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领空饷的女人

图片 1
不早不晚,每天11:30左右,都会准时看到,从101路公交上走下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挎着包直奔某某单位食堂,饭后,再挎着包直奔101站牌。
  她打扮得像个外星人似的,同事背地里叫她“黑色幽灵”,看上去,反正给人的感觉很另类。
  就说每年夏季六、七月份,海边城市气候虽然宜人,也只是早晚比较凉爽,中午也同样闷热。瞧这个女人,一向全副武装,头戴太阳帽、手戴着手套、脖子围个纱巾、脸上捂个大口套、眼上戴着个墨镜。总之,不让一寸肌肤晒到太阳。
  饭桌上她也很讲究,放个手绢,吃两口饭,就沾沾嘴角,这点像古代大家小姐,文质彬彬的,却和她做的那些事很不相符。
  你也许会问,她跑来就为了吃顿饭吧?哪有免费的午餐?哪有天下掉馅饼的事?她不仅天天来吃免费的午餐,还每月领着分文不少的工资。她怎么有那么大能耐?看势头不小啊!这女人是谁呢?是不是也有个县长、市长级别的老爸老妈护着她?
  这女人叫卞兰,她出生在一般家庭,父母也都是普通的工人。亭亭玉立的个子,长得细皮嫩肉,美貌如仙,丹凤眼儿,柳叶眉儿,樱桃小红唇,杨柳细腰,前凸后翘,让人过目不忘,她是B镇政府的一位公职在编人员。她可是单位的一朵花,声音很甜美,说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迎接上级检查,当个解说员的差使,保证有她,那时卞兰真是人见人爱的小姑娘。
  刚参加工作时,卞兰确实很出众,工作也积极,无形中引起领导的注意,时常来点特别关爱,致使她慢慢走向红尘陌路。大树底下好乘凉,所以,领空饷也没啥不可能。
  虽说她的工资是财政拨款,也不是掏哪个人的腰包,可她的行为,深深地影响大家的工作情绪,常常引起大家的嫉妒、怨恨。像“社保、民政、计生等对外服务性窗口,每天上午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大家每天按时上下班,挣点工资,万一有个迟到早退、脱岗现象,周末会上还要挨批评、写检查。无论谁忙,也忙不到卞兰,清闲的比大领导都舒服。为什么兰就可以不劳而获呢?为什么可以领几年空饷呢?
  起初,她只是不干工作,还能天天按时上下班。单位十几个科室,几乎她都呆过。不论在哪个部门,领导分给的工作一律不干,哪个科室愿意要她?时间久了,自己也觉得没趣,所以一年一个科室的跳。再后来,她干脆就不上班了,只是踏着点来吃饭,其实她的意图,不是纯粹来吃顿饭,意思是在食堂漏漏脸,向大家表明,她也天天来上班了。这点小聪明,能瞒过谁的眼睛?
  一年又一年,班不照常上,但工资照领不误,让那些辛辛苦苦上班的人产生心理不平衡。科室对这种现象也反映过,可每次对她来说,都是有惊无险,不知动用谁的关系,又一切安然无恙。
  我最初认识她,是她到我们办公室,中午来邀请科长打牌,在这里黏乎好一阵子,不管她说什么,科长就是不去。
  我好奇,问科长:“你平时不是挺喜欢打牌的吗?那么邀请你,也不给美女个面子。”
  科长说:“离这种人越远越好,和她走近了易出花边新闻。”
  “这,那是那,你也太敏感了吧。”
  另一个同事给科长开玩笑说:“您该不会逮不着狐狸就说狐狸骚吧?”
  科长说,就你们后调进来的不清楚:“她为什么能领空饷?”
  我问:“是不是她家人有很硬的后台?”
  科长说:“几年前傍上一把手A,大家都知道,已成为心照不宣的事实。”
  有一年,一把手A要去海南考察项目,学习那里的管理经验。领导外出,她也立马消失了,几天不见人影,科室领导也害怕,万一出个人命关天的事,自己也有责任,处于从她的安全出发,科长就带个同事,去她家看看,是不是在家?
  他父母说:“兰说单位出差,哪天回来没说。”
  科长委婉地说:“没事,大妈,我们从这里路过,来看看您老人家。”
  她科室领导做到心中有数,回来后也不敢吱声,暗地里观察动静。领导考察回来了,她也回来了。据说司机到机场接领导时,见他俩一块出的飞机场。当然这话是领导调走后才传出来的。
  五年后,A领导升迁,靠山走了,开始她哭哭啼啼,她怎么不动脑想想,有领导带走自己司机的,有哪个领导带情妇的?当然不会的,除非领导比较二。情妇在领导心里,充其量就是他的玩物,和他的事业相比,女人连个屁都不如。
  能傍上领导的女人,那一定不简单,要么长得漂亮,要么技高一筹,能吸引领导的眼球,能抓住领导的胃口。
  卞兰的A领导虽已升迁,两人关系私下还依然存在,A领导也念旧情,在工作交接时,跟新上任的领导轻描淡写地交代,说兰是他的什么亲戚,适当照顾一下。这事谁都心知肚明,领导想照顾一个下属,易如反掌的事,况且还落个顺水人情,何必得罪上级A领导呢?因此她上不上班,也没人管。
  她在市南,还有自己的一套房子,少说也将近200万吧。衣服一律穿名牌,一条纱巾花500多元,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光靠她那点工资,是维持不了她这样消费的。
  和她同龄的人,人家孩子都上初中了,她还是孑身一人。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目前都三十七八了,还没男朋友,更别说婚姻了。父母一催她相亲,就说:“您管我干嘛,我有自己的工资,又不吃您喝您的。”瞧她说的什么话呀!父母还不是牵挂她吗?
  她工作不行,但交际上一套一套的,一瓶白酒撂不倒她,酒桌的俏皮话,更是出口成章:什么感情深吻一吻,喝个交杯酒;什么喝酒像喝汤,此人在工商;喝酒像喝水,肯定在建委等等。她那小嘴一出口,保准逗得满酒桌人哈哈大笑,那酒场氛围可是热闹非凡……
  有些调皮捣蛋的男人,在背后说她:“撒过娇,出过轨,勾引领导下过水;装个神,弄个鬼,跟别人老公亲过嘴。”
  事实上没谁拿她当人看,茶余饭后,成为大家的笑料。
  卞兰的作为确实可悲、可恨,但更可恨的是那位手握大权的男人A,逮着个小姑娘,就金屋藏娇,一霸占就是好几年。
  俗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期间,霸占兰的那位领导A被依法查处,得到应有的惩罚,领空饷的事也被暴露。兰看着自己靠山倒了,像只受伤的小鸟,再无处依靠,痛哭流涕。其实,兰也是受害者。痛苦是难免的,错爱是要付出代价的,梦醒时必定是非常痛心的。
  好心同事劝她:“长痛不如短痛,他帮你一时,但帮不了你一世,脚下的路还需自己踏实地走。”
  “塞翁失马,因祸得福。”兰彻底与领导A断绝了情人关系。
  终于,卞兰从红尘世俗中彻底醒悟过来,从此她弃邪归正,工作也步入了正轨,结束了多年领空饷的历程。这让她释然了许多,找回了失去多年的自己。她在日记本的扉页上这样写到:
  让风吹走我的忧郁
  让雨洗去我的烦恼
  让阳光送给我温暖
  让月亮对我含微笑
  我想从今天就开始
  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开始我崭新的生活
  ……
  

