掮客 第30 31章 缪娟(纪缓缓)

三十
他们在清晨时分终于赶回查才城,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小山下车,轻声在她耳边说:“辛苦你了。”
佳宁没有看他,也没有应声,只是挽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牵着安静的小姑娘。
他做手术的时候,她等在外面。之前这一夜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现,错过了的魔术师的表演,会场的混乱,周小山杀人不眨眼,还有她自己,手起刀落,落在那人的颈上,鲜血喷涌,他们在黑夜里赶路,丛林中发光的兽的眼睛……她痛苦的想,这里究竟是哪里?这身上还有血迹的女人究竟是谁?
小姑娘一直坐在旁边看着她,孩子的眼睛让人无处遁形。
佳宁在疲惫和沮丧中流出眼泪来,对那孩子说:“对不起,对不起,没能带你去看表演。真是对不起。”
她伸出小手,擦她的泪。
小山出了手术室,脸色有些苍白,可是身体硬朗,没有大碍。
佳宁站起来,却没有走过去,离了一个手臂的距离,看着他。
“断了三根肋骨,多扎了几层绷带。”他摸摸自己左侧的肋下,“小伤而已,没什么大问题。”
“那很好。” “不要哭。” “我没有。”
小山伸出手去,像那个孩子一样,用自己的手掌擦她的眼泪。
然后他弯下腰,看看这个小孩儿,摸摸她黑色的头发:“嗨,饿不饿?”
有人问了,她方点点头。
小山一手抱她起来,另一手又握住佳宁:“我们去吃早饭好不好?拐角就有茶楼,点心非常的好。”
他们一同走出医院,查才城的今日,有明媚的阳光。
小山负了轻伤,可是不以为意。看看身边的佳宁,这个女人刚刚保护了他。
被保护着,这么温暖的感觉,多么好。像在北京一样,她还当他是年轻家贫的学生,过问他的难处,不准他旷课,为他添置衣服。
他用力的握她的手。
给她洗澡的时候,小姑娘不敢站在淋浴的下面,佳宁问:“为什么?”
“这里疼。”她指指自己的耳朵。
小孩子的耳朵都怕水,佳宁好像有点印象。但不洗头发不成,天气这样热,她身上,头发上也有汗味了。佳宁找来一个木盆,洗刷干净了,兑好了温水,然后把小孩子的身体往自己右肋下一夹,让她的头向下,一手托住,一手开始给她洗头,像洗刷一个小冬瓜一样。
这种姿势,小时候妈妈给她洗头时候就是这样,小孩子一头向下可能会有点害怕,但是绝对不会让水进到耳朵里。
她的小手抓住她的胳膊,佳宁说:“马上就好了,嗯,你的头发可真好……”
然后她给她的头包上一个小毛巾,把她放到浴盆里,细细的擦洗她的背,她的腿,她的腋窝处还有她的脚趾头,搔一搔她的脚底板,小孩子突然“咯”的一笑,那张从来严肃的没有表情的小脸像阴雨天忽现艳阳,她扭了一下胖乎乎的身子,激起水花,弄得佳宁一脸都是。
她愣住,顾不得擦脸上的水,仔细看孩子的脸,那么不爱笑,可是笑起来那么好看,又明明是周小山的样子。他们全然不认识,可是怎么会这么相似?
他来接走她的时候,佳宁刚刚给她擦干。
小孩子被小山抱在肩上,佳宁看看他:“孩子是我抱来的,我想知道她是谁。”
小山摇头:“我想告诉你,但是我并不知道。你跟我,都没有必要知道她的名字。”
她知道他说得对,于是伸手拨了拨女孩额前的头发:“那你得跟我说,没人会难为她。”
“……没人会难为她。” 小山开车载女孩去查才将军那里。
她还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很乖。
忽然用手按了按自己的脸颊:“我有的时候牙疼。”
他看看她:“你的牙长齐了吗?” “十六颗。莉莉只有十五颗,还摔坏了一颗。”
“恭喜。你疼是因为你还要长的缘故。” “为什么不见露丝玛丽?” “那是谁?”
