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糊涂神

老糊涂神又喝了一次糊涂酒,喝夹生了。要说喝得少了吧,却晕晕乎乎,头重脚轻;要说喝得多了吧,还真没喝出高潮来,不过瘾。有点郁闷。回到家里,一头扎进厕所。
  老糊涂神偶尔抬头,看到了一只蚊子走投无路,心想:今天大爷喝酒了,暂且放你一马。可是再仔细一瞅,竟然是只斑马蚊。老糊涂神不加思索,跳起来就拍。谁知用力过猛,纱网窗没能挡住,老糊涂神瞬间冲出了楼外。多亏还没来得及提上的裤子,挂住了某个地方。也幸亏老糊涂神住在二楼,再一倒挂,离地面不是太远,但刚刚喝的酒全都变成了冷汗。
  楼下微尘美女正在方便,突然听到窗外有声,转头看到老糊涂神吓了一跳,心想:好你个色鬼,变态狂,还倒挂偷窥。微尘端起一盆脏水泼了过去。
  此时此刻,少妇紫玉正好从楼下路过,不曾防备,晴朗的天空竟然下起倾盆大雨。紫玉抬头一看,有一男人凭空而降,正好把紫玉压在身下。更加令人惊奇的是,紫玉刚刚翻唱的一首歌《摁倒就亲》,竟然自对方脱口而出。
  有一条叫《意外》的微信正在疯传:老糊涂神正在派出所里录口供,下身只穿一条内裤,火红火红的,那是在老糊涂神的本命年里,月儿送的生日礼物。
  真相大白,老糊涂神被释放。临走时,借了一套囚服,遮住了红裤衩。
  老糊涂神看了大仙写的《意外》,心中愤愤:微尘告我偷窥,紫玉诉我非礼,都是误会,情有可原。可大仙是怎么知道的?只有一种可能,大仙才是真正的偷窥者。我一定要让他好看,这口恶气不出,我誓不为人。
  老糊涂神拨通手机:“给力,没事来一趟,我在糊涂酒吧等你。”
  给力驾到,指着糊涂哈哈大笑:“你老兄出名了。进了局子录口供,红裤衩特鲜艳。既偷窥,又非礼,看你如何跟丽人嫂子交代。”
  “我就闷纳,大仙是怎么知道的?”
  “你真是老糊涂啦,网友们都猜到了。”
  “说说看。”
  “大仙肯定住在你对面楼,家里至少有架望远镜。”
  “这小子真是欠收拾,这事我得拜托你。事成之后,哥哥不会亏待你。”
  “好!咱们现在就研究一下细节。你去买架望远镜,看看你的对面楼,谁也在家看望远镜,那就是他。到了晚上,你设法把他引出来,我在后面用氯仿晕倒他,再把他装进麻袋,拉到立交桥上扔下去。”
  “不行!”
   “我们把他拉到人工湖边,再系上几块石头……”
  “不行!”
  “我们把他拉到郊区露天公厕,一个倒栽葱……”
  给力想象丰富,声音越来越大。邻座客人听他毒计层出不穷,看他像孙红雷匪气冒泡,旁边还有穿着囚衣的主谋,便悄悄离座,敬而远之。
  “就这么定了,回见!”给力拉着阔背肌,甩着两手,昂首阔步地走出糊涂酒吧,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气概。
  给力刚走,进来几位“便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穿着囚服的老糊涂神一举拿下。
  到了派出所,审讯的警官问他:“你怎么又来了?”

江湖里有个糊涂屯,屯里有一群糊涂人,糊涂人儿都快乐,屯书记自称老糊涂神。老糊涂神并不老,也就四五十岁。据本人介绍,名字的意思是“总是糊涂犯神经”。人们习惯叫他老神。
  (1)拆字
  这天,老神独坐屯委办,一通鬼哭狼嚎(K歌)之后,百无聊赖,忽然听到屯民传言:屯里来了一位大仙,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云游四海,卦卦兑现。
  老神一听,就像蔫头耷拉脑的野菜淋了水,顿时鲜活起来,便吩咐部下:“赶紧把大仙叫来,陪我推推太极。”
  大仙一身青色布衣,略显贫寒倒也干净清爽,目光平和不卑不亢。“你就是大仙?”老神问。
  “是啊!”大仙眼中的老神,身穿黑色丝绸长袍,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颇有修为,镜片后面闪烁着狡黠的目光。
  “听说,你算卦极准,卦卦兑现?”老神问。
  “不好意思,本仙略通卦理,对拆字略知一二。所谓兑现,并非传说中极准的意思,而是先收钱后拆字。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鬼子不挂弦。”
  “好,那就拆字。你开个价吧!”
