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长娘是一流,第四十天问

危瞳终于反应过来,一声惊叫,随后朝他扑去,抱着他脖子不肯撒手,“大师兄大师兄!你怎么回来啦!”
他一把接住她,调侃,“你的体重和你的身手都进步不小啊!”
危瞳笑出了声,依旧像只无尾树袋熊一样攀着他脖子不肯放手。
地上,小宝泪流满面的感叹着解脱,大师兄回来了,一切痛苦终于结束了……
危家这天格外热闹,危老爹因为渃宸的意外归来烧了一桌子好菜,大家满满围坐一桌,一边七嘴八舌的问他这几年在澳洲的生活,一边喜滋滋的接收礼物。
二师兄直感叹,说早知道他会突然回来给大家意外惊喜,危瞳二十五的生日礼物他就等他自己回来送了!
“谁送都一样,她喜欢就好!”渃宸喝了不少酒,脸色有些泛红,笑容愈发明亮。
他看着不断给他夹菜的危瞳,揉乱她的发,“是不是下午说你体重进步不高兴啊?一回来就想塞胖我?”
“人家明明是关心你!你都三年没吃老爹煮的饭了,让你多吃点!”她又塞了只大鸡腿进他碗里,原本正准备夹那只鸡腿的小宝一脸哀怨的盯着她,被她一眼瞪了回去。
偏心……小宝同学默默咬牙。
“是啊,师兄,你就多吃点吧!吃饱喝足才有力气跟她松动手脚,这几天可累的我们够呛!”二师兄半开玩笑道。
“是你们太菜……”危瞳扳着自己手指朝渃宸道,“大师兄,等下吃完饭要不要跟我切磋切磋?”
“渃宸才回来,别打打闹闹!”危老爹终于发话了,再度帮渃宸满上一杯酒,两人一起干掉。
饭后,渃宸说想去附近散步,看看周围的环境变化,危瞳自然是陪他散步的不二人选。眼看两人踏出家门,先前一派欢欣的师兄弟立马悄无声息溜进道场集中。
对他们来说,渃宸的归来虽然终结了来自危瞳的折磨,但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却犹如被启动的定时,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那就是危瞳的婚姻问题。
至今为止,渃宸还不知道危瞳已婚这个事实。而同时,危瞳此次却宣布分居回家住。由她最近的暴力程度可以得知,这个消息十成是真的。
所以,众师兄弟一番低论,觉得还是不要把她结婚的事告诉渃宸比较好。反正她都离婚搬回家了,原定九月的婚礼估计也不会进行。
有钱人总是一会一个样,要让渃宸知道最宠爱的师妹结婚不到几个月就被撵回家,事情铁定大条。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瞳瞳自己不说,这事就这么算了,如果她自己说了,那这事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各种计算讨论结束,众人各自练武、洗洗、睡觉。
﹌﹌﹌﹌﹌﹌﹌﹌﹌﹌﹌﹌﹌﹌﹌﹌﹌﹌﹌﹌
盛夏的夜晚温度很高,风淡淡的,带了些甜蜜的花香。
危瞳陪着渃宸,一路自老街穿行,偶尔遇上附近的熟人,危瞳便会主动跟对方打招呼,拉着渃宸献宝似得表示自己大师兄从澳洲回来了。
听到对方恭喜之类的话,便笑得愈发灿烂。
一直任她拉来拽去的渃宸忍不住出声,“我回来真这么高兴?”
“高兴极了!”她冲他眨眨眼,“走,请你吃冰激凌!”
十分钟后,他们每人拿着个甜筒坐在了沿河的石栏上。三年前的春天,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渃宸告诉她,打算离开家一段时间。
那时她以为他只是被冤枉辞退后的气话,结果没有多久,他就托人办好所有手续,坐上了去澳洲的飞机。
他走的那天,她把自己关在房间,硬是不去送他。总以为像以往每次那样任性耍耍性子,他就会妥协,留下不走。但结果他还是走了,而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一开始她有些生气,可日子久了又开始想他。之后那个夏天,她收到他从澳洲寄来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读着礼物里夹着的信,她才慢慢理解了他的心情。
世界很大,男人总该趁年轻出去闯荡,学习成长,累积收获。一家人总是一家人,无论去的再远也不会改变什么。就算见不了面,她明白他永远都是那个疼爱她渃宸。
“大师兄,这回不走了吧?”危瞳朝他身旁蹭蹭,拉住他衣角。
他露齿一笑,随手揉乱她的发,“怎么,怕我跑了啊?”
“是啊。”她朝他挑挑眉,“就怕你又跑掉了。你不在,二师兄他们老欺负我!”
渃宸手臂一伸,勾着她脖子将她拉向自己,“是你欺负他们吧!”