“露丝玛丽每天跟我在一起。看管我。”
“你来这个地方旅行,不一定非得有人跟随。” “旅行?” “是离开到别处的意思。”
“妈妈可是去了旅行?” “……” “她也不告诉我。” “……”
她的目光忽然被外面的东西所吸引,伸了小手说:“那个……” “芒果馅饼。” “……”
“你想要?”小山问。 “请你。”
小山把车子停在路边,自己下来,从她的那一侧把门打开,抱她在肩上:“你知道吗?芒果馅饼有很多种味道,你得自己选一选。”
老婆婆把金黄色的芒果糜浇在薄饼上,问小孩要那一种调料。
她没有吃过,难以选择。
小山说:“牛奶味的,还是酸奶味的?还可以放一点咸盐和辣椒……加上薄荷的也好吃。”
“……”她皱眉头。 选个好口味的甜品,对孩子可是个大题目。
“不如这样,我们每样都要一个。你每个都尝一尝,你剩下的,我来吃。”
她这才点头。
第一口吃的是牛奶味道的,孩子一口咬下去,白牛奶浆顺着嘴角滴下来。小山没有手帕,用自己的食指去擦她的嘴角。
她剩了一半给小山,然后咬辣的那个,只一口,脸就红了,抬头看着他。小山正吃自己手里的牛奶味的,看她这样连忙说:“快吐出来。”
她得了允许才把那消受不了的馅饼吐出,瞪着眼睛,紧着鼻子,吐舌头:“这个好厉害。”
小山好奇的看着她,奇怪小孩子的脸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是你咬得太多了。” “我还是要这个。” “这个我吃了。好吧,给你。”
他继续开车的时候想,说麻烦,也不麻烦,小孩子会比大人和狮虎兽难以到手吗?
不麻烦吗?她们又软又嫩,摸一摸,水珠儿一样,要不是裘佳宁,他怎么敢硬抢到手来就跑呢?
小孩忽然打了个嗝儿。 他看看她。她也抬头看看他。
到了将军的官邸,他直接带入后宅。
将军在小厅里画画,小山从肩上放下小孩,然后敲敲门。
将军看到了他们就放下笔。 小山说:“我今晨回来,这是您要我带回的小孩。”
他走过来,走到他们面前,蹲下身,伸双臂稍稍搂过小孩,仔细的看着她:“不认得我?”
她的手还向上拽着小山的手,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看了一会儿,很清楚的说:“外公。”
周小山倒退一步。 三十一 “香兰去世之后,我想把孩子要回来,阮家不给。
我也犹豫很久,现在的关系里,我跟他们,他们与我,都不能撕破脸皮。
可是,我又心有不甘。想了很长时间,还是让你把孩子带了回来。 过程顺利吗?”
“……像从前一样。” “那很好。路上跟她说话了吗?” “有。” “乖不乖?” “……”
“小山,你在看什么?你想在她的脸上看到香兰的样子?那很难找到。她长得极像她的爸爸。
她长得像你。 她叫卉。 她是你的女儿。”
之前似乎隐隐知道答案,可他在那一刻觉得肋骨的伤口疼。为什么会这么疼?疼得一跳一跳的揪动着心脏,把周身的血液往一个地方挤压,又在那里冷却,凝结,成顽石冰块,哽在胸腔里咬啮,人被这坚硬冰冷的疼痛活生生的剖开,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真的包扎上了吗?怎么会没有血?怎么会没有血流出来?
在将军的的桌案上摆弄笔墨的卉忽然抬起头来,薄暮的光透过百叶窗笼在她小小的脸上,孩子的眼睛清澈无瑕,却又带着疑问,鼻子高,嘴巴小,皮肤白白,那小孩子的脸,却又明晃晃的就是他的样子,周小山在那一刻忽然感受到他这一生从来就没有过的恐惧感,身子向后趔趄了一下,撞在厚重的雕花红木大门上,闷闷的“轰”的一声。将军伸手,要扶他的肩膀,小山猛地闪开,夺路而逃。
她在夜里醒过来是猛地一睁眼。 霹雳的声音。 冷风夹着雨星穿堂而过。
挂钟摆动,三点钟。
她穿上袍子去关窗户,又是一道闪电,只见一个晚上未曾露面的周小山站在中庭里。他背向着她,低头,任豪雨浇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
她没迟疑,关上窗,躺回自己床上,头一碰枕头,就开始数绵羊。
6742只绵羊没能赶走周小山,裘佳宁咬了牙,弹起来,冲出去,拽住周小山的胳膊,问到他脸上去:“给谁看这个样子?难看死了。快回去,你给我进去。”
雨水冰冷,可是他的身体滚烫。佳宁吓了一跳,再看他被雨水覆盖的瘦削的脸,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那从来熠熠生辉的眼睛此刻疲惫又茫然。看着她,没有焦距。
“周小山,”她顾不得自己也只着一袭轻薄的袍子,用力拽住他,往屋里面拖,“你在干什么?你发烧了不知道吗?快跟我进去。”
她拖不动他,气得什么话都出来:“你这样可不行,没几天,咱们就了账了,你想装病还是装死?”
