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历史上的一次什么经历给以色列人带来了蓝眼睛血统,以色列发现55000年前的头盖骨

现今的以色列地区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有了文明的存在。观察现在的以色列,在很大的一部分中,以色列人有着蓝色的眼睛。而为什么会出现蓝眼睛这一血统的原因,根据现代科学家的研究,可能就要推断到6500多年前的以色列了。那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呢?现在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吧。

科学家近日在以色列发现了一枚55000年历史的头盖骨,这块头骨既有尼安德特人的特征,也有现代人类的特征,研究人员认为,这为他们曾生活于同一时期并可能通婚,提供了证据。另外,研究人员还认为该头骨证明了人类的起源来自非洲。图片 1研究人员手持以色列西加利利地区Manot洞穴发现的头盖骨,与一个完整的智人头骨进行对比。
现代人的人种起源考证又有新的突破。科学家在以色列最新发现的一块头盖骨,或可提供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类通婚的证明,并为人种的非洲起源说大大加码,这是人类进化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发现。
《自然》杂志上最新的一篇研究报告表示,科学家近日在以色列西加利利地区Manot洞穴发现了一枚55000年历史的头盖骨,这块头盖骨将会以“Manot一号”来命名。
这块头骨既有尼安德特人的特征,也有现代人类的特征,这被科学家们认为是为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类共同生活于同时期,并可能通婚,提供了有力早期证明。同时研究人员还认为该头骨证明了人类的起源来自非洲。
人类的进化历史并非是线条式的简单发展,较为形象地说,人类进化更像是交错纵横的树叉。因而在推论证实人种起源及进化的发展上有着诸多争议,距今20万年的尼安德特人是如何灭绝的?是否能与现代人通婚?
关于现代人起源主要有两种学说:非洲起源说和多地区进化说。
“非洲起源说”认为现代人类起源于20万到15万年前已经完成进化的非洲智人,他们走出非洲后分别到达欧洲和亚洲大陆,并穿过白令海峡到达美洲大陆。在到达各大陆后,在竞争过程中淘汰并完全取代了这些地区的直立人。这一取代过程未伴随明显的与原住人群的基因交流。这种学说认为,古老类型的人转变进化成现代类型的人的过程,只发生在非洲,主张现代人均为非洲晚期智人的后裔。
“多地区起源说”则认为,现代人最早在4个大陆地区出现,并不断适应当地环境完成连续进化,且每个地区有少量的基因交流,最终形成不同外貌特征的人种。简而言之,这种主张从古老型人类转变为现代型人类的进化过程,不是只在非洲这一个地区进行的,而是在多地区都发生过的。如欧洲白人由尼安德特人进化而来,亚洲人种由北京山顶洞人、爪哇人进化而来。
由于史前进化史书一片混沌,在祖先起源的问题上并未出现盖棺定论的证据,这两种起源说争议不断,彼此对立。图片 2从左至右:尼安德特人头骨,
此次在Manot发现的头盖骨,以及现代人的头骨。
尼安德特人是现代欧洲人祖先的近亲,是人类进化史上一个重要的阶段,他们已近接近现代人,但还未进化成现代人。
尼安德特人生存时间大约在12万到3万年前,在人种关系图上,与现代人属于平行系群。在大约2.8万年前,尼安德特人消失了。但是尼安德特人消失的原因此前并未有定论。主张尼安德特人灭绝说的理论认为,可能由于同族通婚人种退化,最终导致人种灭绝;再有一种可能就是被现代人祖先消灭了。
2000年,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的一处地下洞穴,出土了8具有4.3万年历史的尼安德特人骸骨。古生物学家发现,在这8具骸骨中,有许多骨头都有被切割和撕扯下来吃肉的痕迹。这些痕迹被认为是饥荒时期的相互餐食,或者是被现代人捕食的证据。
主张尼安德特人融合说的理论则认为,现代人在与尼安德特人相遇后,很可能与之通婚,生下进步的杂交后代,现代人身上也可能保持着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但目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种说法,另有不少科学家认为,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在物种层面无法交合生育。图片 3研究者在以色列西加利利地区Manot洞穴进行考古研究。
基因突变的速率并非恒定,不同学者根据对不同的遗传物质片断DNA研究出来的现代人共同祖先的生存年代可以相差10倍。用DNA研究生物的历史仍然存在一定的问题的,因而不断发现的化石对界定人类起源有着重要的作用。
2008年,由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学者组成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区Manot洞穴发现了这块头盖骨,经过数年的严格分析,他们认为,这是现代人与尼安德特人杂交的重要线索,也是非洲现代人殖民欧亚大陆的第一个化石证据。
根据此前出土的4.5万年历史的腿骨证据显示,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发生通婚的时期为距今5万-6万年。根据新的研究成果这一时期应介于距今4.7万年及6.5万年之间。研究小组还表示,这一时期气候温暖湿润,有利于人类迁徙,这为非洲现代人迁徙各大陆提供了合适的条件。
研究小组还表示,对Manot洞穴的进一步挖掘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以寻找更多的化石证据,推导人类的起源和迁徙。(原文标题:以色列发现55000年前的头盖骨,再证人类的起源来自非洲)