  “拆一字一块钱。”
  “便宜。”老神往桌上扔下一块钱说:“老。”
  大仙十分珍惜地捡起钱,对老神略显诧异,谨慎出口:“本仙有话请求直说,客官莫怪哈!”
  “但说无妨。”老神表现出大人大量。
  “老,裆下见匕首,非刑宫,即自宫。”
  “糊涂。”糊涂脸色顿变,声音也跟着提高。
  “五十。”大仙伸出五指。
  “什么?不是拆一字一块钱吗?”
  “是啊!拆一字心诚则灵,感谢神明启示,大仙不能太贪,只收一块。拆二字,略有亵渎,收费十块。拆三字,流于市井游戏,收费五十。”
  老神迟迟疑疑地掏出五十,大仙再收囊中说:“糊,形米声胡。米是去壳的种子,不能再发芽。男人宫了,种子自然无壳成糊。涂,左边三点水,右边是余。余下的物件只能用来撒尿。”
  “神。”老神喊道,不再淡定。
  大仙看到老神似乎眼红了,说:“神字不必拆了。”
  “为什么?”
  “你想啊,人都无欲无求了,岂非神仙?”
  “滚。”老神终于丢开了绅士风度。
  大仙偏偏一根筋,有屁不放憋坏肚肠,便急捞捞地声明:“拆这个字可以破例。”
  “怎么个破例?”
  “免费。”
  “那就说说看。”
  “滚,左边三点水,右边是衮。衮是衣字上下拆,中间是个公字。也就是说,客官穿的黑绸衣是皇上赐给公公的,经过了三次水洗。”
  (2)醉酒
  一觉醒来,老神蓦然发现,妻子丽人依然站在床前。老神恍惚觉得,睡觉前曾经跟妻子吵过架。老神问:“你还没睡?”丽人哽咽着说:“结婚前,你叫姐姐叫得那么甜;现在,你妹妹多了,心里就没有姐姐了。”
  老神愧疚万分,赶紧把丽人拉进被窝。丽人象一只冰凉的小猫,蜷缩在老神的怀里,听着老神的鼾声,闻着老神的酒气。
  喝酒的人都知道,能喝一杯的就能喝两杯,能喝一瓶的就能喝两瓶,酒桌上往往身不由己。老神今天又喝醉了,告别朋友已是半夜时分。老神打算路上消酒,没打车,一边吹着凉风,一边喝着矿泉水,大约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家。
  老神胆大,从来不信世上有鬼,即使有鬼,也是藏在人的心里。老神为了抄近道,走进了一个小型陵园。一位白衣长发冷艳美女飘到他的眼前。
  老神问:“你是谁?”美女说:“我是鬼。你呢?”
  “我也是鬼。你在这干吗?”“我太寂寞,没人陪我,只好独自流浪。”
  “那,咱俩一起玩吧!”“好啊!”
  “怎么玩?”“你背我一会,我背你一会。你先背我。”
  “好吧,你上来吧。—-怎么还不上来啊?”“我已经上来了,你走吧。”
  “你怎么这么轻啊?”“因为我是老鬼。”
  老神半信半疑,双手反搂美女,往自家方向走。心想:反正不耽误自己的行程。过了一会,背后传来声音:“该我背你了。”“好吧。”
  老神放下美女,伏上美女后背。美女不曾防备,差点摔倒。“你怎么这么沉啊?”“因为我是新鬼。”
  二位就这么轮流着背,走啊走。老神明明是朝着自家方向走,可就是走不出陵园,累得几乎走不动了。
  “天快亮了,我们回家吧,明天再玩。”“为什么天亮就要回家?”
  “因为我们不能听到黎明的鸡叫。”“为什么听不得黎明的鸡叫?”
