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塔天使,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

小小更是活泼,就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不管有没有人提前预定,就一屁股坐在了整个酒吧最高、最舒适的地方!可是当泛泛刚拉着我也一屁股坐下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服务员,很是有礼貌地冲着我们鞠躬,微笑地看着我们说:“对不起,您坐的位子已经被我们家少爷预订了,麻烦你们换一下位子!”郁闷!去酒吧玩,我们从来都是喜欢坐哪里就坐哪里,只要没人就坐!现在居然有人预订,呜呼!大酒吧的规矩就是多啊!“那哪个位子没人预订呢?”我和泛泛都起身,打算给人让位子,可小小却拿出大小姐的派头,大大咧咧地问道。“除了这个位子以外,别的位子随便你们坐!”“是谁预定的啊?我要和他换!”小小就是小小,居然连这个也能较劲!“是我们家少爷不好意思,你们还是换个座位吧!”少爷!这家酒吧的少爷,不就是韩海盼吗?正好,我霸占他的位子,看他出不出来!“那我们就不走了!”说着,我一屁股坐下,小小和泛泛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她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三人中间最最不喜欢磨嘴皮子的我,今天居然和酒吧服务员较上劲了!看着服务员无奈的样子,我就更加高兴,巴不得他去告诉他家的少爷。“喂,还不快把你家少爷叫过来啊!”哈哈!我李雪娜今天就耍无赖了!正在这时候,一个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士走到我们面前,很有礼貌地朝着我们鞠躬,然后上下打量我,问道:“请问你是李雪娜小姐吗?”“嗯!还不快把你们家的少爷叫过来!”我点着头,随便从桌子上拿瓶可乐倒在嘴里,拿出大小姐的派头冲着面前这个男的命令道。“对不起,我们家少爷不在,这个位子你们可以随便坐,需要什么就说。”说着,那个男的就把服务员带走了,在整个过程中,小小和泛泛一直傻眼地看着我。大概她们怎么也无法想象,我李雪娜在华梵市混得这么“牛”吧!偷偷出现的“钣桶软蛋”“好娜娜,亲爱的娜娜,刚才那人说的少爷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可不可以介绍给我们认识啊?你还有这样的同学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啊!”可恶的小小,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这身毛病呢?本来没把韩海盼给喊出来已经够伤心的了,现在居然还要被她们俩纠缠!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和刚才那两个人较劲!“娜娜,喂!娜娜你在听我说话吗?”小小的手在我面前挥舞着,然而我的视线被刚才从人群里一晃而过的身影给吸引住了!那高大的身材,那走路的样子,我敢百分之百地确认,那是“饭桶软蛋”!像小偷躲警察一般躲我的“饭桶软蛋”!“谢小亚!”站起来,我扯着嗓子大喊。顿时,所有人的眼光全都转到我的身上。那个身影先是一愣,然后在人群里匆匆地窜来窜去!“抓小偷啊,刚才那个人偷了我的皮包啊!”我指着开始狂跑的谢小亚,大声喊道。没想到那些人还当真了,顿时,只见几个身材还算可以的男人,紧追向“饭桶软蛋”,就在他刚要迈出大门的时候,已经被严严地堵住!“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发誓!求你别问我了,关于韩海盼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啊!”“饭桶软蛋”可真是名副其实,还没等我开口问话,他就哀告上了!“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呢?”“你不就是想知道韩海盼在哪里吗?”“饭桶软蛋”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张口问道。“那你知道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最恨死抗的人!不过这招对我李雪娜女王好像不怎么好用哦!“那你告诉我鞋子是怎么回事情?”“这个……那个……我只知道有人要整你,但我不知道是谁在你鞋子里放的钉子!”“你怎么知道的?”继续逼问,非要问个明白:“我可不喜欢说谎的男生哦!”“我是……”正在“饭桶软蛋”要告诉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饭桶软蛋”的眼睛似乎在望着远处,然后又低下头,不出声了!