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略奇至学问开益,吕蒙简介

吕蒙,时期吴国名将。字子明。汝南富坡人。吕蒙早年果敢有胆,能赴汤火;后来折节读书,识见精博,渐能克己让人,有国士器度。
一、少立大志战阵有功
吕蒙少时南渡长江,依附姐夫邓当。当时,邓当是孙策的部将,多次征伐山越。吕蒙时年仅十五六岁,居然偷偷地跟随邓当上阵杀敌。邓当在战阵矢石中发现了他,大吃一惊,厉声呵叱,却无法阻止。战斗结束归来,邓当把这件事告诉了吕蒙的母亲。母亲生了气,要责罚他,吕蒙抗声说:“穷日子过够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上战场,危险是危险一些,但是可以直取富贵。‘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邓当手下有一个官员,见吕蒙年纪小,瞧不起他,说让他上战场等于拿肉去喂老虎,后来又几次当面耻笑。吕蒙大怒,找机会杀了他,逃到同乡郑长家里。过了一段时日,通过校尉袁雄出来自首。袁雄把他推荐给孙策。孙策召见吕蒙,见确有过人之处,便把他安排在身边做事,吕蒙由此渐渐有名。
几年过去,邓当去世。张昭推荐吕蒙接替邓当职务,任别部司马。执政,检点部队,想把那些统兵较少又发挥不了多少作用的年轻将领检选出来,把他们的部下加以调整合并。吕蒙知道部队一经合并,自己想有所作为就更困难了。于是心生一计,想办法赊来物品,为部下赶制了绛色的服装和绑腿,并加紧操练。孙权来检阅,吕蒙英姿飒爽,部队阵容更是醒目严整,士兵操练也娴熟有法。孙权看后十分满意,认为他治军有方,不但没有削减他的部队,反而增加了兵员。此后,吕蒙因出征丹阳有功,被任命为平北都尉,兼任广德长。
建安十三年,吕蒙随孙权征讨黄祖。黄祖见孙权兵来,命令都督陈就率水军出战。吕蒙统率前锋部队奋勇迎击,他身先战阵,亲自斩杀了陈就。一时间,将士们士气大振,摇旗鼓噪,乘势攻城。黄祖听说陈就败死,心神不定,弃城逃跑被活捉。战斗结束,孙权论功行赏,认为斩杀陈就是此役胜利的关键,任命吕蒙为横野中郎将,并赐钱千万。
攻破黄祖后,吕蒙还跟随、程普等人在赤壁大破,在南郡围攻曹仁。此时的吕蒙称得上果敢有勇,屡立战功。
二、筹略奇至学问开益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增加,吕蒙的谋略也越来越多,越来越为人所重视、称道。益州将领袭肃率领全军投诚,周瑜呈上表章,请孙权把袭肃所部拨给吕蒙管辖,用以增大吕蒙的兵力。吕蒙从全局考虑,认为只该增加袭肃的兵力,孙权觉得有理。周瑜派甘宁率兵据夷陵,曹仁闻知,分兵进攻甘宁。甘宁被围,形势危迫,派使者求救。当时将领们认为兵少不能赴救,吕蒙建议留下凌统在此与敌对峙,自己和周瑜、程普带兵去解围。接着义献策周瑜派300人用柴木把本来险峻的山路截断,阻遇敌人的马匹。周瑜依计而行,结果杀伤了半数以上的敌人,获得战马三百多匹。胜利归来,吕蒙被任命为偏将军,兼任寻阳令。
当时吕蒙32岁,不少人只把他当成一员武将,孰不知他已经满腹经纶。原来吕蒙少时家贫,没有机会读书,后来戎马倥偬,更无时间。做了将领,有重要大事,常常自己口授,由别人代写。有一次,孙权劝他和蒋钦两人读点书,来增长见识和才干。吕蒙说:“军务如此繁剧,恐怕没有读书的空儿吧!”孙权笑道:“我不过是让你们广泛涉猎典籍、了解历史、增广见识罢了。你们说军务繁忙,难道比我还忙吗?光武帝刘秀在戎马倥偬之际,仍然,曹操也自称老而好学,你们哪能不自勉向上、勤奋学习呢?”吕蒙听了这番话,深有感触,于是励志就学,始终不懈。日积月累,他读的书竟然超过了宿儒耆旧。
