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

看着项云渐渐朝山羊宫走去的身影,索加猛然大声的喊了起来:“项云,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回来,实在不成的话,我们宁肯放弃!”
听到索加的话,项云猛然停下了脚步,微微伫立了一小会,随后再次迈开脚步,顺着通往山羊宫的通道大步而去。
看着项云渐渐远去的身影,索加内心一片复杂,正思索间,其他的伙伴纷纷围了上来,罗杰第一个开口道:“老大,虽然我们要休息,可是就算是死,我们也不愿意留在这里,任由项云一个人去拼死奋战!”
“没错!”罗杰的话声刚落,米亚接口道:“就算我们不出手,可是……最少,我们应该赶到现在,就算不能出一分力气,可是为项云加油鼓劲,我们却还是可以做到的。”
随着罗杰和米亚的提议,所有人都大声的附和了起来,项云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是事实上,他对伙伴们都很关心,一旦同伴有难处时,他总是会无私的帮助大家,人缘之好,不在索加之下。
看着大家热切的目光,索加耸了耸肩膀,笑着道;“既然大家都这么要求了,我虽然是老大,但是也违抗不了,那么……大家就出发吧!”说话间,索加带头朝项云消失的方向追去。
事实上,最想赶到现场的,肯定就是索加了,这不光是个人的感情问题,最重要的是,只有面临这样的高手,才可以检验出项云的真实能力!索加很想见识一下,当年年仅十四岁的项云,是如何战胜教皇的!要知道,那教皇圣十字斩,是只有教皇才可以拥有的,以项云的性格,是不可能去偷窃的。
当众人快步跑到山羊宫前的时候,整个项云正慢步走到山羊宫前,山羊宫守护,并没有出殿迎战,周围除了风声以外,什么都没有。
在犹豫了一下,随后……项云大步朝山羊宫中走了过去,见到这一幕,索加等人不敢怠慢,急忙跟在后面,距离项云大概百米左右,朝山羊宫内走去。
一路进入了山羊宫,出呼预料的是,巨大的山羊宫内,并没有人在守护,巨大的神殿之内,只有一座巨大的雕像伫立在那里,当索加等人进入时,项云正伫立在雕像前,微微的皱着眉头,看着那巨大的雕像。
那雕像一共由两个人物构成,其中一个是神圣而又庄严的女人,此刻……她正双手捧着一把宝剑,微微弯着腰,将那宝剑呈在身前。
至于另外一个人物,则是一个全副盔甲的战士,此刻……他半跪与地面之上,双手上迎,虔诚的去迎接那柄宝剑。
看着这道雕像,尼可惊讶的道:“根据传说,在神话时代,在圣斗士之中,谁对雅典娜最忠诚,最具有正义感,雅典娜便会亲自把圣剑,也就是王者之剑赐予他。”
听到尼可的话,罗杰骇然道:“这么说来,这座雕像既然放在这……”
“恩……”听到这里,索加接口道:“没错,这就意味着,守护着这个宫的圣斗士,在八十八个圣斗士之中,最效忠与雅典娜,最具有正义感的一个了!”
虽然距离百米之遥,但是索加等人的谈论全部是在心灵中进行的,因此……项云清晰的感受到了一切。
微微回过头,看了索加等人一眼,随后……项云又转过头,朝雕像看了过去,让项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雕像,也不是雕像象征的意义,而是那把剑,虽然只是一个雕塑的宝剑,但是隐约间,项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呼……”微微呼出一口气,既然找不到人,那么……项云自然不可能留下来了,最后看了那把圣剑一眼后,项云转过身,朝山羊宫的出口走去。
看着项云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山羊宫的出口,所有人都呆掉了,怎么回事?难道……这山羊宫是空的吗?
疑惑间,索加谨慎的释放出精神力,仔细的朝周围探测着,可是却什么都探测不到,无奈间,索加只好带领着大家,朝山羊宫的出口走去。
紧紧的皱着眉头,索加很疑惑,这里距离教皇殿已经很近了,怎么可能不放人看守呢?这怎么也解释不通啊?越到这个时候,越该全力防守才是啊!