立刻转头,又是熟悉的眼神,贺佳琪!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正在这时候,我居然被一只意外伸在我面前的脚绊倒在地上。“谁?谁?”抬头,转头,连“饭桶软蛋”都不见了,更别说贺佳琪和那个故意给我下绊子的可恶的家伙了!气愤!恼火!抓狂!但就在我起身的刹那,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张熟悉的牌从我的口袋里掉了出来。傻眼!发呆!愣住!因为那张牌,和我在来华梵市的火车上梦醒时见到的那张牌一模一样!牌面描绘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塔被闪电击毁了,两个人正从坍塌的高塔上跌落到地面。突然出现的“饭桶软蛋”和小小、泛泛三个人从酒吧里出来,天已经漆黑一片,小小喝得晕晕的,一个劲儿地唱《三只小熊》,弄得大街上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朝着我们这边望!“喂,小小,别唱了!”“慢点,小心摔着!”我边扶着小小,边示意泛泛去打车,可今天的出租车却像是稀有动物一般,少得可怜,整条大街上还没见过几辆!就在这一刹那,小小猛得一回头,吐了一地!“小小,坚持会儿,一会儿就到家了!”我拼命地拽着小小朝旁边的公园走去,半夜三更的,在公园小树林里吐,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放开我,我没喝多,我今天高兴!”无奈啊!谁叫我和小小是好姐妹呢?要是别人在我面前这样说的话,我早就转头回家睡觉去了!“好了,我知道你没喝多,你先坐下来喝点水啊!”话音刚落,小小又吐了出来。弄得我恶心得也想吐,胃里的杂物拼命地朝上翻腾着。“娜娜,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人。”什么?我没听错吧?号称只对帅哥有兴趣,却从不动真情的小小居然说这话!(大概也只有喝醉的时候,她才会说吧!)我扶着小小继续寻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她却不肯走:“等等!娜娜,你在听我说话吗?”“在听呢!”一边回答小小的话,一边郁闷,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酒这种东西呢?这东西到底是谁发明的?真是害人的破东西!“娜娜,告诉我,你对李又喻还有兴趣吗?”什么?傻眼!小小她该不会喜欢李又喻这个可恶的家伙吧?小小突然很紧地拽着我,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得:“娜娜,要是你真的不喜欢李又喻,真的对他已经一点兴趣也没有,请你把他让给我吧!我不能没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就在那次我们被‘男生帮’追赶之后,当你把他带到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他了!本想你去华梵市上学,我就可以接近他了,可没想到,李又喻居然也跟着你跑了过来!”说着说着,小小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泛泛朝着我点头,告诉我说:“娜娜,其实小小一直都很喜欢李又喻,但她从来没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李又喻喜欢你,但她不在乎。她告诉我说,只要她能天天看到李又喻,她就满足了,就这样一过三年!”崩溃!彻底地无话可说,没想到我那么讨厌的人,居然还有人喜欢,而且那个人居然是我最最要好的姐妹!!!树林迷路“这是哪里啊?”沿着公园一路走,本想让小小吐完后,原路返回,可我们三人却迷路了。更可恶的是,居然在公园里迷路了!我和泛泛轮流搀扶着小小,凭着感觉朝前走。“娜娜,我怎么突然有点害怕啊?”泛泛边走边望着让我们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树林。听着泛泛的话,我也有些害怕了!正在这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我和泛泛拖着小小拼命地往前走,但当我们走到那里的时候,亮光却不见了。我转过身望了望泛泛,泛泛也傻傻地看了看我。“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亮光了!”“我也看见了,明明在这里,可怎么突然就没了呢?”问号,一脑袋的问号!正这时候,刚才小小呕吐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亮光!泛泛更是傻眼,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鬼!鬼!鬼啊!”“喂,泛泛,你说什么啊?