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第十五章

脱鞋,检查,可是没时间了!“怎么了?不敢上去吗?要是不敢的话,我就去告诉他们取消你的比赛资格喽!”哼!谁说不敢了?不就是跑吗?我才不想当逃兵,又成为韩海盼的笑柄!看着韩海盼那张讽刺挖苦的脸,我顾不上右脚的疼痛了,站起来大步朝前走!哨声!预备的哨声!然后我和一大堆人站在一条白色的起跑线上,蹲下,起来,起来,蹲下,活动着身体。裁判员把枪举得高高的,看那姿势像要把天空上自由飞翔的小鸟射下来。“砰!”枪响了,震耳欲聋,接着我那瘦小的身体,被一大群人挤来挤去,只差被按到脚底下踩了!“喂,懒虫!还傻愣着做什么啊?快跑啊!”跑!跑!跑!我拼命地跑,冲啊!冲啊!我李雪娜是第一,第一是我李雪娜女王的,谁也别想抢去!可是我的脚,我的右脚,不知道怎么了,像是被施展了魔法一般,我越是用力,它就越疼!顾不了那么多了,跑啊!我可绝对不能辜负理梵出动那么多帅哥为我加油的场面啊!可是,我的右脚疼得难受,要是可能的话,我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把鞋子脱下来检查一下!“喂,你怎么了?没劲了啊?”抬头一看,天哪,韩海盼居然坐着直升飞机来给我加油!“前面还有两个,超过她们你就是第一了!”“可是……”正当我想把自己的右脚很疼的消息告诉韩海盼的时候,他居然蛮不讲理,张口就向我发号施令:“没什么可是,要是你不想被我折磨死的话,你最好超过她们!”可恶,又是这句话,又在威胁我!跑啊!冲刺啊!拼命啊!可是当我咬着牙准备拼命的时候,我的右脚已经不属于我了,不再听我的指挥了,“扑通”一声,我倒在了地上!脱下右脚的鞋子,顿时傻眼,我那雪白的袜子,被血染得通红通红的,一见到血,我马上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从昏迷中醒来“娜娜!娜娜!娜娜!”“李雪娜!”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迷迷糊糊中我居然听见了小小和泛泛的声音,当然还有我最最不想听到的李又喻的声音。“你终于醒了!”努力地把眼睛睁开,小小兴奋地跳了起来(她永远都是这么的活泼)!扯着嗓门,用几乎要告诉全世界的声音大喊道:“你终于醒了啊!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呢!”什么啊,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躺在病床上,望着小小那手舞足蹈的样子,转身又看到自己被包成粽子一般的右脚,心里就郁闷,同时想起了韩海盼!“你们怎么在这里啊?”兴奋过后,我看着小小和泛泛,满脑袋都是疑问,为了确认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我狠狠地捏了自己一下。“哦,我们是被一个男生专门用直升飞机带过来的!”“什么?直升飞机?”“难道你不知道吗?”小小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那个男生说你病了,很想见我们。他还拿着和你一起照的相片给我们看,还有你的手机呢!要不是看到这些东西,就是天王老子说的话,我们也不可能相信,更不可能跟他来啊!”小小说着就从口袋里把手机和照片掏了出来!顿时愣住,照片上的那个男的就是韩海盼!更让我吃惊的是,我记得我的手机当初是被韩海盼一把抓起来扔掉了的,怎么现在在小小和泛泛的手上呢?“那个男的呢?”我看着小小问。“他只是把我们俩送到医院门口,告诉我们你住几号病房,转身就走了。”韩海盼!韩海盼!韩海盼呢?“韩海盼呢?”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冲着身边的李又喻问道。“娜娜,什么海不海的,等你的腿好了,我们还一起去看海啊!”小小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以为我是想去看海了。“我在问你呢,看见韩海盼没有?”“没有!”切!李又喻居然也学会了撒谎。“你真的没见到他吗?”我紧紧地盯着李又喻看,居然敢跟我较劲,我就不相信他敢不跟我说实话!“他把你送到医院,拿起你的鞋子和放在鞋子里的钉子,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鞋子,右脚,记忆再次回到那个可怕的长跑比赛,韩海盼一个劲地逼着我快跑,一个劲地嘲笑着我的情景再次在我的脑袋里浮现!“你去把韩海盼找来!”我冲着李又喻命令道。“你找他干什么啊?你都成这样了,那小子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你居然还要找他?”