建安十五年,周瑜病逝,鲁肃接任。鲁肃到陆口去,途经吕蒙的驻地。鲁肃是一代儒将,又抱有成见,认为吕蒙是武夫出身,因而有点轻视他。有人说吕将军今非昔比,应该去会见他才是。鲁肃不得已去见吕蒙,吕蒙设酒款待。酒到酣处,吕蒙问鲁肃如何防备,鲁肃思虑未熟,以“随机应变”搪塞。吕蒙说关羽如熊似虎,事先不做防备,则临事难以处置。于是,他详尽分析当时的利害,研究关羽的为人,然后从实际出发,为鲁肃设计了五种措施,均中肯切要。鲁肃越听越佩服,他不知不觉地离开席位,靠近吕蒙,亲切地拍着他的背,赞叹道:“吕子明,我认为你老弟只有武勇,没想到你的学问才略也如此广博英发,你再也不是从前的吴下阿蒙了!”吕蒙大笑:“古人不是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从此,鲁肃与吕蒙结为好友,过从甚密。
对于吕蒙,孙权也常常赞叹,他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各方面都会有进步,但是像吕蒙、蒋钦这样,别人就办不到了。他们已经富贵荣显,还能折节向学,醉心《书》《传》,而且轻财好义,所作所为,均可记述传留。如今,他们两人都成了国之名士,这真是难得啊!”
三、鸷鸟累百不如一鹗
由于吕蒙学问增益,所以,发谋运策,能从全局出发,且思虑周详,颇受孙权信用。每到战事无法解决的时候,孙权就请吕蒙来解决,常说:“鸷鸟累百,不如一鹗,还得请吕将军来解决问题。”
占据荆州,派关羽镇守。孙权屡次索要,刘备拒不归还。建安二十年,孙权派吕蒙率两万兵士去攻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吕蒙传檄长沙、桂阳,二郡望风归附,只有零陵太守郝普坚守城池,不肯投降。刘备见形势危迫,匆忙从蜀郡赶到公安,令关羽争夺三郡。孙权当时住在陆口,一面让鲁肃率万人屯驻益阳抵抗关羽,一面传递紧急文书给吕蒙,让他放弃零陵,立即回师增援鲁肃。就在这紧要关头,吕蒙居然巧用计谋,在很短的时间内,智赚郝普,拿下了零陵。为表彰吕蒙的战功,孙权把寻阳、阳新封给他作食邑。
建安二十二年冬天,镇守陆口的鲁肃去世。吕蒙代其为将,西驻陆口,原来鲁肃所部一万多人全都归吕蒙指挥。孙权此时将收回荆州的希望寄托在吕蒙身上,因而对他礼遇优隆。
吕蒙的辖区与关羽的江陵毗邻,二人各守其土。吕蒙深知关羽英勇善战,有对外扩张的野心,而且地势上又处在自己的上游,绝对不会长期相安无事,因此积极备战,准备伺机收回荆州。但表面上对关羽加倍殷勤,广施恩义,和关羽结下友好关系。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北攻樊城,留下兵将守备公安、南郡。吕蒙揣摩关羽的心思,上书给孙权允许自己带一部分兵马返回建业,装作治病,以使关羽放松后方的警惕,然后乘机夺取南郡,活捉关羽。关羽果然中计,渐渐地把守备兵力调往樊城。
这年闰十月,吕蒙奉孙权之召返回建业,途经芜湖,见到了定威校尉陆逊,发现陆逊是可用之才。后来,吕蒙见到孙权,孙权问谁可以替他在陆口指挥,他立即推荐了陆逊。孙权下令,由陆逊代替吕蒙。
不久,关羽借口粮食缺乏,抢夺了孙权在湘关的存米。孙权闻讯,决定开始行动,派吕蒙为前部,孙皎为后继,进袭公安、江陵。吕蒙到了寻阳,把精兵埋伏在战船中,让摇橹的人都身穿白衣,像商人一样,昼夜兼程,溯江北上,来到关羽安置在长江沿岸的哨所,把哨兵全部捆绑起来。吕蒙率部到了南郡,守将士仁、糜芳相继投降。吕蒙进军占据城邑,秋毫无犯。他善待关羽及吴军将士家属,遂使吴军斗志涣散。这时孙权又率军前来,关羽自知势孤力穷,只好一逃再逃,最终被俘被害。这一战役,吕蒙立功至巨,孙权任命他为南郡太守,封他为孱陵侯,赏赐堪丰。但吕蒙推辞再三,不肯接受金钱。
封爵还未颁布,吕蒙疾病发作。孙权当时在公安,就把吕蒙接来安置在内殿,千方百计诊治护理,并且下令在国内招募医者。孙权尽心竭力为吕蒙治疗,每当医者给吕蒙针灸,孙权就替他难过伤心。孙权想多看看吕蒙,又怕他太过劳碌,于是命人凿通墙壁暗中观看。如果发现吕蒙吃下点东西,孙权就高兴,对手下人有说有笑;如果发现吕蒙不进饮食,孙权就长吁短叹,夜不能寐。吕蒙病情略有好转,孙权就下达赦令,让群臣都来庆贺。后来,吕蒙病情加重,孙权亲自到床前探视,命道士为他祈祷,想保全他的性命。但老天不遂人愿,吕蒙终于去世,时年42岁。