头发和衣服被大雨浇的湿透,佳宁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双手连推带拽周小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好不容易上了台阶,谁知脚下一滑,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佳宁压在他身上,耳边听见小山轻轻呻吟一声,她赶快起来,扶着他起来:“小山,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
滂沱的大雨中,他看她好久,方才回应:“我冷。”
这个人的房子里没有药。那么硬朗年轻的身体,从不出状况,所以粗心又骄傲。可他现在不同,什么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硬生生的把他击溃?伤口翻出来,身体滚烫。
她把他身上的衣服除下,用毛巾一点点的擦干他的头发和身体,给他盖上被子的时候,看见他还张开着眼睛,嘴唇颤抖。他冷。
“你等着,我去叫医生。” 佳宁刚要起身,被他抓住手。
这让人没有办法,她得怎么做?
她让他攥住自己的手,倾身靠在床头,在他耳畔,声音轻轻的说:“不找医生不行啊。你身上还有伤。”
他躺在那里看着她,眼睛的虹彩是荧荧的蓝色,她拨拨他的头发,几乎求他:“听我的话。好不好?”
他握着她的手却更紧了,慢慢的说:“我想我阿妈。”
她用双手拢住他的手:“我也是。我有时也想我的妈妈。” “……”
“她离开我,爸爸也离开我。我少年时候伤心又难过,有时还怨恨。”
“现在也是?”
“现在好些。当我长大了也就知道,该他们自己选择自己过的日子,何时能拥抱我,我可以一笔勾销。”
他闭上眼睛,很久没有说话。
她以为他睡着了,把手拿出来,周小山指指自己的鼻子:“我这里疼,又酸又软。难受到了里面去。”
“你得哭出来。” 他闻言没有睁眼,忽然翻转身体,把脸扣在枕头上。
没有啜泣声,只见他肩膀的颤抖。
她犹豫良久,终于伸手抱住他,嘴唇贴在他的耳翼。
天亮的早,大雨在黎明前结束。
早上的热气便会把昨夜的雨水都蒸发掉,没有痕迹。
周小山睁开眼睛,身上的伤痛和高烧慢慢消减。自小生活在这里的他,身体像是绿色的植物,在太阳下仿佛有神奇的光合作用,汁液缓缓流动,生机慢慢恢复。
他想他知道自己是谁,这一天之后再没有怀疑。
要是说,之前还有那么一点点渴求改变的妄想,那在这之后,在终于重新看清了自己的历史,看清了自己身上欠下的那一笔又一笔不能偿还的人命债,包括那曾经深爱着他的年轻美丽的香兰的生命之后,他知道这一生都没有办法翻盘。
小山看看身边,佳宁伏在床沿上睡着,面容安静。
这个在疼痛的时候,曾经温柔拥抱他的女人实则应该行走陌路,过着她平稳温馨的生活,他强硬的把她掳来,这么不讲道理。
他伸手,食指慢慢划过她的脸庞,她一被碰触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周小山。她摸摸他的手,他的额头,居然不发烧了。佳宁心底一松,面色和缓:“没有吃药也能退烧?你是个奇迹。”
他搂她过来,觉得鼻子里又在疼痛。 “……真是,对不起。” “……”
与查才城相隔不远的西城,红顶教堂是早年留下的法国殖民地时期的建筑,塔楼的尖顶有一个房间,窄小的窗子被铁栏护住,阳光照进来,一道一道。
秦斌做完了仰卧起坐,然后是俯卧撑,身体活动开了,又冒出一层热汗。
对面山岭的影子掩住第二根铁栏的阴影的时候,该有人来送新鲜的食物。
今天稍微晚了一些。 开锁的声音,铁门“吱呀”开了。 他居然看见了他。
秦斌用毛巾擦身上的汗,抬眼看看周小山,脸孔很平静:“怎么你终于出现了?来送饭?”
