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塔罗天使的十一法则

“李雪娜,只要你答应这一辈子永远不和韩海盼在一起,我就立刻放你走!”什么?韩海盼?怎么又是他啊?每次一提到他,我身边保证就有事情发生,真是一个活宝!几个回合后,贺佳琪突然叫停,得意洋洋地笑看着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因为我比你更爱他!”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吧?顿时想起以前的那些情节,还有贺佳琪告诉我的那些话,现在才醒过神来,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为什么要我离韩海盼远点!然而就在我刚要开口回答贺佳琪话的时候,我的胳膊已经被一双大手拉住,只听见身后穿来一阵阵“抓住他们”的声音。跑啊!跑啊!跑啊!自从那次和韩海盼在公园狂奔之后,我再也没这么拼命地跑了,说起来还真有点怀念。“进去,快点进去!”穿过竹林,“饭桶软蛋”指着教堂大门,大声地命令着我们说。关上门,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气!“喂,刚才为什么要拉着我?”我看着身边的“饭桶软蛋”,揉着胳膊责问道。“因为我不想听见你说,你喜欢韩海盼!”什么?愣住!看着“饭桶软蛋”的眼神,我突然想起了他说过,他也喜欢我!“天使占卜师”呜呼!灯火辉煌,气派雄伟!更让我吃惊的是,现在是半夜,整个教堂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坐在椅子上,像是雕像一般,双手紧握在一起,闭上眼睛,做出一副祈祷的样子!穿过走廊,向上望去,头顶上的雕像,宛如在我无数的梦里出现的图像一样。记得梦里总是出现的一个神秘的人物,还有一张奇怪的牌!想到这里,掏了掏口袋,那张牌果然还在我口袋里。“喂!这里有说话的人吗?”我大声地喊道,只见刚才那些祈祷的人,一个个都睁着眼睛,转过头,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我!大概是在责怪我吵着他们祈祷,打扰他们与神交谈了!“喂,李雪娜,小点声啊!”这时候,“饭桶软蛋”立刻走上我面前,用手捂住我的嘴巴,张口责怪我说:“你打扰了他们静修,打扰了神,小心神责怪你哦!”“什么?责怪我?”看着“饭桶软蛋”,心里觉得好笑,这个世界居然还有像他这样迷信的人,我连鬼都不怕,难道还怕什么神吗?“你可别不相信,真的很灵的哦!”盯着“饭桶软蛋”看,然后又回过头看了看眼前这些祈祷的人,心里顿时恐慌,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吗?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长袍子的牧师朝我走来。“请问你是李雪娜吗?”看着眼前的牧师,更是疑惑,他怎么知道我叫李雪娜呢?“嗯,我是!”我点着头,回答那牧师说。“麻烦你跟我来一下,我们伟大的占卜师要见你!”什么?占卜师?我没想占卜啊!郁闷!我疑惑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牧师,看他那样子好像已经在这里等我很久了!跟着牧师向前走,在众多祈祷者的注视下,我朝着教堂的阁楼走去!莫名其妙的占卜跟着牧师向前走,感觉就像回到远古时代一般,周围一片黑暗(可见里面住着的肯定是一个非常自闭,而且古怪得要死的家伙)。穿过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面前是一个长长而且阴暗的走廊。“去吧!‘天使占卜师’就在里面等着你呢!”牧师指着走廊尽头只有两只火把的地方告诉我说,然后转身就把刚才我们走过来时点燃的火把全都熄灭了,他也消失在黑夜中。恐惧!从来没这么恐惧!李雪娜啊,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可从来不相信什么鬼魂的,你怎么突然紧张起来了呢?不就是在黑夜里吗?不就是那个看起来神秘而且带点恐怖的小屋子吗?你至于这样紧张吗?拿出点勇气,李雪娜,你平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都到哪里去了?不就是进去吗?难道那里面真的有什么怪物吗?你害怕他们把你吃了吗?想到这里,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远处,大步地朝前走去。“进来吧!”刚走到门口,只听见门突然开了,发出支支吾吾的响声。郁闷!里面究竟是什么人,弄得还挺神秘的!