疑惑间,一行人顺利的走出了山羊宫,再次见到了外面的天空,也见到了正紧皱着眉头,伫立在山羊宫后的小广场上。
见到项云停了下来,索加急忙带人迎了上去,很快……所有人便聚集在了一起,看着一脸沉默的项云,索加正准备开口询问什么的时候,一道清脆的脚步声,在身后响了起来。
听到脚步声,所有人骇然转过身来,那脚步声,正是从山羊宫中传来的,可是……大家刚从那里出来,并没有见到任何人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道挺拔的,身穿着白金神衣的身影,一步步的踏了出来,感受着那毁天灭地的无边威压,所有人瞬间便明白了过来,这就是山羊宫守护,三大神斗士之一!
疑惑的看着渐渐走近的山羊宫神斗士,所有人都满脸的迷惑,没有人能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不在山羊宫前,或者是山羊宫中拦截,而是把战场选在了这里!
思索间,山羊宫神斗士终于在众人的五十米外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着众人道:“好了,就到这里吧,不要再妄图前进了,这里……就是你们的丧身之地!”
听到山羊宫神斗士的挑衅,所有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光是语言的话,还不足以让大家动怒,而且……所有人都明白,对方有资格说这句话,这并不算自大,只不过……大家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在这里拦截?
思索间,项云分开人群,拦在了众人的身前,冷冷的看着山羊宫神斗士,项云淡淡的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在宫前,或者宫中拦截我们?”
“哼!”冷冷一哼,山羊宫神斗士傲然道:“你们的眼睛是瞎的吗?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那雅典娜的雕像吗?在如此神圣的雕像前,我不想你们的脏血,污染了我的宫!”
“呼……”听到山羊宫神斗士的话,所有人都微微吐了一口气,虽然对方的话,说的非常不客气,但是……如果这样就生气的话,那哪能成为高手。
思索间,项云踏前一步,平静的道:“看来,你很自信的嘛,既然这样,咱们俩过上两招?”
听到项云胆大包天的话,山羊宫神斗士不由愕然一愣,不可置信的道:“天啊!你确定你不是在说梦话吗?或者……你是想牺牲自己,为同伴争取时间,让他们可以顺利过关?”
“切……”山羊宫神斗士的话声刚落,索加便鄙夷的接口道:“得了吧你,你太小看你的对手了,我可以保证,在你们的战斗结束前,我们哪里也不去,也不会插手到你们之间的战斗中去,你如果有本事干掉项云,自然可以把我们留在这里!”
“什么!”听到索加的话,山羊宫神斗士浑身剧震,双目神光四射的看着项云道:“你真的要和我单挑?你是认真的吗?”
“深沉的点了点头,项云沉声道:“没什么真的假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如果要围攻的话,那么我们早就开始了,这里并不拒绝围攻,不是吗?”
深吸了一口气,山羊宫神斗士的面色渐渐的严肃了起来,认真的道:“很好,无论是输是赢,你已经赢得了我的尊敬,请允许我收回刚才说过的那些不敬的话语!”
说话间,山羊宫神斗士慢慢挥动右臂,渐渐的朝上抬起,一直举到正上方,右臂与身体形成一根笔直的直线,五根手指紧紧的闭拢在一起,指尖朝天,同时……山羊宫神斗士尊敬的道:“来吧,死在我的圣剑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
见到对方已经做好了准备,项云不敢怠慢,微微探手朝后,拽住了战刀的长柄,慢慢的抽刀离鞘,与此同时,霸王诀全力运转了起来。
伴随着霸王诀的运转,刹那间……一道赤红色的光雾,迅速的笼罩了项云的全身,与此同时,项云的实力,瞬间爆增,抵达了亚神级的战力!见到项云奇迹般的实力爆增,山羊宫神斗士双目中闪过了兴奋的光芒。
见到项云已经准备妥当,山羊宫神斗士猛然大喝道:“准备好了吗?很好……既然如此,那么接我一招——圣剑!”
