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之箭,猩红毒针

最先和天称宫守护遭遇的,是移动速度最快的罗杰,双脚轻轻一点,罗杰一招风卷楼安瞬间朝天称宫守护轰了过去。
面对着罗杰的漫天腿影,天称宫守护自若的一笑,左臂前探,右臂微微一收,随后猛然顶住了造型,大吼着道——庐山升龙霸!
伴随着天称宫守护的怒吼,其右臂猛然推出,刹那间……一道由能量强行压缩所形成的淡蓝色能量之龙,咆哮着从其右臂间蹿了出来,张开巨大的嘴巴,朝着罗杰形成的腿影天幕轰了过去。
“砰!轰隆……”剧烈的轰鸣声中,罗杰只看到一条巨龙朝自己蹿了过来,仓促间,只来得扇动了自己手中的大扇,强行将自己的去势改变了一下,不过就算这样,也依然被那条能量巨龙擦了个边。
“噗……”虽然只被擦了个边,但是……罗杰却依然口喷鲜血,眼神也颓废了下去,见此一幕,索加不敢怠慢,一连几个滋润术过去,总算让罗杰好过了一些。
趁着罗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项云和多美幻影般的一个前蹿,瞬间出现在了天称宫守护的身体左有两侧,分别挥舞着战刀,疯狂的朝天称宫守护轰了过去。
面对着多美和项云疾风暴雨般的攻击,天称宫守护面带微笑,嘴角微微勾起,竟然只是轻移双臂,用小臂上,那天称圣衣附带的小圆盾,便轻松的抵挡住了两人的攻击。
见到这一幕,索加不由的头皮发麻,单就防御力而言,这十二件圣衣中,没有比天称圣衣在严密的了,那天称圣衣的一对称盘,正好按在了小臂上,成为了两面小圆盾,无论什么样的攻击,都可以自如的去抵挡,这一对称盘的防御力,就算是神都不能损坏其分毫。
本来索加认为,在项云和多美近身强攻下,这个世界行,是没有人可以防御住的,可是今天,索加的认知被打破了,单单凭借两道圆盾,项云和多美的攻击就完全被封印了。
正在索加思索间,一道锐利的寒芒,瞬间从天称宫守护的身后亮了起来,只微微一闪之间,便快速的划过了天称宫守护的上臂,那没有圣衣守护的部位。
这圣衣虽然号称守护强大,但是事实上,圣衣并不能遮挡住所有的位置,比如一对上臂,一双大腿,还有就是面孔和咽喉,最起码天称座的圣衣是这样的。
当然,尼可不是不想选择咽喉部位,可是那显然是不现实的,那个部位虽然可以一击致命,但是正因为如此,对方守护的太过严密了。凭借其预感能力,完全可以及时的阻挡。
之所以选择上臂,其实是索加的主意,在索加的心灵手环的作用下,大家的心灵被连接在了一起,经过索加的指挥,多美和项云猛然配合了一招,分别攻击天称宫守护必救之处,因此……除非天称宫守护放弃对多美和项云的防御,不然的话,尼可这一招,就必须硬接了。
“哧!”一声轻响间,尼可的匕首,瞬间划破了天称宫守护的右臂那结实的肌肉,虽然没有让其失去攻击和防御的能力,但是毫无疑问,已经成功的伤到了他。
见到自己竟然受伤了,天称宫守护不由的爆怒,双臂微微一震之间,猛的将项云和多美同时震了出去,只这么一耽搁间,刚才被轰了出去的罗杰,已经再次赶了回来,和项云,多美配合在一起,朝着天称宫守护再次拥了过去,争取再次给尼可创造一次机会。
尼可那一匕首,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作为盗贼,给武器附毒,那是基础能力,尼可的匕首上,涂抹的是毒龙的毒,虽然毒龙只有五六阶,但是……其毒性却非常的剧烈,虽然就目前而言,还无法致一个天位高手与死命,但是影响其状态和实力,却已经是很轻松的事情了!
面对着项云,多美,罗杰这三大近战高手的围攻,还有已经重新隐藏与黑暗中的尼可,天称宫守护终于警觉了起来,虽然实力上,对方并不如自己,可是就这么被缠住了的话,他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尤其是刚才被划中的那一匕首,显然是蕴涵着剧毒的,毒素入体后,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毒素竟然开始吞噬自己身体内的能量,而且……每吞噬一分能量,那毒素就壮大了一分,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一会,他体内的能量就被吞噬光了!
