慌万状,暗想这伙人是不是奉旨前来查劾自己的呢?于是,便派出一个亲信前往打探虚实。

一天黄昏,探者瞅见有一人走出寺院,手里提着酒瓶像去市上沽酒,便急忙尾随其后,并寻机同他搭话。一来二去,两人谈得十分投机,探者遂请那人一起喝酒。天南地北神聊一通后,那人逐渐有了醉意,悄然俯在探者耳边,故作神秘地告诉他:“你还不知道吧,你们河南的巡抚收受贿赂,贪赃枉法,罪行可不轻哩。上头派我们来密查暗访,如果罪证确凿的话,这家伙可要倒大霉了!”说着说着,那人突然拍了一下大腿,连声悔道:“哎呀!哎呀!怎么就说漏嘴了呢!老兄,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事说给别人听啊!”那人走后,探者急忙飞马向巡抚报告,巡抚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第二天,巡抚便悄悄前往寺院拜访“来客”。

进到房间,只见一个穿黄马褂、戴珊瑚顶、插孔雀翎的老者,正侍候着一位翩翩公子在吸烟喝茶。巡抚认定,这个少年必是位王爷,于是慌忙叩头参拜。那少年只是点了点头,并低声向老者说了些什么。老者点头,应承,又转过脸来说:“我们明天就要回京了,不给你添麻烦了,你回去吧。”

此时,巡抚觉得自己的命运就系在这位少年王爷身上了,回府便拿出一万两银锭,派人连夜悄悄送进了寺内。次日清晨,巡抚又率大小部属急赴寺院,准备给少年王爷把酒饯行。哪知道这伙人早已经远走高飞,无影无踪了。那个穿黄马褂的是何许人也?他,就是江湖惯骗“插天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