吕蒙,字子明,东汉末年名将,汝南富陂人
。少年时依附姊夫邓当,随孙策为将。以胆气称,累封别部司马。孙权统事后,渐受重用,从破黄祖作先登,封横野中郎将。从围曹仁于南郡,破朱光于皖城,累功拜庐江太守。后进占荆南三郡,计擒郝普,在逍遥津之战中奋勇抵抗张辽军追袭。

吕蒙少时,南渡长江,依附姐夫邓当。时邓当为孙策的部将,数次征伐山越。吕蒙年仅十六岁,也私自随邓当作战。后为邓当发现,大惊,厉声喝叱也无法阻止。作战归来,邓当将此事告吕母。吕母很生气并要处罚他,吕蒙说:“这贫贱的日子难生活下去,说不定获得功劳,就能取得富贵。再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母亲怜惜而饶恕了他。

当时邓当手下有一个官员,见吕蒙年幼,很轻视他,说:“那小子能干什么事,不过是送肉去喂虎而已。”后来,又当面耻笑羞辱吕蒙。吕蒙大怒,举刀而杀之,逃到同乡郑长家中。后通过校尉袁雄出来自首,袁雄为吕蒙从中说情,并将他推荐给孙策。孙策见吕蒙确有过人之处,便把他安排在身边作事。几年后,邓当去世。张昭推荐吕蒙接替邓当职务,任别部司马。

建安五年,孙策遇刺身亡,享年26岁。孙权接掌了江东的大权,想把那些统兵较少又发挥不了多少作用的年轻将领检选出来,把他们的部下加以调整合并。吕蒙听说后,知道部队合并后,自己想有所作为,就更困难了。于是,他想办法赊来物品,为部下赶制了绛色的服装和绑腿,并加紧操练。孙权检阅时,吕蒙兵马“陈列赫然,兵人练习”,孙权见后大悦,认为他治军有方。不但没有削减其部,反而增加了他的兵员

建安九年,孙权讨伐黄祖,击破黄祖水军,获悉丹阳、豫章、庐陵三郡的山越起事。孙权引军返回,吕蒙随军征讨。至豫章郡,孙权命征虏将军吕范平鄱阳,荡寇将军程普进击乐安,建昌都尉太史慈抚治海昏,同时,令吕蒙与别部司马黄盖、韩当、周泰等率兵镇守险要,担任山越最为活跃地区的县令或县长。吕蒙与诸将遵照孙权的部署,各自以武力平定了本地区起事的山越族人。吕蒙因功被任命为平北都尉,兼任广德长。