琴在湖北省Z县某文化单位收发室上班,平时主要工作就是打扫卫生、烧开水,收发报纸。琴自幼酷爱古典文学,十多年来先后在红袖添香等文学网站及省、市报刊杂志发表诗词、小说、散文近百篇。文化单位是一个穷得巴牙且清闲的单位,单位的男同事们都是“领导”,女同事们大多数都是来头不小的小媳妇,这些小媳妇不是某局的局长夫人就是某局局长的亲戚什么的。她们每天上班就是一杯茶水,一张报,然后是“百家讲坛”:某处又开了一间名牌服装店,昨晚上打麻将又输了多少钱等等,叽叽喳喳聊得火热,而每当这时,琴总是一个人找个僻静的地儿捧一本书看得入迷。在单位,同事们私下给琴起了个绰号“书呆子”。琴从事的工作没有几个同事瞧得起,小媳妇们聊天时,经常拿琴开玩笑。
  
  琴戴一幅高度近视眼镜,性格内向,木讷,平时谨小慎微,没事时喜欢上网聊天,还给自己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网名——芙蓉,芙蓉在网上结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文学朋友,还在网上建了一个文友QQ群,群里有来自天南海北的文友,大家经常在QQ群里神侃,群里有一个叫老A的文友,约五十挂龄,幽默风趣,性情直爽,行侠仗义,说话带有领导腔调,跟琴最聊得来。老A经常亲切地称呼琴为“芙蓉妹妹”,琴称呼老A为“领导”。
  