什么鬼啊?”我疑惑地看着泛泛,顺着她的眼神看着那点红光。“书上说,鬼出现的时候,发出的是红光!”什么啊!可恶的泛泛又迷信了,我才不信那个呢!“喂,那边的家伙们,别再捣乱了,出来吧!我看见你们了!”我冲着那红光大喊,可依旧没反应!“可恶,居然敢跟我装鬼!我李雪娜女王还从来没见过鬼长什么样,要是今天能被鬼吓死,那也算是我的荣幸了!”说着,我就大步朝着那红光走去,正在这时,一个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影子完全把我给吓着了!“快点离开这里,有人要找你麻烦了!”“饭桶软蛋”!我傻眼了,刚才在酒吧里,还故意躲着我,现在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呢?什么人找我麻烦?这个世界上除了韩海盼无聊整我以外,还有谁呢?我死缠着“饭桶软蛋”,没有半点想离开的意思!“告诉我,是不是韩海盼在找我的麻烦,是不是他恶意整我?”“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保证不是韩海盼!”“那是谁?”回过头,眼睛笔直地看着“饭桶软蛋”,但我感觉到他是不会说的。“还是快走吧!晚点我就被发现了,到时候,你们就走不了了!”说着,“饭桶软蛋”居然敢霸道地拉着我的手,转身就把小小扔在后背,带着我和泛泛拼命地跑了起来!看着在“饭桶软蛋”背后的小小,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刚认识“饭桶软蛋”的时候,我缠着他背我回家的一幕!传说中的古老教堂穿过树林,眼前居然是一片竹林,然而就在这时,我们四人已经被一群穿黑衣、戴墨镜的人挡住了!“他们是什么人?”我看了看“饭桶软蛋”,又回过头看了看挡住我们去路的人!“是贺佳琪的人。”天啊!我没听错吧?贺佳琪,贺佳琪!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影子,总是好心好意地告诉我韩海盼所有丑闻的人!“可是现在她为什么要拦我呢?”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因为韩海盼。”我的天啊!怎么又是韩海盼,这家伙也太神了吧!可是韩海盼又关我什么事呢?看着“饭桶软蛋”的脸,我突然害怕起来,自从认识“饭桶软蛋”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宛如一只就要发怒的狮子!“李雪娜,一会儿只要我和他们打起来,你就带着你的姐妹们一直冲到教堂去,他们就不敢追你了,明白不?!”听着“饭桶软蛋”的话,借着一点亮光看着远处教堂,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谢小亚,这里没你的事,你最好离开!”好熟悉的声音啊!转身一看,贺佳琪已经站在了我面前!“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李雪娜同学。”看着贺佳琪一脸奸笑的样子,我恨不得上去扇她一巴掌。“你想怎么样?”我搀扶着小小,把头抬得高高地。郁闷!为什么我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人缠着我,找我麻烦呢?“没怎么样,只是想教训你一下!”“什么?教训我?”我看着贺佳琪,又望了望她身后那群家伙,真不明白,我李雪娜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她,居然要教训我!贺佳琪的话音刚落,身后的那群人就一个一个地朝着我和“饭桶软蛋”走来,就在这一刻,“饭桶软蛋”转过头看着我:“李雪娜,记得刚才我对你说的话了吗?”我点头,不可思议地望着“饭桶软蛋”,想不明白,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可是他叫我跑,我能就这么跑了吗?那我李雪娜可真不够意思了!我可绝对不能就这样把“饭桶软蛋”一个人丢下!“谢小亚,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请你马上离开!”可恶的贺佳琪,她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又回头看了下“饭桶软蛋”,很欣慰地看到他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让我离开可以,但是我要带她们一起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那群人的拳头就朝着“饭桶软蛋”打过去,只见“饭桶软蛋”抬头,伸手,然后转身,轻而易举地躲过去,但接着又来了一个拳头,腿也跟着飞了起来。“李雪娜,快带你朋友走!”傻愣!我要听他的吗?才不呢!看着“饭桶软蛋”和那群人火拼,我浑身也跟着热了起来。走上前去,抬脚,横踢,泛泛也握紧拳头,紧跟在我身后,顿时一场混战!呵呵!贺佳琪也太小看我们了吧!我李雪娜可是武术精英哦!和男生打架惹事更是我的长项!“李雪娜,你还是放弃吧!”可恶的贺佳琪,你可真够卑鄙的,居然看着我打架,还故意挑衅!