李又喻责怪着我,看得出来他很不甘心,似乎也带着几分气!“我叫你去找,你就快点去找,最好把他拿走的那双鞋和钉子拿回来!”气愤!虽然我不愿相信鞋子里的钉子是韩海盼放的,但鞋子的确是他送给我的啊!“你是说,鞋子里的钉子是他放的?”李又喻反问我,那眼神告诉我,此时此刻即使我不找韩海盼,他李又喻也一定会去找,还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病房门外的人影“不会是他吧?不会是他吧?”虽然一再告诉自己,在我鞋子里放钉子的人肯定不会是韩海盼,可是为什么他不出来解释呢?为什么在我受伤之后,他居然一句话也不说就把鞋子拿走了?为什么我住院了,他不过来照顾我呢?脑袋大了,看着李又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既期盼着他能顺利地找到韩海盼,把事情问清楚,又不希望他找到韩海盼,最好让韩海盼自己出现在我面前!李又喻一找到韩海盼,以他那冲动的个性,肯定会有一场恶战!“饭桶软蛋!”转过身,看见枕头边的电话,突然想起了“饭桶软蛋”,现在大概只有他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把钉子放在我鞋里了!一遍又一遍地打过去,可恶的电话总是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有一种预感:“饭桶软蛋”在故意地躲着我!“娜娜!那个韩海盼是什么家伙啊?”正在我脑袋大的时候,小小趴在床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张口问道。小小的话音刚落,本来在削苹果给我吃的泛泛也停下来,注视着我,好像她们俩事先商量好了一般!“韩海盼,韩海盼是个变态的家伙!”哼!谁叫韩海盼这么狠心呢?可是当我在小小和泛泛面前这样评论韩海盼的时候,心里却难受死了,莫非他在我心里早已经不是那个形象了?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告诉小小和泛泛,其实我现在已经很喜欢韩海盼了,和他在一起有说不完的快乐,而且有的时候,我做梦都想和他在一起,比如现在我就特别想见到他,想让他来照顾我。“不是吧,娜娜?我第一次听你骂男生变态耶!”小小吃惊地看着我。我的脸蛋不由得红起来。“反正他就是变态的家伙,否则怎么会把钉子放到我鞋里呢?”我一口咬定。然而就在这时候,泛泛突然说:“娜娜,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韩海盼吧?在你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喊着韩海盼的名字,即使是骂也不像你当年骂别的男生那样了!”“是啊!我们一问李又喻韩海盼是谁时,他脸色都变了,我们可是第一次见李又喻这样哦!”可恶的小小,居然也跟着泛泛瞎掺和,真是一对活宝!让我不见的时候就想,一见就心烦,恨不得站起来踹她们的屁股,要是我可以站起来的话!“你才喜欢他呢!”我冲着小小和泛泛狡辩道,但从她们俩此时此刻看我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来,她们对我的解释没有半点相信的意思!“娜娜,你那个韩海盼他喜欢你吗?”什么?傻眼!再次被小小尖锐的问题问到心里去了。是啊,那小子对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问号!问号!一脑袋的问号!现在弄得我真想把韩海盼揪到面前,拿把刀子架在他脖子上问:“你喜欢我吗?”“换成是我,我才不会愚蠢到把钉子放在你鞋里,然后再送给你穿呢!除非他对你有天大的仇恨,肯定是你得罪了谁!”泛泛真不愧爱看侦探小说,分析得条条是道,但我李雪娜来理梵中学还没半年,人还没认识全,又会得罪谁呢?正在这时候,我猛地一抬头,一个身影从我的病房窗外划过!“谁?!”我大声喊道!小小和泛泛被我的声音吓得连忙抬起头,望着我。“怎么了?”小小显得很吃惊。“窗外面有人!”话音刚落,泛泛已经跑出去了。“娜娜,你是不是做梦啊?我一个人也没看到哦!”泛泛站在门口,十分肯定地说。奇怪!脑袋里又再次充满了问号。刚才我明明看见人影,一个头发长长的人影,趴在窗户外,而且我还和她对过眼神!等等!眼神,眼神,那眼神是熟悉的!“贺佳琪!”那一刻,我的脑袋里突然闪过“贺佳琪”三个字!更让人奇怪的是,就在那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贺佳琪突然站在我的床前,奸笑地看着我说:“哈哈!李雪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韩海盼难道真的失踪了?