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浦国际网址落月蝴蝶谷,落雪无痕

(一)
  十岁之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或许我不愿再去想那些生活,所以我刻意去遗忘。母亲的绝色容颜我已经记不清楚,我清楚的记得的是她跟那个男人走时的样子。
  她说:“落月,娘走了,含离宫以后交给你了。”我冷冷的看着她和那个带走娘的男人。我恨她,更恨那个叫南宫雁的男人。我不明白,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居然能让娘为了他舍弃含离宫和我。
  我站在风雪中看着他们渐渐消失的身影,心中充满了恨意。娘说我的武功已经在上乘,如果再练习几年江湖中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尤其我的落花神针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娘走那天我坐上了含离宫宫主的宝座,统领三百属下。
  (二)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远似去年今日,恨还同。双鬓不理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那时候我记得娘常常反复读这首词。
  我不懂为什么娘会喜欢这样的句子,听起来是那么凄凉。我不曾听娘说起父亲是谁,也不敢去问。
  后来我知道了这首诗词写的是相思,我不知道娘是在思念我不曾见过面的爹爹还是别的男人。
  后来听娘的贴身丫鬟如梦姑姑说,娘和那个南宫雁是一见钟情,而爹爹却是娘的救命恩人。当初娘还不是含离宫宫主的时候被一个男人所救,娘用一夜情报答了他的恩情。
  却不曾想后来有了我,娘说,或许这是她的宿命。我从不信宿命,我相信我可以改变我的命运。
  (三)
  我不愿像当年娘那样每天把自己困在冰冷的含离宫,我想自己离开这个没有欢笑的地方,因为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我拈动着手中的那支翠绿色的月牙形的玉簪,心中蓦然记起了他。
  朦胧中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含离宫遇到的第一个少年,遇到他之前,我是含离宫最冷的人,表情像尊冰雕,他们私下说,宫主落月从来不会笑。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天生就是冰人,笑到底是什么东西?它能给我带来怎样的感觉?
  当我久久凝视着镜中那张似乎带了面具的一张冰冷的脸的时候,我突然想哭。我想象着自己笑的摸样,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我厌倦了做宫主,厌倦了高处不胜寒的感觉,甚至羡慕世上做一个平凡女子的幸福。于是,我明白了娘为什么为了一个男人而心甘舍弃含离宫至高无上的尊荣,为什么舍弃我甘愿隐居起来。
  (四)
  遇到他那年我记得我十四岁,他白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言笑吟吟,好似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风姿特秀,爽朗清举,笑起来温暖的能温润一颗冰冷的心,那是一种忽略了别致的美,好似神仙下凡。
  看到他的那刻,他正坐在一棵枯藤树下,幽幽弹奏着古琴,琴声悠扬婉转,听着似欢快的音符中却不免有种淡淡的哀怨与忧愁。
  我站在他身后几步之遥静静的听着,陶醉于他的琴声中。一曲终了,他头也不回的淡淡说:“好听吗?”
  “嗯,只是太过于忧伤,你一定是有心事的人。”我同样淡淡的回答。他慢慢转过身来,看向我,却突然笑了,那样的笑容却烙在了我心中。
  别人都以为我是个快乐的人,唯独你可以懂我,“姑娘,敢问你芳名?”
  “落月。”我仍然冷淡语气。
  “落月?真是人如其名,有种冰冷的美。嗯,冰雕美人。”他的笑容似乎有丝魅惑,让我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我叫澈。等你及笄以后来蝴蝶谷找我吧。”他从身上拿出一个月牙形的玉簪交到我手中。
  这算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找你?你也太自负狂傲了!我轻蔑的看着他,或许这样的眼神灼伤了他。他转身离去。“记住,我等你来蝴蝶谷!”语气是那样坚定。
  (五)
  等到我及笄那年并没去找他,就凭他?我一个统领三百属下的含离宫宫主,没那么卑贱的。一个男人想那么轻易坠入我心中,怎么可能?花开花落,年复一年,每天打杀的日子让我疲惫和厌倦。我突然记起了他,澈,那个骄傲自大的男子。
