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罗天使的十二法则,高塔天使

报名参加万米长跑三下五除二,我把韩海盼的衣服当作裙子套在了身上。船朝着华梵市飞快地驶去!“喂,你该上学了!”天啊!我没听错吧!现在是下午三点,韩海盼居然叫我上学!“明天吧!”擦着还没完全干的头发,回答着韩海盼。此时此刻,我李雪娜才不会愚蠢到穿这一身去学校,要是让那些男生看见了,非笑死不可!“可是今天宋老师特意点了你的名字!”什么?郁闷!见鬼!平时那个一个星期也不在学校露一面的韩海盼,今天上学怎么这么积极?难道学校里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吗?看着韩海盼的那双眼睛,我知道,我今天非要到学校去走一趟了,无论自己穿成什么样子!奇怪!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或者理梵学校的男生都吃错药了,见我这一身打扮,居然没一个人上来嘲笑,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从我身边经过,视我如“灰尘”一般!大步走进教室,班上那群平时喜欢看我笑话的男生居然面无表情,难道我这一身装扮真的一点都不搞笑吗?左看看自己,右看看自己,总觉得怪怪的,就像是街上的小丑一般,天生就是搞笑的!“李雪娜同学,你终于来了!”天啊!居然连“宋眼镜”都对我这么客气,实数罕见啊!“你可真是整个理梵的骄傲啊!老师为有你这样的学生感到天大的荣幸啊!”什么骄傲?什么荣幸?我看着“宋眼镜”,听着他的话,有种越听越迷糊的感觉。我究竟做什么了?能让“宋眼镜”左一个骄傲,右一个荣幸地赞美我啊?雾水,一头雾水!韩海盼倒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我!“老师,到底怎么了啊?”我看着“宋眼镜”问道。“李雪娜同学,你就别装蒜了,你偷偷地代表我们理梵中学报名参加女子万米长跑,从我们理梵中学成立以来,这可是第一次啊!学校领导打算专门开大会表扬你呢!”什么?我这弱小的体格去跑一万米?天啊!疯了,一定是有人故意整我!韩海盼!韩海盼!一定是他!等到我再次回头,绕过“宋眼镜”的视线,朝教室大门望去,韩海盼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次回头时,只见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这只是对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要是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敢背着我跟别的男生在一起的话,李雪娜,你的末日到了!”躲在墙角的“饭桶软蛋”当我冲出教室四处张望时,连韩海盼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喂,可恶的韩海盼,出来!”“有本事出来!”……“娜娜,原来你在这儿啊!”没想到我在走廊里拼命地喊,没把韩海盼给喊出来,倒把李又喻给叫了出来!“啊!这个……那个……”傻眼,愣住!回想上午把李又喻独自一人扔在酒吧的场景,我全身都僵了,这小子不会是特意来找我报仇吧?“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什么好玩!我李雪娜女王对天发誓,我可没那个想法啊,可千万别冤枉我!“你把我一个人扔下,去哪里了?”唉!郁闷!难道他是在审问我?我两眼盯着李又喻看,直觉告诉我,要是现在不老实交代的话,一定会死得很惨的。可要是我告诉李又喻我和韩海盼在一起,我兴许连“尸骨”都难以保全!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以前每当我遇难的时候,都会出现个李又喻傻傻地来救我,可现在我面对的是李又喻,谁能来救我啊?我又能指望着谁啊?“韩海盼,你怎么在这儿?”望着李又喻身后,我大声叫了一声,趁着李又喻回头看的瞬间,我像是遇见鹰的兔子,撒腿就跑!“李雪娜,我警告你,你躲得了今天,还能躲得了明天吗?我就不相信,我追不到你!”啊,疯子!崩溃,彻底地崩溃!顿时记忆又回到了三年前,当我第一次在学校的楼顶上遇见李又喻时,他一把抓住我,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说的就是这句话。那时候的我,听了心里七上八下的。直觉告诉我,眼前这个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精神肯定有问题!呵呵!