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有韩海盼的消息了,打电话过去,总是关机,最后,电话居然告诉我说:“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去问“宋眼镜”,他更明确地告诉我,韩海盼休学了,至于什么时候来上学,那就是一个谜了!“可恶的韩海盼居然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李又喻回到医院,一边抱怨,一边看着我,就好像是我特意把韩海盼给藏起来似的。“喂,你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朝着李又喻嚷嚷道,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李又喻的眼神,弄得我心里毛毛的,本来就不开心,再加上李又喻的眼神和唠叨,我心里更烦了!“我是在笑话你傻!”什么?我没听错吧?李又喻居然明目张胆地骂我!气愤,动怒!真想从床上跳起来!“现在好了吧?人家早就把你甩了!”听着李又喻的话,我顿时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眼泪,眼泪,千万要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可千万别没出息地流出来啊!HOHO!李雪娜可是个坚强的女孩儿!“怎么了?被我说中了吗?”李又喻见我一句话不说,居然得寸进尺,哼!这家伙真是猪脑袋,居然忘记了是谁死皮赖脸地缠着我的!“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了!”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指着李又喻喊道!烦!呜呼!幸好我当年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否则现在非后悔死不可!“娜娜,怎么了?”李又喻刚被我骂走,小小听到声音,立刻跑到我身边,看着刚刚离开的李又喻,问我:“是不是李又喻欺负你了?”这时候,我的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索性抱着小小痛哭起来,心里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韩海盼那个家伙!“难道他真的那么狠心,把我甩掉了吗?难道贺佳琪说的话是真的吗?难道我鞋子里的钉子真的是韩海盼放进去的吗?”口袋里的神秘塔罗牌幸好钉子是从鞋底插进鞋子里的,没伤到骨头,在小小和泛泛的照顾下,我的脚好得相当快。现在可以下地走路了,就像小孩刚学走路一般,一瘸一拐的。这时候倒让小小来劲了,一看见我下地,她就立马跑到老远处,张开怀抱,一口一个“宝宝乖,到妈妈这里来”地叫着,弄得我真想一下子扑到她怀里,把她好好教训一顿,没大没小!就这样和小小、泛泛痛快地玩了几天,我脚上缠着的最后一块纱布撕开了,我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乱跑乱跳了!“喂,小小,今天我请客,想到哪里去玩?”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搂住小小的脖子,把包放在小小的肩膀上,问道。“我听说华梵市有个四五十层的大酒吧,号称华梵市最大的酒吧,我要去那里玩,顺便看看华梵市的帅哥和咱们那里的有什么不一样!”郁闷!早知道小小会这样说。在她眼里,除了帅哥还是帅哥,就是把天下所有的帅哥给她,她也不一定满足!唉!我真应该和她换换,干脆去向学校领导申请,让她代替我到理梵中学的男生堆里上课得了,反正现在韩海盼那家伙正在跟我玩失踪,我也彻底和他玩一次失踪算了!等等!韩海盼,酒吧,要是没错的话,那酒吧是韩海盼家里的!要是我去那里玩,那些认识我的人该不会以为我是去找他们家少爷的吧?可是小小硬是缠着我去,唉!没办法,为了朋友,我豁出去了,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要是在酒吧里能遇见韩海盼,那就更好,正好问问他为什么要躲着我!被预定的座位推开门,大步走进去,记得十几天前,李又喻还在这里高歌一曲呢。我一边带着小小和泛泛走进酒吧,一边告诉她们俩。可是这两个一见到帅哥就忘记自己姓什么的女侠哪里还听得进我的话?“喂,娜娜,我们坐这里吧!这里位置好,能看见所有的帅哥!”