“哧!”伴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话语,刹那间,一直高举过顶,伸的笔直的掌刀,瞬间疾劈而下,伴随着金色的光芒,一道剑气呼啸而出。
虽然,山羊宫神斗士的手中并没有武器,可是……伴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一掌劈下,一道一米宽,却刀锋般锋利的剑气,瞬间呼啸而出,朝着五十米外的项云爆斩而去。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剑,项云不敢大意,猛吸一口气,身体猛的朝前一蹿,双手同时握紧刀柄,勇敢的迎了上去。
“当!”剧烈的铿锵声中,项云的战刀,终于和那金色的剑气撞在了一起,刹那间,金色剑气瞬间崩溃,而项云的身体,也倒撞而出,炮弹般的轰出了上百米,这才撞击在身后的山壁上,巨大的冲力下,以项云为中心,周围十米内,完全凹陷了下去,尤其是岩石上那细密的裂纹,更是扩散出百米开外!
“嘿嘿……”见到这一幕,山羊宫神斗士阴森一笑,右手微引,五指并成掌刀,慢慢的引到了左脸侧,双目微微的眯着,看着项云艰难的站起身来。
“再接我一招——圣剑!”项云刚刚站起身来,山羊宫神斗士的右手猛然一挥,右手掌从面部做侧,经过身前,朝身前的右下方挥了过去。
伴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动作,一道炽烈的金色剑气,呼啸着斩了出去,见到这一幕,项云骇然一个闪避,刹那间,金色的剑气过处,坚硬的岩石地面,竟然被切割出了一个巨大的缝隙。
伴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剑气斩,项云的身前,那漫长的裂缝,渐渐的朝两侧裂了开来,顺着裂缝朝下看去,竟然不知道有多深!
这一招太诡异了,那金色的剑气并不是从山羊宫神斗士的手中发出的,事实上,那金色的剑气,直接从50米外,项云的身前出现,瞬间横斩而过,将项云身前的地面斩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如果项云退的慢了点,此刻已经被切成两半了。
看着那道巨大的裂缝,所有人都骇然不已,如此坚硬的岩石,尚且可以一剑切开如此巨大的裂缝,这如果是切到人身上,还能好得了吗?
且不说项云等人的想法,另一边,自己两斩无功,山羊宫神斗士也大感丢失颜面,凭借着圣剑,山羊宫神斗士可以发挥出神的力量,劈山断岳那并不是说笑的,一记重斩劈开山峰,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如此强大的攻击,竟然没有伤到人家,这让山羊宫神斗士完全无法接受。
冷哼一声,山羊宫神斗士身形一矮,全速朝项云冲了过去,虽然凭借圣剑,可以释放出剑气来,而且和其他剑气不同的是,无论距离远近,百米之内,剑气的强度始终都是不变的,不过……再强的剑气,如果砍不中人的话也是白费。
而且,剑气的攻击,毕竟不如圣剑本体的攻击来的强大和犀利,据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圣剑斩不断的东西,虽然这未必真实,不过却也距离事实不会太遥远,除了主神的神器外,一切都会被瞬间斩断!
看着迅速接近的山羊宫神斗士,项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右手松松的握着刀柄,刀尖轻划着地面,项云一脸平静的注视着渐渐接近的山羊宫神斗士!
与此同时,伴随着前冲,山羊宫神斗士再次微微引动手臂,横与胸前,在距离项云只有二十多米的时候,猛然一记横斩,一道金色的剑气,瞬间横扫而出,朝着项云的腰剑爆斩而去。
面对着如此的重斩,项云不是不想躲避,可是……一旦他躲避了,就必然落入下风,在对方连续的打击下,劣势会越来越大,直到不可弥补时,便会就此败北。
高手对招,比的就是一个气势,谁先怕了,谁先退了,谁就会输掉整场战斗,思索间,项云猛然侧过战刀,右手持刀柄,左手并指成掌,推在刀身之上,将战刀当成盾牌,来抵挡着道剑气斩!
“锵!”伴随着一道清脆的轰鸣声,金色的剑气再次轰然撞击在了项云的战刀之上,巨大的冲力下,项云瞬间便被轰了出去,猛然撞在身后的身壁上,这才止住了退势!
不敢怠慢,撞击刚一发生,项云便猛然发力,试图脱离出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芒,在项云的面前闪耀了起来。
骇然抬头看去时,只见山羊宫神斗士正傲然的伫立在项云的面前,右手高高举过头顶,五指并成掌刀,在项云抬头看过去的同时,山羊宫神斗士大声道:“一切就此结束吧,圣剑!”