说来还真有些怀念那些日子,记得那时候我还是校花呢,我们三姐妹号称“三霸花”!常常让老师头疼,男生见了我们就像是耗子见了猫一般。但那天下午,我、小小和泛泛被外校的男生帮“追杀”,四处狂逃,我被那一群人追到楼顶上,正好遇见了李又喻。当时我以为他肯定是那群男生派来阻截我的,于是鼓足一口气,狠狠地冲了上去,挥舞着瘦小的拳头企图一拳击败他。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挥出的拳头居然被他轻而易举地握在手里,而身后那群人也追了上来。那群人看见李又喻,冲他嚷嚷道:“喂,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情,最好离那女孩远点!”听着那群人对李又喻大喊,我心里一百万分的高兴,幸好李又喻不是他们一伙的,否则以刚才他接我拳头的身手,我们三姐妹同时出手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更妙的是,李又喻居然没有理会那群人,回过头盯着我看:“他们欺负你了?”“嗯!”我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李又喻,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能装多可怜就装多可怜!然而那群“追杀”我的男生看不下去了,拿起手上的棍子就朝着李又喻的脑袋砸来。我明明看到棍子打在了李又喻的脑袋上,可倒地的竟然是拿棍子打李又喻头的那小子!只见李又喻转过头,望着那群已经吓傻眼的男生说:“这女孩是我的,你们谁想动她,就先问问我的拳头!”李又喻的话音刚落,那群男生吓得扔下棍子就跑!我望着李又喻,回味着刚才精彩的打斗场面,觉得他要是不出来做“老大”实在可惜!五分钟后,刚才被李又喻吓跑的那群人再次出现在楼顶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领头的那家伙正是“男生帮”的大哥!据传说,这家伙曾经打遍全校无敌手,最后才坐上了大哥的“宝座”。想到这里,我还真为身边的李又喻担心,他好心救我,可别把他给连累了啊!然而就在“男人帮”老大带领着他的那群小弟,站满整个楼顶的刹那,匪夷所思的一幕突然出现了。只见那老大突然单腿跪在李又喻面前,像是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恭敬地叫了一声“大哥”!傻眼,接下来的场面更让人目瞪口呆,整个楼顶的人群都学着老大的姿势,单腿跪在地上,异口同声地大喊:“大哥!”我望着眼前这一大群人,然后又转身盯着身后的李又喻,那一刻,我突然发觉自己对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有些好感!“可恶!可恶!我怎么突然想起这些了?”一路上拼命地责怪着自己,居然能想起这些来,记得当时要不是李又喻总是惹事,总是让我跟着他担惊受怕,要不是当时他总是用各式各样的手段来折磨我,要不是他太霸道的话,那时候的我还真可能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呢!“李雪娜!”刚要进学生公寓,突然被一个声音喊住,郁闷!华梵市的人怎么都喜欢守在人家门口呢?看着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的“饭桶软蛋”,脑袋开始迷惑,他找我做什么?该不会是像李又喻那样,告诉我他要死缠着我吧?“你真的要参加运动会吗?”疑惑,满脑袋的问号!我参不参加运动会关“饭桶软蛋”什么事情啊?居然自作多情地跑过来问!“难道不行吗?”“别参加可以吗?”我满脸问号地看着“饭桶软蛋”,他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我不想你参加!”说着,“饭桶软蛋”像是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般,撒腿就跑了!望着“饭桶软蛋”的背影,我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运动会上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双鞋子引发的“血案”后天很快就到了!一大清早,当我还沉迷在睡梦中的时候,韩海盼一个电话打过来:“喂,懒虫,起来了啊!快点准备,可别迟到哦!”“再睡会儿啊!”我用被子蒙着脑袋,顺手把韩海盼的电话给挂断了!十几分钟后,当我还昏昏沉沉地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听见公寓窗外轰隆隆的摩托车的声音。