建安十三年,孙权采纳将军甘宁建议,发兵进攻夏口,吕蒙随军出征。江夏郡太守黄祖下令用蒙冲战舰封锁沔口,用大棕绳系巨石为锥以固定舰位,上有千余人用弓弩交射,封锁江面,吴军进攻受阻。孙权命偏将军董袭、司马凌统各率百人敢死队,身穿重铠,乘大船冲抵蒙冲舰旁,董袭挥刀砍断棕绳,战舰顺水飘流,孙权军遂溯流而进。黄祖见孙权兵来,黄祖急派水军都督陈就率兵反击,吕蒙统率前锋部队,身先战阵,亲自斩杀陈就。孙军乘胜水陆并进,包围夏口城。孙权督军猛攻,克其城,并屠之。黄祖只身逃窜,被骑士冯则追斩。此战,孙权大获全胜,一举歼灭宿敌黄祖,占领江夏地区。战后论功,孙权认为:“这次战事的成功,起因于先击败了陈就。”任命吕蒙为横野中郎将,并赐钱千万。

建安十三年十月,吕蒙还跟随周瑜、程普等人在赤壁大破曹操,曹操引军北归,留曹仁等驻守江陵。孙权命周瑜、程普统兵数万,与曹仁隔江相持。时益州将领袭肃率军投诚,周瑜上表,请孙权把袭肃所部拨给吕蒙管辖。吕蒙却有不同的见解。他从全局考虑,认为周瑜的意见欠妥。他极力称扬袭肃有胆识,有才能,并说袭肃向慕教化远道前来投诚,只该增加他的兵力,而不该褫夺他的兵权。孙权觉得吕蒙说得有理,便依照他的意思,归还了袭肃的部队。

不久,周瑜欲夺取江陵,先派甘宁袭取上游的夷陵城,对江陵形成侧背威胁。于是,曹仁分兵围攻甘宁,欲夺回夷陵。甘宁向周瑜求援,诸将担心兵少,如救援夷陵,则造成江陵空虚。吕蒙对周瑜、程普说:“留下凌公绩,我与您一道,前去救急解围,按情势不会要太多的时间,我保证凌公绩能固守十天。”接着又献策,劝周瑜派三百人用木柴把本来险峻的山路截断,当敌人逃跑时,我方就可获得他们的马匹。周瑜采纳了他的建议,亲率主力驰援夷陵,大破曹军于夷陵城下,所杀过半。曹军乘夜逃走,途经木柴堵塞的险路,无奈,骑马者皆弃马徒行。周瑜、吕蒙驱兵追赶截击,获得战马三百匹,军威大振。随即回师渡江,进军北岸,构筑营垒,向江陵发起进攻。此时,孙权为策应周瑜攻势,派兵包围合肥。曹仁由于孤军无援,在近一年的交战中屡战失利,损失甚重,遂被迫放弃江陵城,退往荆州。周瑜占领江陵,被孙权任命为南郡太守,控制了长江中游地带。吕蒙因功被任命为偏将军,兼任寻阳令

一次,孙权对吕蒙说:“你如今身居要职掌握重权,不可以不学习。”吕蒙推脱军务繁多,没有时间。孙权说:“我难道是想要你研究儒家经典而成为学识渊博的学者吗!
只要粗略地阅读,了解以往的事罢了。你说你事务繁忙,谁比得上我处理的事务多呢?我常常读书,自己感到有很大的收益。”吕蒙乃悟,开始学习,日积月累,他读的书,超过了宿儒耆旧。

建安十五年,周瑜病死,鲁肃接任。鲁肃到陆口,途经吕蒙驻地。鲁肃为一代儒将,认为吕蒙是武夫出身,有些轻视他。有对鲁肃:“吕将军功名日益显赫,不可用老眼光看他,您应当去拜访他。”于是鲁肃拜访吕蒙。酒到酣处,吕蒙问鲁肃:“您受重任,与关羽邻接,将要采取何种策略,以防止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鲁肃仓猝回答说:“临时看情况办。”吕蒙说:“现在孙、刘虽然是一家,但关羽实在是个如熊虎一样的将领,怎么不预定计谋呢?”于是,吕蒙详尽地分析当时的利害。鲁肃闻后,大惊,越席而起,靠近吕蒙,亲切地拍着他的背,赞叹道:“吕子明啊,我真没想到您的才能谋略竟达到了如此程度。”还说:“以你如今的才略,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了!”吕蒙说:“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兄长知道这件事太晚了啊!”
从此,二人结为好友,过从甚密。