“李雪娜,只要你答应这一辈子永远不和韩海盼在一起,我就立刻放你走!”什么?韩海盼?怎么又是他啊?每次一提到他,我身边保证就有事情发生,真是一个活宝!几个回合后,贺佳琪突然叫停,得意洋洋地笑看着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因为我比你更爱他!”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顿时想起以前的那些情节,还有贺佳琪告诉我的那些话,现在才醒过神来,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为什么要我离韩海盼远点!然而就在我刚要开口回答贺佳琪话的时候,我的胳膊已经被一双大手拉住,只听见身后穿来一阵阵“抓住他们”的声音。跑啊!跑啊!跑啊!自从那次和韩海盼在公园狂奔之后,我再也没这么拼命地跑了,说起来还真有点怀念。“进去,快点进去!”穿过竹林,“饭桶软蛋”指着教堂大门,大声地命令着我们说。关上门,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气!“喂,刚才为什么要拉着我?”我看着身边的“饭桶软蛋”,揉着胳膊责问道。“因为我不想听见你说,你喜欢韩海盼!”什么?愣住!看着“饭桶软蛋”的眼神,我突然想起了他说过,他也喜欢我!“天使占卜师”呜呼!灯火辉煌,气派雄伟!更让我吃惊的是,现在是半夜,整个教堂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坐在椅子上,像是雕像一般,双手紧握在一起,闭上眼睛,做出一副祈祷的样子!穿过走廊,向上望去,头顶上的雕像,宛如在我无数的梦里出现的图像一样。记得梦里总是出现的一个神秘的人物,还有一张奇怪的牌!想到这里,掏了掏口袋,那张牌果然还在我口袋里。“喂!这里有说话的人吗?”我大声地喊道,只见刚才那些祈祷的人,一个个都睁着眼睛,转过头,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我!大概是在责怪我吵着他们祈祷,打扰他们与神交谈了!“喂,李雪娜,小点声啊!”这时候,“饭桶软蛋”立刻走上我面前,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张口责怪我说:“你打扰了他们静修,打扰了神,小心神责怪你哦!”“什么?责怪我?”看着“饭桶软蛋”,心里觉得好笑,这个世界居然还有像他这样迷信的人,我连鬼都不怕,难道还怕什么神吗?“你可别不相信,真的很灵的哦!”盯着“饭桶软蛋”看,然后又回过头看了看眼前这些祈祷的人,心里顿时恐慌,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吗?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长袍子的牧师朝我走来。“请问你是李雪娜吗?”看着眼前的牧师,更是疑惑,他怎么知道我叫李雪娜呢?“嗯,我是!”我点着头,回答那牧师说。“麻烦你跟我来一下,我们伟大的占卜师要见你!”什么?占卜师?我没想占卜啊!郁闷!我疑惑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牧师,看他那样子好像已经在这里等我很久了!跟着牧师向前走,在众多祈祷者的注视下,我朝着教堂的阁楼走去!莫名其妙的占卜跟着牧师向前走,感觉就像回到远古时代一般,周围一片黑暗(可见里面住着的肯定是一个非常自闭,而且古怪得要死的家伙)。穿过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面前是一个长长而且阴暗的走廊。“去吧!‘天使占卜师’就在里面等着你呢!”牧师指着走廊尽头只有两只火把的地方告诉我说,然后转身就把刚才我们走过来时点燃的火把全都熄灭了,他也消失在黑夜中。恐惧!从来没这么恐惧!李雪娜啊,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可从来不相信什么鬼魂的,你怎么突然紧张起来了呢?不就是在黑夜里吗?不就是那个看起来神秘而且带点恐怖的小屋子吗?你至于这样紧张吗?拿出点勇气,李雪娜,你平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都到哪里去了?不就是进去吗?难道那里面真的有什么怪物吗?你害怕他们把你吃了吗?想到这里,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远处,大步地朝前走去。“进来吧!”刚走到门口,只听见门突然开了,发出支支吾吾的响声。郁闷!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弄得还挺神秘的!