自从“飞车事件”后,对这种声音,我很敏感,所以当我在朦胧中听到这种声音,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裤子、袜子乱套一通,然后一头扎进卫生间,本能地把门反锁上,惟恐韩海盼像上次那样,一见到我不管我刷没刷牙,洗没洗脸,就把我拉走了!“喂!该死的懒虫,起床了啊!”哈!还是我反应快,站在卫生间门后,我听见韩海盼大步冲进房间,大声喊我的声音。爱喊就喊去吧!反正不把浑身上下整理舒服,我就不出来!可是正在这时,当我刚把洗面奶涂在脸上的时候,模模糊糊的,看见镜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喂,你怎么进来的?”惊讶!无论我躲在什么地方,都能被韩海盼找到!“哈哈!你忘记我有钥匙了?”什么?钥匙!这家伙也真够“变态”的,把我家大门钥匙配上一把还不够,居然连卫生间的钥匙也配了!我欲哭无泪地听着韩海盼在我面前得意洋洋地摇钥匙的声音,真想拿把刀杀了他!“喂,我还没刷牙呢!你要带我去哪里?”匆忙洗过脸,韩海盼一把把我揪出了卫生间,拉到客厅里!“喂,穿上它,看看合适不?”韩海盼扔给我一个盒子。“什么东西啊?”“你自己打开看就知道了,哪来那么多废话!”郁闷!问问都不可以吗?真是一个十足的霸道家伙,一点浪漫也不懂!不过,我还是按照韩海盼的吩咐,噘着嘴,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动手打开他扔给我的那个盒子!哇塞!是运动鞋!哈!没想到面无表情的韩海盼,居然这么关心我!感动!“还不穿上试试合适不,一会儿就要比赛了,要是不合适的话,我再叫人去换!”傻眼,愣住!天啊,这话是从韩海盼的嘴里说出来的吗?不可思议,不敢相信!不过最终我还是像只乖猫咪一样,乖乖地把鞋子穿上!合适!穿上左脚的鞋子,站起来,一高一矮地在地板上乱跳,好好玩啊!呵!果然是华梵市,连高中生运动会都弄得场面这么宏大,电视台、报社、杂志社的记者,拿着摄相机、照相机,挤成一团!我代表的理梵中学更不逊色,男生拉拉队站满一排又一排,个个都是帅哥级别的(真不明白,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的帅哥),让我看得眼花缭乱,恨不得放弃比赛,去和帅哥约会!要是小小、泛泛她们俩在的话,那就更疯狂了!“喂,你的眼睛朝哪儿看啊?”正在我为那些手拿鲜花为我加油的帅哥流口水的时候,韩海盼一把把我揪到他面前,警告我说:“懒虫,你是来比赛的,不是来看帅哥的!”郁闷!想哭!比赛之前难道欣赏一下帅哥都不允许吗?太霸道了吧!虽然韩海盼一路紧盯着我,但我还是用眼睛的余光四处张望,咦,“饭桶软蛋”居然没来,这也太不正常了吧?今天我比赛,居然不来给我捧场!郁闷!最好别叫我看见他,否则一定要重打他三十大板!李又喻居然也没来!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我要参加比赛吗?不可能的,整个理梵中学可都贴遍我的照片,我要代表理梵中学参加运动会,打破理梵中学建校以来没有女子参加运动会的记录,为此校长还亲自用广播表扬我了呢,他不至于不知道!呜呼!又转过身看了看身边的韩海盼,他一副忘乎所以的样子,难道是他做的手脚?就这样,我在韩海盼的陪伴下朝着赛场走去,顿时,那些男生喊得更起劲了。“李雪娜,我爱你!”“李雪娜加油!”“李雪娜,拿第一!李雪娜是最最棒的!李雪娜无敌超级大美女!”“李雪娜……李雪娜……”……夸张得只差没学别的学校的女生拉拉队那样,穿着短裙为我加油了!呜呼!还有十分钟就要比赛了,一万米啊!我一个月也没走那么多路,今天居然叫我一口气跑完一万米!想起来脑袋都大了,再加上一两万米,我就可以从华梵市跑回家了!“怎么了?害怕了?”什么啊?我李雪娜女王什么时候会害怕?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万米吗?宁可自己拼了命,爬也要爬完,绝对不能让韩海盼瞧不起!弯下腰,绑紧鞋带,左脚OK,右脚,当我穿上鞋子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脚被什么东西猛地扎了一下!正在这时候,广播响起:“参加女子万米的选手,请立即到比赛场地集合,离比赛还剩下五分钟!”