伴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声音,下一刻……山羊宫神斗士的右手掌刀,瞬间朝项云当头劈了下来,那速度,那威势,都是项云平生仅见!
仓促间,项云总算是体现出了多年的武学修为,在不可能的情况下,竟然及时的一矮身,右手持刀,将战刀搭在左肩膀之上,用右臂和左肩做支撑,强抗山羊宫神斗士的这一记圣剑!
“锵!”终于,在无比剧烈的一次撞击声中,一切都静止了下来,项云半跪与地,战刀支撑在左肩之上,而山羊宫神斗士则傲然伫立在项云的面前,右手掌刀重重的斩在了刀面之上。
赞叹的看着项云,山羊宫神斗士终于慢慢的缩回了手掌,随着山羊宫神斗士的掌刀离开,刹那间,那无比坚硬,从来都不曾损坏过半点的战刀,瞬间断了开来,朝那断口看去,竟然光滑如镜子一般。
随着战刀断裂,露出了战刀之下,项云的肩背,仔细看去,一道半米长的伤口,皮开肉绽,从伤口间,甚至可以看见白森森的骨骼,以及骨骼空隙中所能见到的内脏。
赞叹的收回掌刀,山羊宫神斗士看着那断成两半的战刀道:“这柄刀真的很奇怪,竟然如此坚硬,如果不是这把刀够坚硬的话,你早被切成两半了!”
面对着山羊宫神斗士的话,项云一言不发的半跪在那里,一道阴森的气息,缓缓的从项云的身上朝外弥散着。
终于,项云猛的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的站直了身体,完全不管身后狂流的鲜血,冷冷的看着山羊宫神斗士道:“本来,我不打算用的,可是……看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
听到项云莫名其妙的话语,山羊宫神斗士不由愕然一愣,不解的道:“用什么?难道说……你还有什么绝招可用不成?”
惨然一笑,项云微微侧过头,看了看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同伴,随后……项云猛然扭过脸,疯狂的咆哮道:“TMD,你这个垃圾,竟然让老子半跪了下来,绝对不可饶恕,而且……你害我的伙伴如此担心,绝对不可饶恕,准备好了吗,我要亲自把你的脑袋劈爆的!”

见到项云猛然破开大骂了起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山羊宫神斗士倒还好一点,可是索加等人,却大大的不理解,这可不是他们所知道的项云,项云虽然功夫霸道,但是却一向都是彬彬有礼的,今天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竟然如此爆怒。
其实,索加等人,是无法理解项云的,事实上……项云就算被劈断一条胳膊,卸掉一只大腿,也不会如此愤怒的。
在项云的国度,一向有一句话,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在战场上被人打跪下了,那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耻辱。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会愤怒,就算圣人也有圣人之怒,只不过……等闲只事,不会引得他们发怒而已。
在索加等人看来,项云只是被迫半跪与地面而已,这算不得什么,战斗就是这样的,如果需要的话,双膝跪地接招也没什么不妥当的。
可是在项云看起来,这却是无法可想的,他宁肯被斩掉脑袋,也不愿意跪在对手的面前,就算是半跪也不可以。
可是,不得不说,山羊宫神斗士的实力太强了,配合上圣剑的威力,他爆发出的,完全是神级的实力,这岂是凭借霸王诀,勉强达到亚神级的项云所能对抗?
事实上,项云死也不愿意跪下,是山羊宫神斗士凭借强横的实力,硬是把他给劈的跪下来了,这对项云来说,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侮辱,如何能不怒!
爆怒间,项云终于解除了心底的封印,虽然……一直以来,项云都非常抵触魔功,但是现在,为了不会再次被人劈的跪在地上,他只有这一条路可选了。
那一招,并不复杂,项云也曾经用过一次,可是正是那次使用,项云足足修养了一年,这才渐渐的恢复了过来,那一招对身体的损伤之大,不是一般人可以想的,如果不是当时项云年幼,身体恢复能力强,换了是成年人,没有个三四年,那是不可能好的。
可是现在,项云还有的选择吗?没有……除非想要再次被敌人劈的跪下来,要么就是当场自杀,不然的话,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思索间,项云挺直了身体,损伤大又如何?和被对手劈的跪地不起比起来,他宁肯连生命都不要,何况是功力全失那么几年呢?