数千年前,在今天的以色列北部地区,大量外来人口自北面和东面(也就是今天的伊朗和土耳其)汹涌而至,改造了当地的新兴文化,影响深远。最新研究显示,这些迁入者不仅带来新式文化习俗,还引入新的基因,比如说导致蓝色眼眸的基因变异,这种瞳色之前在当地闻所未闻。

考古学家分析了以色列一个洞穴中的骸骨DNA,发现了这场历史性的人口流动。研究人员表示,洞穴位于以色列北部,洞内有几十个葬坑和600多具6500年前的骸骨。DNA检测表明,洞中埋藏的这些骸骨基因特殊,跟世代居住于此地的人不一样。研究还发现,骸骨的某些基因差异,与附近安纳托利亚和扎格罗斯山脉的居民(今天的土耳其和伊朗)相吻合。

以色列在六千多年前叫加利利,位于黎凡特地区以南。昔年辽阔的黎凡特地区包括东地中海的全部国家。研究人员指出,公元前4500~3800年,也就是铜石并用时代晚期,黎凡特地区南部发生了深刻的文化变革——聚居更为紧密、公众仪式更频繁,包括有意识地在葬礼筹备时使用骨棺。

此前有专家认为,是土身土长在黎凡特南部地区的居民推动了这场文化变革。然而,近期研究推测,变革可能要归因于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为了求证这一假设,科学家将目光转向了以色列碧奇洞穴(Peqi’in
Cave)的一处葬坑,也就是6500年前上加利利地区(Upper Galilee)的旧址。

碧奇是一个长约17米、宽达5-8米的天然岩洞,内饰有各式陶罐和随葬品——以及上百具骸骨。这些证据表明,在铜石并用时代,当地人曾用碧奇洞穴来存放尸体。但是,以色列海基尼烈学院加利利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员、报告合作者迪娜·莎勒姆(Dina
Shalem)在通告中指出,碧奇洞穴并非全都是在地之物。

“有的文物带有明显的当地特征,有的则体现了边远地区的文化交流,”莎勒姆表示。哈佛大学有机体与生物演化学系博士生、报告第一作者艾窦因·哈纳(Eadaoin
Harney)表示,这些文物的艺术风格与近东地区以北一带的风格更为贴近。科学家提取了48具骸骨的骨粉样品,分析其DNA构成,重构了洞中22人的染色体序列。报告称,此举堪称近东地区古人类DNA的一次大规模基因研究。

科学家发现,这22人的基因特征与黎凡特北部居民有相似之处,而与南部牧民则没有这层关系。例如,有49%的骸骨样本显示出了控制蓝眼睛的等位基因(染色体某特定座位上两个或多个基因中的一个),说明蓝眼睛是上加利利地区居民的常见性状。报告还列举了控制白皮肤的等位基因,并据此推测白皮肤也是普遍特征。

“眼睛和皮肤都是由多组等位基因的复杂互动决定的。我们已经找到了很多等位基因,但尚未穷尽。”哈纳博士称。她表示:“我们报告集中阐释的两组等位基因是已知与眼睛颜色和肤色强烈相关的两组,常在古DNA研究中用于预测不同人种的外貌。”她又补充说,必须要指出的是,还有其他很多等位基因也在影响个体的眼睛颜色和肤色,因此“科学家不能精确预测某一个体的色素情况。”科学家还发现,群体内的基因多样性随时间推移而上升,群体间的基因差异随时间推移而减少。研究人员称,这种范式常出现在人口迁移之后。

伊利诺伊惠顿学院考古学教授丹尼尔·马斯特(Daniel
Master)表示,从遥远过去取来的DNA,为认识那个流动的古代世界及栖居其中的各色人种提供了崭新的视角。没有参与此次研究的马斯特教授在答复生命科学网的邮件中指出,“加利利居民与贝尔谢巴河谷居民、约旦河谷居民、戈兰高地居民之间存在何种程度的联系,始终是铜石并用时代的一个关键问题。”他说:“碧奇洞穴的文物表明,上述地区之间存在多种文化关系。至于是否与基因有关,这是未来有待研究的问题。”莎勒姆在通告中指出,此次研究还终结了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争议,即究竟是什么改变了铜石并用时代人民独特的文化轨迹。她说:“我们现在知道了,答案是迁徙。”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