女孩带着责怪的语气看着我,但我把整个脑袋都快想破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认识贺佳琪这个人。“医院,就是医院里的那个韩海盼的女朋友呀!”医院?病房?韩海盼的女朋友贺佳琪!我可不是弱智,经过提醒,我顿时想起医院里那个被韩海盼喊来照顾我的女生。“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瞪着这个曾经在我面前号称是韩海盼女朋友的贺佳琪,张口就问。她该不会也像那些女生一样,因为她们的男朋友总是缠着我,而特意过来找我麻烦吧?“你和韩海盼订婚了?”郁闷,这不是废话吗?我和韩海盼订婚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嗯,昨天刚被那小子强迫去了!”我一脸无奈地看着贺佳琪,心里只想着怎么样能把这个家伙打发走,省得一会儿韩海盼出现,又要找我麻烦。因为贺佳琪而被韩海盼拿去问话,然后再想出什么奇怪的鬼办法折磨我,那我可就冤死了!“哦,那我走了啊!”没想到贺佳琪还真经受不起打击,一句话就把她打发走了。看着贺佳琪的背影,心里感觉怪怪的!“少女杀手”正当我以为把贺佳琪彻底地打发走了,永远地从我的世界里消失的时候,学校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却让我愣住了。“李雪娜,我们可以谈谈吗?”本想蒙住头从人群里混过去,但最终还是没逃过贺佳琪的眼睛。“我本不打算告诉你,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你吧!”什么?告诉什么?什么不告诉?一头雾水,一脑袋问号地看着贺佳琪,真不明白她在说什么。“那就不告诉吧!”哼!要想着让我求她,那简直就是妄想!说着我转身想把贺佳琪甩掉。“难道你不想知道韩海盼在理梵中学的秘密吗?”什么?韩海盼?秘密?听着这几个字眼,我当场就愣住了,那是我做梦都想知道的呀!“你知道理梵中学为什么女生会那么少吗?”“不知道?”我一脸疑惑的看着贺佳琪,难道理梵中学女生那么少,也能和韩海盼扯上关系?“因为有韩海盼在!”再次傻眼!韩海盼?天啊!他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领,实在叫人刮目相看!“在几年前,理梵中学的男女生比例几乎是一比一,但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个超级帅哥,他的名字叫韩海盼,他喜欢吃棒棒糖,而且吃棒棒糖的动作超级地帅。就靠着这个动作,他让理梵中学很多女生发狂,再加上那双冰冷的眼睛,还有长长的头发,追他的女生都成群结队。很多女生为了追求韩海盼,居然当众和自己的男朋友分手。就这样,韩海盼常常一天与四五个女生约会,然而每一个和韩海盼约会过的女生最后都离开了理梵中学,至于为什么,却很少有人知道。直到有一天,韩海盼疯狂的游戏暴露在整个理梵中学,跳崖、奴隶、折磨!反正他的脑袋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想出千百万个折磨你的怪招。就这样,每一个到理梵中学的女生几乎都被韩海盼追求过,最终都因为受不了韩海盼而离开理梵中学,韩海盼的名声就这样传开了。和他交往过的女生都背地里称他为“少女杀手”!披着羊皮的“色狼”难道真的像贺佳琪说的那样?“喂,今天记得穿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穿的那条短裙啊!”早上起来,韩海盼一个电话打来,命令我道。这家伙是不是发疯了啊?还是昨晚不小心把脑袋给睡坏了。“为什么?”该死的韩海盼,居然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等我再次打过去,电话里传来一个甜蜜的声音:“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气愤!反抗!纵然韩海盼有一百个理由叫我穿那条短裙,我也绝对有一千个不穿短裙上学的理由。“我不是告诉你穿短裙了吗?该死,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一进学校大门,就被韩海盼逮住了。风吹过他头发,我看见一双冰冷的眼睛带着责怪的神情盯着我。“我的那条短裙刚洗了,还没干呢,你总不能叫我穿着湿的来上课吧!”哦耶!我李雪娜女王撒谎的技术可是国际一流的!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韩海盼,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不是我不穿,而是没办法穿!“那明天要记得穿啊!”帅哥总是那么弱智,没想到韩海盼也是如此!看着韩海盼嘴巴里叼着棒棒糖,甩动长发装酷的动作,顿时想起那天晚上贺佳琪告诉我的话——这个动作让理梵中学很多女生发狂!“可以告诉我,你干吗非要我穿短裙吗?”我追上去,望着韩海盼问道。“嗯,我想看看究竟是你的腿性感,还是咱们刚来的国语老师的腿性感!”