思索间,项云浑身猛然散发出一股股浓厚的血色雾气,与此同时,一股让人从心底开始颤抖的威压,渐渐的从项云身体中释放了出来。
感受着项云那一几何速度向上攀升的实力,山羊宫神斗士终于惊慌了,高高的举起右手,并指成刀,山羊宫神斗士再次大吼了起来——圣剑!
看着山羊宫神斗士的动作,项云咧嘴一笑,低沉的,阴森的,一字一顿的吐出几个字符——天!魔!解!体!大!法!
就在项云念讼字符的同时,山羊宫神斗士的掌刀,已经全速劈斩而下,金色的光芒疯狂的闪耀,瞬间朝项云当头劈了下来。
“呜……”眼看山羊宫神斗士的掌刀瞬间划破了虚空,劈到了项云的额头之上,不到十厘米的位置,下一刻……一道不似人声的凄厉长啸声中,一道毁灭性的,无视一切的冲击波,爆炸般的从项云身体中爆发了出来。
“轰!”就在山羊宫神斗士的掌刀距离项云的额头只有不到一厘米的一刹那,肆虐的冲击波,瞬间将山羊宫神斗士的身体轰了出去。
剧烈的轰鸣声中,山羊宫神斗士第一次被击退了,在剧烈的冲击下,山羊宫神斗士的身体足足飞出了上百米,将巨大的赡养宫撞踏了半边,这才止住了退势,骇然的看着项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项云衣发无风自动,上百道血红色的气流,围绕着项云的身体疯狂的穿梭着,在上百道红色气流的穿梭间,项云便如一尊魔神般挺立在那里,在气流的穿梭下,项云的身体诡异的浮空而起。
“呜……”气流的穿梭,发出了凄厉的呼啸声,气流中间,项云傲然悬空虚浮在那里,衣发飞舞间,狰狞的看着百米外的山羊宫神斗士道:“来啊!你不是有圣剑吗?来劈我啊!”
见到项云竟然如此嚣张,如此狂妄,甚至连圣剑都不放在眼里了,山羊宫神斗士不由的勃然大怒,对于山羊宫神斗士来说,这圣剑是高与生命的存在,任何人都不得羞辱。
狂啸声中,山羊宫神斗士右臂斜斜朝身侧探出,身体微微一矮,全速朝项云冲了过去,见到这一幕,项云也不肯示弱,和山羊宫神斗士一样,项云也慢慢探出了右掌,只不过……山羊宫神斗士的掌刀是斜向右下伸,而项云的掌刀,则是斜向右上伸!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项云冷冷的注视着渐渐冲近的山羊宫神斗士,在对方冲进身前20米范围的一刹那,山羊宫神斗士猛然虚空踏步,瞬间便将速度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20米的距离,项云只一踏步之间,便跨越了,仿佛缩地成寸般的神奇,伴随着疯狂的冲势,项云的手刀,斩天劈地的自上而下,朝山羊宫神斗士爆斩而去——霸刀!
与此同时,山羊宫神斗士也不肯示弱,右手圣剑,由下朝上,疯狂的加速劈斩,刹那间……两人的手刀,已经撞击在了一起。
“锵!”表面看来,这明明是肉掌撞击,可是发出的声音,却似金铁交鸣一般,剧烈的冲击下,两人都瞬间退了开来。
山羊宫神斗士开始喘息了起来,如此剧烈的撞击下,即便是山羊宫神斗士,也承受不住,不过……虽然有点累,但是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反观项云,虽然依然挺拔的伫立在那里,可是朝他的左手看去,那修长的手掌,已经被切开了一半,汩汩的鲜血汇聚成流,不断的朝下流淌着。
以项云此刻的实力,那掌刀之锋利,绝对不在任何宝刀利刃之下,可是……如果对上的是圣剑的话,差的还是太远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危机关头,项云及时凭借强横的能量,支撑在山羊宫神斗士的手臂上,项云的右掌可能已经被切断了,圣剑之威,确实名不虚传,虽然攻击力不如射手金剑强大,但是除了主神的神器外,天下任何物体,都挡不住其轻轻一斩!