我站在门外愣了愣,然后拿出勇气大步走了进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家伙,身穿一身黑色袍子,面对着窗户,像是在看什么,整个屋子里居然没有一盏灯(呵呵,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知道省电),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映出长长的影子,还真有点神秘。“把你口袋里的那张牌拿出来吧!”郁闷加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口袋里有一张奇怪的牌呢?“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知道你口袋里有一张牌呢?”傻眼!只见那家伙转过身来,用一双可以看穿整个世界的眼睛看着我,除了眼睛以外,他整张脸都被面纱蒙得严严实实的!(HOHO!他也不怕把自己闷死!)“而且我还知道你手上的那张牌叫什么牌,是什么样的!”哼!难以置信,说谎也不怕雷劈,我李雪娜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说大话的人!我再次注视着眼前这个号称“天使占卜师”的家伙,据说他有着天使一般预知前生后世的神力,可以占卜出一个人的命运。可是炎热的夏天还没过去,他居然还用面纱蒙住脸,穿得那么厚,也不怕把自己热死!在我看来,只有两种人会这样做,一种是受过严重刺激的人,另一种则是天生有病的人,可我不知道该把眼前这家伙归到哪一类。“那你说说,我手上是什么牌,是什么样吧!”呵呵!既然他敢说大话,那就别怪我要当场揭穿他,到时候传遍整个华梵市,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说自己是占卜师,敢不敢再出来骗人。“这种牌叫塔罗牌,是一种具有神奇力量的牌,而你手上的那张牌是塔罗牌中的高塔牌,是具有代表性的十二张牌中最最不幸的一张牌!”哼!哼!哼!荒诞!“那它是什么样的?”哈,这你应该猜不出来吧?牢牢地握住口袋里的牌,心里暗自得意,随时准备把他的丑闻公布出去,让人知道占卜师是骗人的,是个大骗子!“牌上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塔被闪电击毁了,两个人正从坍塌的高塔跌落到地面上。”傻眼!我盯着牌,整个人都傻眼了!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是“神”,居然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低头看看手上的这张怎么甩也甩不掉的牌,抬起头来看看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只露出眼睛的神秘家伙!就这样翻来覆去地重复了十几次!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想把他的面纱摘下来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样子,究竟和我们常人有什么不同。能亲眼看见神长什么样子,这一辈子也没白活啊!等那蒙面家伙靠近我的一刹那,我刚要伸出手企图摘下他的面纱,他突然张口说:“停下你的手,别打算把我的面纱摘下来!”天啊!居然连这也被他发现了!郁闷!失败!“把你手上的牌给我!”那个家伙伸出手来,我再次傻眼!这家伙居然戴着手套,而且还和袍子一样的颜色,全是黑的!那神秘的“天使占卜师”看了看我手上的牌,像是特意在我的那张牌上做了什么手脚一般,然后又把牌还到我手上。转过身,再次重复我刚才进屋子时候的动作。“你可以走了!等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占卜师,而且还是很灵验的时候,再来找我吧!”他这是在赶我走,还是叫我以后再来呢?糊涂!整个人糊涂了!教堂门外的声音“娜娜,你没事吧?”原路返回,泛泛一见我,猛地一个狂扑,差点把我扑倒在地,弄得我心里一上一下的,几乎要给憋晕过去。“没事,没事!”我左转转,右跳跳,示意我一点事情没有!“哈哈,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被那个什么占卜师绑架了呢。”狂晕!早知道泛泛这张乌鸦嘴就吐不出什么好话来。我的出现顿时让整个教堂的人全都傻眼,全都围着我转,然后问我是否真的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使占卜师”,问我他长什么样,是不是像人们嘴里所描述的那样,充满着神秘,有的甚至过分的问那家伙给我都占卜了些什么。听着那一大堆问题,我真有些后悔没拿照相机去把那个“天使占卜师”的样子给拍了下来,再翻印几百万张,一定很值钱!要不是那个叫我的牧师及时出现,告诉那群人说“天使占卜师”只给有诚心的人占卜的话,估计他们连把我绑架回家,当成贡品摆放起来的可能性都有!