思索间,天称宫守护猛的将双臂收与腰间,双目紧紧的锁住朝自己冲来的三个家伙,下一刻……天称宫守护浑身金光爆发,大吼了起来——庐山百龙霸!
伴随着天称宫守护的怒吼,刹那间,天称宫守护收与腰间的双臂猛然前冲,掌心朝外,与此同时,千百条能量巨龙,以天称宫守护为中心,疯狂的朝周围肆虐开来。
在对方发动攻击前的一刹那,项云等人却防御约好了一般,在天称宫守护招式已成,无法更改的一刹那,抽身便退,退的那叫一个快速。
看着三个逃的比兔子还快的家伙,天称宫守护气的差点吐血,这能量凝聚而成的巨龙,其威力是随着距离的变化而变化的,距离越远,威力就越小,只有在近距离正面对拼时,才可以爆发出最大的威力。
可是,对方真的太狡猾了,就在他已经蓄满能量,不得不发的一刹那,这些家伙就象兔子一样,跑的一个比一个快,这……这算什么啊?
天称宫守护郁闷间,那能量狂龙咆哮着蹿了出去,追逐着项云,多美,以及罗杰的身影而去,一直退到了索加身前,这才停了下来,猛然转过身,多美和项云分古抗的挥舞战刀,利用刀气拦截斗气狂龙,而罗杰更是蹿到了半空中,一式暴雨狂风,万千脚影,铺天盖地的朝那千百条能量巨龙轰了过去。
如果在近身接触的话,毫无疑问,项云,罗杰,多美,都会被轰的飞出上百米,可是……这毕竟已经拉开了一百多米的距离,能量狂龙已经衰竭了下来,再加上三人连手,以数量取代质量,竟然硬是把千百条能量巨龙消弭与无形。轻松加爽快。
身体微微一个旋转,罗杰落回了地面上,通过心灵锁链,大笑着对索加道:“过瘾啊老大,好久没打的这么过瘾了,不过……我真是不理解,你是怎么判断出他的出招时机的?竟然拿捏的这么好,这太夸张了吧!你对他很了解吗?”
“白痴!”罗杰的话声刚落,项云便接口道:“本来,我认为那天称宫守护就够白痴的了,没想到你更白痴,这还需要拿捏吗?人家不一向是喊出口的吗?”
“这……”听到项云的话,罗杰愕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刚才还没注意,可是仔细想一想,这些圣斗士似乎都有这么个习惯,出招前,且不管这一招效果如何,那是一定要威风八面的吼出来的,仿佛不如此,就无法体现其威力一般。
放在低手面前,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单纯用力量,也可以把你揍死,可是……在高手面前,你这样故意显摆,那不是告诉人家你要做什么吗?给了那么充足的时间做反应,只有傻瓜才躲不开呢。
看着一脸嘲弄的罗杰,多美不由的叹息了一声,罗杰没有体会到,可是多美却感触很深,事实上,这就是西方式的逻辑思维,如果不是受到项云的影响,罗杰和多美只会和人家硬拼,正因为如此,所以对西方来说,力大者胜!喊不喊出招名,都是无所谓的,可是在东方武道高手面前,发招前提前告诉人家你要做什么,那不是白痴吗?
单就实力而言,天称宫守护绝对比现在的项云,多美,罗杰,以及尼可强大,最起码……比还没有施展秘技的他们强。
可是,天称宫守护那不好的习惯,却葬送了本来该有的一线生机,随后后来又施展出了更牛逼的终极战技——庐山亢龙霸,但是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的天称宫守护,只能再次郁闷的看着项云等人兔子般的跳开,然后远远的将其最强大的一招磨掉。
看着依然活蹦乱跳的项云等人,天称宫守护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战胜对手的办法了,感受着身体内快速被毒素吞噬掉的小宇宙,第一次,天称宫守护感觉到自己会输!