“还有酒。”周小山将手里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在桌上,然后为他倒上一杯白酒,双手奉上。
秦斌看一看,没有动。 周小山脖颈一仰,先干为敬。
“我饿了,有饭吃饭,为什么喝酒?”
“为了,”周小山又倒上一杯,“为了你得到我想要的人。”
秦斌坐下来,正在他面前,定定的看着这个人的眼睛。难以置信。
小山微微笑:“没错,裘佳宁就在这里,不远的地方。
此地与北京,两千一百公里,密林,疾病,地雷,还有爱好杀戮的人,可她来这里,只身一人,为了你……”
秦斌扬手将桌面上的酒菜打落在地,下一秒钟双手拽起周小山的衣领,卡住他的脖子,恨得目眦尽裂:“你把她怎么样?”
周小山都没有挣扎,手中的酒盅送到嘴里,啜一口:“我想怎么样,在北京的时候也都做了。”
秦斌一拳击在他那张残忍可恶的脸上,小山不躲,硬生生的收下来,额角开裂,流出鲜血,自己擦了一下,看着上面的血,忽然笑了:“可她还是为了救你,什么也不顾的赶来这里。”
秦斌只觉得周身热血上涌,被关押以来蓄势已久的仇恨和焦急在身体里奔腾叫嚣,他全然忘了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恶魔的对手,用尽力全身的力气要他死,要跟他同归于尽。
周小山头上,腹部又挨了他数拳,有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伤口上,小山疼得一闭眼睛,手向后探,拿出枪来,黑洞洞的枪口随即顶在秦斌的太阳穴上。
秦斌停住挥向周小山的拳头,手扶上他的枪柄,慢慢的慢慢的将枪口从自己的太阳穴移动到眉心,他看着周小山和他的枪:“以为我怕死?来,你扣扳机,爷爷我不眨一眼。”
饮了白酒的周小山刚刚挨了打却仿佛心情大好,孩子一样天真的笑,眉梢都扬起来:“好,好,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想这么一天毙了你。”他几乎笑出声来,“这就送你上路怎么样?然后让裘佳宁去陪你……”
“轰”的一声。

三十四 暴雨下了一整天,直至入夜。
吃完了晚餐,卉跟着老师弹了一会儿钢琴。她还在学习基本的指法,小小的手按不了几个琴键,弹出来的也仅仅是一些简单的音节。
练完了琴,她来到外公的书房道晚安。 将军招招手:“卉,你过来。”
她走过去,被将军抱在腿上:“今天雨真大,是不是?” 卉点点头。
“雨季快要来了。这里会到处是水。外公带你出去旅行,怎么样?”
卉的手指拨动将军腕上的佛珠:“好。去哪里?”
“外国。说你的英语的地方。这里下雨,那里有阳光。这里是黑夜,那里是白天。”
“……好。” “乖,去睡吧。我们很快就动身。”
所以她在深夜里被轻轻的弄醒的时候,心里并没有觉得奇怪,既然那里是白天,也许就应该起床玩乐,她揉揉眼睛,看见眼前的人。那是张最近开始熟悉的脸,很好看,和善,给她买芒果馅饼,给她拿来止住牙痛的茶叶。
“要出发了?”卉说。 小山看着她:“对,跟我走。” “叫上外公?” “我们先走。”
她被他抱起来,放进一个小包裹,有点热,可是上面通气,呼吸顺畅。然后她感觉到自己被这人背在身后,他们轻巧快速的离开,没有一点声音。她紧紧的贴在他的后背上,在黑暗中感觉他在奔跑,攀越,时而隐蔽,等待。她的耳畔,有风声,雨声,他“咚咚”的心跳声,稳定而强健。这种节奏,这种气息,这被藏在身后的感觉,这是一种来自父性的生物的直觉,穿越了时间的隔阂,穿越了陌生和愧疚,让她稚龄的心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定和信任。她把拇指放在嘴巴里。
不知过了多久,卉被放下来,打开包裹,身处在车子中,他用湿毛巾擦擦她流汗的额头和后背,低声问她:“你还好吗?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卉摇摇头。 “那很好,我们出发之前,再去接一个人。”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神色与从前不太一样。 她背对着他,在镜子里两两相望。
周小山穿着夜行的雨衣,发梢濡湿,脸孔被黑色的衣服映得更白,目光黑亮。那样的颜色,鲜艳的,有残忍的力量,要把人吸引,然后吞噬掉。
佳宁叹了一口气,她之前画了点妆,最后涂上胭脂。