“哈哈哈,你真了解我!”她在他怀里抬头,笑的得意,冷不防鼻尖一愣,渃宸已用甜筒在她鼻尖上噌了下。
恶作剧的结果自然和以往每次一样,彪悍的危瞳勾住他脖子,用手里吃到一半的甜筒涂了渃宸一脸……
嬉笑吵闹里,危瞳的心情一扫前几天的郁闷,变得轻松欢快。无论如何,渃宸回来了,以后单挑有他群殴有他无聊有他,一切一切都有他。
终于等到凌泰打来电话,危瞳正在一个摄影展会上。
这是渃宸回国的第三天,他在澳洲得奖的几张摄影作品会在这里连续展出一周。危瞳虽然没什么艺术细胞,但听闻渃宸得奖自然要来捧场。
明明只有数天未见,但当她看到屏幕上跳动的熟悉名字时,心口竟一阵猛跳。
其实是已经决定好的事,这几天也一直希望他出现把事情做个了结,可真正要面对起来,她发现自己竟有逃避心态。
一旁的渃宸见她只是发呆不接电话,便凑上前看了看号码。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是:雇主。
“老板的电话怎么不接?”
危瞳哦了一声,朝渃宸示意了一下旁边。刚刚走到较僻静的一隅,铃声就停了,她很鸵鸟心态的舒了口气,结果不到两秒,手机又响了,依旧是那个名字。
她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熟悉的清晰嗓音一如既往的优雅磁性,“在哪里?”
“外面。” “哪里?” “有什么事?”她下意识紧张起来。
“告诉我地址,我现在让陆路来接你。”
“为什么让陆路来接我?”难道是去办那啥啥手续……
“你说呢?”他的声音低了两分,似多了分薄怒。
“我不知道!”她恼了。离婚就离婚嘛,还这么凶这么着急! “地点!”
“不说!”她似没恼够,对着手机接连说了五个“不说”,随后用力摁掉,接着关机塞进背包最底下。
做完这些,危瞳顿觉心情顺畅。反正总归是要离婚的,那么在这最后一段时间里,就让她好好展露一下本质吧!
同一时间,正在待命的陆路接到BOSS的电话。 “给我定今天回来的机票。”
“BOSS你今天就回来?!”按照计划BOSS起码还要在那里待三天,所以才会被把接危瞳这个任务交到他头上。
电话那头的人没开口,陆路诧异归诧异,还是尽职的开口,“要什么时间的?”
“最快那班。”
“好……我马上办。”就陆路对他BOSS的了解,八成又是危瞳那里出了问题……
﹌﹌﹌﹌﹌﹌﹌﹌﹌﹌﹌﹌﹌﹌﹌﹌﹌﹌﹌﹌
从摄影展离开后,危瞳请渃宸吃了顿大餐。饭后两人有默契的选择去距离老街不远的小学操场跑步消食。
渃宸十一岁进的危家,他曾跟危瞳在这里一起上下学整整两年。

住院两天,回家六天,危瞳被勒令养伤,差不多连门都没出过,就这么从八月底养到了九月。
期间,凌泰一次都没来过,加上她的手机在回Z城后不知所踪,所以连电话都没一个。
众师兄弟整日听她骂人,时间一长耳朵也开始起茧。
末了,师弟小宝悄悄跑去告诉她,其实凌泰有来过,而且不止一次,但都被大师兄拦在外面。
“师姐,你别怪大师兄,其实他也是心疼你……你这次为了保护你老公受伤,非常英勇!但毕竟受伤的是你,老爹听说姐夫明知有危险还带你去工地心里也不怎么高兴。不过我觉得姐夫不是那样的人,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师姐你如果想见姐夫,就得先把这个误会解开……”
可惜,难得侃侃而言的小宝并不知道,该解释的误会她都跟渃宸解释过了。由此可见这次的事并非误会,而是刻意为难。
对她此次受伤,渃宸始终耿耿于怀。
﹌﹌﹌﹌﹌﹌﹌﹌﹌﹌﹌﹌﹌﹌﹌﹌﹌﹌﹌﹌
危老爹其实明白,女婿并非那种人。
但见自家女儿受伤心里总是不高兴,所以在渃宸将凌泰拒之门外时,他并没出声;甚至发现渃宸暗下取走女儿手机丢去抽屉角落时,也睁眼闭眼只当没看见。
这天,凌泰第三次敲开了危家大门。
应门的仍是渃宸,危老爹端着茶杯踱出来,边喝茶边考虑这次的刁难女婿事件是不是该到底为止?