我站在门外愣了愣,然后拿出勇气大步走了进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家伙,身穿一身黑色袍子,面对着窗户,像是在看什么,整个屋子里居然没有一盏灯(呵呵,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知道省电),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映出长长的影子,还真有点神秘。“把你口袋里的那张牌拿出来吧!”郁闷加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口袋里有一张奇怪的牌呢?“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知道你口袋里有一张牌呢?”傻眼!只见那家伙转过身来,用一双可以看穿整个世界的眼睛看着我,除了眼睛以外,他整张脸都被面纱蒙得严严实实的!(HOHO!他也不怕把自己闷死!)“而且我还知道你手上的那张牌叫什么牌,是什么样的!”哼!难以置信,说谎也不怕雷劈,我李雪娜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说大话的人!我再次注视着眼前这个号称“天使占卜师”的家伙,据说他有着天使一般预知前生后世的神力,可以占卜出一个人的命运。可是炎热的夏天还没过去,他居然还用面纱蒙住脸,穿得那么厚,也不怕把自己热死!在我看来,只有两种人会这样做,一种是受过严重刺激的人,另一种则是天生有病的人,可我不知道该把眼前这家伙归到哪一类。“那你说说,我手上是什么牌,是什么样吧!”呵呵!既然他敢说大话,那就别怪我要当场揭穿他,到时候传遍整个华梵市,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说自己是占卜师,敢不敢再出来骗人。“这种牌叫塔罗牌,是一种具有神奇力量的牌,而你手上的那张牌是塔罗牌中的高塔牌,是具有代表性的十二张牌中最最不幸的一张牌!”哼!哼!哼!荒诞!“那它是什么样的?”哈,这你应该猜不出来吧?牢牢地握住口袋里的牌,心里暗自得意,随时准备把他的丑闻公布出去,让人知道占卜师是骗人的,是个大骗子!“牌上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塔被闪电击毁了,两个人正从坍塌的高塔跌落到地面上。”傻眼!我盯着牌,整个人都傻眼了!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是“神”,居然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低头看看手上的这张怎么甩也甩不掉的牌,抬起头来看看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只露出眼睛的神秘家伙!就这样翻来覆去地重复了十几次!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想把他的面纱摘下来看看他究竟长什么样子,究竟和我们常人有什么不同。能亲眼看见神长什么样子,这一辈子也没白活啊!等那蒙面家伙靠近我的一刹那,我刚要伸出手企图摘下他的面纱,他突然张口说:“停下你的手,别打算把我的面纱摘下来!”天啊!居然连这也被他发现了!郁闷!失败!“把你手上的牌给我!”那个家伙伸出手来,我再次傻眼!这家伙居然戴着手套,而且还和袍子一样的颜色,全是黑的!那神秘的“天使占卜师”看了看我手上的牌,像是特意在我的那张牌上做了什么手脚一般,然后又把牌还到我手上。转过身,再次重复我刚才进屋子时候的动作。“你可以走了!等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占卜师,而且还是很灵验的时候,再来找我吧!”他这是在赶我走,还是叫我以后再来呢?糊涂!整个人糊涂了!教堂门外的声音“娜娜,你没事吧?”原路返回,泛泛一见我,猛地一个狂扑,差点把我扑倒在地,弄得我心里一上一下的,几乎要给憋晕过去。“没事,没事!”我左转转,右跳跳,示意我一点事情没有!“哈哈,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被那个什么占卜师绑架了呢。”狂晕!早知道泛泛这张乌鸦嘴就吐不出什么好话来。我的出现顿时让整个教堂的人全都傻眼,全都围着我转,然后问我是否真的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使占卜师”,问我他长什么样,是不是像人们嘴里所描述的那样,充满着神秘,有的甚至过分的问那家伙给我都占卜了些什么。听着那一大堆问题,我真有些后悔没拿照相机去把那个“天使占卜师”的样子给拍了下来,再翻印几百万张,一定很值钱!要不是那个叫我的牧师及时出现,告诉那群人说“天使占卜师”只给有诚心的人占卜的话,估计他们连把我绑架回家,当成贡品摆放起来的可能性都有!“刚才那个‘天使占卜师’都跟你说了什么啊?”郁闷!