小小更是活泼,就像到了自己的家一样,不管有没有人提前预定,就一屁股坐在了整个酒吧最高、最舒适的地方!可是当泛泛刚拉着我也一屁股坐下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服务员,很是有礼貌地冲着我们鞠躬,微笑地看着我们说:“对不起,您坐的位子已经被我们家少爷预订了,麻烦你们换一下位子!”郁闷!去酒吧玩,我们从来都是喜欢坐哪里就坐哪里,只要没人就坐!现在居然有人预订,呜呼!大酒吧的规矩就是多啊!“那哪个位子没人预订呢?”我和泛泛都起身,打算给人让位子,可小小却拿出大小姐的派头,大大咧咧地问道。“除了这个位子以外,别的位子随便你们坐!”“是谁预定的啊?我要和他换!”小小就是小小,居然连这个也能较劲!“是我们家少爷不好意思,你们还是换个座位吧!”少爷!这家酒吧的少爷,不就是韩海盼吗?正好,我霸占他的位子,看他出不出来!“那我们就不走了!”说着,我一屁股坐下,小小和泛泛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她们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三人中间最最不喜欢磨嘴皮子的我,今天居然和酒吧服务员较上劲了!看着服务员无奈的样子,我就更加高兴,巴不得他去告诉他家的少爷。“喂,还不快把你家少爷叫过来啊!”哈哈!我李雪娜今天就耍无赖了!正在这时候,一个身穿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士走到我们面前,很有礼貌地朝着我们鞠躬,然后上下打量我,问道:“请问你是李雪娜小姐吗?”“嗯!还不快把你们家的少爷叫过来!”我点着头,随便从桌子上拿瓶可乐倒在嘴里,拿出大小姐的派头冲着面前这个男的命令道。“对不起,我们家少爷不在,这个位子你们可以随便坐,需要什么就说。”说着,那个男的就把服务员带走了,在整个过程中,小小和泛泛一直傻眼地看着我。大概她们怎么也无法想象,我李雪娜在华梵市混得这么“牛”吧!偷偷出现的“钣桶软蛋”“好娜娜,亲爱的娜娜,刚才那人说的少爷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可不可以介绍给我们认识啊?你还有这样的同学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啊!”可恶的小小,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这身毛病呢?本来没把韩海盼给喊出来已经够伤心的了,现在居然还要被她们俩纠缠!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和刚才那两个人较劲!“娜娜,喂!娜娜你在听我说话吗?”小小的手在我面前挥舞着,然而我的视线被刚才从人群里一晃而过的身影给吸引住了!那高大的身材,那走路的样子,我敢百分之百地确认,那是“饭桶软蛋”!像小偷躲警察一般躲我的“饭桶软蛋”!“谢小亚!”站起来,我扯着嗓子大喊。顿时,所有人的眼光全都转到我的身上。那个身影先是一愣,然后在人群里匆匆地窜来窜去!“抓小偷啊,刚才那个人偷了我的皮包啊!”我指着开始狂跑的谢小亚,大声喊道。没想到那些人还当真了,顿时,只见几个身材还算可以的男人,紧追向“饭桶软蛋”,就在他刚要迈出大门的时候,已经被严严地堵住!“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发誓!求你别问我了,关于韩海盼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啊!”“饭桶软蛋”可真是名副其实,还没等我开口问话,他就哀告上了!“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呢?”“你不就是想知道韩海盼在哪里吗?”“饭桶软蛋”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张口问道。“那你知道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最恨死抗的人!不过这招对我李雪娜女王好像不怎么好用哦!“那你告诉我鞋子是怎么回事情?”“这个……那个……我只知道有人要整你,但我不知道是谁在你鞋子里放的钉子!”“你怎么知道的?”继续逼问,非要问个明白:“我可不喜欢说谎的男生哦!”“我是……”正在“饭桶软蛋”要告诉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饭桶软蛋”的眼睛似乎在望着远处,然后又低下头,不出声了!立刻转头,又是熟悉的眼神,贺佳琪!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正在这时候,我居然被一只意外伸在我面前的脚绊倒在地上。