就在天称宫守护惊骇不已的同时,项云等人忽然接到了索加的命令,全部缩回来,听到这个命令,项云等人眼睛不由的一亮,全部退到了索加的身前。
在项云等人都退回来的一瞬间,索加猛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着的双眼,手中海神三叉戟微微一点之间,绝对零度瞬间发动。
蓝色的寒流涌处,一道由玄冰凝结而成的冰河,瞬间朝天称宫守护蔓延了过去,天称宫守护也想过要躲避,可是那冰河范围太广了,只一犹豫之间,冰河便已经瞬间淹没了一切,将一切都覆盖在了坚冰之下。
虽然还是那个绝对零度,但是在蕾依莎的四圣借力后,索加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天位,与天称宫守护相同,当然……这里指的是不使用圣衣的情况下,不过……就算天称宫守护使用了圣衣,但是圣衣能比得上海神的三叉戟吗?
绝对零度之下,一切生命活动都要停止,天称宫守护也不例外,尤其是天位高手发动的绝对零度,所形成的玄冰,即便是在阳光折射下,放上一百年也不会融化。
看着被冰封在玄冰中的天称宫守护,索加并没有下杀手,但是……天称宫守护的圣衣,索加却必须留下来,离开这套圣衣,将无法完成预定的目标。
这圣衣的结构,索加已经在前几关研究过了,双手翻动间,控水之力瞬间发动,那最为坚固的天称座圣衣,瞬间脱离了天称宫守护的身体,只给他留了一身内衣。
当然,索加是不会担心天称宫守护会感到寒冷的,毕竟……已经是处于绝对零度之下了,哪可能还有什么感觉?事实上,天称宫守护连思维都停止了。
在索加的控制下,一堆圣衣的部件,纷纷落在了罗杰的身前,见到这一幕,罗杰也没有多耽误时间,这是事先就约定好了的事情。
看着罗杰一一拿起了圣衣,穿在了身上,索加微微呼出一口气,看了看时间,不过消耗了五分钟而已,不过……这只是后六关的第一关而已,接下来……还有五关呢,而且是一关比一关难。
穿上了圣衣后,罗杰的防御力问题彻底得到了解决,上身的防御,在一对圆盾的帮助下,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至于下半身的攻击,嘿嘿……那是绝无问题的,天称座黄金圣衣的坚固度,在所有圣衣中可以排在前三的。
等罗杰穿好了圣衣后,索加等人穿越了天称宫,朝天蝎宫的方向全速赶去,时间有限,他们没有时间去浪费。
快速的翻越着陡峭的山道,一行人全速赶到了天蝎宫前,殿前的小广场上,所有人下意识的停了下来,虽然着急,但是该有的休息,还是必须的,太过急噪只会坏事。
和前几宫的守护不同,天蝎宫守护显然并不准备在门外和大家战斗,而是要将所有人引到宫内去,至于内中有什么玄机,就不是大家所能猜测的了。
休息了一小会后,由尼可前面引路,项云和多美紧根其后,罗杰则守在后面,至于索加,则被几人形成的保护圈围在中间,米亚和蕾妮,则负责中远程攒射辅助。
终于,一行进入了天蝎宫,与此同时,天蝎宫宫主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刻……一身金色圣衣的天蝎宫守护,正傲然的伫立在原地,见到大家出现,天蝎宫傲然探出右手,食指微微一点之间,一道猩红色的光线,瞬间便洞穿了项云的右胸。
这么不客气的圣斗士,大大出呼了大家的预料,前七关中,就算要打个你死我活,可是开始的时候,却都是要寒暄几句的,而且……那些家伙战斗时,在释放大招之前,都是要高呼自己的招名的,可是这个天蝎宫的守护,却并不是这样,一照面,连话都不说,也不喊什么招名,直接就是一指点了过来。
面对着犀利的一指,在场的众人竟然完全没有丝毫的预感能力,而且……那到猩红色的光线,速度竟然和光一样快,比蕾妮的瞬之果实能力还要快上几倍。
完全无法预判,也完全无法躲避,这犀利的一指,玩耍般的洞穿了项云的右胸,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看着众人骇然的目光,天蝎宫守护傲然一笑,微微扬起右手,仔细看去时,只见天蝎宫守护的右手食指的指甲凄红如血,而且无比的尖锐,看起来就象是蝎子的毒尾的尾尖一般。
就在大家注视间,那猩红的指尖,再次毫无征兆的射出了一道猩红色的光线,没有人可以判断出那道光线的走向和目标,只一瞬间,项云的大腿便再次遭受到重击,一道食指粗细的窟窿,瞬间出现在项云的大腿之上,鲜血汩汩的汇聚成流,快速的流淌着。
见到这一幕,索加急忙施展滋润术,一连几个滋润术下去,项云的伤口总算是复合了,不再流血,只不过……项云的面色,却依然苍白无比,浑身轻微的颤抖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鄙夷的撇了撇嘴,天蝎宫守护傲然道:“没用的,别说是小小的滋润术,就算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治疗法术,也无法治疗猩红毒针的创伤的!”