  我以为我根本不会记得他,他不会停留在我心中片刻。可是我错了,真的错了。我总是毫不经意的拿出那个月牙形的玉簪,心中轻念着那个名字。“澈。”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却害相思。”思量世人笑我痴,我看着手中的那支玉簪,轻念着。
  “相思?”我忽然一惊,发现澈这个名字已经渗入我骨髓中。
  “如梦姑姑,以后含离宫叫交付于你了,我想出去走走。”我把手中的令符交予她。
  “宫主,这万万不可。”如梦姑姑推辞着。
  我知道姑姑是除了我娘外最疼我的一个人。
  姑姑,我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我厌倦了这种日子。如果姑姑希望我幸福,就让我走。
  我把自己装束成男人的样子,我在想澈会不会守着承诺等我在蝴蝶谷。三年了,他还会在等我吗?
  (六)
  蝴蝶谷听说是个很美的地方,与俗世隔绝,这里没有一丝江湖的斗争,简直是人间仙境。
  “你是谁?”刚踏入蝴蝶谷就看到一绝色女子大声问道。
  “我?你有必要知道我是谁吗?”我的冷漠让她一颤。
  “好一个绝美冷公子!”她忽然笑了,很美,这种美和澈的笑容有些相似。
  我一愣,“澈是你什么人?”
  “澈,呵呵,澈的名讳岂能是你随便叫的!”女子娇笑一声,看我的眼神竟然有种爱慕。
  “先说你为何来蝴蝶谷,我再告诉你澈在哪里!”女子似乎对我产生了兴趣,不,应该是情愫。
  我暗自窃喜,果然不出我所料。
  “姑娘,我多年前和澈萍水相逢,他曾许诺,若有天我路过此处,可来找他。”
  “那么可有凭证?”女子似乎有些惊疑。
  “月牙玉簪可为凭。”我拿出那把玉簪递与她。
  “嗯,不错,此物乃我蝴蝶谷之物,只是他怎会把这支玉簪赠予一个男子?”女子有些疑惑。
  我摇摇头,“这我怎么知道?问下他不就明白了吗?”
  “可是,哥哥月前离开了蝴蝶谷,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他临别的时候说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
  “那我?”我露出失望的表情。
  “有我啊,既然你是哥哥的朋友,当然也是我南宫竹的朋友了。”
  “那叨扰姑娘了,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我一愣,“哦,姑娘唤我沐月即可。”
  “沐月,怎么像女子的名字?一定是你娘从小把你当女孩子养的。看你细皮嫩肉的,呵呵,还真有几分女子的模样。”
  “是吗?”
  “是呀,我叫你沐月大哥吧!”
   “你可以叫我竹儿。”她的可爱让我有些羡慕,也让我有些于心不忍。
  (七)
  一切安顿好,我见到了他。南宫雁!七年了,他居然还是那么风流倜傥。
  “你是澈儿的朋友,老夫自当好生款待。沐公子只要别嫌弃我们蝴蝶谷简陋就好。”
  “南宫谷主能收留于我,沐月感激不尽,怎敢嫌弃呢?”我假意脚下一滑,要跌倒的瞬间,他拉了我一把。
  “小子,小心。”他的笑容仍然如七年前。
  果然功力非同小可,不容忽视。我暗想。
  “多谢谷主!”
  “客气,客气!”南宫雁大笑着渐渐远去。
  (八)
  “沐哥哥。你看我们蝴蝶谷的百花开的可美艳?”
  “沐哥哥,你看我可美?”
  “对了,沐哥哥,你可娶妻?”南宫竹羞涩的一笑。
  “哦,我还未曾娶妻。不知南宫姑娘意欲为何?”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沐哥哥,我也未曾婚配,不知,不知沐哥哥可愿与我结秦晋之好?”
  “这……”我沉吟半天。
  她紧张的看着我,“这什么?”
  “不过,婚姻大事非同儿戏,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方可。只是我父母远在边城,恐怕有一定的难处!”
  “这有何难?既然竹儿看上了你,也是你小子的福气。我做主就是了。”身后突兀响起南宫雁的声音。
  “谷主,这万万不可,如若这样,我怕会耽搁南宫姑娘的。”
  “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竹儿,你看上谁没能敢拒绝!”南宫雁一声冷哼,拂袖而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不自觉的笑了下。
  “沐哥哥,你笑了,居然是这么美的笑容。”南宫竹惊呼。
  我笑了?或许这是我第一次的笑容。
  (九)
  九月十九,南宫雁四十岁大寿。转眼,我来蝴蝶谷有了月余。我想,这绝对是个好机会。我冷眼看着陆续来的宾客,热闹异常的场面,他们无暇顾及我的存在。
  中午时分,南宫雁正举杯与宾客痛饮。我把落花神针撒向他,我想,他一定必死无疑。然,我错了,低估了老奸巨猾的他。更没想到他能接得住我的落花神针,这世上娘说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够。