“刚才那个‘天使占卜师’都跟你说了什么啊?”郁闷!刚刚打发走那群人,“饭桶软蛋”居然也张口问,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和那些人一样,俗人一个!“他什么也没占卜啊!只是对我说了一大堆废话!”为了让“饭桶软蛋”相信,我把“天使占卜师”的样子,和他周围的环境对“饭桶软蛋”描述了一遍。然而就在我“饭桶软蛋”讲完这些的时候,窗户外面已经有点亮光,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雪娜!李雪娜!”这是韩海盼的声音,天底下我最最熟悉的声音!可是韩海盼怎么会在这儿呢?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转身看看“饭桶软蛋”,莫非是他打电话告诉他的?问号,问号!但不管怎样,我找了好久的韩海盼终于出现了,而且我居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见到他!推开门,眼前的场面更是让我傻眼!只见整个教堂周围围了一大群人,全都一身黑衣,头戴帽子,眼睛被一副黑色的墨镜遮着。再回过头看看韩海盼,一身休闲服,个子还是那样,脸蛋没变化,只是头发突然短了!“喂,还不快去道歉!”只见昨天晚上把我们追得好苦的贺佳琪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盼盼哥,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居然为了一个外来的女生,对我这么狠心!”听着贺佳琪的抱怨,看着她满脸的血,我惊呆了,她该不会是被韩海盼打的吧?他居然对一个女生这么狠心!然而更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刚才贺佳琪管韩海盼叫哥,难道他们是亲人吗?还是……据我的经验,世界上只有两种情况女孩会管男孩叫哥,一种是恋人,一种则是亲兄妹。不知道贺佳琪和韩海盼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段隐藏在背后的故事“我再说一遍,你到底道歉不?”只见韩海盼又是那个熟悉的姿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看着贺佳琪大声说。“我说了我不道歉,就是不道歉!”贺佳琪突然站了起来,用手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先是看着韩海盼,然后又转过身看了看我:“要我向她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贺佳琪的话音刚落,只见韩海盼飞脚踢了上去,不偏不倚,正好踢在贺佳琪的脑袋上。(呜呼!没想到韩海盼这家伙踢女生居然这么狠心!)“我凭什么要向她道歉?你明明是我的,她抢走了你,凭什么我要向她道歉?她应该向我道歉!”什么?糊涂了!看着贺佳琪,然后又转身看着正叼着棒棒糖的韩海盼,什么叫我抢了韩海盼?难道我成了传说中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看看你做的好事!”说着,韩海盼把送我的那双鞋子扔在贺佳琪的面前!我顿时傻眼了!心也跟着凉了起来,莫非在我鞋里放钉子的是贺佳琪!“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韩海盼看着贺佳琪大声问道。“谁叫她总是和你在一起,那是她应得的报应!”再次傻眼,全都乱套了!跑啊,跑啊!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只听见身后韩海盼喊我的声音,然后就是贺佳琪死缠着韩海盼的声音,不管了,不能回头,难道我已经喜欢上了韩海盼?难道韩海盼也喜欢我?正在这时候,我感觉到背后有个人正朝我跑来。“谢小亚,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站住脚步,看着前来追我的“饭桶软蛋”问道。“李雪娜,你真的想知道吗?”“饭桶软蛋”居然也学着韩海盼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其实,早在你进学校的那天,韩海盼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什么?”我惊讶地叫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饭桶软蛋”根本没理会我,继续说着。“原本韩海盼不是在高一班,但他知道你被学校分到那个班以后,当天就去找校长,让把他也分到那个班。”怪不得“宋眼镜”对韩海盼那么畏惧。“之后韩海盼开始狂追你,但你却处处让他生气。”“什么?我让他生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