时吕蒙与成当、宋定、徐顾三人的军营离得很近。后三人去世,其子弟年幼,不能任事,孙权想把他们的部队都合并给吕蒙。吕蒙坚决推辞。他给孙权上书,指出徐顾等三人勤于职事,忠于国家,子弟虽然年纪小,但不能废黜。连续上书三次,孙权才听从他的意见。吕蒙又为三将的子弟请老师,精心辅导。

曹操派庐江人谢奇任蕲春典农,驻扎在皖城的田乡,屡次侵扰边境。吕蒙派人诱使投降,谢奇不从,吕蒙就寻其破绽发动袭击,谢奇退缩,部下扶老携幼,纷纷投降。

建安十八年正月,曹操亲率十万大军进攻孙权,进至濡须口,攻破孙权军江西营寨,俘虏都督公孙阳。吕蒙随孙权统领七万部众抗御曹操。吕蒙多次献奇计,且均有效验。还劝孙权在夹水口建立船坞
。吕蒙防范敌兵,精到细密。后曹操遥望孙权的军队,见阵容威严,布防严密,慨叹说:“生子当如孙仲谋。”遂不敢轻易冒进。适值长江春讯将至,孙权写信劝曹操尽速撤兵,曹操也审时度势,主动撤军而回。

建安十九年,曹操为充实军粮,派庐江太守朱光在皖城地区屯兵耕地,种植稻谷。又派间谍招降鄱阳一带的强盗头目,作为内应。吕蒙认为“皖县田地肥沃,如果粮食丰收,他们的兵员就会添增,这样一连几年,曹操的优势就显露出来了,应该早点拿下皖县。”孙权采纳了他的意见。

五月,大雨使江河水涨;闰月,孙权率军沿江而上,进攻皖城。朱光收聚部众据城坚守。孙权问计于诸将,诸将欲修筑土山,添置攻城器具。吕蒙说:“制造攻城设备和堆土成山,须多日才能完工。到那时,敌人城防已经巩固,援兵必定到来,我们将不能夺得皖城。况且我军乘雨多水大而来,如果旷日久留,大水必定渐渐退走,我们回兵的道路会遇到困难,我以为那是很危险的。现在看来,此城不会十分坚固,我三军士气高昂,四面齐攻,很快就可攻克,然后趁大水未退而回军,这才是大获全胜的策略。”
孙权采纳了这一建议。吕蒙举荐将军甘宁为升城督,率领精锐士卒,从拂晓发起猛攻。吕蒙擂鼓助威,甘宁身先士卒,吕蒙以精锐紧随登城,仅一顿饭时间,就将城攻破,擒朱光,俘数万人。驻守合肥的曹魏大将张辽得知皖城告急,急忙率兵驰援,至夹石,闻皖城已失,只好退兵。

此战,对孙权控制江淮地域起重要作用。孙权认为此战吕蒙功劳最大,重加奖赏,当下任命他为庐江太守。所俘获的人马也都分给了吕蒙,还特赐他寻阳屯田六百户,官属三十人。

吕蒙返回寻阳。不久,庐陵盗贼为乱,诸将屡次征剿未平。孙权说:“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下令让吕蒙前往征讨。吕蒙兵至庐陵,擒杀首恶,余下的全部释放,让他们复操旧业。

刘备占据荆州,派关羽镇守。孙权屡次索要,刘备拒不归还。

建安二十年,孙权派吕蒙率两万兵士去攻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吕蒙传檄长沙、桂阳,二郡望风归附,惟零陵太守郝普守城不降。刘备闻后,见形势危迫,匆忙从蜀郡赶到公安,令关羽争夺三郡。

孙权当时住在陆口,指挥诸军。孙权一面派鲁肃率万人屯驻益阳抵抗关羽,一面传递紧急文书给吕蒙,让他放弃零陵,立即回师增援鲁肃。当初吕蒙平定长沙,率兵赶赴零陵,路过酃县时,顺路找到了零陵守将郝普的旧友邓玄之,把他带在军中,想让他诱降郝普。吕蒙得信后,他并未公布,而是连夜招集将领,布置方略,说天亮就要攻城。