刚刚打发走那群人,“饭桶软蛋”居然也张口问,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和那些人一样,俗人一个!“他什么也没占卜啊!只是对我说了一大堆废话!”为了让“饭桶软蛋”相信,我把“天使占卜师”的样子,和他周围的环境对“饭桶软蛋”描述了一遍。然而就在我“饭桶软蛋”讲完这些的时候,窗户外面已经有点亮光,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李雪娜!李雪娜!”这是韩海盼的声音,天底下我最最熟悉的声音!可是韩海盼怎么会在这儿呢?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转身看看“饭桶软蛋”,莫非是他打电话告诉他的?问号,问号!但不管怎样,我找了好久的韩海盼终于出现了,而且我居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见到他!推开门,眼前的场面更是让我傻眼!只见整个教堂周围围了一大群人,全都一身黑衣,头戴帽子,眼睛被一副黑色的墨镜遮着。再回过头看看韩海盼,一身休闲服,个子还是那样,脸蛋没变化,只是头发突然短了!“喂,还不快去道歉!”只见昨天晚上把我们追得好苦的贺佳琪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盼盼哥,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居然为了一个外来的女生,对我这么狠心!”听着贺佳琪的抱怨,看着她满脸的血,我惊呆了,她该不会是被韩海盼打的吧?他居然对一个女生这么狠心!然而更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刚才贺佳琪管韩海盼叫哥,难道他们是亲人吗?还是……据我的经验,世界上只有两种情况女孩会管男孩叫哥,一种是恋人,一种则是亲兄妹。不知道贺佳琪和韩海盼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一段隐藏在背后的故事“我再说一遍,你到底道歉不?”只见韩海盼又是那个熟悉的姿势,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看着贺佳琪大声说。“我说了我不道歉,就是不道歉!”贺佳琪突然站了起来,用手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先是看着韩海盼,然后又转过身看了看我:“要我向她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贺佳琪的话音刚落,只见韩海盼飞脚踢了上去,不偏不倚,正好踢在贺佳琪的脑袋上。(呜呼!没想到韩海盼这家伙踢女生居然这么狠心!)“我凭什么要向她道歉?你明明是我的,她抢走了你,凭什么我要向她道歉?她应该向我道歉!”什么?糊涂了!看着贺佳琪,然后又转身看着正叼着棒棒糖的韩海盼,什么叫我抢了韩海盼?难道我成了传说中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看看你做的好事!”说着,韩海盼把送我的那双鞋子扔在贺佳琪的面前!我顿时傻眼了!心也跟着凉了起来,莫非在我鞋里放钉子的是贺佳琪!“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韩海盼看着贺佳琪大声问道。“谁叫她总是和你在一起,那是她应得的报应!”再次傻眼,全都乱套了!跑啊,跑啊!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只听见身后韩海盼喊我的声音,然后就是贺佳琪死缠着韩海盼的声音,不管了,不能回头,难道我已经喜欢上了韩海盼?难道韩海盼也喜欢我?正在这时候,我感觉到背后有个人正朝我跑来。“谢小亚,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站住脚步,看着前来追我的“饭桶软蛋”问道。“李雪娜,你真的想知道吗?”“饭桶软蛋”居然也学着韩海盼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其实,早在你进学校的那天,韩海盼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什么?”我惊讶地叫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饭桶软蛋”根本没理会我,继续说着。“原本韩海盼不是在高一班,但他知道你被学校分到那个班以后,当天就去找校长,让把他也分到那个班。”怪不得“宋眼镜”对韩海盼那么畏惧。“之后韩海盼开始狂追你,但你却处处让他生气。”“什么?我让他生气?”

