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一个夜晚

夏天的一个夜晚,阿多决定把阿福给杀了。
  阿多杀阿福,有一千个理由。
  阿福是村长,是村里权力最大的人,也是村里最富有的人。
  阿福只所以富有,不是靠他勤劳的双手,而是靠他手中的权力,和他无休止的贪欲。
  村是个穷村,人多地少,好不容易招商引资建了个村办厂,没两年阿福却把投资的老板赶跑了,工厂成了他私人的企业,用的工人也是他最亲近的人,像阿多这样老实巴交无权无势的人,只有到外地打工的份了。
  一条高速公路要从村里通过,阿福与乡里的干部坑壑一气,克扣了好多家土地补偿款,中饱私囊。
  最可气的是,阿福还色胆包天,深夜溜进多名留守妇女家中,强行与她们发生关系,而这些留守妇女,不是碍于脸面,就是慑于阿福的权势和淫威,个个敢怒不敢言。
  总之,阿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
  当然,就阿福的问题,不是没人向上面反映过,可是上面的官员给村民的答复是,阿福只所以把村办厂变成了私人企业,是投资老板主动撤资的,是经乡党委研究决定的,至于个人作风问题,妇女们不站出来指证,也是捕风捉影查无实据的。
  可阿多和许多村民都不满意这个结果,他们认为上面的官员肯定是得了阿福的好处,才这样为阿福辩解,替他说好话的。历来,官官相护嘛。
  于是,受众多村民的委托,阿多决定把阿福给杀了。阿多是个正直的人,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
  为防止被警方抓获,阿多经过周密策划,决定把杀人选择在夏天的一个夜晚。
  阿多只所以把杀人选择在夏天的那个夜晚,是因为三天前他就离开了村庄,对外宣扬说,他去城里打工了,为的是掩人耳目。再者,他选择在夏天的那个晚上,是因为他看了天气预报,那天晚上会下一场大雨,即便是他杀了人,雨水也会把他所有的作案痕迹冲涮地一干二净,而他会很顺利的逃脱。
  而杀阿福,绝非易事。
  阿福家住着村里最漂亮的楼,高墙大院,想进门都不容易,何况,阿福家还有两条凶猛的大狼狗,见人就咬,生人根本无法近身。
  可这难不住阿多。在城里,阿多登上几十层高的脚手架,也就是十多分钟的功夫,阿福家的院墙再高,也高不过两层楼去,这在阿多,不在话下。至于那两条狼狗,阿多为它们分别准备了一块带毒的鲜肉,只要他们肯吃,必死无疑。为了能一刀毙命,阿多还精心配备了一把锃亮的匕首,锋利无比,吹毛断刃。还有其他的细节,阿多考虑得很周全,却唯独没有想到阿福会在家门口不远的桥上等他。
  那夜,天黑风高,暴雨如注。桥下,波涛滚滚,水流湍急。
  阿多身穿一件长长的雨衣,酷似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而阿福打着一把雨伞,嘴里叼着一根烟卷,亮光一闪一闪显得异常冷静。
  对视片刻。终于,阿福先开了口。
  ”听说你要杀我?”陈福声音沉稳,没有丝毫怯意。
  阿多吃了一惊,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说:”对,今夜我是要杀了你。”
  ”为什么?”陈福显得很不理解。
  ”就因为你作恶多端,我是替天行道。”阿多大义凛然义正严词。
  ”你常年在外打工,我作恶多端你看见了?”阿福说。
  ”没有。但你的所做所为说明了这一切。”阿多说。
  ”我不否认,我曾做过一些不尽人意的事,得罪了一些人,但也命不该死。”阿福说。
  ”该不该死,你说得不算,得问我手里的刀子答不答应。”阿多说。
  ”这么说你非杀我不可喽?”阿福吐掉了烟蒂,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
  ”只有杀了你,村里重新实行换届,选出不贪赃枉法的领导,村民才有好日子过。”阿多说着,拔出了刀子。
  ”你杀了我,就不怕被公安抓住,同样丢了幸命!”阿福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阿多步步紧逼说:”男子汉大丈夫头掉了不过碗大个疤,怕个啥?”
  ”你就不为老婆孩子想想,没有了你,他们娘几个咋着活?”阿福不紧不慢地说。
  ”我都谋划好了,不会那么轻易被抓住。”阿多说。
  ”你就这么自信?”
  ”对。”
  突然,阿福嘿嘿冷笑两声,说:”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样知道你今晚要杀我的?”
