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浦国际网址 1

没算出自己死期的最牛算命先生,神算黄三

盛花村里出美女,也出瞎子。有人说这是风水,一个地方不可能把什么好处都占了。村里的女孩子一出落成标致的大姑娘,一个个全扑棱棱全飞到村外去了。村里几十年依然没甩掉一个”穷”字,光棍扎堆。瞎子们长到十岁就去拜师学算命,日后好替人算命打卦换几个碎钱养活自己。
  村东的黄三从娘肚子里出来就是个睁眼瞎。只是黄三天庭饱满,方面大耳,长得一表人才,许多人见了他第一眼,都啧啧称奇,叹息此人如果不是瞎子,长大定能出个人物,只可惜睁眼瞎什么也看不见,这是命,谁也奈何不得。有时黄三走在路上,有正值情窦初开的姑娘见了他一下子便被他的帅气呆住了,一下子喘不过气来,心里乱蹦蹦跳个不停。更有胆大的见四下无人,走上去在他脸上轻轻摸一把,红着脸急急抽身跑开。
  黄三长到十岁时,被父亲牵着去拜村上老瞎子六拐子学算命打卦。六拐子算命很准,在村里可谓德高望重,就连村长对他都客客气气的称“六爷”,不过六拐子算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逢周三上午日出三竿才沐浴换衣开门算命,每天只算十人,多一个,无论给多少钱都不肯再开口。据说周三这天没有六拐子算不到的,一算一个准。于是每日里慕名而来的人赶集似的挤破了他家门槛。六拐子媳妇蒙着六拐子把算资从一次20元陡涨到一次50元,可四面八方的人还是不断涌来,个个称六拐子算命——50元值!更有出手大方的城里人,不远几百里开着小车扎堆赶来请六拐子算上一命,看看自己官运、财运如何,一个个虔诚而来,含笑而归,当然出手甩出的都是挺括刮的百元大钞。
  黄三长到21岁那年秋天,活得好端端的六拐子突然撒手而去,享年73岁。六拐子离世那天晴空万里,天空像洗了一样碧净。六拐子早晨起来还替几个人算了命,几个人一个劲称真准,真是太准了。吃罢午饭,六拐子小休了一会醒来,让媳妇把家里人全召集到一起,称自己阳寿已到,赶快准备后事。一家子人个个纳闷不已,以为他睡觉惊了风,要么脑子突然出了毛病,慌了手脚张罗着要送他去医院,他可是家中的一棵摇钱树。可六拐子满脸平静,只是轻轻摆摆手,让家人在太阳落山之前务必把他上路要用的该准备的都准备好,否则就来不及了。一家人一个个像没头的苍蝇,可没一人敢违抗六拐子的话,又怕出去让村里人笑话,只好关起门来个个忙得直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听到消息的村民们纷纷拖家带口,好奇地涌来看六拐子是不是真的要死了。到他家一看,见六拐子早穿上了寿衣,正神色安详地端坐在家中的黄木大躺椅上,口中念念有词,让众人安静让到两边,不要被接他的马踩了。众人个个觉得发笑,六拐子没一点要死的迹象呀!人们纷纷摇头叹息而去,六拐子算了一辈子命最后把自己给算糊涂了。可傍晚时分真的传来了六拐子死去的消息,村里人一个个惊讶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六拐子一死,找黄三算命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据传六拐子临终之时,把最得意的弟子黄三唤之耳边,细语几句,才头一歪含笑而去。更多的人相信黄三得到了六拐子的真传。黄三家每天前来算命的人排起了长队,钞票水一样哗啦哗啦流进了黄三的口袋。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一年后黄三就在村里盖起了占地半亩多的欧式小别墅,开起了饭馆和旅馆。想找黄三算命的人得提前一个星期预约,心诚的要在黄三家住上三天,这样算起来才没一丝一毫的差错,真是神了。
  一传十,十传百,黄三成了神算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越传越神,黄三旅馆里的二十来张床天天爆满,不提前一个月别想预定到床位。
  没几年黄三就富得流油,村里人也跟着占了不少光,卖小吃的,卖土特产的,开旅馆的,看管大小车辆的,洗车的,加油的,村里人每日总有几个小钱进口袋,比外出打工强上十倍,一个个小日子过得舒适而滋润。
  黄三25岁那年娶了邻县一个叫兰花的姑娘,还是个大学生呢,姑娘的父亲得了尿毒症急要20万元换肾,再不换只有死路一条了。有好事者找到黄三,黄三开始死活不答应,经不住众人的轮番劝说,你纵有万贯家财,没有一儿半女还不是一场空?黄三终于动了心思,这样他黄三就后继有人了。
  兰花的父亲换了肾,渐渐恢复了。兰花果真没食言,秋上就风风光光地嫁给了黄三。第二年春上就给黄三生了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黄三神算的大名更是越传越玄乎,连外省市的大老板也驾着私家车不远千里来找他算上一命。
  忽一日,黄三家大门紧闭,前来算命的人鸟兽样四处散去,一下子门前冷冷清清的。众人一打听,个个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回不过神来。原来黄三老婆兰花卷走了黄三多年积攒下的钱财,抱着儿子走了。更有人说,兰花在大学里有个情投意合的恋人,又有人说黄三是个二哼子,做不了男女之事,那孩子是兰花恋人播下的种,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怎可能跟着一个瞎子守一辈子活寡,黄三自以为有几个钱,就不知天高地厚,真是遭了报应。从此,黄三不再替人算命,整日蔫了样枯坐在家门口,瞪着死鱼样的眼睛一个人发痴,口里咕噜咕噜着什么,一个字也听不清楚。有人轻轻贴着他的嘴巴听了多回,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有个和黄三同出一门的师弟说得却有几分道理,师傅六拐子临终前再三叮嘱,不可贪财,不可日日开门算命,更不可娶漂亮的女人为妻。村里人这才想起六拐子的女人,是外乡逃荒而来的一个拉扯着三个孩子的寡妇。
  几个月后,下地干活的几个老汉发现黄三歪在别墅大门外晒太阳,半天没动静,赶紧走过去一摸,黄三不知啥时已断了气。十六浦国际网址,
  