“哧!”说话间,一道锐利的呼啸声中,猩红的光芒再次闪耀了起来,与此同时,项云的左臂,瞬间开出了一道血洞,鲜血再次汩汩流了出来,见到这一幕,索加不敢怠慢,滋润术瞬间释放了出去。
毫不在意的横了索加一眼,天蝎宫守护继续道:“遭受到猩红毒针攻击的人,身体中将会产生巨大的痛苦,那种痛苦,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住的,就算是神,也会痛不欲生!”
说话间,天蝎宫守护再次射出了一道猩红的光芒,刹那间……项云的腹部再次开出了一条血洞,汩汩的黑血,瞬间便涌了出来。
看到索加再次快速治疗,天蝎宫鄙夷的撇了撇嘴道:“没用的,就算你可以恢复伤口,可是猩红毒针的能量,却留在了他的身体中,当我第十五针刺进他的身体中时,即便是众神,也会瞬间毙命,绝无幸免!”
“哧哧哧……”伴随着天蝎宫守护的话,连续三道猩红毒针,瞬间贯穿了项云的身体,巨大的冲力下,项云的身体猛然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击在后面的墙壁上,这才反弹落地,浑身剧烈的抽搐着。
项云会就此屈服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虽然身体颤抖的厉害,可是项云却倔强的,再次爬了起来,只不过……不等项云站直身体,天蝎宫守护右手再次一挥之间,数道猩红毒针,瞬间贯穿了项云的身体。
随后,天蝎宫平平抬起右手,指着项云道:“已经十四针了吗?很好……接下来这一针,就会将你送入地狱中!”
感受着天蝎宫守护强大的威势,所有人都呆住了,没有人可以预料到,黄金十二宫中,竟然会有如此强悍的存在,竟然让大家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只几次呼吸间,便已经在众人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将项云逼入了死地!

看着随刀飘飞的天蝎宫斗士,多美只感到浑身畅快难言,虽然学习创刀已经很久了,但是直到今天,直到刚才这一击,多美才第一次真正的掌握了创刀的一点点内涵。
虽然,多美已经一刀将天蝎守护劈飞,但是多美知道,对于这创刀三式,自己只不过是刚踏上门槛而已,同样的一招,由项云施展开来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初,传授多美这一刀的时候,项云曾经当场表演过,在项云的手里,依然是势如霹雳一般的一刀,可是在行刀的过程中,那刀仿佛化做了一尾灵活的游鱼一般,漂移不定,可以在任何时候做出任何的改变,一刀之间,怕不有数百个微妙的变化。
对比起来,多美这一刀之中,不过产生了一个变化而已,可是,正是这不可能中发生的巧妙变化,让天蝎守护遭受了重创!不然的话,这一刀依然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谁着刀势,多美将战刀荡开,放眼看去,周围的一切都似乎变的缓慢了起来,在多美的眼睛里,天蝎守护的身体缓缓朝后上斜飞着,然后……一道翠绿色的光线,瞬间贯穿了他的胸膛,一枚精巧的,小箭,深深的钉在了天蝎守护的胸口。
“丘比特之箭!”没错,正是那支可以短暂控制敌人的神箭,与此同时,米亚双手幻影般的拨动着,一蓬密密麻麻的暗夜箭,呼啸着轰在了天蝎守护的身体上。
以蕾妮此刻的实力,那丘比特之箭,大概只可以定住对方不到一秒,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在那一颤之下,米亚的天雷猛袭箭已经到了,随后……趁着天蝎守护麻痹的一刹那,尼可再次从暗中闪出身来,那森寒的匕首,瞬间掠过了天蝎守护的咽喉。
一切都结束了,前后耗费了六分钟,天蝎宫也被攻陷了,看着地面上匍匐着的天蝎座,尼可皱着眉头道:“索加,我不想要这套圣衣。”
面对着尼可皱眉的表情,索加严肃的摇头道:“不要任性,我知道,你介意这圣衣曾经被这个男人穿过,不过……圣衣是由智慧女神雅典娜,融合了自身的鲜血所铸造,作为处女神,这件圣衣是无比圣洁的,任何污秽的东西,都休想沾染在上面。
说话间,索加双手微微一探,瞬间将那套天蝎战甲解了下来,果然……正如索加所说的那样,整掏圣衣周围,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幕,即便是那鲜血,也是隔着光幕在流淌,虽然光幕很薄,只有半厘米的样子,但是正如索加所说,这是圣洁之物,不可能被污损的。
看了看那圣洁的圣衣,尼可终于接受了索加的说法,是啊……作为处女神,雅典娜是不可能让自己的鲜血被男人沾染上的,只要攻破了这道金色的圣光,圣甲自然会破碎。
思索间,尼可只能接过天座的圣衣,穿在了身上,伴随着圣衣及体,尼可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朝索加看了过去,害怕的道:“有点不对劲,这圣衣,似乎连通了什么,有一种能量,正朝我身体里灌输!”
