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不吃馒头

拾掇完家里的几亩三分地,已经是七 月份了 。晚上,老栓边在老婆端来
的洗脚盆里搓着 脚,一边说,”老 婆,明天我进城打工咋样 ?”老婆
说,”刚忙完农活,还是歇一歇吧!” “没事,离秋收还有三个月,三三见 九,将
近100天呢,一天挣一百,百 百成万,那可 是一万来块呢!”老婆
抿着嘴乐,”看把你美 的,钱是那么 好挣的吗?”老栓从水盆里提 出满是
泥水的大脚甩了两下,”等着吧,百 天后我给你揣回一块小砖头,非把你 那个小
钱口袋撑破不可。”
   站台上的人有点像老婆锅里装摆着的 豆包, 一个挨着一个。老栓扛着硕
大的行李包好容 易挤了出来,望着 一排排看不到边的楼房, 老栓心里
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脚是该迈 向东,还是迈向西,到底该走到哪 里。坐在
直烫屁股的水泥地上,老 栓点上了一颗烟。 烟气从鼻腔里喷
出,在胸前聚成了一团淡淡 的烟 雾。老栓的心也被裹在了这烟雾里, 上
不着天,下不着地,空唠唠地悬 在了那里。 半小时后,老栓掐灭了
手中的烟,态度决然 的自言自语 道,”人才市场,对,就去那, 在家
时砌过墙,码过砖头,这多多少少也 算 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才吧。” 临来
时,老婆在老栓的内裤里缝了个小 兜, 在里面放了十张百元大钞。老
栓说,”哪能 用这么多,五张就足够 了。”其实心里想的 比这还少,大有
一副空手打天下的气势。 来到人才 市场,老栓把手伸进内裤的兜里,
轻轻地捻拨着,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 张。重 见天日的钞票立马有了精
神,轻轻地抽打在 左手的食指上, 那声音很是舒服悦耳。折叠 整齐
后,老栓把它握在手里。看一眼有点 偏 西的太阳,老栓明白应该先找一
个休息的地 儿了。
   拎着自己的全部家当,他从一家旅店 出来,进入另一家,不一会儿,就又
出来, “哼,屁大点地儿,50元, 黑!” 老栓紧撰着从兜里抽出第一张
钞票迟迟不肯 花出去。又过了几道 街,在一个拐角的胡同 里,老栓推
开了一家旅店的门,一股潮气冲 了 出来。这是个地下室,没有窗户,房 间的
棚顶吊着个风扇,灯也不亮, 乌起码黑的。 一听价钱,30元,老
栓感觉那小灯瞬间亮了 一度,潮气 也不那么重了,老板又适时的打 开
了风扇,老栓打心里喜欢上了这里。
   清晨,老栓很早就醒来了,原因是有 两只蚊 子在打架,从左耳吵到右
耳,嗡嗡嗡,嗡嗡 嗡……老栓是劝了 三回,赶了五次也不起作 用,最后
索性穿上衣服躲了出去。 中介公司 的门口已经有人在排队,老栓赶紧
站了过去。一袋烟的功夫身后便又站 过来十 来个人,老栓边向前挪,边
在心里合算着一 会儿讲演的草稿。 当他在心里默诵着很是满 意的讲演
稿时,身后有人轻轻地碰了一下, “到你了。”老栓赶紧整整衣带,清清 嗓子,
正准备开始,那个戴着眼镜 一副学者气派的 工作人员,”去隔壁
填张表,交中介费200元 。”老栓边 走边合计,怎么还收钱呢?转念 一
想,人家帮你办事,收点费用也是应 该的 。在卫生间,老栓轻轻地捻拨
着兜里的钞票 ,小心翼翼地抽出了 第二张,第三张。填完 表,交了
钱,工作人员告诉他,”回去等着 吧”,”完事了?”老栓有点意犹未 尽,”这么
简单”,”对,就这么简 单。” 出了大厅,外面的阳光刚好, 不凉不热。”
