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海格,没有捷径

DanisHaiguerre。 丹尼海格。丹尼海格。
此时我用四个汉字把他的名字写下来,是要讲一个刚刚结束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一个冗长的犹豫的开端,反复的拖沓的过程,和一个戛然而止的结尾。故事里的男人就是这位丹尼海格。
你对构成他姓氏的字母可能会觉得有些眼熟。
那是因为“海格”水。它是出产在法国的天然矿泉水,无论是有益矿物质含量,昂贵的价格或是市场占有率,它都超越“依云”,“薇姿”还有“巴铎”。
丹尼海格是它的主人。
他是一个英俊的,温柔的,有趣的,风流成性的男人。眼睛像湖水一样。
他情人无数,我是其中的一个。
写这个故事给年轻的女孩子们,请你们引以为鉴:金钱,珠宝,华服,美食,温柔的关怀或者看似真心的承诺,都是因你的青春和美好而陡升的泡沫。
一触即破。

这又是个和丹尼海格很像的故事。

珍妮是个聪明漂亮的16岁女生,她的父母希望她考上牛津,这样她的择偶群体就会很上档次。而她自己,我估摸着是想成为香奈儿那样的女人。穿剪裁合体的小黑裙,优雅的抽烟,轻浮而成熟。

所以当她在那个下雨的黄昏,不知所措的守着自己的大提琴,邂逅开着暗红色跑车的大卫时,有些经久不衰的桥段就避无可避了。

就像失意的紫菱遇见了费云帆,就像窘迫的齐慧慧遇见了丹尼海格,那颗珍而重之的心就守不住了。当那么成熟又有魅力的男士深情又温柔的望着你诉说他对你的爱意时,谁还把持得住呢?

于是珍妮挽起了长发,涂上鲜艳的唇彩,衣着光鲜的和大卫以及他的朋友们出入高档餐厅,拍卖会,去牛津去巴黎过周末。这样新奇又有求必应的生活方式让珍妮很是沉醉,她越发的觉得自己之前在学校的生活是多么的了无意义。她顶撞老师,和校长争执,她似乎认为那些阻挡她和大卫在一起的人都是因为嫉妒,嫉妒她享有她们没有的精彩。

可是生活怎么会有捷径呢?不劳而获的事情即使存在,也是暗藏杀机的。珍妮不知道,她炫耀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给的,她只是借他的高枝炫耀自己。可是这高枝未必是她的良木啊。她早该想到的,那样的男人怎会没有家室呢?就像她自己说的:年轻愚蠢的女学生,怎么抵御得了富有成熟男人的诱惑呢?可是她的父母难道也不知道么?就这样让她失了身更伤了心。

唯一庆幸的是,她醒的还不算晚。在老师的帮助下,她很快振作起来并成功的考上了牛津。有了正常的爱情,重游故地,巴黎还是那样的纸醉金迷,只是她已不是那个一心梦幻的姑娘了。

我一直觉得巴黎这座城市,对于男士来说,要么你很有钱又帅,要么你就很有艺术气息,要不然似乎没有你定位的空间。而对于年轻的女士来说,则有很多的奇遇。就像香奈儿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