听到尼可的话,罗杰微笑着道:“不用害怕,这就是圣衣的力量,这圣衣,依靠雅典娜的鲜血,连通着星辰之力,事实上……你的天蝎圣衣连通的,正是天蝎座的力量啊!”
听到罗杰的话,尼可下意识的顺着能量的方向,朝自己的右手食指看了过去,一看之下,尼可不由大叫了起来。
放眼看去,尼可那造型优美,小巧细嫩的右手食指,此刻已经变的艳红如血,尤其是那指甲价部,更是尖锐如针,并且微微的朝内弯曲着,一如毒蝎尾针一般。
见到这一幕,罗杰兴奋的道:“看来,那个猜测已经被证实了,圣斗士的战技,其实是依靠圣衣,连通了星座的力量后,才可以释放出来的,如果不穿圣衣的话,是无法施展的!”
兴奋的弹了弹双足,罗杰兴奋的道:“现在,我穿的是天称座圣衣,这么说来,如果我发动星座之力的话,那么我的攻击波,也应该是龙形的了,奶奶的……真想试一试啊,可惜我的力量必须留到接下来使用,不能破坏了老大的计划不是?”
说到这里,罗杰转头朝尼可看了过去,兴奋的道:“倒是尼可你,那猩红毒针,似乎不需要太多能量,你何不发一发试试看?”
听到罗杰的建议,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在大家的催促下,尼可试探着运转那星辰之力,右手食指微微探出。
“哧……”一道猩红的光芒,瞬间从尼可的指尖射了出去,犀利的洞穿了旁边的墙壁,消失的无影无踪迹。
“嘶!”见到这一幕,所有人虽然已经隐约的预料到了,但是亲眼证实了这一切,却依然激动的无以复加,这大招,果然是圣衣附带的,不穿圣衣,是无法发动如此威力的战技的。
正在众人惊叹间,项云摇头道:“不对,这不对……虽然尼可可以发动星辰之力,但是很显然,她发射的并不是猩红毒针!”
“恩……”肯定的点了点头,索加同意的道:“没错,虽然依然不可被预感,速度也一样快如闪电,但是……气息上,绝对不是猩红毒针!”
说到这里,索加踏前一步,指着自己的右臂道:“为了证实一下,尼可……你朝我右臂射一道,我必须摸清楚这一招的虚实,这对接下来的战斗很重要!”
听到索加的话,尼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紧紧的咬着嘴唇,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是尼可知道,必须这样做才成。
猛一咬牙,尼可猛然探出右手,嫣红的食指点处,一道猩红的,食指粗细的光线,瞬间洞穿了索加的右大臂!
“嘶!”伴随着猩红的光芒洞穿了大臂,索加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颤抖着道:“奶奶的,这确实不是猩红毒针,这光线中,缺少了一些神秘的力量,不过……那让人痛楚到近呼麻痹的感觉,却依然在!”
“恩……”凝重的点了点头,项云开口道:“这圣衣必然有一套配合使用的战技和心法,虽然不配合也能借用星座中的星辰之力,但是很显然,没有十五针毙命的效果!”
连连的抽着气,索加点头道:“没错,尼可的猩红毒针中,没有那种连接人体各处要害的毒线,只是一味的痛楚和麻痹而已,而且无法预感,无法躲避而已,看来……想要靠猩红毒针来杀人的话,会比较困难了。”
“恩?”疑惑的看着索加和项云,尼可不解的道:“怎么会这样?只要我将目标对准敌人的脑袋,或者咽喉这样的要害的话,那不是可以杀掉他们了吗?”