“送我回去吧!”我看着跪在我面前的韩海盼说。“可是你还没……”韩海盼看着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我,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现在是不会戴的!”“为什么?”“因为我自己还不敢确定,我是否真的喜欢你。”说完,我转身就走,韩海盼无奈地跟了上来,把大门大开,挽留我说:“娜娜,能不能明天再走啊?”“为什么啊?”既然我都说了,我自己不确定是否喜欢他,他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地缠着我呢?这可不像是韩海盼的性格啊!要是以他以前的性格,这家伙早就把我扛在背上,然后用绳子把我绑在架子上折磨我了!“因为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韩海盼把我一把抱住,搂在怀里,告诉我说!这一刻,我整个人都麻木了,无力拒绝韩海盼的怀抱!一枚不知道是否该戴上的戒指盯着最终还是被韩海盼硬塞到我的手上的戒指,脑袋里充满迷惑!“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他真的那么在乎我吗?“我真的那么喜欢韩海盼吗?”矛盾!头大!脑袋疼!可是最近我连做梦都想着韩海盼,这却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现实!可是!可是!顿时记忆又回到了贺佳琪的身上,连在上学的路上,我都会误以为自己看到贺佳琪!“喂,吃饭了!”趴在桌子上,盯着已经把饭放到我桌子上的韩海盼,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居然没有责怪我昨天拒绝他!居然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呜呼!他的承受能力可真强啊!“喂,傻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吃饭,饭都凉了,再不吃我可扔了啊!”“啊!啊!啊!我吃,我吃!”我从韩海盼手上抢过饭,大口大口地吃着,像是恶狼一般,整个脑袋都扎进了饭堆里!把旁边的韩海盼看得一愣一愣的!“喂,我的娜娜公主殿下,你慢点吃啊!你几天没吃饭了?不至于这样夸张吧!”哈!哈!终于把韩海盼吓到了,目的达到!传说男生都不喜欢大口吃饭的女生,看他还敢不敢逼着我戴上那该死的据说是他父母留给他的代表权势的戒指!“够了吗?不够我再给你买!”倒塌!这家伙是不是吃了什么定心丸,居然一点也不反感我这副吃相,还要给我去买饭吃!晕倒,整个人都晕倒!本来肚子已经撑得不能动弹了,要是我再吃一份的话,非把肚皮撑爆不可!!!“吃饱了吗?”“嗯!”拍拍肚皮,像只小猪一样。“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想好了吗?”“想好了什么啊?”脑袋糊涂起来。只见韩海盼从脖子上摘下另一枚戒指在我眼前晃荡着说:“这个东西。”啊!啊!啊!又来了!逃啊!逃啊!“喂,我肚子疼,我要去厕所。”说着我就一口气跑进厕所。啊哈!这下韩海盼不会缠着我了吧?把女厕所的门反锁,然后用手上下拍了拍胸脯,让气喘得顺畅些!可是就在这时,本来热得浑身是汗的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凉!“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只见贺佳琪从厕所的另一扇门走了进来,露出一脸的奸笑。顿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浑身长满毛的猴子一般,有天大的本事也跳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更后悔的是,就在我进厕所的刹间,为什么要愚蠢的把门给反锁着呢?(即使不锁上,韩海盼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进女厕所!)“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盯着正一步一步朝着我走来的贺佳琪,倚着门大声问道。“我听说韩海盼送给你一枚戒指,可以给我看看吗?”什么?戒指?她是怎么知道的?脑袋里又是问号。“什么戒指,我没有啊!”虽然我不怎么喜欢韩海盼送给我的那只戒指,但据说是他父母留下来的,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人夺去!“可是我听他们家仆人说,韩海盼最近脖子上只挂一枚戒指,那枚戒指除了韩海盼心甘情愿送给你以外,我实在想不出来它可能到谁的手里了!”倒塌!这么卑鄙!怪不得贺佳琪对韩海盼的生活起居那么清楚!“说吧!