“谁?谁?”抬头,转头,连“饭桶软蛋”都不见了,更别说贺佳琪和那个故意给我下绊子的可恶的家伙了!气愤!恼火!抓狂!但就在我起身的刹那,我眼睁睁地看着一张熟悉的牌从我的口袋里掉了出来。傻眼!发呆!愣住!因为那张牌,和我在来华梵市的火车上梦醒时见到的那张牌一模一样!牌面描绘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塔被闪电击毁了,两个人正从坍塌的高塔上跌落到地面。突然出现的“饭桶软蛋”和小小、泛泛三个人从酒吧里出来,天已经漆黑一片,小小喝得晕晕的,一个劲儿地唱《三只小熊》,弄得大街上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朝着我们这边望!“喂,小小,别唱了!”“慢点,小心摔着!”我边扶着小小,边示意泛泛去打车,可今天的出租车却像是稀有动物一般,少得可怜,整条大街上还没见过几辆!就在这一刹那,小小猛得一回头,吐了一地!“小小,坚持会儿,一会儿就到家了!”我拼命地拽着小小朝旁边的公园走去,半夜三更的,在公园小树林里吐,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吧!“放开我,我没喝多,我今天高兴!”无奈啊!谁叫我和小小是好姐妹呢?要是别人在我面前这样说的话,我早就转头回家睡觉去了!“好了,我知道你没喝多,你先坐下来喝点水啊!”话音刚落,小小又吐了出来。弄得我恶心得也想吐,胃里的杂物拼命地朝上翻腾着。“娜娜,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人。”什么?我没听错吧?号称只对帅哥有兴趣,却从不动真情的小小居然说这话!(大概也只有喝醉的时候,她才会说吧!)我扶着小小继续寻找一个干净的地方,她却不肯走:“等等!娜娜,你在听我说话吗?”“在听呢!”一边回答小小的话,一边郁闷,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酒这种东西呢?这东西到底是谁发明的?真是害人的破东西!“娜娜,告诉我,你对李又喻还有兴趣吗?”什么?傻眼!小小她该不会喜欢李又喻这个可恶的家伙吧?小小突然很紧地拽着我,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得:“娜娜,要是你真的不喜欢李又喻,真的对他已经一点兴趣也没有,请你把他让给我吧!我不能没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就在那次我们被‘男生帮’追赶之后,当你把他带到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他了!本想你去华梵市上学,我就可以接近他了,可没想到,李又喻居然也跟着你跑了过来!”说着说着,小小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泛泛朝着我点头,告诉我说:“娜娜,其实小小一直都很喜欢李又喻,但她从来没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李又喻喜欢你,但她不在乎。她告诉我说,只要她能天天看到李又喻,她就满足了,就这样一过三年!”崩溃!彻底地无话可说,没想到我那么讨厌的人,居然还有人喜欢,而且那个人居然是我最最要好的姐妹!!!树林迷路“这是哪里啊?”沿着公园一路走,本想让小小吐完后,原路返回,可我们三人却迷路了。更可恶的是,居然在公园里迷路了!我和泛泛轮流搀扶着小小,凭着感觉朝前走。“娜娜,我怎么突然有点害怕啊?”泛泛边走边望着让我们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树林。听着泛泛的话,我也有些害怕了!正在这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点亮光,我和泛泛拖着小小拼命地往前走,但当我们走到那里的时候,亮光却不见了。我转过身望了望泛泛,泛泛也傻傻地看了看我。“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亮光了!”“我也看见了,明明在这里,可怎么突然就没了呢?”问号,一脑袋的问号!正这时候,刚才小小呕吐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亮光!泛泛更是傻眼,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了。“鬼!鬼!鬼啊!”“喂,泛泛,你说什么啊?什么鬼啊?”