听到尼可的话,索加和项云对望了一眼,随后笑着道:“事实上,你看到的血洞,并不是真正的贯穿了我们,那不过是一道光线而已,那道光线的能力,就是在我们的身体内产生毒素,至于那血洞,只是鲜血从肌肤下渗透出来所形成的,事实上,我们的肌肤根本就没破!”
索加的话声刚落,也被射了几针的多美点头道:“没错,事实就是如此,那猩红的光线,是无视防御的,并不能真正的将人射穿,只是在射中的部位产生毒素,真正的猩红毒针,会在身体的各个部位聚集毒素,当第十五针的时候,所有毒素会同时爆发,形成最强的毒,将敌人化做一摊毒水。”
听到多美的话,尼可失落的看着自己那嫣红的指甲,这圣衣,还是必须字圣斗士手里,依靠特别的战技和心法,才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威力,其他人的话,就算抢到了圣衣,也无法发动其最大的威力。
看着尼可失望的样子,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在尼可的手里,这猩红毒针只能让人无比的痛楚,却杀不死人,用来骚扰倒是可以,但是却很难成为主要战力。
事实上,就算不穿圣衣,圣斗士也可以发出大招的,只不过……单凭本身的血脉,他们是不可能借到太多星座神力的,只有通过圣衣,经由雅典娜的神之血脉,才可以借到更多的星座之力,让大招威力无限强大。
这圣衣,其实就是一架机器,一架可以连桶人与星座之间的机器,人的作用,就是利用特殊的方法和技巧,引导这星辰之力,形成最强的攻击而已,人的实力越高,引导出的星辰之力就越大。
看过了尼可的圣衣后,罗杰的圣衣能力,也就不想可知了,虽然身穿天称圣衣,但是他是没可能发出庐山升龙霸,以及庐山百龙霸的,不过……在天称圣衣连接下,罗杰的一切斗气攻击,都将凝聚成巨龙,不仅仅是看起来壮观,而且经过压缩后,那攻击会更加的强悍。
事实上,穿上了圣衣后,罗杰和尼可除了可以发挥出本身的力量外,还可以运用星辰之力,实力倍增,能够发挥出超阶的实力,当然……和圣斗士一样,他们的场力,依然是不变的。
虽然有点遗憾,但是总的说来,索加还是满意的,正如他事先想象的那样,这圣衣虽然不能让使用者拥有施展大招的能力,但是却可以强行提高使用者一阶的实力!
当然,圣衣也是有限制的,只能将天阶高手,提升到亚神阶,至于亚神阶的高手,那就没效果了,亚神阶的高手,必须穿神衣才可以有增副作用。
到目前为止,凭借着蕾依莎的四圣借力,尼可和罗杰已经从圣阶高手,提升到了天阶高手,再穿上圣衣,可以发挥出亚神级的实力来。
就此,暂时来说,索加团队已经拥有了两个亚神级实力的高手,再打下射手宫,就会有三个亚神级高手。
什么叫亚神级?没错……所谓的亚神级高手,就是七武颠的境界,在伟大的商路上,几乎是没有对手的,只有那些超阶巨龙,以及各神殿之中才会找到可以抗衡的目标。
思索间,索加命令所有人全速恢复,稍微调整了一下之后,所有人离开了天蝎宫,朝第九宫——射手宫赶了过去。
射手宫外,索加等人最后一次进行了总结,确认了战略部署后,这才大步朝射手宫的山峰进发,作为三大真圣斗士中最后的一个,射手座的实力,也是最强的!
根据记载,射手座圣衣,是排在第二位的,在所有的圣衣中,只有射手座的圣衣有一对羽翼,在打斗中很占优势的,可以迅速逃脱攻击。还有一根号称最强大的黄金之箭,根据圣经记载,射手座的圣斗士,凭借着这根金箭,连真神都可以射杀!