那东西值多少钱?”贺佳琪从口袋里满不在乎的掏出支票本,看着我说,“只要你愿意把戒指卖给我的话,出多少钱我都不在乎。”头大了,郁闷!不就是一枚戒指吗?她至于这样吗?用手摸了摸口袋里的戒指,又看了看贺佳琪,突然感觉这不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可以告诉我。你要这个戒指做什么吗?”好奇,好奇,充满好奇地看着贺佳琪。“很简单,嫁给韩海盼。谁叫我那么喜欢他呢?”狂晕,突然感觉贺佳琪有点白日做梦,韩海盼不是已经把她甩了吗?即使有戒指,难道韩海盼还会乖乖地和她订婚吗?被吞掉的戒指紧张,紧张!然后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见身后有敲门的声音。“喂,里面的开门啊!我们要上厕所,把门打开!”我眼睛直直地盯着站在面前的贺佳琪,我看到她也在用相同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等待机会,然后把我手上的戒指抢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企图转身去开门,但就在手从口袋伸出的一刹那,那枚戒指突然也跟着掉在了地上!四目对视,戒指就掉在我和贺佳琪之间!抢啊,抢啊,疯狂的抢啊!可当我刚迈出脚步,贺佳琪居然比我更绝,索性整个身子朝前扑了过去!“哈,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终于得到你了!”只见贺佳琪拿着戒指,整个人几乎疯了。真想不到就这一枚小小的戒指,居然能让贺佳琪这样疯狂!“喂,把戒指还给我!”“不给,现在我抢到了就是我的。”郁闷!这个贺佳琪居然比我还要霸道!整个血管都要崩裂,真想大步跨上去,狠狠地教训她一顿,要是我能打得过她的话。“这是韩海盼送给我的戒指,快还给我!”“哼!这戒指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你居然还有脸说是盼盼哥送给你的!”然而就在贺佳琪很嚣张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一声门响(是有人一脚把它踢破的声音)。“把戒指还给她,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天啊,是韩海盼!居然是韩海盼!“不给,这戒指本来就是属于我贺佳琪的,现在被她抢去了,居然还要我还给她!”贺佳琪见到韩海盼,情绪显得比刚才激动了许多,甚至还带有点嘲笑的意味。“我最后再说一次,把戒指还给李雪娜!”“不给!”贺佳琪态度强硬地回答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韩海盼已经朝着贺佳琪走过去了,站在旁边的我企图用手去拉住韩海盼,但我一看到韩海盼那令人恐惧的眼神,就放下手,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原地。只见贺佳琪突然冲着韩海盼大声喊道:“别过来,你再过来的话,我就把戒指吞掉!”可惜这句话对韩海盼一点用处也没有,韩海盼依旧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威胁着贺佳琪说:“快把戒指还给李雪娜!”就在韩海盼靠近贺佳琪时,贺佳琪突然把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贺佳琪把那枚戒指吞进了肚子,然后狂笑着说:“呵呵,这个世界上,我贺佳琪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说着贺佳琪一个转身,从窗户跳了下去!再次见到“天使占卜师”“难道我真是灾难的传染源?”看着手上的这张牌,自从它出现之后,自从见到那个传说中可以占卜世间万物的“天使占卜师”之后,我周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想到这里,又回想起今天的“厕所事件”,和贺佳琪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场景,还有地上的那摊血。幸好是二楼,贺佳琪只是腿受了伤,住几个月应该就没事了,否则我会责怪死自己。要不是我执意要那枚戒指,要不是韩海盼送我那枚戒指,要是当时我很干脆地戴上那枚戒指的话,那枚戒指就不会掉下来,就不会被贺佳琪抢到,接着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郁闷!狂晕!我怎么为了一个自找没趣的家伙自责起来了呢?明明是她抢了我的戒指,明明是她威胁我,明明是她欺负我,我为什么要这样呢?头疼!迷糊!抱着被子把脑袋蒙住,那张牌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还有“天使占卜师”说的那些话,难道这张牌真的就像那个把自己脸蒙住的人说的那样,是一张倒霉的牌?