布置完毕,他对邓玄之说:“郝子太知道世间存有忠义,也想行忠义之事,但不明白时势。左将军刘备在汉中,被夏侯渊围困住。关羽在南郡,而今我们主上亲自前抵南郡。近来攻破樊城关羽的大本营,解救酃县,关羽已被孙规击败。这些都是近期发生的事,您都亲眼所见。他们现在首尾各处一方,自救都来不及,哪有余力再营救零陵啊!现在我们的士卒精锐,人人都想为国立功,主上正调遣大军,相继上路进发。眼下子太的性命朝夕难保,却苦等毫无希望的救援,就同牛脚印坑中积水里的鱼,还希望用江、汉的水来活命,其毫无可依赖也是很清楚的事。如果子太能够将士齐心,坚守孤城,尚能苟延残喘一些日子,以等待后来有所投靠,这也算可行。如今我缜密计划安排好兵力,用来攻城,过不了一天,就会将城攻破,城破之后,他自己身死于事无补,而让百岁的老母,满头白发受人诛杀,岂不痛心?我猜想他是得不到外面的信息,还以为有外援依靠,故此才顽固到今天这个地步。您可前去见他,向他陈述这种利害。”

邓玄之会见郝普,把吕蒙的意思转述给他。郝普信以为真,心中恐惧,准备投降。邓玄之先出城报告吕蒙,说郝普一会儿便至。吕蒙预先命令四领,各选百人,待郝普出城,马上抢入,守住城门。不久,郝普出城,吕蒙迎上去,拉住其手,跟他一起上了船。寒暄之后,拿出孙权的紧急文书给他看,拍着手大笑。郝普接过文书,知刘备已到公安,关羽已到益阳,方知中计,“惭恨入地”。吕蒙智取郝普后,留下孙皎处理后事,自己即日率部赶赴益阳。

双方大战在即,时曹操攻打汉中,刘备后方吃紧,被迫与孙权讲和。孙权也想乘机攻取合肥,同意罢兵。双方议定以湘水为界,孙权把零陵郡和郝普等还给刘备。为表彰吕蒙的战功,以寻阳、阳新为吕蒙的食邑。

孙权回军,征讨合肥,为魏将张辽所挫。孙权围合肥十余日不克,遂撤围退兵,至逍遥津北,张辽乘机率步骑发动袭击。吕蒙、甘宁奋力抵挡,凌统率卫队拼死厮杀,掩护孙权逃至逍遥津,孙权急策所骑骏马腾越而过。时值将军贺齐率三千人在逍遥津南接应,孙权才侥幸得免。

建安二十二年正月,魏王曹操治兵完毕,遂再次兴师伐吴,进至居巢。孙权即在濡须口筑城据守,以扼控濡须水与长江交汇处。同时,以吕蒙为都督,令其率军守濡须坞,凭借以前所建的船坞,置强弩万张以拒曹军。曹操的前锋尚未安营,吕蒙即率兵出击,将其击溃。由于吕蒙等的奋勇抵抗,曹军久攻濡须坞不克。三月,曹操见难以急战速胜,遂率军撤回。吕蒙因此役被任命为左护军、虎威将军。

同年冬,镇守陆口的鲁肃去世。吕蒙代其为将,西驻陆口,原来鲁肃所部人马万余全都归吕蒙指挥。孙权任命吕蒙为汉昌太守,增食下隽、刘阳、汉昌、州陵。

吕蒙辖区与关羽的江陵毗邻,二人各守其土。吕蒙深知关羽善战,有对外扩张的野心,而且从地势上讲,又处在自己的上游,绝对不会长期相安无事。因此,积极备战,准备伺机收回荆州。