如果真搅合的这对小夫妻闹矛盾,他这个当爹的就不应该了。
结果,凌泰这次找的却不是危瞳。
两次被拒之门外加上电话不通,他自然知道这是渃宸的刁难。其实早在先前对方带她离开时,他就大抵料到这个局面。
说实话,若他真强行要进门,渃宸是不可能拦住的。但这样对双方都不好,出现问题得从根本解决。
半小时后,凌泰与渃宸已置身乔安会所的包厢内。
与渃宸这场谈话不算临时兴起,只是这几天公司太多事需要处理,他没有时间。
服务员送完咖啡就匆匆退了出去。虽然包厢里两个男人谁都没说话,脸上也都带着笑容,但气氛却异常诡异。
空气里,仿佛有一些看不见的火花,这种微妙的错觉令她半秒都不敢久留。
沉默的时间里,两人都似乎想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一些东西。
凌泰搁在桌面的修长手指轻轻扣了扣,缓缓道,“今天,我只是想解决一些问题。”
“原来你也知道有问题!”渃宸笑了两声。
凌泰的眉宇压低几分,唇角却仍保持着礼貌的弧度,“你是纯粹针对我,还是针对任何一个人在危瞳身边的男人?如果是前者,尚属于能够解决的范畴。如果是后者……”
他顿了顿,目光淡了几分,“我想我帮不了你。”
“是不是你们这些做生意的人说话都喜欢绕圈子?”渃宸摸了摸鼻尖,甚是好笑的摇头,“看来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我的影响力都不容小窥。你想知道我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是么?”
他问完,笑容又慢慢收了回去,浅棕色的眼瞳慢慢透出认真,“在那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先说说你自己对她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一来一去的谈话,两人似乎都在做探究。
凌泰知道,危瞳受伤的事不是她自己说的,也就是说,在意外发生后,有第三方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之给渃宸。
无论这个人是谁,目的是什么,他都不希望危瞳因此成为被利用的对象。
“我能跟她结婚,就已非常清楚表明了我的心态。你也不是蠢人,与其在这里因为意外而迁怒,怎么不仔细想想那个通知你的人到底抱着什么目的。”
凌泰缓缓蹙起眉,“工地意外是人为的,在你打电话来之前,我们这里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此次意外。你懂我在说什么吗?”
“这件事我会去查,不过就算这样,也不代表你能完全撇清关系。商场上那些黑白是非,不应该把她牵扯进去。我不喜欢听理由,牵扯了就是牵扯了。如果你真有本事,就应当好好保护住她,风雨再大也不让她淋湿分毫!”
渃宸说着,神态逐渐严肃,“从小到大,她虽然一直好动,喜欢找人打架,可我告诉你,有我们十二个人看着,她从来没吃过一次亏!你以为她不喊疼,就真的不痛?手臂五针,腿上七针,一共十二针!二十五年来,她大小擦伤扭伤的确多的数不清,可从来没有哪次严重成这样!”
他的怒意终究起来了,“你不用再问我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无论是怎样的我都没必要也没兴趣让你知道!你也别再做出一副能够给她幸福的模样来,婚姻只是形式,什么都说明不了。你说想解决问题,那我就直接点告诉你,不用解决——关于危瞳,无解。”
﹌﹌﹌﹌﹌﹌﹌﹌﹌﹌﹌﹌﹌﹌﹌﹌﹌﹌﹌﹌
这夜一场谈话,算是让两个男人在场面上最后一点客套也彻底消失。渃宸说完该说的,率先离开。
走出乔克会所后,他眼底的怒意很快消散,他的目光自停在路旁的车上掠过,短暂的一瞥并未久视。随后拦了辆车,返回老街。
此刻已接近午夜,老街上的住客们早已睡下,昏黄路灯下,狭窄的老街静谧而深幽。暗中,似乎有一道视线注视着他。
渃宸何等耳力,他朝某阴影处看了眼,笑着摇头,“还不出来?”
纤长的窈窕身影闪了出来,年轻女子浅麦色的脸孔上带着讨好的笑,“大师兄……”
看着她一身热裤T恤外加贝雷帽的利落打扮,他好气又好笑,“翻墙出来的?”
“没有。老爹早坐在墙边上捧着茶杯晒月亮呢,我是走大门出来的!”
她老爹天天糊涂,难得却精明非常,知道小宝告密后就明白她不可能还待得住,特地在墙边等她就是为了不让她带伤翻墙。
她上前勾住渃宸手臂,“凌泰找你都谈些什么?”
他避而不答,只盯着她看,“这么晚还回去找他?”
“明知故问。”她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她的模样,他又有些想笑,然而敏锐的触觉再度忠诚的反馈给他一些讯息。
他骤然拧眉,借着摸她头的动作,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斜后方的另一处阴影,那尚未凝结的笑意就这么消失无踪。
他收住脚步,逐渐凝神,“其实凌泰今晚问了我一个问题。”
危瞳抬头,月色下,渃宸俊挺的五官愈发显得深邃立体。
“然后,我就一直在想,当年执意要出国发展这个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当然是对的!不出国又怎么会拿摄影大奖?”
