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多岁的老单身狗,微型随笔

女人被当做新媳妇背进村,又被背进一个空荡荡的院落的时候,整个村庄都沸腾了。
  妇人们手里拿着正在纳的鞋底,边走边很自然地将针在自己的头发里撩拨着;姑娘们手里拿着用七彩丝线缝制的漂亮鞋垫,边走边一起叽叽喳喳;至于我们这帮孩子,则一边大声吆喝着:“哦,哦,满仓找着媳妇了;哦,哦,满仓将新媳妇背回家了……”一边旋风般地向满仓家的院子冲去。
  满仓是村里的老光棍,按年龄,早该有媳妇了,因为穷,一直光棍着。如今,满仓终于有了媳妇,对全村人来讲,算是一桩非常轰动的新闻。
  这是一桩无需举行婚礼的婚礼,满仓非常大方地买了几颗喜糖,涌进院子的人,如果侥幸,会被分到一颗。
  对于村里的媳妇姑娘们,满仓很热情的邀请大家落座,新媳妇则忙活着给大家倒茶,只是,当我们这些小孩子从人缝中终于挤到新媳妇面前,却很有些骇然。
  新媳妇的头,歪着;嘴斜着;腿,瘸着;说话的时候,嘴里像是含着两块糖,很不利落……
  很快,新媳妇的身份和来历就被大家弄清了。说原本是一清清爽爽的利落人,说话、做事、长相,都在人前头,找了个女婿嫁掉后,却好几年没生养出孩子。于是先是婆婆,后是女婿,先是冷言冷语,而后拳脚相加……女人也是心气高的人儿,终于有一天,气不过,跳了井。
  女人觉得生活太苦,踊跃一跳想去投靠阎罗,然而最终却没有迈过奈何桥,因为她居然奇迹般地,被救活了。只是得救后的她,头歪眼斜,婆婆家更是容不下,没多久,就强行被送回了娘家。
  娘家的家,纵然爹娘哥哥不嫌弃,嫂嫂又怎能容得下呢?于是不久,媒婆就得到主家发的话,只要有人愿意要,彩礼全免,少量倒贴,也可以考虑。
  光棍满仓打光棍的时间真的太久了,有好几次,他都想在玉米地按倒村里那个脑子不大好使的女孩,但是回回关键时候,都被各种各样事情叨扰,满仓的身体,整天无奈被憋胀着;满仓的欲火,却照例熊熊燃烧。
  终于,满仓捡到了这桩便宜。
  新媳妇虽然残废着,心里倒也亮堂。刚结婚的几天,满仓对新媳妇,虽不能说如胶似漆,但毕竟还算呵护。只是这样的时间,短暂地犹如昙花开放。
  很快,满仓就厌倦了他的残疾媳妇,因为这个媳妇,实在太不能干了,慢说地里活她做不了,就是好多家务,她做起来也非常吃力。
  满仓说新媳妇的头发里,爬满虱子;满仓说这样的媳妇,有还不如没有。满仓是越来越不待见他的媳妇了,这种不满意,毫不掩饰的表现在他的语言及神色里。
  一个多月后,满仓将他的新媳妇,送回了娘家,这次他没有背,是用推粪的小车将她推回去的。新媳妇在被娘家哥和满仓互相踢了一段时间的皮球后,再一次的,落了井。这一次,没有侥幸,于是天下太平。

赵氏家族是村里的第二大家族,仅次于苏姓家族人口。两大家族人丁兴旺,人多,是非也就多。今天主要说的是,赵氏家族里的阿新引火自焚死了之后,他媳妇无依无靠,成了寡妇,在家里呆不住了,动了回娘家长居的念头。

阿新的母亲知道,媳妇一旦回了娘家,就再也回不来了,过一段日子,带着自己唯一的孙子改嫁,那也不是没可能,那么,他们这一脉就断了香火了。

这可把阿新的母亲愁得不行,遂来我家和我妈商量这事怎么办。我妈作为村里的百事通,民间妇女主任,我们家又是阿新家的亲戚,不能看着阿新的母亲没人养老送终,自然不能坐视不管。经过一段时间的合计,又多方征询亲戚好友,我妈和阿新母亲说,就他了!