当初,鲁肃等认为曹操雄踞北方,战乱刚刚开始,孙刘应该互相依赖,互相帮助,同仇敌忾,不可因双方利害争夺影响大局。当时,吕蒙就持有不同见解,曾向孙权献陈密计,他说:“让征虏将军孙皎守南郡,潘璋驻守白帝城,蒋钦率领游动兵一万人,沿长江上下行动,随时可以应付敌人,吕蒙为国家前去占据襄阳,这样的话,曹操还有什么可忧?又有什么可依赖关羽的呢?而且关羽君臣,依仗他们自己的欺骗和手段和武力,经常反复,不能够把他们当做心腹。如今关羽所以不便向东出兵的原因,是因为至尊您的圣明,吕蒙等人还活着的缘故。现在不于我们正强壮时谋取他们,一旦我们死去,再想要用力,还能办得到吗?”孙权深纳其策,又对吕蒙说起攻取徐州的意图,吕蒙说:“如今曹操在黄河以北,安抚平定了幽州、冀州,没有空暇顾及东面,徐州境内防守的兵士所说力量微不足道,只要去进攻,自然可以攻克。然而徐州的地势,只通陆路,是骁勇骑兵驰骋的地方,至尊您今日得到徐州,十天内曹操就会来争夺,虽说用七八万人来坚守它,还是值得忧虑的。不如攻取关羽,占据全部长江流域,形势就会更加壮大。”孙权认为这建议更为切实可行。

及至吕蒙代替鲁肃为将,初到陆口,他便对关羽加倍殷勤,广施恩义,和关羽结下友好关系。

建安二十四年六月,刘备继取汉中后,派孟达、刘封攻占汉中郡东部的房陵、上庸等地,势力有所扩展。七月,孙权欲攻合肥,魏军大部调动淮南防备吴军。镇守荆州的关羽,抓住战机,留南郡太守麋芳守江陵,将军傅士仁守公安,自率主力北攻荆襄(魏荆州治新野,今河南新野;襄阳郡治襄阳,今属湖北)。

曹操从汉中回长安,派于禁增援樊城。关羽水淹七军,俘于禁、斩庞德,一时威震华夏。

吕蒙上书说:“关羽攻打樊城而留下很多守兵,必定是害怕我袭击他后方的缘故。我时常生病,可以以治病为名,分一部分士兵和我一起回建业。关羽听说这个消息后,就会撤掉守兵,全部开赴襄阳。那时,我们的大军走水路,乘船昼逆流而上,乘他不备,袭取他的空虚所在,那么就可以夺得南郡,擒获关羽。”

上书后,吕蒙就声言病重,孙权则公开下达文书,召他回建业。关羽闻迅果然中计,逐渐把守备兵力调往樊城。

闰十月,吕蒙奉孙权之召返回建业,途经芜湖,定威校尉陆逊前来拜见,对吕蒙说:“关羽和您的防区相邻,为什么远远离开,以后不会为此而担忧吗?”吕蒙说:“的确如你所说,可是我病得很重。”陆逊:“关羽自负骁勇,欺压他人,刚刚取得大功,骄傲自大,一心致力向北进攻,对我军未加怀疑,不听说您病重,必然更无防备,如果出其不意,就可以将他擒服。您见到主公,应该妥善筹划此事。”吕蒙大惊,但为不泄露军机,便说:“关羽素来勇猛善战,我们很难与他为敌,况且他已占据荆州,大施恩德和信义,再加上刚刚取得很大成功,胆略和气势更加旺盛,不易对付。”经此番交谈,吕蒙发现陆逊是可用之才。后吕蒙拜见孙权,孙权问谁可以替他在陆口指挥,吕蒙极力推荐陆逊,并说:“陆逊思虑深远,有能力担负重任,看他的气度,终究可以大用;而且他没有大名声,不是关羽所顾忌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如果行用他,应该要他在外隐藏锋芒,内里观察形势,寻找可乘之机,然后向敌人进攻,可以取得胜利。”孙权下令,由陆逊代替吕蒙。陆逊来到陆口,马上写信给关羽,表示自己对他的仰慕,开且表示绝不与关羽为敌。关羽愈发大意。

关羽新得人马数万,粮食匮乏。关羽在为解燃眉之急,竟擅自强占东吴贮藏在湘关的粮食。孙权得知此事,觉时机成熟,便派兵袭击关羽。孙权准备任命征虏将军孙皎和吕蒙为左、右两路军队的最高统帅,吕蒙说:“如果您认为征虏将军有才能,就应任用他为统帅;若认为我有才能,就应任用我。以前,周瑜和程普为左、右部督,率兵攻打江陵,虽然事情由周瑜作决定,然而程普伏恃自己是老将,而且二人都是统帅,于是双方不合睦,几乎败坏国家大事,这正是现在要引以为戒的。”孙权醒悟,向吕蒙道谢说:“以你为统帅,可以任命孙皎做你的后援。”