如果说,天蝎座的攻击,需要十五次才可以将敌人轰杀的话,那么射手座的攻击,只需要一箭就可以了,一箭之下,即便是真神,也会被击杀当场。
虽然大家从来没接触过射手座,但是这个特性,大家还是很清楚的,因此……这射手宫之行,必须万分小心,在蕾依莎暂时失去了法力的前提下,一旦身死,那就是真的死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进入射手宫之前,索加做出了完全的准备,这一关,主要就是要看罗杰的了,只有罗杰的高速移动,才有可能让射手座无法瞄准。
“哼!”刚刚下了天蝎宫所在的山峰,就在众人准备朝位与山峰顶端的射手宫前进的时候,千米外的山峰之颠,射手宫的上空,猛然传来了一声冷哼。
虽然相隔千米,但是在场的众人都非寻常人,这样的距离下,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拥有着一双黄金羽翼的圣斗士,正傲然的悬浮在半空中,左手一张金色的长弓,右手一根一握粗细的金色利箭,没错……这就是射手宫的守护了!
看着高悬与天空之中的射手座守护,所有人都苦笑了起来,虽然预计到了他会飞,但是没有人想过他可以飞那么高,那么自如灵动。
可以说,在这么远的距离下,唯一能够威胁到射手宫圣斗士的,就只有蕾妮了,可是……蕾妮今天已经射了两箭了,还有五箭的机会,因此……这箭是不能乱射的,不然的话,后面还有三宫,而且守护者是神斗士,失去了蕾妮的远程狙击,无疑将是非常不利的。
微微呼出一口气,虽然局势已经达到最坏的程度,不过好在,这一切依然在索加的预料当中,毕竟……这并不算难算,算不到才叫愚蠢呢。
现在,索加等人唯一的机会,就是金箭的速度不要太快,而且是可以预先感知的,这两条如果不存在的话,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正在索加思索间,对面的山峰之颠,射手宫圣斗士缓缓的将金箭搭在了弓上,微微一吸气之间,将那金色的长弓拉满,金色的箭尖对准了众人。
看着射手宫圣斗士身体上闪耀着的金色光芒,所有人面色都大变,无法感知!竟然无法感知!一时间,所有人都面如死灰,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箭的速度慢点了。
正思索间,射手宫圣斗士猛一松手,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朝山下的众人射了过来,看着那似乎可以划破空间的金色利箭,所有人的大脑都陷入了僵化状态。
说起来,那金箭的速度,并不如蕾妮的箭快,可是……其无法感知的特性,却让众人无所侍从,而且……虽然不如蕾妮的箭快,但是射手座的箭,又怎么可能太慢呢?
仿佛一道金色的霹雳,瞬间便穿越了千多米的空间,只一闪之间,那金色的巨箭,已然轰到了众人身前,直到这时,所有人才判断出来,箭支的目标,是索加!
众人之中,除了蕾依莎之外,躲避能力最差的,大概就是索加了,也不知道这射手宫圣斗士怎么选的,一下就选择了最该选择的那一个。
“锵!”那金色的利箭,瞬间洞穿了水幕,射断了水幕中的冰神龙,粉碎了索加的空间守护,最后……犀利的轰在了索加及时侧了侧的海神三叉戟上,剧烈的轰鸣声中,索加的身体仿佛一发炮弹一般,瞬间轰飞出去几百米,轰然声中撞在了身后的山壁上。
剧烈的轰鸣声中,索加的身体直接砸进了山壁之间,巨大的冲力下,以索加为中心,周围十米范围内的山壁全部塌陷了下去,呈一个碗形。
一箭之威,竟然如此恐怖,所有人都惊呆了,射穿水幕没什么,射断比玄铁还要坚硬的冰神龙也不算啥,可是那从来没曾瞬间粉碎的空间守护,却也被射穿了,这破坏力到底有多大?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最后关头,索加手里如果用的不是海神的三叉戟,那么换了任何一把武器,都必然被射穿,索加必然丧命!
严格的说起来,这一道金箭,虽然不可预先感知,而且速度也非常快,称得上是瞬射,不过……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
换算起来,那么一须臾则为2880秒,一罗预为144秒,一弹指为7.2秒,一瞬间为0.36秒,一刹那为0.018秒。
对于一般的人来说,一瞬是无比短暂的,几乎不可被感知,可是……对于武者来说,一瞬间有0.36秒,是绝对可以感知的,现在索加的问题是,虽然精神可以清晰的看到箭射过来,可是身体跟不上意念,无法及时躲避。
虽然索加样子很惨,但是索加的心情却轻松了起来,这金箭威力之大,那是不需要怀疑的了,不过……威力虽然很大,而且由于能量过于凝聚,无法感知,但是速度却依然在可控制的范围只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