嘿,要是让我讲一番, 一定能更加锦上添花 ,”坐在小吃部
里老栓仍不时想着被工作人 员省略 的细节程序。
   等待有时就像用慢火熬一锅清汤的姜 汁,刚开始 姜块是鲜的,是硬的,
到最后它变熟变烂, 然后被捞起扔 掉。
   老栓苦等了三天,感觉心也被熬成了 汁。中 介公司去了n次,工作人员总
是耐心地,慢 条斯理地说着那句 话,”回去等着,有消息 第一时间通
知你。”三天里老栓处处节俭, 可第 四张,第五张钞票还是从他的内裤兜 里
轻飘飘地飞了出去。 老栓的心有 些慌了,在一个街道的公示板上 贴
着一个招聘广告,前面围满了人。工 资45 00元,供吃二顿饭不供住,试
用期5天。想 想如能聘上的话,去掉 花销每天也能剩100 多,老栓决定去
试试。
   第二天,收拾停当老栓去了那家公 司。工作 很简单,就是往货车上装
卸东西。老栓一脸 的轻松,凭自己 的力气当个装卸工应该是绰 绰有
余。一声吆喝,老栓上岗了。院子里 停 着一辆50吨的大货车,装着整整
1000袋的 水泥包。老栓和另外四个 同事,按顺序一袋 袋地背着。突然
间,老栓想起了野外庄稼地 边一只 只搬运蚁蛋的蚂蚁,不同的是蚂蚁搬
的是自己的东西,而自己背上的东西 是别人 的。头三天,老板的脸上偶
尔漾着笑,没说 干得好,也没说干 得坏。老栓想,既然是挑 不出毛
病,那就该达到满意的标准了吧。第 四天,又是一车水泥包,刚背了三分 之一,
老板在那边生气了,脸拉得 老长。因为袋子 堆放的不整齐,而
且还倒了一撇码得很高的 袋子。老 板生气的后果很严重,老栓被告之
,明天不用来了。 晚饭时,老栓要 了一杯白酒,还特意点了一 盘最便
宜的炒菜。付完饭钱,老栓内裤兜里 的第六张,第七张钞票也被这几天的 零打碎
敲弄没了。躺在床上,老栓 有点迷糊,眼前 由一万元组成的那
块小砖头在渐渐变僵变硬 ,老栓不 敢看了,赶紧翻了个身,接着就呼
呼睡着了。
   第二天,太阳没有照常升起,因为是 个大阴 天。风夹着雨一阵接着一
阵,绿化带上的花 草左摇右晃,感 觉马上就要断掉似的。老栓 站在旅
店门口看着雨和风滚在一起疯狂,蓦 然间想到了老婆,兜里剩下的三张钞 票,是
留着回家时给老婆买点礼 物,还是用作继续 坚持下去的资本
呢?老栓回过身摸着口袋, 想找一 枚硬币来决定一下,可是翻遍了口袋
也没找到。 中午时雨停了,老天又 露出了笑脸。一个小 老板模样的中
年人走了进来,”老板,店里 有打零 工的吗?我公司要砌一段围墙,两天
的活,一天300元。”老栓正站在门 口看景, 听到这心动了。这样的散
活,前几天老栓是 不屑一顾的,但 此一时彼一时,蚂蚱再小也 是肉
啊,况且2天600元,也算是个大蚂 蚱 了。 两天下来,围墙砌完了,但
收工时天已经黑 了。老栓找到小老 板要结算工钱,小老板用 手一指围
墙内的大楼说,”这么大的公司还 能 赖你这几个工钱不成,现在黑灯瞎火 的怎
么算,你明天来楼上找我吧。 “老栓悻悻地 回到了住处。
   第二天,公司上班时,老栓第一个挤 了进去 。”干活的工钱?”坐在办公椅
上的人一脸狐 疑,”所有的钱我们已 经和包活的人结算过 了。”老栓一
听,顿感眼前有千万只小虫在 飞来 飞去,怎么走出来的都不知道,也不 知
道怎么就走到了那堵围墙面前。 盯着还没干 透的砖头足足有两分
钟,”娘的,”老栓飞起 一脚,一个大 脚印印在了墙上,又是一脚, 一对
脚印出来了。老栓尚不解气,又踹出 了 第三脚,只听”轰”的一声,围墙倒
了一大截 。老栓瞬间还没反应出是 怎么回事,公司的 保安已经来到了 眼前。
   当着保安的面,老栓一张一张地抽出 了带有 体温的三张钞票。
   第二天,老栓给老婆发了电报,___ 乖,速 寄千元!