听到韩海盼的话,我简直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了!天啊!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帅哥还是“色狼”?贺佳琪的那些话又在我脑袋里回响:韩海盼是一披着羊皮的“色狼”!回过头,再次看着韩海盼叼着棒棒糖的酷酷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像贺佳琪所说是一个喜欢玩弄感情的“少女杀手”吗?变态事件一自从“医院事件”后,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饭桶软蛋”,心里还真有点想他,毕竟在理梵中学,就属“饭桶软蛋”对我最好。更何况,贺佳琪对我说的那些话像噩梦一般缠着我。“可恶的贺佳琪,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韩海盼那家伙真的就像她说的那么变态吗?”但仔细回想起韩海盼那些稀奇古怪的整人手段,我又不得不相信贺佳琪说的话。“喂,‘软蛋饭桶’,等等我!”放学后,我用计甩掉韩海盼,把“饭桶软蛋”喊住。“好久不见了,李雪娜!”郁闷,这是“饭桶软蛋”吗?我没听错吧?他居然对我这么客气!已经习惯了他那随意的微笑,突然对我这么礼貌,我还真觉得浑身不自在!“喂,带我去玩吧!”我挽着“饭桶软蛋”的胳膊,故意让人看见,大摇大摆地走在马路上。“李雪娜,放开我吧!这样被人看见了很不好哦!”“饭桶软蛋”企图挣扎,露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但他越是这样,我挽得就越紧。“你是害怕韩海盼吧!”我冲着“饭桶软蛋”问道。“我……我……”“你喜欢我是吧?”哈,尖锐,我喜欢这种感觉!只见“饭桶软蛋”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就像一个红红的大苹果。“说话啊!”“我……我……”郁闷,见过胆小的男孩子,却没见过像“饭桶软蛋”这样胆小的,真是十足的大软蛋!“不敢说是吧?还是怕韩海盼知道?”就在我提“韩海盼”这三个字的时候,“饭桶软蛋”把脑袋垂得更低了,他脸上的一切表情似乎都在暗示着我:“饭桶软蛋”害怕韩海盼!“饭桶软蛋”的秘密被我猜中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啊?可以告诉我吗?”“不可以,我发过誓的!”说完,把我的手从他的胳膊上拽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你是一个胆小鬼!“饭桶软蛋”是一个超级胆小鬼!”切!不就是一个秘密吗?至于这么严重吗?说出来难道真的要死人吗?看着“饭桶软蛋”渐渐消失的身影,他越是不告诉我,我就越想知道!“你玩够了吗?”正当我转过身打算回公寓的时候,韩海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面前。“什么?玩够了?”郁闷!狂晕!上天保佑,刚才我说的话绝对不能让韩海盼听见啊!否则,我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哦,没什么。”韩海盼从怀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冲着我嘿嘿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我很喜欢他这个动作,但自从贺佳琪跟我说了那些话之后,我突然很讨厌韩海盼棒棒糖的动作,难道真的像贺佳琪说的那样,韩海盼是故意摆出这个酷得可以的动作来吸引那些小女生的吗?“什么没什么?你怎么在这儿?”莫名其妙!韩海盼莫名其妙,我也被他整得莫名其妙!“我是说,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要不我带你去吧?”玩!玩!虽然玩是我的最爱,但和韩海盼在一起,那就另当别论了。第一次是跳崖,第二次是跳楼,这次不知道他又想出了什么花招!儿童游乐场跟在韩海盼的屁股后面,一路小跑(因为那家伙走路太快了,而且似乎从来也不知道停下来等人),穿过学校门前的那条大街。“你该不会带我到这里玩吧?”傻眼,愣住!看着眼前那块“儿童游乐场”的大牌子,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韩海盼。顿时放下了心,至少不用像前几次那样玩得胆战心惊了。“给你!”傻眼!愣住!正在我暗自庆幸不用被迫玩那些惊心动魄的游戏的时候,韩海盼手拿一根吃了一半的棒棒糖站在我面前。“这是?”我满脑袋问号地看着韩海盼,又注视着周围。“傻蛋,你该不会连棒棒糖都不知道吧?”