如今走到这一步,除了自己,谁也怨不了。但是心里还是清楚的,即使回到过去,凭她裘佳宁,再面对周小山,做的还是一样的事情。
所以,错也不在他,职责而已。
她受了教育,制造物质;他生于此地,奉命掠夺。
可这个人身上也有伤痛,只是不愿意说出来,溃烂在年轻的心底里。
她懂得了,所以能够谅解。
她跟他说话,没有抬头:“我不能为你们工作,这个没得商量。
我这条命,你们想拿就拿去。 但周小山,就当我是求你。
请你一定让我丈夫回去。”
她说到后来已经不能再保持镇定了,眼泪夺眶而出。自己拿手背抹了一下。
谁都怕死,她这样妥协,已经是对得起最多的人。
小山过来,拽起她的胳膊,自上而下对正她流泪的眼睛:“好吧,佳宁,那就如你所愿,我们现在上路。”
可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她被周小山塞到车上,发现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年幼的故人。
孩子回头看一看,也认出她来,摆摆手说“嗨”。 周小山再不说话,飞车上路。
车子在山道上疾驰,佳宁隔着密实的雨帘,仔细辨认,依稀仿佛是来时的路。那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搏斗争执,车子摔到山坳里,她的刀插在自己的身上。这样想着,肋下的伤口仿佛又疼起来。
周小山这是要做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揣测,他可是终于要放了她回去?
佳宁在反光镜里看见他的眼睛,他一直专心致志,全速前进,终于在她的注视下微微抬起眼帘。
她见过他的伪装,习惯他的镇静,体会过他的激情,见识过他的残忍,也经历过他的哭泣,可是,许久以后,当她人在北京,再回忆起这个人,只觉得在这个黑暗的雨夜,她在飞驰的车子的反光镜里看见的才是他真正的容颜,那些眼光,有话未说;那些感情,被折射在反面。
车子穿过西城,在湄公河的码头停下,直开到泊口处,有悬挂着紫荆花旗帜的船停在那里。
小山的车子急刹住,他终于说话:“坐那艘香港快船走,马上起航。不过几个小时,很快就会到达广州。”
“……”佳宁没有动,这不期然的变故让她悚然心惊,不能反应。
小山下了车子,走到她那一侧打开车门:“走吧,佳宁,时间不多。”
他见她还是不动,干脆伸了手拽她:“你的男人在上面等你,我放你们回去,回北京去。”
她听到这话,本能的跳下车子,秦斌也在这艘船上?秦斌也在这艘船上!她不计生死,豁出一切的来到这里,只为了找到他,救回他,如今知道他近在咫尺,就在这艘船上,他们可以一起回家!
她该高兴不是吗?
然而是什么钉住了她的身体,让她本该奔过去,却连一步也无法移动?
她隔着大雨看着他,雨水在他们的脸上交汇成河流,他的样子在她的眼前被冲刷淹没,她要看不清他了。
她向他伸出手去,想要触摸,确定他的存在。谁知扑了空。
小山躲开她的手,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卉从里面抱出来,塞在佳宁的怀里:“你救回来的小孩子,你把她带走吧。”
那柔软的小小的身体在她的怀里,忽然成了所有温暖的源泉,佳宁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这是你的……?”
“谁也不是。”小山说,“抓错了人,又送不回去,你带她走吧。送到孤儿院里。不用太费心力。”
虽然那么相像,她猜得到,他也不会告诉她。欠的太多了,怎么又能加上这一笔?让她带走他的女儿,然后怎样都行,都会好过留在这里。
佳宁把小孩子紧紧的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山用雨衣把她们裹在一起。
停泊的船鸣笛,小山推佳宁的肩膀:“走吧,该上船了。他在上面等你。”
是啊,秦斌还在上面等她,登上了船,就会就此离开这里,回到真正的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去。
佳宁被小山推着往前走,快上甲板的时候,他忽然说:“裘老师,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
她转头看他。 “你给的是真的A材料的方程?”