  阿多感到后背发凉,这也是困惑他久久没下手的原因。此次计划他只跟老婆一人说过,难道是她……阿多紧张起来,但很快他又提起了精神。
  ”谁告的密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晚上要杀了你。”阿多稳了稳心神说。
  ”杀我很容易,我来这里跟你会面,我全家人都知道,你要是杀了我,你也跑不掉。”阿福镇定自若,成竹在胸。
  阿多倒吸了口冷气,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
  阿福不动声色,继续说:”你要是放过我,我今天也绝不会为难你,这是二万块钱,你拿去,可比他们给你的钱多多了,从此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互不相欠。”
  一个炸雷响起,借着闪电,阿多看清了,阿福手里果然拿着厚厚一叠钱。
  ”你想收买我?你也太小看我了。”阿多说。
  ”再加一万。”阿福说。
  阿多不吱声了。沉默良久,他终于缓缓向阿福走去。
  阿福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阿多挨近阿福身旁,伸手拿钱时,阿福猛地朝他一撞,阿多”啊”地一声惊叫,跌落桥下,应声落水。
  阿福望着在水中扎挣的阿多,拍了拍巴掌,仿佛自言自语说:”我只许诺你老婆到我厂里上班,她就把你出卖了,还告诉我,你是个旱鸭子,到了天国,你可别怨我……”
  阿多不见了。只是在失去知觉的刹那,他知道阿福是跑不掉的,三天前他写了份遗书,寄给了他在城里最要好的一个朋友,说如果在一星期内等不到他,他就是被害了,凶手是阿福,他身上的一个微型防水录音机可以作证,要他务必报警。
  雨仍在下,仿佛夏天的那个夜晚,什么也没发生。

  偏远的山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一无市场二无工厂,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土坷垃里也扒拉不出碎银子,累的脱了皮也脱不了贫。
  二愣子当上了村长,是因为他老婆杏花是一个村花,他家是乡镇干部包村时的定点派饭户。
  开春,村两委连续开了三天会,研究攻坚脱贫的方案,修路种树投资大,见效慢,最后一致同意组织村民外出务工,挣回钱来再建村办企业。
  书记带领村上能够走出去的男劳力进了矿山挖煤去了,村长的老婆杏花有魄力,带领未婚妇女和孩子大了不拖累人的妇女一起南下,到家纺生产厂打工了。村上只有老弱病残以及因为孩子小离不开家的年轻媳妇。
  二愣子顶着村两委的迎上管下全部工作,还要兼任妇女主任和保安工作。偌大一个山村,没有青年民兵,治安工作压力很大。还好,二愣子有养狗的爱好,他自己家养着一条大狼狗,当然是母的,和二愣子感情很好,待遇仅次于他的媳妇杏花。他精心调养,看到母狗发情了就及时配种,一年生三窝,一窝五六只。经过简单的训练就及时的上岗了,这些狗都肩负起村上年轻小媳妇的保安工作。小媳妇们也不慢怠这些“随身保镖”,好好喂养,多数和女主人同吃同睡同溜达。村长在大喇叭里通知妇女开会时,都忘不了要求带上各家的狗。村长检阅小媳妇,村长家的母狗就会见狗孩子,狗孩子还经常相互交流保安工作的经验。
  村长经常带着母狗夜晚巡逻,所到之处狗都会安宁下来,生人到访小媳妇们的家,狗就会拼命地狂叫不止,而村长到了哪一家,都会安安静静。
  两年过去了,村里的安保工作大见成效,到了夜晚一片安静,几乎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村长抓治安工作有方、有力、有功,受到了乡里领导的表扬。
  村长领着母狗巡逻在大街和小巷,高兴地哼着小曲,美滋滋的。不过也有烦恼,那就是有的小媳妇报告意外有喜了,这都得他亲自安排流产事宜,还要搭上不少营养品。
  有一天深夜,村里女赤脚医生被人叫醒,听到又是村上的留守媳妇翠花闺女小妞妞的的声音。女医生开门一看果然是小妞妞,医生抢先问:“那只大狗又欺负你妈妈了?”小妞妞说:“不是的,是大狼狗咬伤了村长叔叔。”
  女医生提了药箱,赶到翠花家,村长躺在翠花炕上,脖子鲜血直流,翠花刚要解释,女医生拦住话题:“我一看就都明白了,赶紧打120!”
  村长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在医院里。养了一辈子狗,没想到葬送在自己养的狗儿子口里。
  村里外出打工的男男女女都赶回来了,他们为村长下葬后,用挣回来的钱,成立了山村经济股份有限公司,种果树,修公路,终于脱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