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随笔

碧水湖的水就是清,清得四周茂密的树木爱去照镜子,清得鱼儿在水中游,仿佛游在铺展在水底的蓝天上。
  
玉英每次从幽幽静静的林间小路走到湖堤上,就变成了两朵玉的花,水上一朵,水下一朵,两朵花儿相互辉映,人间水中就会纯美得让人发晕。
  
无尘一发晕,就会不由自主地向玉英跑去。飞奔的时候,他会张开双臂,就像碧水湖中张开双翅在水面上滑翔的天鹅。那一时刻,他的天地、他的心灵既美好又芳香。
  
天鹅几个月前就想吃了玉英。他的理由是,屈原高洁,就是以玉英为食的,还有诗为证,曰“登昆仑兮食玉英”。
  
但每次行动,都因玉英清醒、坚决、有效的抵抗而失败。玉英的理由也很充分,既然诗人已经很浪漫地告诉你,“登昆仑兮食玉英”,那么,就是在告诉无尘你,先完成攀登昆仑山的壮举吧。从爱情到婚姻,就是一次攀登昆仑山的过程,只有不畏艰难,勇敢进取,才能登上昆仑山,才能食到玉英,才能领略到婚姻亘古而苍莽的美好。
  
所以,两个年轻人现在还仅仅限于拥抱。拥抱,是两颗心的感知和靠近。他们还在感知中靠近,天鹅虽然开始向山顶飞翔,但想采摘到峰巅上的玉英,还需要努力。
   所以,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始终很清纯,像碧水湖里的水。
   可是,村里的谣言早已把湖里的水说浑了。
  
碧水湖离村庄四五里,无尘的爸爸承包过来养了鱼。无尘没事时就帮爸爸看鱼。有时晚上就睡在看鱼用的搭在堤上的窝棚里。
  
两个年轻人就在窝棚里拥抱,只是拥抱,或者站着,或者坐着。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拥抱,只要他们感到心跳的节律一致后,就会分开,快乐地干活、唱歌或吟诗。
  
但他们的拥抱已经多次被人窥视了。每一次窥视之后,村里的谣言就会更浑浊。
   两个年轻人浑然不觉,他们依旧拥抱、干活、唱歌或吟诗。
  
要问他们是从什么时候相爱的,还真说不清楚。仿佛小时候,就一起过家家。少年时曾经很青涩,很生分。十八岁那年春节后,他们突然都开始想念对方,并想急切地走近对方。于是,无尘大着胆子约了玉英,玉英战战兢兢地赴了约。碧水湖见证了这一切,也见证了他们的拥抱,只是拥抱,真的!拥抱之后,干活,唱歌,吟诗。
   玉英最喜欢吟诵的诗歌就是《诗经?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但《诗经》也成了谣言,而且很污浊。
   “玉英这朵花已经被那小流氓采了!”
   “两个人一天不见都没法活了都!”
  
谣言里裹着风也裹着云。说着说着,就说得夏日炎炎;说着说着,就说得乌云翻滚,黑云压城;说着说着,就说得天龙显形了。那天龙,一条尾巴接天垂地,上粗下细,摇摆翻卷,越卷越粗,挟着狂风暴雨,滚滚而来。
  
玉英父亲听到谣言的时候,天龙正好甩出一鞭闪,炸响一声雷。玉英父亲才不管这些呢,还是找了十几个亲戚,往碧水湖赶,要找无尘这个小流氓算账。
  
这个时候,窝棚被黑云和狂风挤压、撕扯得很可怜。玉英就站在窝棚的门前吟诗: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他看到父亲带着人雷神一般赶来时,便紧紧地抓住无尘的手。
  
无尘握紧玉英的手,安慰她别怕,说是他们两人的事,他们要一起登昆仑。
  
玉英父亲还没有赶到窝棚,那粗壮而凶猛的天龙就卷过来了,它一下子撕碎窝棚,把两个年轻人往上一提。玉英和无尘离地时,恐怖地“啊”了一声,随即借着风势,相互一拉,便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他们在雨和风的旋涡中旋转着,借雨洗礼,随风轻扬,随气上升,越升越高。大地茫茫,天空茫茫。突然,他们喜极而泣,因为他们明白了,他们就要登上爱的昆仑。于是,他们齐声朗诵起诗歌来,声音随着龙卷风在天地之间飞旋: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碧水湖的水就是清,清得四周茂密的树木爱去照镜子,清得鱼儿在水中游,仿佛游在铺展在水底的蓝天上。