“……”她看着他,没有表情,“常规的工作环境下,那是很好的材料,可以用来制造汽车,不过造价太高,没有实际应用价值;如果,如果真的发射到太空里去,高速旋转中,它会像药物的糖衣一样,分崩离析……”
她未说完,他便笑了:“是啊,你才是专家。”
汽笛又在催促,她要上船的时候,他拍拍她的肩膀:“裘老师,之前得罪了。”
她脚步一窒,可是不能回头。
身体在这一刻仿佛将一切重新经历。他们的意外相识,处心积虑,勾心斗角,你死我活,还有觊觎彼此的身体,水一样的柔情……她的身体在冷雨中发抖,只是抱住卉,自己不能喘息。
有人在上面伸出手来拉她上船,佳宁抬头,果然是秦斌,她想说些什么,为了这历尽磨难的重逢,可是不可能,身体和思想已经不受控制。
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拽住秦斌,跨了一大步上了船来,突然脚下一滑,就要被缆绳绊倒,秦斌抱住了孩子,佳宁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赶紧扶她起来,往船舱里面走,佳宁被压倒了原来的伤口,那里本来已经愈合,此时却突然冒出破裂,鲜血从湿透的衣服里渗出来。
“佳宁你怎么了?这里受伤了吗?疼不疼?”
“疼,”佳宁说,眼泪终于找到好的理由,疯狂的流出来,不用抑制,不能抑制,在脸上泛滥,“疼死了。秦斌你去给我找些纱布来,好不好?”
他闻言就去找船家。 佳宁抱起小孩子,趔趄着挪到窗口。
周小山已经不在那里了。车子也开走。 从来都是如此。 没有问候,没有道别。
可是,如何道别? 说再见? 怎么再见?
佳宁的双手搭在卉的肩膀上,看着她那与小山一般无二的脸,他连她都给了她,那周小山就连自己也要舍弃了。
孩子看着她哭得那样汹涌,伸手去擦她的泪。
她握住那小小手,声音颤抖地说:“那个人,送我们来的人,他是谁,你知不知道?”
“他很好。” “你要记住他的,他是爸爸。” “……”
孩子的眼睛渐渐有泪光旋转,一眨,落下来。
她把她搂在怀里,也把自己身上的重量负在这个小小的身躯上:“不要哭,以后我们在一起。以后,我是妈妈。”
裘佳宁乘坐的船深夜里启航,天色微亮,看见广州港。
同一时间里,周小山已经连夜返回查才城。
莫莉还躺在的病房里,她一直没有苏醒。
小山把洁白的枕头压在她的脸上,看着心率仪上的曲线渐渐拉直。
“莫莉,我亲爱的妹妹。我们不能这么活着。”
雨下了两天,一直不停。东南亚的雨季来临。
在这间病房里,他却忽然嗅到茉莉花香。 三十五
周小山被带进来的时候,将军还躺在长椅上,他抬眼看看这个跟随了自己多年的年轻的手下,慢慢又合上眼睛:不杀掉,不可以,但是再铸成这样的一个宝剑,要到什么时候?
“小山,我搞不懂你。”将军说,“明明你自己也可以跑了的。谁能追得上你?”
“追不上我,但您可以找到她们。”
将军闻言笑了,轻松而又笃定:“那倒是没错……” “谢谢您愿意最后见我一面。”
“我想你似乎会有一些问题来问我。”将军慢慢的说,“关于你的母亲,香兰,卉,我都可以答复你。小山你从来是聪明的孩子,我也不愿意你糊涂上路。
但之前,我最后再给你上一课。
古时候有名士铸剑,他能炼出好剑,却总是得不到极品,火候的缘故。
终于有一天,他自己发现,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是每天日暮时分,玄铁和炼炉吸收了一天的精华,温度升到最高,只片刻,那是宝剑铸成的关键。
而总在这个时候,他的女儿给他送饭来,然后离开。他总要看一看她在日暮中的身影,也因此错过铸造宝剑的最佳时机。
不过后来,他的剑还是铸成了。 因为再也没有人给他送饭,然后离开。
因为他把自己的女儿掷到炼炉中去。 骨肉为祭,他得到最好的剑。”
将军啜一口茶,又缓缓放下:“小山,我只是想要把你铸成最好的宝剑,为此不惜代价。
你的母亲,那场事故,确实是我安排的。
……香兰抑郁而终,当然也跟我有关。但可惜,她是查才的女儿。
卉,我要你把她带回来,其实确是想要你们团聚,我想这样算做是补偿香兰,补偿卉,或者是补偿你……
还有那个中国女人……” “……”
小山听他在说,他的母亲,香兰,卉,还有裘佳宁,这些漫漫的心上的疮疤,他怎么能说的这么道貌岸然,波澜不兴?