他叹了口气,目光停顿在她脸上,缓缓拉住手臂上的手,握在手里,“可惜我得到事业,却失去了你。”
“啊?”危瞳被炸的不轻,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对话!?
“瞳瞳,我真的很后悔。”他的声线压得很低,这么近距离听来有种不真实感。
危瞳不傻,若是这样都听不出背后的意思那就是白痴!
可正因为听懂,才愈发震惊,尤其在全无准备的状况下。
她张张嘴想说话,却被他摸着头发打断,“不用问了,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些话我本不打算说,可现在我才知道骗不了自己。从小看你长大,你是我重要的家人,也是我最重要的女孩。我不该离开三年,以为你还小,以为你对感情总是懵懵懂懂所以不会太早恋爱。结果回来才知道你连婚都结了……”
“大、大师兄……”她抽了抽嘴角,发现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一直努力在凌泰面前争辩的事,此刻却变成她一个人无意义的坚持。认定是家人的兄长,竟突然告白……
她推开他的手,退后一步,“大师兄,你是我重要的家人,我从没对你有过那种心思!”
“是么?”熟悉的声音带着不熟悉的落寞。
危瞳狠狠心,“是!我不想我们的关系因此改变疏远,所以今天这些话,我就当从来没听过,你也当没说过,我们——”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的打断,“我既然说出来就不会收回!瞳瞳,那个男人不适合你。他太复杂太深沉,他的世界跟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就算现在不分开,以后你们也终究会陌路!”
夏天的风闷热枯燥,令这个夜晚变得莫名冗长而焦躁。
渃宸在她离开前告诉她,他并不介意她这一次的婚姻。他在意的只有她,他不会逼她,但他希望她能好好想清楚。
在她跟凌泰之间的这场莫名婚姻,到底是不是真能继续下去。
﹌﹌﹌﹌﹌﹌﹌﹌﹌﹌﹌﹌﹌﹌﹌﹌﹌﹌﹌﹌
倒第三杯咖啡时,凌泰发现窗外天空已经泛白。
近来,他的生活习惯毫无规律可言。
他按住发胀的太阳穴,端着咖啡踏上玻璃阳台。
四十五层的高度看去,整个城市都仿佛陷在一片奇怪的灰白色混沌中。天空云层很厚,想来今天会有一场大雨。
想起昨晚陆路的电话,本就深沉的眸色再度冷却几分。
他打来电话时,他正加快车速甩走后方的尾巴。这些年,被跟的多了,车技倒是练得炉火纯青。
这一次的调查几次周折,花费陆路不少时间,只因从开始他们都走进一个误区。
九月临近,总以为对方目标是公司,对象是凌泰,却疏忽了另外一人。
凌洛安先前在酒吧受伤的事,陆路也有所耳闻——毕竟只单单做被跟踪的一方,对BOSS来说很不公平。
凌家小姐当晚在医院出现过,想来应该就是那次知道了渃宸的存在。出自何种意图他不了解(十有八九跟凌洛安脱不了干系),但那晚之后危瞳身边也出现了跟踪的人。
这人甚至一路跟去了S城,偷听到他们电话,然后趁机设计了这个意外。
渃宸那边,也应该是凌静优通知的。
她虽没有下狠手,但处心积虑安排这一切着实令人生厌。
跟踪危瞳的人早已被陆路命人暗中除去,但凌泰一想到她曾经置身危险心底的怒意就平息不了。
“关慧心教育出来的‘好女儿’,若只是骄纵任性也就罢了,可偏偏把手伸向不该动的人。”烟灰色宾利在夜色里飞驰,后视镜里,男人的眼瞳窒冷,“也是时候让凌洛安学学过滤身边的女人了。”
陆路跟了他这么些年,自认对BOSS很了解,以前遇上麻烦,他对自己的安危都能一笑置之。
这次为危瞳这样,绝对是动了真怒。
陆路不敢含糊,应下后当即着手布线,同时传消息给负责危瞳安全的保镖,令他们盯紧一些,别出岔子。
结果却得到对方这样一个报告:他的BOSS夫人,昨晚遭人告白了……
﹌﹌﹌﹌﹌﹌﹌﹌﹌﹌﹌﹌﹌﹌﹌﹌﹌﹌﹌﹌
身为助理,陆路近来觉得压力颇大。
都说男人动情是件没理智又盲目的事,他一直以为清冷睿智如凌泰,不会做这么失策的事,但理想与现实总相差甚远。
之前才因一言失误导致危瞳受伤的助理挣扎了一夜,终于决定打给BOSS报告这一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