  可是,短短两年,他居然可以接的住我的落花神针。两年的时间,不算太久也不算太短。我输了,输的居然会这样彻底!
  “你是谁?为何会落花神针?”他一把扼住我的手腕。
  我没想到的是他的武功能超越我几倍,我冷冷的盯着他,不言语,我高挽的发髻突然散落下来。
  “你是女人?你到底是谁?”南宫雁高声呵斥。
  “沐哥哥?你你欺骗了我。你是女人?我恨你!”南宫竹泪水滚落。
  (十)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远似去年今日,恨还同。双鬓不理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我轻念着。
  “你是她女儿落月?难怪你会落花神针,有她一样的容颜。”他扼我的手腕不禁一松,我趁机挣脱他,反扼住他的脖颈。
  “不错,当年你骗了娘的落花神针秘笈,反要暗害于她。幸好被娘识破,才有逃生的机会。贼人,今天我就要与娘报仇。”
  “你要报仇不该骗竹儿的感情,落月,我早该知道是你,这是因果循环。”
  “现在知道也不晚,贼子,你是咎由自取,当年你骗娘的感情不是一样吗?这是报应!”
  他还想要说些什么,我把一根针刺进他的咽喉,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
  (十一)
  两年前,就当我准备去蝴蝶谷找澈的时候,娘突然带着伤痛回到了含离宫。
  “月儿,一定替我报仇。是娘看错了人,娘对不起你,这是娘的宿命。”娘说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离我而去。
  “既然他骗取了娘的感情,我就一定要他女儿也尝尝被欺骗的感觉,这就是因果报应。”
  我不信自己的宿命,当宿命来临的时候,我又不得不信了。看到娘的那刻,我就明白了一切是注定。
  如梦姑姑曾经说,“谁都逃不过宿命的。”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也许犹如我和澈没有结局。
  替娘报了仇,为什么我却没有轻松的感觉。抬眸的一瞬,我看到了他——澈。
  (十二)
  你果然来了,他眼里我看不出是痛还是恨。
  “你回来晚了,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他死是咎由自取。”他淡淡的说,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
  我一愣,他接着说:“他不是我的爹,我只是他从小养大的而已,他一直逼我做自己不愿做的违背良心的事情。”
  “三年前遇到你,我就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爱你,可我知道这注定是我的劫数,可你不知道,你不该骗竹儿的感情,因为她是你妹妹!同父同母的妹妹。”
  “同父同母?”我不解地问。
  “是的,竹儿是你同父同母的妹妹。因为南宫雁是你亲生父亲!你亲手杀死了你亲生父亲!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
  “不,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我没骗你!当年你娘与南宫雁一见钟情,可南宫雁那时已经有了妻儿。你娘意外有了你,然而,南宫雁为了能得到你娘的落花神针秘笈,独霸武林,亲手毒杀了自己的妻儿。而后和你娘经常幽会,有了竹儿。你娘当初碍于宫规,才没敢透露你妹妹的情况。”
  “不,你骗人。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是被他毒杀发妻的侄儿。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伺机报仇,可是他一直防范于我,我知道自己没有机会。”
  “你,你约我来蝴蝶谷是为了让我帮你报仇?”
  “算是吧。也是你娘的意思。当她发现南宫雁的目的后,她告诉我你那天会在我们相遇的地方出现,所以我早早等在了那里。”
  “这不可能,娘怎会知道我那天要出含离宫。”
  “你娘一直和含离宫有联系,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十三)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室内灯影绰绰。
  “你醒了?”南宫竹哭肿的双眼看着我。
  “你都知道了?”
  “嗯,是澈哥哥告诉了我一切。”
  “恨我吗?”
  “不,你是我姐姐。”
  “他呢?”
  “澈哥哥,姐姐醒了。”她冲外面叫喊道。
  他轻盈的走了过来,像初次遇到他那刻,一脸笑容。很美。
  