十六浦国际网址 1

算命先生杨半仙近日老觉得,身边萦绕着一些不可言喻的东西。像是有团浊气,在不断地侵蚀自己。他感觉体力不支,甚至,多走几里路,都要喘不过气来。

不可能,他可是有天眼的,能看到人的运程,知过去未来。他在镇上给人算了这么久命,从未失手过。如果真有什么东西缠上他,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是镇上最有名的算命先生。找他摸过骨测过八字看过风水的,镇里镇外,数不胜数。找他算命还得预约!

也有人叫他杨瞎子,因为他是个残疾人,早年干活的时候被钢筋戳瞎了右眼。从那以后,他便开了天眼。且就是瞎掉的这只眼。

他算命真的太准了。他说瞎掉一只眼,是上天的特别安排,是恩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如果不瞎掉那只眼,他怎么能知晓人的过去未来呢?

杨半仙的出名,还得从一次给人消灾说起。

镇上跑车的李二娃,常年在外面开着大货车,没日没夜地在各种危险的盘山公路上奔波,挣的钱,都是名副其实搏命换来的。李二娃每次出车,家里人都提心吊胆的。

李二娃跑了三年车了,路上一直很顺利。可有天晚上他突然打电话回家说,在路上莫名其妙遇到好多小蛇,从天而降掉在挡风玻璃上,遮了视线,要不是开车技术过硬,命都差点交待在山旮旯里了。家里人吓坏了,劝他赶紧回来别跑了。但是李二娃舍不得,这趟活老板给的钱实在很可观,不挣太可惜了。

家里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镇上懂替人算命消灾的,就只有这个杨瞎子。于是连夜敲开杨瞎子家门,说加钱让他出个“急诊”,给李二娃看看。杨瞎子听完李家人叙述,掐指算了一算,说应该是李二娃走之前就遇上了什么,带上车跟了一路。李家人赶紧拉着杨瞎子去了家里。

杨瞎子在李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转了三圈,问李家人,李二娃出门前干了啥特别的事没。李家人抠破头皮也没想出什么特别的。李二娃出门前就在家吃了顿饭。他在田里发现一个黄鳝窝,条条个头都很大,便一锄头挖下去,一锅端了,回来炒了吃了。

杨瞎子一拍大腿,道,坏了,肯定是这窝黄鳝搞的鬼。他又问李家人,那些黄鳝头呢?李家人说埋了,在后院呢。杨瞎子连忙找来锄头去后院挖出了黄鳝头,一共九个。又往上浇了雄黄酒,一把火点着烧了个精光。

李家人奇怪,为啥要浇雄黄酒,黄鳝不是鱼吗?杨瞎子道,黄鳝体型像蛇,又称蛇鱼,李二娃逮的这些黄鳝不是一般的黄鳝,那么大个头,都快成精了。这个时候杀死它们,非报复不可。那怨念全集中在砍下的脑袋上,不让李二娃交出命来,誓不罢休。那些掉在李二娃挡风玻璃上的,才不是小蛇哩,就是黄鳝啊!

李家人听完倒吸了口凉气。杨瞎子叹叹气,说好了好了,没事了,以后让李二娃别乱逮活物吃了。那些生物,有灵气的很!

完事后李家人给李二娃打了电话。李二娃在电话那头说,一切顺利,都过了最危险的路段了。

这杨瞎子,真是神了!第二天一大早,李家人就敲锣打鼓地给杨瞎子送去了锦旗,上面印着三个烫金大字:“杨半仙”!