他就是赵氏家族的光棍之一,名叫阿仔。

阿仔也是赵家人。他们同族,同宗。阿新的妈妈碍于面子,不好和自家媳妇谈这个事,只能由我妈做工作。我妈和阿新媳妇说,娘家你就不回了,我们合计给你找个老公,这样,你家婆也有人给她养老送终,于情于理,都该这么办。阿新媳妇和我妈说,伯妈,我相信你,但我要那个人对我好,也要对孩子好,不能像阿新一样,动不动就打我啊。我妈说,行,你觉得你们赵家的兄弟阿仔怎么样?

阿仔?阿新媳妇惊奇道,他都四十几了,比我大接近二十岁啊。

我妈说年龄不是问题,他也是个能干活的,人也是老实本分,只是家庭条件不好,耽搁了。

阿新媳妇不置可否,我妈就以为她答应了。

反正都姓赵,都是自家人,事情应该比较好办。但妇女们严重低估了阿仔对这事的反应。某天,妇女们找阿仔谈心,说现在你有一个摆脱单身的机会,你懂的,阿新已经过世了。说到这,阿仔就明白了。但阿仔有自己的考虑,说让我想想。

过了些日子,阿仔意识到这是要自己去阿新家当上门女婿,不愿意。妇女们又对阿仔说,你白捡一个媳妇,你还不愿意?阿仔说让我再想想。对于阿仔来说,这事有点天上掉馅饼,自己孑然一身几十年,忽然有个人可以当自己媳妇,就像梦一样一点都不真实。

妇女们说,好好想想吧,你和你两个哥哥都是光棍,一家三个光棍,等你老了,谁给你养老?怎么说,阿新也留了后,还是个男娃,你就知足吧。

阿仔思前想后,说,我没结过婚,又要养娃,我不行啊。

妇女们七嘴八舌,谁天生就会养家啊,这个得学!

这事有眉目之后,阿仔就和阿新媳妇一起下地干活,夏天的甘蔗地里闷热无比,两人就在甘蔗地里一边干活,一边找感觉。过不了多久,我妈找阿新媳妇聊天,问起阿仔怎么样,阿新媳妇说,阿仔,还行。

就这么定了。

赵家人找了个黄道吉日,也没办什么仪式,就让阿仔当了上门女婿。

阿仔就这样成了阿新的代替。

阿新家,不,现在是阿仔家了,阿新的媳妇,不,现在也是阿仔的媳妇了。

自从两人住在一起之后,留守在村里的年轻人们不免和阿仔开玩笑,你睡了阿新的媳妇,你不怕阿新来找你,索要你的命啊!阿仔被说得很不好意思。但玩笑开多了,阿仔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阿新兄弟的媳妇,现在可是他的媳妇。

对于一个四十几岁还打光棍的人来说,适应家庭生活需要很长的时间。比如,阿仔就不知道如何处理与阿新的孩子自己的关系。

阿仔和孩子说,叫爸爸。

孩子说,不叫,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死了。

阿仔说,谁说我不是你爸爸?

孩子说你是阿仔,我爸爸已经死了。

阿仔很不高兴,打了孩子一巴掌。

为此,他媳妇很有意见,到我妈这来告状。我妈把阿仔叫来,又教训了一顿,阿仔说,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关系啊。

村里妇女也说,阿仔,如果你表现不好,就不给你们办理结婚证,你看着办吧,赵家媳妇年轻得很,找个男人还不容易?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阿仔发誓,我会好好对待他们一家的。

但是,有天晚上,阿仔和孩子在床上逗乐,结果力气太大,又把孩子一脚扫到床底下,孩子哭着去找她奶奶。他奶奶也不知道怎么办,感叹到,这个阿仔啊,这个阿仔啊,唉……

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