“不够!还是不够啊!”看着喘息不已的山羊宫神斗士,项云喃喃的念叨着,天魔解体大法,一共可以解封十二层,刚才的一击,项云只解封了六层而已。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解封,干嘛还留着,全部解封就是了?事实上,不要说十二层,即便是十层解封,也已经是一个极限了,第十一,十二层解封是有死无生,除非抱着必死的信念,不然是没人敢施展的。
至于第九,第十层解封,那唯一的结果,就是功力全失,而且不可能有复原的可能,在十层天魔解体大法下,身体会被彻底的损坏,能够保住小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再来就是七,八层解封了,这样的解封,通常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可以慢慢恢复功力,速度最快,也不可能在十年内恢复功力,因此……此刻的项云必须做出抉择,到底是不是要继续解封?如果答案是是的话,那么到底要解封几层?
看着对面虽然喘息很剧烈,但是却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山羊宫神斗士,项云面色终于渐渐的坚定了起来,深吸一口气,项云知道,解封七,八两层的话,也许可以和山羊宫神斗士战个平手,可是……最后的结局,必定还是项云输,因此……山羊宫神斗士不光有圣剑,还有神衣护体!
八层解封,肯定可以克住圣剑,但是却无法对付神衣,而天魔解体大法,是不可能无限维持下去的,继续耗下去,项云必败!
解封九,十两层的话,应该可以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可是……结果却是功力全失,这对于一生追求武道的项云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思索到这里,项云不由的笑了起来,如果……刚才战斗时,他没有被劈的跪下来的话,他现在也许可以考虑退走了,可是……在丢了这么大的脸面后,他岂能就此逃跑?
虽然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那是不可克服的,而项云的缺点,就是太看重尊严,这确实是他最大的缺点,但是同时,这又何尝不是他最大的优点呢?
深吸一口气,项云慢慢的展开双臂,刹那间……一道无形无质,但是却充满了灭绝气息的紫色气流,从项云周身的毛孔中激射而出,在紫色气流强劲的冲击下,竟然发出来锐利的呼啸之声!
没错,最终……项云选择了有死无生的——天魔解体大法,第十二层解封!
感受着项云那扶摇直上的威压,山羊宫神斗士的面迅速的改变着,从惊讶变成骇然,从不可置信,变成恐惧,再从恐惧变成绝望,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发生在一瞬间而已。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是主神,也不过如此而已,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的威力,这绝对不可能啊!”感受着项云那疯狂的威压,山羊宫神斗士剧烈的摇着头。
“这不可能,这是幻觉!没错……这一定是幻觉,吓不倒我的!”怒吼声中,山羊宫神斗士猛然蹿了出去,右手微扬,圣剑再次出击。
“哎……”看着对面的山羊宫神斗士,此刻的项云,不由的叹息了一声,慢啊,真的太慢了,他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可以抵达身边呢?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等候啊,既然已经选择了十二层解封,那他要做的,就绝对不只一件事。
深深的看了远处的索加等人一眼,大家伙伴一场,在临死前,项云希望自己可以为伙伴们实现愿望,神斗士吗?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思索间,项云不由的露出了嘲弄的微笑,在项云的眼里,山羊宫神斗士的动作,简直是慢动作一般,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慢动作,是被放慢了几百倍的慢动作,在项云的感觉里,就算跨出一步,山羊宫神斗士都得耗费十几秒的时间。
终于,项云再没有心思等下去了,身体瞬间一个前蹿,在所有人的眼里,本来快如闪电的山羊宫神斗士,似乎忽然变的慢了下来,而且是奇慢无比,项云瞬间出现在他的身体侧,一掌刀劈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随后,项云身体快速一绕,出现在山羊宫神斗士的另一侧,再次一掌劈下,废掉了山羊宫神斗士的另一条臂膀,最后……山羊宫神斗士绕到山羊宫神斗士的身前,右手闪电般探出,瞬间扣住了山羊宫神斗士的咽喉,一扭一甩之间,山羊宫神斗士的身体仿佛布娃娃般,凌空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山壁上,随后才反弹落地。
看着无力的在地面上翻滚着的山羊宫神斗士,所有人都知道,早在项云将他甩出去的时候,他便已经失去了生命,项云的三连击之下,山羊宫神斗士甚至没有任何的反应,对于山羊宫神斗士来说,前一秒还在全力攻击,下一秒一切都变成了黑暗,其他的一切,完全不知道。
说起来很奇怪,项云的每一个动作,索加等人都看的很清楚,似乎很缓慢,很悠闲,可是事实上,所有的动作,都完成在不到零点一妙之内,如此快的速度,怎么可能被肉眼观察到呢?