还有韩海盼,自从这张牌出现之后,韩海盼就出现了,难道是他们约好了的?今天是贺佳琪,明天还会有谁因为我和韩海盼在一起而来找我的麻烦呢?韩海盼他说喜欢我,是真的吗?担心,害怕!怕自己真的喜欢上了韩海盼,害怕自己最终会成为第二个贺佳琪!沿着树林一路走,穿过一片竹林,看到了前些日子刚来过的教堂,又看了看手上的那张牌,犹豫,犹豫着……李雪娜啊,李雪娜!你从来都是一个无神主义者,怎么今天也相信这个了呢?脚步终于迈开来,推开大门,教堂里人山人海,祈祷“天使占卜师”能为他们占卜!那个牧师见到我,立刻穿过人群,走到我面前,说:“你终于来了,我们已经等了你很久。”傻眼,愣住!什么叫我终于来了?难道他们知道我要来?我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拿着手上的这张“该死”的牌来到教堂。或许是因为韩海盼,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韩海盼告诉我他喜欢我,要我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究竟是不是真的。拿着手上的这张牌,带着这些疑问,走上阁楼,穿过走廊,推开门之后,眼前又是那幅景象!“你终于来了!”只见“天使占卜师”转过头,露出那双似乎可以看透全世界的眼睛看着我。让人畏惧的眼神,我突然想起了韩海盼,每次他发怒的时候,几乎都会露出这样的眼神!“你是来问我,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一个男孩对你说的话?”天啊!连这个他居然都知道了,狂晕!听着“天使占卜师”的话,我连忙点头!“那么你现在相信占卜了?”什么?他居然和韩海盼一样,喜欢计较这些?“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想知道这张牌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拿着手上的这张牌,看着“天使占卜师”问道。“意味着毁灭,在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会离开你,你不珍惜的人,你的朋友,喜欢你的人,你不喜欢的人,全都会舍弃你,让你变得孤独!让你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你的世界从此变得黑暗,独自一个人的生活,让你一蹶不振!”“那我怎么办?”要是我真像“天使占卜师”所预言的那样,我宁可翻身从这里跳下去死掉,也不愿接受这个可怕的现实!“这是你的命运,上天安排给你的,所以你必须去承受,把你的怀疑变成相信,你会发现,现实跟你想的完全两样!就像你现在相信是你手上的这张牌给你带来的灾难,这就是真的,要是不相信,那就是假的!”“你是说,韩海盼说他喜欢我,要和我在一起是真心的?”“那就要看你自己了!”说完,“天使占卜师”就把头转了过去,像是在思考什么。我离开教堂往回走,一边回想着刚才“天使占卜师”对我说的那些话,这难道真的是我的命运?上天规定的命运,我只有去面对,没别的选择了?韩海盼难道真的喜欢我?是真心真意的?我喜欢他吗?突然我想立刻见到韩海盼,大声告诉他:“韩海盼,你这家伙,我喜欢你!”不可思议事件傻眼!目瞪口呆!刚迈进自己的屋子,整个屋子就像是着火了一般,四处弥漫着烟的味道。“喂,你去哪里了?”还没来得及开灯,只见面前黑暗处,一个闪闪的亮点,然后听见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你怎么在这儿?”我走上去,望着坐在自己面前,还在一口一口抽烟的韩海盼大声的问道。“我等你啊!你这家伙去哪里了?害得我差点把整个华梵市都翻遍了!”什么?等我,他也不至于坐在我家里等吧?等到打开灯,我更傻眼了,沙发上,地板上,桌子上,凡是我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扔满了棒棒糖纸、棒棒糖棍,还有烟灰!“喂,这怎么回事?”气愤!我本来就是一个懒得收拾屋子的人,再加上韩海盼这么一折腾,我的屋子更乱了!“我等你啊!可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我又怕自己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所以就吃棒棒糖、抽烟了!”啊!啊!啊!这也算是理由?看着整个屋子像是被某个“江洋大盗”光顾过一般,我气得差点吐血!可恶的韩海盼,把我的屋子弄成这样,居然还有理!正在这时候,韩海盼突然站起来,用手把我拉出门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