  玉英每次从幽幽静静的林间小路走到湖堤上,就变成了两朵玉的花,水上一朵,水下一朵,两朵花儿相互辉映,人间水中就会纯美得让人发晕。

  无尘一发晕,就会不由自主地向玉英跑去。飞奔的时候,他会张开双臂,就像碧水湖中张开双翅在水面上滑翔的天鹅。那一时刻,他的天地、他的心灵既美好又芳香。

  天鹅几个月前就想吃了玉英。他的理由是,屈原高洁,就是以玉英为食的,还有诗为证,曰“登昆仑兮食玉英”。

  但每次行动,都因玉英清醒、坚决、有效的抵抗而失败。玉英的理由也很充分,既然诗人已经很浪漫地告诉你,“登昆仑兮食玉英”,那么,就是在告诉无尘你,先完成攀登昆仑山的壮举吧。从爱情到婚姻,就是一次攀登昆仑山的过程,只有不畏艰难,勇敢进取,才能登上昆仑山,才能食到玉英,才能领略到婚姻亘古而苍莽的美好。

  所以,两个年轻人现在还仅仅限于拥抱。拥抱,是两颗心的感知和靠近。他们还在感知中靠近,天鹅虽然开始向山顶飞翔,但想采摘到峰巅上的玉英,还需要努力。

  所以,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始终很清纯,像碧水湖里的水。

  可是,村里的谣言早已把湖里的水说浑了。

  碧水湖离村庄四五里,无尘的爸爸承包过来养了鱼。无尘没事时就帮爸爸看鱼。有时晚上就睡在看鱼用的搭在堤上的窝棚里。

  两个年轻人就在窝棚里拥抱,只是拥抱,或者站着,或者坐着。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拥抱,只要他们感到心跳的节律一致后,就会分开,快乐地干活、唱歌或吟诗。

  但他们的拥抱已经多次被人窥视了。每一次窥视之后,村里的谣言就会更浑浊。

  两个年轻人浑然不觉,他们依旧拥抱、干活、唱歌或吟诗。

  要问他们是从什么时候相爱的,还真说不清楚。仿佛小时候,就一起过家家。少年时曾经很青涩,很生分。十八岁那年春节后,他们突然都开始想念对方,并想急切地走近对方。于是,无尘大着胆子约了玉英,玉英战战兢兢地赴了约。碧水湖见证了这一切,也见证了他们的拥抱,只是拥抱,真的!拥抱之后,干活,唱歌,吟诗。

  玉英最喜欢吟诵的诗歌就是《诗经·王风·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但《诗经》也成了谣言,而且很污浊。

  “玉英这朵花已经被那小流氓采了!”

  “两个人一天不见都没法活了都!”

  谣言里裹着风也裹着云。说着说着,就说得夏日炎炎;说着说着,就说得乌云翻滚,黑云压城;说着说着,就说得天龙显形了。那天龙,一条尾巴接天垂地,上粗下细,摇摆翻卷,越卷越粗,挟着狂风暴雨,滚滚而来。

  玉英父亲听到谣言的时候,天龙正好甩出一鞭闪,炸响一声雷。玉英父亲才不管这些呢,还是找了十几个亲戚,往碧水湖赶,要找无尘这个小流氓算账。

  这个时候,窝棚被黑云和狂风挤压、撕扯得很可怜。玉英就站在窝棚的门前吟诗: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他看到父亲带着人雷神一般赶来时,便紧紧地抓住无尘的手。

  无尘握紧玉英的手,安慰她别怕,说是他们两人的事,他们要一起登昆仑。

  玉英父亲还没有赶到窝棚,那粗壮而凶猛的天龙就卷过来了,它一下子撕碎窝棚,把两个年轻人往上一提。玉英和无尘离地时,恐怖地“啊”了一声,随即借着风势,相互一拉,便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他们在雨和风的旋涡中旋转着,借雨洗礼,随风轻扬,随气上升,越升越高。大地茫茫,天空茫茫。突然,他们喜极而泣,因为他们明白了,他们就要登上爱的昆仑。于是,他们齐声朗诵起诗歌来,声音随着龙卷风在天地之间飞旋: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