神技!没错……这就是真正的神技,这虽然并不是什么大招,但是作为神,一举一动,都是神奇的,在十二层解封状态下,此刻的项云,就是神!
随手甩开了山羊宫神斗士之后,项云并没有多做停留,身影微微一闪之间,只吩咐索加将圣衣和圣剑留下,在说话的同时,项云一连几个闪烁,消失在了通往水瓶宫的山路上。
其实,不用项云叮嘱,索加等人也知道要收起圣衣和圣剑,这两个家伙的威力,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尤其是那柄圣剑,即便是解封十二层的项云,也只敢从侧面攻击,不敢正面对抗,其锋利的程度,已经无法可想了。
另一边,水瓶宫内,水瓶宫神斗士正伫立在山峰之颠,遥望着山峰之下的战斗,就在山羊座神斗士倒下的一刹那,水瓶宫神斗士便意识到不妙了,可惜的是,不等他转身回宫,项云的身影已经在接连的几次闪现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冷冷的看着水瓶宫神斗士,项云冷冷的道:“给你一次机会,发动你最强大的终极战技,记住……你只有一击的机会!”
听到项云的话,虽然……自己的同伴,接二连三的死在对方的手里,但是水瓶宫神斗士知道,这就是圣斗士,也是神斗士的宿命,这没什么好怨恨的。
正好相反,在如此的情况下,项云依然肯给他全力出手的机会,这是非常让他感到钦佩的,不然的话,以项云此刻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水瓶宫神斗士发出终极战技前,将之轰杀。
深吸一口气,水瓶宫神斗士也不再多言,事到如今,只有全力一战了,虽然通过刚才的战斗,水瓶宫神斗士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项云的对手,不过……只有力战而死,才是一个神斗士该有的死法。
思索间,水瓶宫神斗士慢慢举起了双手,双掌在头顶交会,十指穿插在一起,握成水瓶印记,刹那间,晶蓝色的光芒,在水瓶宫神斗士高举与头顶,紧紧交握,呈水瓶形状的双拳聚集了过去。
“曙光女神之宽恕!”终于,当能量蓄积到一个顶点后,水瓶宫神斗士猛然双手下劈,与此同时,一道蓝色的,直径一米左右的光柱,瞬间朝项云轰了过去。
没错,这就是水瓶宫神斗士的终极战技,是将冻气发挥至无限大的绝招,也是所有圣斗士中,最强横的一招,凭借这一招,足以秒杀任何圣斗士!
如果说,射手座,拥有着最强的黄金箭,山羊座拥有着最锋利的圣剑的话,那么这水瓶座所拥有的,就是最强的终极战技!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蓝色光柱,项云右掌微微立起,朝前探出,仿佛佛家问礼貌一般,在光柱抵达面前的一刹那,右掌迅猛的一个下劈,那凝聚的蓝色光柱,竟然瞬间被从中间切了开来,蓝色的光柱以项云掌刀为中心,朝两侧分了开来。
“呃!”就在蓝色光柱被切开的一刹那,项云那无穷的刀意,瞬间顺着光柱,重重的轰在了水瓶宫神斗士的心灵之上,一声闷哼声中,水瓶宫神斗士的眼神渐渐的暗淡了下来,一刀之下,项云将其妙杀当场。
深深的看了伫立在远地,双臂笔直前探,双手依然交握与胸前的水瓶宫神斗士,项云没有多做停留,飞速穿越了水瓶宫,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宫——双鱼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