“其实,答案,我已经知道了。”小山伸手探向自己的口袋,身边将军的四个保镖立即将掏出手枪,将枪口对准了他。
“我进来之前,都已经搜了身,这么紧张,又是为了什么?”
只见小山从怀里拿出的是一封信,他让身边所有人看了看,然后通过别人之手递给将军。
他看着他将信纸抽出,打开,阅读。 他记得那上面,香兰的每一句话。
“如果我也能像父亲一样心肠坚硬,其实我愿意把卉一并带走……”
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
将军一字一句,终于看到了最后一页,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小山,我代父亲跟你说对不起……”
她在那一刻一定是流眼泪了,泪水滴在信纸上,氤氲成一小枚黑点。
查才仿佛看到久别的女儿隔着时空在哭泣,便伸了手去擦那黑色的墨渍,徒劳的要为她拭掉泪痕,可是很蹊跷,那墨点竟稍稍的突起,查才将军赫然想到自己铸造了怎样一个擅长毁灭与爆破的精英,猛地抬头,已经晚了。
那是周小山制作的最后的一颗雷,藏在香兰最后的书信中,微小而威力巨大,骗过了搜身的仪器和老奸巨滑的将军,他自己手指摩擦产生的热量引爆了。
只听轰然巨响,威力无穷的爆炸瞬间毁掉了他,毁掉了小山,毁掉了这里。
暴雨下,查才城的这一隅火光齐天。
风雷滚动,大地震颤,引发山洪,奔涌而下,怒浪滔天,席卷一切。
在中国的网络上查阅这个国家的事变和动荡,给人的感觉像是多年以前,痕迹模糊的故事或者演义。
佳宁手指点开英文标题“Y国军界要人遇袭,嫌犯原为得力助手”。 找不到服务器。
有些消息被屏蔽,像不开掘的坟墓,让人永远不知道底细。
佳宁拿了白水,踱到阳台上向外看。 此时已经是两个月之后,北京的仲春。
人们相互确定,没有哪一年的槐花开的如今年这般美好,碎碎的浮在静谧的空气里,又清又甜。
经典老剧又要重拍了,电视上选秀,热闹无比。
姚明给一个又一个黑老外盖火锅,当真是给国人争气。
卉在大学子弟幼儿园里插班,开始学说中文,爱吃炸灌肠。
她从浴室里出来,穿着佳宁给她买的上面有史莱克头像的浴衣。
佳宁过去,把她的头发擦干净,在脖子上,腋窝下面涂上痱子粉,亲亲她的脸说:“睡觉吧。”
第二日她上班的时候把卉先送去幼儿园,然后自己再去实验室,准备听硕士研究生的答辩。
从子弟幼儿园到材料学院,中间路过研究生宿舍,佳宁本来已经过去了,刹了车又向后倒,向上看见周小山曾经住过的房间,那过去伸到窗户里面去的老枝被修剪掉了,窗子被关严,此时不知道谁住在那里。佳宁戴上墨镜,继续前行。
研究生答辩之前,她接到秦斌的电话,约了中午见面,佳宁答应。
见了面,她说恭喜你,听说升任了副主编?还有最近看了电视,那贪官终于成了阶下囚,党羽众多也都被绳之于法。
秦斌拿烟出来,给她一支,佳宁不要。
“没有什么可恭喜的。”他说,“生死劫后,觉得一切很淡。”
“……”佳宁笑笑,不知道再说什么,“最近忙些什么?”
“公安部要彻查国内跟‘彼得堡’有关的旅行线路,并要把它压边境线在我们境内的营业部分彻底清除出去。因为我了解一些情况,所以参与调查。”
“我也去过……”佳宁说。 他抬头看看她。 “如果需要,我也愿意协助调查。”
服务员送上来咖啡,佳宁看看手表:“下午还有继续答辩呢,我们说正事吧。”
他深深吸一口烟,手指有一些颤抖,好半晌没有动。 “秦斌。”她轻轻叫他。
他将烟掐息在烟缸里,终于还是从皮包里把离婚协议拿出来。
佳宁接过来,两份,关于财产的分割在之前都已经商量好了,她简单看了看,在最后签字。
秦斌接过来,也签自己的名字,没有再抬头看她一眼,只是说:“我以为我可以等你。佳宁。可我也想要一个孩子,长得像我,她的母亲看到她,也会想起我。”
她伸手按在他的手上。 上面有温暖的眼泪滴落下来。 三十六
周末到来,灵灵约了佳宁带着卉去游乐场。
这个妹妹居然玩的比小孩子还要疯,佳宁觉得不以为然:“你也太过分了,都多大了?返老还童了?”