是年十一月,孙权任命吕蒙为大都督,率军隐蔽前出,进至寻阳,把精锐士卒埋伏在伪装的商船中,令将士身穿白衣,化装成商人,募百姓摇橹划桨,昼夜兼程,溯江急驶,直向江陵进袭,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隐蔽和诡密。驻守江防的蜀军士兵被伪装的吴军所骗,猝不及防,全部被俘虏,江陵城内空虚,陷入混乱。吕蒙先让原骑都尉虞翻写信诱降驻守公安的蜀将傅士仁,又使傅士仁引吴军迫降守江陵的蜀南郡太守麋芳。麋芳献城出迎,吕蒙遂率大军进据江陵,从而,一举夺回蜀长期占据的荆州。而骄傲轻敌的关羽,对吕蒙的袭击行动竟一无所觉。将关羽部下的家属全部抓获,厚加抚慰,并下令军中,不得骚扰百姓,不得擅人民家有所索取。

当时吕蒙手下有一个汝南籍的军士,相传是吕蒙的堂弟,拿了民家一斗笠,来覆盖官府的铠甲。吕蒙认为,铠甲虽是公家器物,但擅取民家斗笠还是犯了军令。挥泪将他斩首。于是军中震栗,以致路不拾遗。

吕蒙还派人早晚慰问年长之人,关心他们的生活,补给不足。若有人生病,就送去医药,有人饥寒,就送去粮食和衣服。关羽府库中的财宝,吕蒙一毫不取,全部封存。

当时关羽已被徐晃击败,闻江陵失守,更是惊慌,急忙撤军而回。回军途中,数次派人与蒙吕蒙联络,吕蒙热情接待关羽派来的使者,带他到城中周游,让他到将士们家中去慰问,于是,有的人亲笔写信,说得到吕蒙厚待。使者回到关羽军中,将士们得知家中不但平安无事,而且所受到的优抚超过了平时,故军无斗志。

此时,孙权已先到达江陵,派陆逊攻占夷陵、秭归,切断关羽入川退路。关羽向驻扎上庸的蜀将刘封、孟达求援,被拒绝。关羽陷于进退失据,腹背受敌的困境,遂西走麦城。是年十二月,关羽率少数骑兵从麦城突围,西逃璋乡,其部下皆降于孙权。孙权又派朱然、潘璋截断了他的道路,关羽父子最终为潘璋部司马马忠擒获,斩首,荆州遂平。

江陵一战,吕蒙立功至巨,孙权任命他为南郡太守,封孱陵侯,赐钱一亿,黄金五百斤。吕蒙推辞再三,不肯接受金钱,孙权不许。封爵还未颁布,吕蒙疾病发作。孙权时在公安,就把吕蒙接来安置在内殿,千方百计诊治护理,并且下令,在国内招募医者,有能治好吕蒙病的人,赏赐千金。

孙权尽心为吕蒙治疗,每当医者给吕蒙针灸,孙权就为之难过。孙权想多看看吕蒙,又怕他太过劳碌,于是命人凿通墙壁暗中观看。如发现吕蒙吃下点东西,孙权就高兴,对手下人有说有笑;如发现吕蒙不进饮食,孙权就长吁短叹,夜不能寐。吕蒙病情略有好转,孙权就下达赦令,让群臣都来庆贺。后来,吕蒙病情加重,孙权亲自到床前探视,命道士为他祈祷,想保全他的性命。但吕蒙终于在内殿中去世,死时四十二岁。孙权悲痛万分,缩食减眠以示哀悼。

吕蒙生前,所得的金银财宝和各种赏赐都交到府库中收藏。他命令主管人员,待其死后,把这些全部还给朝廷。他还留下遗言,丧事务求俭约,不得奢侈。孙权知后,愈益悲伤。

吕蒙死后,其子吕霸袭爵。并赐给他守家墓的人家三百户,免收田赋的田地五十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