  
  
  
  
  

第一章伤城
  那时我就发誓,离落,我会倾尽今生的力量追杀你,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1
  我是江南的女子,那年我随哥哥进入这袅无人烟的戈壁,从此我再未回过江南,我的梦里也再无朦胧细雨,我梦不到花落下那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飞舞的身影,我的梦里一直都是被血染红的晚霞,每天晚上,我都会望着这一望无垠的沙漠,记得,哥哥告诉我江南是血腥的战场,沙漠才是我的归宿。花葬的残忍,让我忘记了江南的梦。
  可是,那年花开得最艳的时候,哥哥走了,我学会了沉默,花落无言。哥哥曾说他会带我回到江南的,可是他走了。他忘记他的承诺。
  第二年,我回到了江南。我找到了那个身影,当我的剑快刺入她轻盈的身子时,她笑了,我想起了哥哥走的那天,他说,不怪那个女子,哥哥真的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她杀了我定有苦衷,你不要报仇。他笑了,一直。她说,我不想杀你哥,但是三年前,你们的仇人,已经查到你们的去向。我只能杀了你哥,为你留一条活路。三年后,如当年她杀我哥哥那样,我的剑刺入她的胸膛,只是她活着,我的哥哥却离开了。
  我又回到了沙漠,吹着胡茄,看着血染的残阳,我想,我已不再是那年的我。
  2
  我成为了一名舞姬,江南的离落城里一名最孤傲的舞女。
  离落便是这离落城城主,当年离落一族将江氏一族满门杀害,抢占了城主之位,江氏一族便从江湖上消失匿迹。而我此行的目的便是接近离落城城主,报离落一族杀我满门之恨,也为哥哥报仇。
  萧素助我成为江南最有名的舞姬,在灯会上我便可以吸引离落一族,这样,我就有机会接近离落。
  3
  灯会之后,我进了离府,一切真的很顺利,我小心翼翼的在离府中进行着我的计划,而萧素却不见了,她从未找过我,我找不到她,我想,待我报仇雪恨后,再去找她。
  我学会了萧素没有学会的舞蹈——舞灵,此舞现世,必见血光。三个月后,我用此舞杀死了离落一族,却让离落逃了。我一直追杀离落到沙漠,我想,离落真是聪明,越是危险的地方便越是安全,逃到我的归宿地——沙漠,可离落却不知道我在哥哥死后的三年,拜师学武,只是为了杀萧素,那个杀死我哥哥的人,现在却是用来杀死真正杀害我哥哥的人。
  我会记得萧素流泪的脸颊,她告诉我,我的哥哥是被离落杀死的,她区区一个舞女怎会有能力杀死我的哥哥。
  那时我就发誓,离落,我会穷尽今生的力量追杀你,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4
  当我的剑刺入离落的心脏时,离落却笑着告诉我,萧素便是江门之后江流苏,而我的哥哥却是江流苏的哥哥江萧瑀,我是他的妹妹离雪,我是被抛弃在那年的血战中,把我与江流苏调换,只是为了赶尽杀绝江氏一族。之后,我被江萧瑀带回沙漠,江氏残余蓄谋已久,江萧瑀与江流苏相认,江氏誓死一战,江萧瑀死在这场战争中,江流苏顺水推舟,告诉我是江门之后,便利用我,亲手杀死离落一族。
  我也笑了,如江南的落花那样,那样的凄美。
  我问离落,流苏现在在哪。
  离落轻轻地说,江流苏死了。
  我追杀你时,你为何仓皇而逃。
  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这只是一盘棋,你是其中的一颗棋子。我又何尝不是讨厌这血腥的江南。
  离落说得对,我只是一颗棋子,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晚霞无语,漫天黄沙飞,撩起我的舞衣,我终于明白日暮下的胡茄声。
  