于是这杨半仙的名号,就一传十,十传百地宣扬出去了。连那些外地人,都几十上百公里地开车赶过来,求杨半仙给算命,改运。这杨半仙呢,也还真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有一天有个道士打扮的人打镇上过,看见杨半仙家门口络绎不绝的人。他观察了一会,发现个很规律的现象:进去的人都满面愁云,出来的人,都喜气洋洋的。

道士跟旁边人家打听了一下,知道了杨半仙的事迹。他在杨半仙家门口站了大半天,等到下午没什么人了,于是跨进了杨家大门。

他走进院子里,昂首阔步地,四处打量。杨半仙一看,这架势,来者不善啊,但还是保持住了自己的气场,礼貌地接待了这位道士。

“道长为何而来啊?”杨半仙问。

“只是路过,听说半仙是这镇上最有名的算命先生,贫道对五行八卦,命理学,也小有研究,想跟先生讨论讨论,切磋一下。”

杨半仙虚着左眼道:“五行八卦我都不懂,我替人算命靠的是天赐的本事。”

说罢他又指指自己瞎掉的右眼:“我这只坏眼睛,表面是瞎的,其实是开了天眼的。能看到人的过去未来,凶祸吉福!”

“嗯,不错不错。先生这么好的生意,看的出来,您的天眼看的确实很准。要不,先生也给贫道算一算呢!”

道士说完,伸出了左手,要杨半仙给他摸骨。杨半仙捏住道士的手,仔仔细细地摸索了一番。

“嗯,道兄应该是十六岁便入了道观,现年三十五,修炼多年,骨子里有仙气。”

“呀,先生果然是知过去啊,很准。那么,先生再帮我看看,我的前途怎么样?我一心向道,将来可否能修仙?”

杨半仙又摸了摸。这道士,是个练家子,身上虽然瘦,但骨头硬,是个能成大事的,但是心思极深,看不透,摸不透,他以后的前途,是走正道,还是堕入魔道,说不准啊,说不准。他摇摇头。

“怎么,先生觉得,很难算吗?”

“道兄前途无量,显而易见。只是,走什么道,还得看道兄的修行了。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哈哈哈,好,先生说的好,我也正在愁呢,该走什么道。还有一事我很好奇,像你们这种算命先生,算尽别人的一生,替人消灾挡祸,改命格,可是不知,你们有否给自己算过命呢?自己的凶祸吉福呢?”

道士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半仙。杨半仙心里咯噔一下。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他自从瞎了一只眼能看到别人凶吉之后,他的运,从未有过起伏。除了,赚了很多钱。道士说的五行阴阳,八卦太极,他根本不懂;他也没想过要去研究什么学术,自己也从未想过,要有什么样的前途。他只是单纯地替人看相看风水,看凶吉,消灾避难,仅此而已;他只是个算命先生而已!

“呵呵,杨先生,既然说到了这里,不如,您给自己算一卦,就算让贫道开开眼界?这对您来说,一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杨半仙额头渗出了汗。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算。是不是,所有的算命先生都没法给自己算命呢?这是不是这一行的规矩?

“哈哈哈哈,杨先生,算的出所有人的命,摸不到自己的运,能帮别人挡血光之灾,却不知自己命归何处,命归何时啊!有意思,有意思!”

道士大笑着,边摇头,边走出了杨半仙的家。

这天之后,杨半仙闭门不见客了,他一直在想那道士的话。他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不能算出自己的命。于是他对外宣称,他得修养一阵子,长期替人改运,损耗太大。

这可急坏了千里迢迢赶来找他算命的人。尤其是那些达官贵族。他们吃了闭门羹,四处派人去找杨半仙。他们的运,可是耽搁不起的!不是赶着在仕途上有所飞跃,就是犯了事要进监狱赶着救命的。

几天之后,有人说在县里的大街上看到了杨半仙,他应该是躲县里亲戚家去了。于是那些急昏头的人,又一窝蜂地跑到县城去,满大街小巷地进行地毯式搜索,就算把县城翻过来,也要把杨半仙找出来!

“诶诶,你们看,街对面,那个,是不是杨半仙?”

一个找人的看见一个矮小的老头,打扮的怪里怪气,大热天的还戴了顶皮帽子,帽沿压的低低的。

“就是他,以为戴了帽子就能挡住他那只瞎眼?”

“嘿,杨半仙找到啦!!!”

有人大喊一嗓子,所有找人的,立马跟着他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杨半仙,杨半仙,不要跑!”

杨半仙一看,老天爷,都追到这了!撒腿就跑……他太紧张了,边跑边回头看那些人追上了没。他现在不能回去给那些人算命改运,他还没有算出自己的命……

嘭!

街中心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刺破耳膜的刹车声穿过人群,杨半仙在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在半空中划了条抛物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杨半仙!”

“赶紧救人,送医院!”

“这老头不能死啊,他要是没了,我们的前途也没了啊!”

那些寻人的,都来不及惊讶,颤抖着手,打电话叫救护车,嘴里不停地念着:我的前途,我的前途……

救护人员很快来到现场,一阵手忙脚乱后,宣布杨半仙死亡。而且是,被车撞之后,当场就死了,根本没等到救护车。

“完了,完了,我们完了……”

“我不要坐牢,我不过受了一点点贿……”

“完了,我评不上处长了,新上任的处长肯定会整死我的……”

一群人面如死灰地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你们是谁?死者的家属吗?”

来处理事故现场的交警疑惑看着地上绝望的人。

杨半仙被抬上殡仪车,他眼睛直直瞪着天空,怎么都合不上。被抛起来飞在半空的那短短几秒,他一直在想,为什么算命的算不出自己的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