  这些年来,琴对同事们的冷嘲热讽一笑置之,潜心创作,先后在07年出版了三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凤凰涅磐》,08年又出版了自己的诗集《兰花草》。琴虽然在单位里被同事们瞧不起,但在网上,却拥有一大批忠实的文学粉丝,同时,琴还兼任着北京市一家文学网站的编辑,平日里琴经常组织举办各种笔会、赛诗会、采风等活动,每天网上网下忙得不亦乐乎。
  
  2007年6月,全县机关事业单位调整工资,县人事局明文规定,各事业单位要实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调整工资明细表”公开上墙。可这次工资明细表上墙公布后,琴大吃一惊,她发现同样和自己一年参加工作的几位同事,在工资表现任职务职称一栏里写着办事员,而自己的现任职务职称一栏里却写着工人(初级工),且自己的月工资比办事员要少几百元,琴想不通了,明明自己是92年招工,98年已经转干,为何现在仍然拿的是工人工资呢?带着疑惑,琴先后找到县文体局人事科蔡科长、县人事局工资科尤科长咨询。
  
  文体局人事科副科长蔡文芝,四十出头,瘦小个,成天一幅苦瓜脸,说话尖酸刻薄,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不想看再看第二眼的女人。
  
  “蔡科长,我的身份怎么突然变成工人了,而且工资比同样工龄的办事员少几百元啊?”琴哈着腰,小声地说。
  
  “前几年套工资时,就高不就低,工人工资高一些,所以就给你按工人套的。”蔡极不耐烦地说。
  
  “可现在明摆着工人比干部工资低很多啊?”
  
  “你找原来管人事的郝书记,这不是我经手的事,我不清楚。”蔡文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说。
  
  在回家的路上,琴边走边想,十几年来,单位上都是差额拔款单位,粥少僧多,自己在单位,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调工资怎么会给自己往高处调呢?于是琴想只有到县人事局工资科去咨询。
  
  琴打定后主意,决定前往人事局咨询一下。
  
  县人事局工资科科长尤华,三十来岁,身材不高不矮,相貌端庄,态度和蔼可亲,说话轻言细语,不急不缓。
  
  “您好,我是县文体局的,我叫牛琴,是我们局人事科蔡科长让我来找您,我想向您咨询一下我的身份和工资问题。”琴小心谨慎地说。
  
  “请坐,你慢慢说,怎么回事?你们人事科长蔡文芝跟我很熟。”尤华非常热情地说。
  
  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后,尤华表示非常同情并关切的说:“你这种情况,如果属实,可以转为干部,工资根据政策规定按科员套。”尤华边说边打开电脑,调出琴所在的单位的工资明细表,让琴看。琴一看,自己的工资如果按科员套,那么每月工资就要增加几百元,不觉得心中暗喜。嘿嘿,这样一来,自己每天的辛劳付出,总算有所回报了。涨了工资,儿子天天吵着要吃肉,也可以给他好好改善一下生活了。
  
  “如果真能按科员套,那真是太感谢您了。”琴一脸感激的说。
  
  “没事,我这是按政策办事,应该的,蔡科长跟我关系不错,经常给我帮忙。这样吧,你回家写个申请,交给县文体局人事科蔡科长,由她来办理,你就不用管了。”尤华微笑着说。
  
  琴千恩万谢,高高兴兴地走出人事局的大门。
  
  过了半个月,琴想人家尤科长与自己素不相识,又这么热心肠,自己怎么也得表示感谢,请人家吃顿饭吧。
  
  “喂!尤科长吗,您好,我是牛琴,上次那件事,给您添麻烦了,想请您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
  
  “谢谢,你那个事,还有点麻烦啊。”
  
  “怎么啦?”
  
  “你们单位像你这种情况的有好几个人,有点不好办啊!”尤华打着官腔在电话里说。
  
  这件事,就这样黄了。一天,琴又在QQ里和老A神聊,琴把心中的烦恼说给老A听,老A听后感到很吃惊,并安慰琴说,这件事只是个很普通的小事情,我有个朋友在市人事局,我帮你问一下。
  
  一星期后,琴走进办公室,同事们都微笑着非常热情地跟琴打招呼。琴心想,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以前这些同事们没有一个拿正眼看琴一眼的,今天怎么突然变了。
  
  “叮铃铃。。。。。。”
  
  “小牛啊,因为你贡献突出,经局党组研究决定,决定任命你为Z县XX单位副馆长,还有就是你的职称已经被市里破格评审为副研究馆员了,你是我县文体系统难得的人才啊,恭喜你啊!”。。。。。。
  
  接到升迁的电话,琴愣了,究竟是谁在操纵自己的命运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