  第二章落雪无痕
  
  流苏,或许这只是这盘棋的开始,既然我无法才能够这盘棋中抽身而退,那么也请你别活着离开。
  1
  离落城,繁花似锦,歌舞升平,一切又恢复平静,只是多了一抹悲伤。
  我又回到了离落城,看着车如流水人如潮的离落城,我想我并不是一个忧伤的女子,我只想报仇血恨,为何这时却留下眼泪。
  我站在城门之上,脑中渐渐浮现霜语的声音。当年离族野心勃勃,却因力量悬殊,没有灭门江族,最后南宫氏与离族狼狈为奸联手灭了江门,后来南宫氏归隐山林,江湖上再也没有南宫氏的动静。
  离雪,流苏便成这场血战中的棋子。离雪与流苏一般大小,战乱之时,江府的叛徒将离雪送到江府的手里,为的只是根据离雪的行踪,将江门一网打尽,因为世代离族女子将会获得离族之宝——舞灵,离族通过舞灵之魂可以看到离雪。然而那个叛徒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太小,一时心软,没有杀死换来的流苏。
  我想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在江湖行走,我又何尝不像离落那样讨厌血腥的江南。
  2
  听到轻轻地脚步声,我知道我等的人到了。
  离雪,如若没有进入这盘棋,你会不会留在沙漠,看着晚霞,逃离江南。
  我未回眸,冰冷的目光只盯着城门下簌簌的落花。
  一介舞女,别人青睐的只有她的容貌与舞姿,谁会珍惜舞女的眼泪,谁能改变她的宿命。
  我携起一片落花,舞女的一生便是这样,如落花般美丽,却终要零落成泥。手中的花飘落城门下,好似我的命运,结果只是一粒尘埃。
  他却未语,怔怔的看着被人群踩进泥土的落花。
  我笑了笑,离痕,你想伪装多久。
  离痕,离落的弟弟,离落城的新城主,因为暗中帮我很多次,在杀离族时,我并没有杀他。待我从沙漠回到离落城时,离痕已经自立城主。
  从那时我就明白,或许这只是这盘棋的开始。
  流苏,既然我无法才能够这盘棋中抽身而退,那么也别请你活着离开。
  为何知道我就是流苏,还要杀死无辜的离雪。
  离雪只不过是一颗该亡的棋子,我不会痛惜。
  我今生唯一做错的事便是没有杀你,你原来如此无情。
  3
  的确,我就是江流苏,萧禹哥哥死的那年,是我在江湖上宣称是我萧素杀死了萧禹,只是为了引出离雪
  为了赶在离族之前找到离雪,我在江南与沙漠布满眼线。
  我告诉离雪,萧禹也是我的哥哥,听到我的计划,她将舞灵交给我。
  我进了离府,离府的人则误以为我就是真正的离雪,否则怎会那样顺利,只是我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离痕来到沙漠杀死了离雪。
  离痕帮我,只是利用我,替他杀尽离族的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4
  落雪无痕,离落,离雪你们至死也未明了我就是江流苏,一切不过逢场作戏,假作真时真亦假。
  只是因为,似水流年,我不想输。
  这不过是一盘棋中棋,终究梦一场。真是徒劳了这一场命运。
  
  第三章棋终
  
  流苏,你如同江南的落花,逝去的不仅仅是你的容颜,还有零落成泥的命运。而我如同梦溪谷的蝴蝶,经历的不仅仅是破茧成蝶的痛苦,还有被迫害的无奈。
  1
  
  当离痕走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坍塌了。
  我终于明白我不杀离痕的原因。
  一场欢喜,一场笑,一场孤独,一场悲,这样的一场命运里,我选择了放手。
  离痕,换做来世,我还愿意做你的棋子。我意情深,不怪君情薄。
  2
  我来到梦溪谷,蝴蝶泉边白色的倩影宛如仙子。我们都与世无争,却因这家族的使命算计着一切,将自己也套进圈里。
  南宫逸阳与离痕同归于尽,我却来迟了一步,没有救出离痕。我在离落城继续做着舞女只为了看着离痕,就算他不喜欢我,我想我也没有失去他,毕竟他还活着,可这一次却永久的失去了他。
  我这一次落泪,依旧是为了离痕。
  待我回神,漫天的蝴蝶纷飞,霜语还是背着我。
  3
  流苏,你知道我为何告诉你这么多事,江门,离族,南宫氏三大家族之争,南宫氏为何消失江湖?
  我笑了笑,恍如当年。其实一切从开始都是假象。
  流苏,你输了。
  我看着霜语的舞姿,如痴如醉,却是那么的熟悉,只增加了一段我未闻的旋律,蝴蝶的映衬让她更加梦幻。我知道了我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4
  我托起手中的蝴蝶,它美丽的翅膀扑动着,求生的本能让它努力着,我喜欢看它们在命命里的挣扎,看着它们求生不能,欲死不能地凄楚。
  流苏,你如同江南的落花,逝去的不仅仅是你的容颜,还有零落成泥的命运。而我如同梦溪谷的蝴蝶,经历的不仅仅是破茧成蝶的痛苦,还有被迫害的无奈。
  离族灭了南宫氏,南宫氏怀恨在心,将我从江门中救出,我,南宫逸阳及南宫氏的管家三人相依为命,来到梦溪谷。从一开始我和逸阳精心策划,你流苏只不过一颗棋子。假离雪的舞灵是残缺的,而我将完整的带走,最后用此舞至你于死地。我就是那年被调换到江萧瑀手里的离雪。南宫霜语已然在离族反叛之时被杀死。
  当我赢了得时候,这世界只孤独地剩下了我一人。
  5
  人生就这一盘棋,我无法让毁掉的棋子中重新回到棋盘上,亦无法走完这盘棋。
  我揣着他吹过的萧,站在断崖旁,任风凌乱头发,雾缭绕的山头依旧那么美,物是人非。
  这一盘棋中棋,我华丽的胜出,却输掉了一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