                                                        套路

“老板,来包20块的玉溪”。

“好的,给”。老板不紧不慢的关掉正在浏览的网页,深呼一口气,从柜台下面拿出一包玉溪,放在柜台上。

“没零钱,给您一百”。小伙子从钱包随意的抽出一张毛爷爷

老板瞥了一眼小伙递过来的钱,随即放到柜台下面,然后又盯着屏幕左下方,同时将零钱递给小伙。

小伙拿了零钱,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匆忙向外走。

“啊“!!老板叫了一声。

小伙和老板同时一惊,小伙双腿瞬间浇筑水泥,心中飘过一万只草泥马。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老板首先开口,“你烟忘了拿了”。

小伙心里顿时放了大网,罩住了所有草泥马,不觉有一丝良心露了出来。回头挤出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走到柜台将烟放兜里,又拿出一张毛爷爷说,“老板你人真好,那这样,您把刚才我给您的钱拿过来我给您换一张。”

老板眉头一紧,拿出刚才那一百,卧槽,这张毛爷爷的头像居然在微笑。

老板皱起眉头,微微惆怅,“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不学好,我们国家未来怎么收复阶畔”。边说边把年轻人手里的钱换过来。

小伙一听汗颜,“没想到老板是个忧国忧民之人,晚辈也想匡扶正义,奈何不学无术,敢请老板指点”。

老板闻言内心感慨,这小伙还算是个青年良品,擦了擦柜台里面的玻璃,说,“不错不错,有心就好,我已隐居多年,指点就算了,你把我给你那烟拿过来,我给你换一包真的”。

小伙愣了半秒不到,拿出兜里的烟赫然看到俩字:“王溪”。小伙微微一笑,“我行走江湖多年,既然老板以诚相待,呃…老板这是您的车钥匙,在柜台上我看是宝马的,就一不小心掉到了我口袋里”

小伙面带笑容的看着老板,老板静静的看着小伙,仿佛高手对决前的沉默。整整维持了3秒,两个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老板点起了一跟烟,心想车钥匙刚才明明在我裤裆上方的钥匙扣上,刚才还刮伤了自己的…,看来遇到高手了。

“那好吧,既然你坦诚相待,这部最新款魅族PRO6是你的吧,刚才掉到柜台里面了。”老板拿出那部魅族PRO6,盯着手机说,“果然小的大不一样”。小伙惊讶的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裤兜。

老板语重心长的接着说:“小伙子啊,你还年轻,不要走叔叔的老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算你手段再厉害,到我这个岁数也就只能开个杂货店,老婆也讨不到,没事只能看看片,还撑不了5秒,唉,该死的岁月啊!早点努力奋斗吧,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小伙握着手机,不觉泪眼阑珊,“这是我买给女朋友的,她非常喜欢魅族,说魅族是一家认认真真做技术,实实在在做科技的公司,总希望我也能那样,可以本本分分的工作。她陪了我整整十年不离不弃,然而这部手机是我现在唯一能给她买的起的礼物。”

老板递了一张纸,小伙擦了擦脸,“谢谢老板提醒,给您的钱包,我刚才又不小心捡到的,还有老板把身后的玻璃拿开吧,不然你电脑里放的什么客人都看得见。现在我决心改过自新努力奋斗了”。

老板一脸懵,“额,好吧,快去吧,为了你的个女朋友,希望你从此能改过自新”。

“嗯嗯,我会的。老板这纸怎么一股味儿啊”

“啊?”,老板故意拖长声音,故作镇定地低头看了看那袋湿了的纸抽,,一脸无奈的支吾着,“可能放时间久了,受潮了吧…….”

小伙又闻了闻,感觉好熟悉的味道,一脸疑惑地走出了门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