就在那一瞬间,韩海盼把棒棒糖塞到我手里,“还不快吃了它!”什么啊?送我一半棒棒糖,居然还逼着我快点吃了?然而就在韩海盼说完话的下一秒,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哭着直叫“妈妈”的小男孩和一个青年妇女。“妈妈,我的棒棒糖,我的棒棒糖!”那小孩用手指着我手上的棒棒糖,拉着他妈妈的手大声地哭着。“你多大了?居然还抢小孩子的棒棒糖,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傻眼!愣住,问号,一脑袋的迷糊!那青年妇女一把从我手上抢走了刚才韩海盼送我的那半根棒棒糖,然后对我又是一顿责骂。看着那妇女和孩子的背影,然后又回过头去看着身边已经笑得快趴在地上的韩海盼,顿时火冒三丈!“喂,刚才的那棒棒糖怎么回事啊?”无法忍受,我李雪娜女王从来都是乖乖女,即使欺负男生,也绝对不会欺负那么可爱弱小的男生耶!“我叫你快吃了,一口吞下,你不吃,还问我!”天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我是说那棒棒糖!”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看着韩海盼。“哦,我见你像是从来没吃过棒棒糖,所以就专门从那小孩手上抢过来送给你!”疯了,彻底地疯了,他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几乎当场晕倒。变态事件二“喂,你又想做什么?”看着韩海盼再次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双眼注视着前方那些在游乐场玩得正开心的孩子们,我心里开始紧张起来。他该不会又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吧?“我的公主殿下,你说要是我把那一大群小孩子全都惹哭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呢?”什么?惹哭!那一群孩子?天啊!他不是疯了吧?连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我望着韩海盼,真想从背后拿一把大锤子把他的脑袋砸晕,或者砸正常些。正当我用一副惊讶的眼神看着韩海盼时,他的双眼已经直直地盯着我了。“你要做什么?”惊讶!惶恐!此时此刻我,离韩海盼只有三四厘米远,要是他再靠近一点,或者风轻轻地吹一下的话,那么我的嘴唇,我的初吻就完蛋啦!疯了,疯了,后果简直不敢想象!我连韩海盼的喘气声都能听到。“有钱吗?”失望!严重的失望!本以为韩海盼会在这时候把我的初吻给夺走(其实,我也有点希望这样)。电视连续剧里,那些男主角往往就是这样夺走女主角的初吻的,可韩海盼居然没有一点那个意思!“你要钱做什么啊?”郁闷!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把那群天真可爱的小孩子弄哭,下一秒居然问我有没有钱,真是一个让人想破脑袋也琢磨不透的家伙!“我不喜欢问那么多话的女生!”狂晕!像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时,韩海盼的双手已经在我的每一个口袋里搜索。就这样,我身上所有的钱,被他横扫一空!白天放烟花“你这是要做什么?”十分钟过后,韩海盼抱着一大堆烟花站在我面前。“放烟花给你看啊!没见过白天的烟花吧?”白天放烟花!傻眼,韩海盼的脑袋是不是真的不正常了?居然在白天放烟花,真郁闷!不过我李雪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白天看烟花,像这样的事情也只有韩海盼才能做出来.躲在一边,看着韩海盼叼着一根棒棒糖放烟花。只听“”的一声,一个烟花从地上而起,朝着天上冲去,可惜太阳太毒,我没有看清楚它爆开的样子。接着韩海盼继续点下一个烟花。韩海盼连续放了三四个烟花,“砰砰”的响声很快把刚才在游乐场玩的小孩子全都吸引过来了。顿时,在我和韩海盼周围形成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儿童圈,圈外站着一群大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很乐意让自己的孩子靠近我们,自己也跟着欣赏白天的烟花!“哥哥,再来一个!”“哥哥,再来一个……”“再放一个!!!”我也跟着他们吵闹起来,开心得要命,早就忘了刚才韩海盼对我说的那些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