灵灵一个月以后就要结婚,眼下俨然犯了婚前综合症,最大的反应就是情绪极不稳定。之前还把自己当作是小孩子疯玩一气,过了一会儿,三个人一起在肯德基吃炸鸡的时候,又开始羡慕起隔壁的三口之家。
灵灵说:“看看,那位女士多么幸福。”
佳宁斜眼看一看,那是斯文稳重的父母亲带着可爱的男孩,爸爸面目憨憨,脾气老好,是个模范,把烤翅的肉拆下来放在孩子的嘴里。女人微笑的看着这爷俩,可是又低下头去,喝自己的咖啡,颈子是一道落寞的曲线。
佳宁淡淡笑笑:“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幸福?”
灵灵看她:“哎呀这可是个哲学问题了。”
“谁的心里都想要狂野的爱情,只是有人跟现实妥协,有人不肯而已。”佳宁拄着头,从落地窗望向外面,隔壁的女人是前一种,她自己是后一种。可是每个女人的心里都有她的周小山。
灵灵将逢喜事,不在意被心情不爽的姐姐抢白,再想到婚礼的时候还要靠她张罗,连忙将贿赂送上。
她从包包里拿出两张磁卡给佳宁:“客户送的,我到时候有事,你带小家伙去看魔术吧。”
佳宁接过来看看,原来是齐格菲和罗易终于来到中国,要在天坛表演。
佳宁把卉抱到怀里来,让她看那两张票:“怎么样?好不好?你记不记得他们?我们去看大魔术师的表演。”
那晚的天坛被装点成蓝色,祈年殿在玄幻的灯光映衬下如海市蜃楼中的神宫天府,齐格菲身着唐装出场,双臂舒展,修长的手指弹开,绚烂的礼花在空中绽放。观众掌声雷鸣,为大师的到来喝彩。
佳宁没有向上看,她只是出神的看着卉仰起她的小脸,在烟火下忽明忽暗。她搂住她,用力的搂住。
中场休息的时候,卉要去厕所。
谁知看表演的人太多,小孩子都要一个接一个的排队。
佳宁在洗手间的门口等了又等,直到演出重新开始,也不见卉出来。
她进去找,可这一进去就着了慌,小朋友都出来了,里面空荡荡的,却不见卉的身影。
此时罗易在二十立方米的透明水瓮中被牢牢捆绑住手脚,他必须在三十秒钟之内逃逸,全场的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可裘加宁顾不得欣赏这扣人心弦的表演,她四处寻找卉,每一排座位,每一个过道,每一条缝隙。耳边没有音乐,没有掌声,她什么也听不见,只是觉得浑身冒着冷汗,一个声音在心里说:不能失去她,不能失去她,她是她所有的记忆和一半的生命。
直到演出结束,佳宁再没有办法,只好报警。
她坐在派出所里,描述卉的样子,身边的一个女警官经过:“怎么你说的好像那个刚送到这里的小孩?”
她“腾”的站起来,就跟着女警官去认人。
果然卉坐在外面,手放在佳宁给她买的那小小洋装的口袋里。
佳宁扑过去,扶着她的肩膀:“你去哪了?”
她看看她:“人太多,我没有找到你。”
佳宁想,她以后再教训她吧,她们的时间还有的是,眼下最重要的是,这个小家伙回来了。
佳宁抱她起来,跟警官道谢。
要离开的时候,她拍拍她放在口袋里的小手:“这里面是什么?怎么不拿出来?小心手心里都是汗。会发痒。”
她拿出来,手里紧握的是刺绣的小布袋。
裘佳宁愣住,仿佛回到数个月前,北华大学的实验室里,周小山还是她的学生,送她同样的东西。
打开看,果然是,芬芳馥郁的普洱。
她抓住那小小的布袋,抓住卉小小的手,急切的的,惊讶的,难以置信的问:“是谁?是谁给你这个?”
“爸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