  “因为一旦听到黎明的鸡叫,我们就现原形了。快放我下来。”
  老神无动于衷,背着美女继续走。美女在老神背上拳打脚踢,双手恨恨地掐。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悠长的雄鸡报晓。老神一个激灵醒来,觉得丽人压在自己的背上,被丽人掐过的皮肤还在火辣辣地痛。
  (3)生死
  老神到处讲鬼,活灵活现,便被送进了芜湖四院。
  老神方便完,刚从厕所出来,迎面碰上一彪形大汉,一手攥住老神前胸,另一手拿枪指着他的脑袋:“说,一加一等于几?”“等于二。”“你知道的太多了。”“砰——”大汉手里的枪响了。
  老神双腿一软,委顿在地。大汉闪电般逃逸。
  给力大夫今晚值班,眼看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却来不及干预。
  给力打开铁栅门,来到老神跟前一试,气息全无。给力倒吸一口冷气,心想:这下事情搞大了。为了四院的生死存亡,我给力只好送神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给力把一瓶白酒倒在老神身上,背起他专挑灯光昏暗的小巷走。
  来到城外的一片树林里,给力已是汗流浃背。把老神放下,让他倚在一棵树上。给力在树后拽着老神的衣服。
  老神错被神经,只有月儿心里明白。月儿随后追来,不料途中迷路。月儿驱车来到一片树林前,忽觉内急,停车入林方便。
  给力听到有人逼近,慌乱中失手,老神前倾扑倒月儿。月儿本是行伍出身,面临突发事件反应敏捷,双手推出,鲤鱼打挺,飞起一脚,将人踢出三米开外。
  月儿鼓起勇气前去查看,那人竟然是老神,酒气熏天,没有半点气息。月儿百思不得其解,喃喃自语:“老神怎么会在这儿?为什么要对我突然袭击?我竟然把他踢死了。”
  跌坐在树后的给力越听越高兴,心中大石不翼而飞。给力飞奔而归,回到四院正好接诊病号。
  给力来到急诊室,一看躺在床上的病人就愣了。“妈呀!”给力差点跌坐地上,双手合十祈祷:“神啊,咱俩无冤无仇,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兄弟吧!”
  “病人家属。”给力喊完,眼前一亮,一少妇美若天仙。“我们已经尽力了。假如,你能提前半个时辰送来,也许……”月儿背起老神就走。
  “老神啊老神,我只能把你还给丽人嫂子了。这世欠你的,下世还你。”月儿欲哭无泪。
  第二天早晨,老神借第一缕光照悠悠醒转,想起昨夜脑袋挨了一枪恍若梦中,然而今天脑袋好好的,肋骨却是生疼。老神一声呻吟,看到眼前的丽人一脸疲惫。
  (4)练功
  第二春袭来,老神如饥似渴,天天转悠在灯红酒绿的门口,嘴里吞咽着口水。
  后来,老神终于看上了一位美眉:低处露脐高飞瀑,不高不低香瓜鼓;细腰翘臀腿修长,裙袂飘飘风情露……老神尾随进去,本想大展宏图,却天不从人愿,成了传说中的快枪手。美眉瞬间冰火两重天,刮净了老神所有的口袋,再把老神推了出来。
  老神羞愤难当,一头扎进了隔壁的酒馆。这儿的地理位置,好像也在诠释着酒色相连。多亏老神平时就有个习惯,身不由己地藏匿一点私房钱。
  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何况老神进来时还带着情绪。当老神站起来时,地球已经不太平坦。
  半夜回家打开门,发现地上多了一双陌生的男式皮鞋。老神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没客人啊!再回头看时,那双鞋却不见了。
  此后,老神对床第之欢心灰意冷,老婆改嫁,老神独自游山玩水去了。
  老神三番五次爬泰山,不是看日出,只为一本武林秘笈。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次终于如愿以偿。
  夜深人静时,老神颤抖着双手,打开红绸包,几个大字映入眼帘:葵花宝典。
  老神双手抱起秘笈,贴在胸前,感慨良久,泪水横流。
  打开秘笈,第一页上写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这个早在意料之中。第二天,老神带上多年积攒的私房钱,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了芜湖四院。
  出院当天,老神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秘笈的第二页:“自宫之后,无师自通。”老神顿觉上当,一股无名火自督脉上冲百会,又接上任脉一泻千里,火辣辣的疼痛处被瞬间贯通。惊喜之余,老神神游四海,天堂地狱逛了个遍。
  悠悠醒转之后,老神再打开秘笈第三页:“通了之后,入我后宫。”这句让老神颇为费解,一时参悟不透。老神想,既然与葵花宝典有缘,冥冥之中的其他缘分也将接踵而至。就在游山玩水之时,如武陵人误入桃花源,老神懵懵懂懂地撞进了糊涂屯。
  糊涂屯是个前朝遗皇的后宫,屯女们大都是宫女。老神文采好,来屯之后如鱼得水,既是老神带着她们玩,也是她们陪着老神玩。到处莺歌燕舞,一派欣欣向荣。
  除老神以外,糊涂屯里还有其他几位太监。秘笈的作者想必就是屯里的老太监,恐怕早已作古。当时的出版意图,不过是为了扩大太监队伍,带有一定的欺骗性。不像现在的老神,对江湖大腕们善意挽留。
  后来老神引进的江湖大腕们争权夺利,战火不断,糊涂屯终于被焚之一炬。在秘笈被烧之时,老神鱼跃扑去,将秘笈压在身下。秘笈保住了,但老神的肚脐之上又烫出了一个新肚脐。
  老神打开烧掉边角的秘笈,翻到最后一页,只见“后宫失火,各安天命”。老神把秘笈一扔,一声长啸,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