我疑惑地看着泛泛,顺着她的眼神看着那点红光。“书上说,鬼出现的时候,发出的是红光!”什么啊!可恶的泛泛又迷信了,我才不信那个呢!“喂,那边的家伙们,别再捣乱了,出来吧!我看见你们了!”我冲着那红光大喊,可依旧没反应!“可恶,居然敢跟我装鬼!我李雪娜女王还从来没见过鬼长什么样,要是今天能被鬼吓死,那也算是我的荣幸了!”说着,我就大步朝着那红光走去,正在这时,一个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影子完全把我给吓着了!“快点离开这里,有人要找你麻烦了!”“饭桶软蛋”!我傻眼了,刚才在酒吧里,还故意躲着我,现在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呢?什么人找我麻烦?这个世界上除了韩海盼无聊整我以外,还有谁呢?我死缠着“饭桶软蛋”,没有半点想离开的意思!“告诉我,是不是韩海盼在找我的麻烦,是不是他恶意整我?”“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保证不是韩海盼!”“那是谁?”回过头,眼睛笔直地看着“饭桶软蛋”,但我感觉到他是不会说的。“还是快走吧!晚点我就被发现了,到时候,你们就走不了了!”说着,“饭桶软蛋”居然敢霸道地拉着我的手,转身就把小小扔在后背,带着我和泛泛拼命地跑了起来!看着在“饭桶软蛋”背后的小小,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刚认识“饭桶软蛋”的时候,我缠着他背我回家的一幕!传说中的古老教堂穿过树林,眼前居然是一片竹林,然而就在这时,我们四人已经被一群穿黑衣、戴墨镜的人挡住了!“他们是什么人?”我看了看“饭桶软蛋”,又回过头看了看挡住我们去路的人!“是贺佳琪的人。”天啊!我没听错吧?贺佳琪,贺佳琪!那个总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影子,总是好心好意地告诉我韩海盼所有丑闻的人!“可是现在她为什么要拦我呢?”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因为韩海盼。”我的天啊!怎么又是韩海盼,这家伙也太神了吧!可是韩海盼又关我什么事呢?看着“饭桶软蛋”的脸,我突然害怕起来,自从认识“饭桶软蛋”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宛如一只就要发怒的狮子!“李雪娜,一会儿只要我和他们打起来,你就带着你的姐妹们一直冲到教堂去,他们就不敢追你了,明白不?!”听着“饭桶软蛋”的话,借着一点亮光看着远处教堂,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谢小亚,这里没你的事,你最好离开!”好熟悉的声音啊!转身一看,贺佳琪已经站在了我面前!“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李雪娜同学。”看着贺佳琪一脸奸笑的样子,我恨不得上去扇她一巴掌。“你想怎么样?”我搀扶着小小,把头抬得高高地。郁闷!为什么我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人缠着我,找我麻烦呢?“没怎么样,只是想教训你一下!”“什么?教训我?”我看着贺佳琪,又望了望她身后那群家伙,真不明白,我李雪娜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她,居然要教训我!贺佳琪的话音刚落,身后的那群人就一个一个地朝着我和“饭桶软蛋”走来,就在这一刻,“饭桶软蛋”转过头看着我:“李雪娜,记得刚才我对你说的话了吗?”我点头,不可思议地望着“饭桶软蛋”,想不明白,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勇敢了。可是他叫我跑,我能就这么跑了吗?那我李雪娜可真不够意思了!我可绝对不能就这样把“饭桶软蛋”一个人丢下!“谢小亚,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请你马上离开!”可恶的贺佳琪,她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又回头看了下“饭桶软蛋”,很欣慰地看到他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让我离开可以,但是我要带她们一起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那群人的拳头就朝着“饭桶软蛋”打过去,只见“饭桶软蛋”抬头,伸手,然后转身,轻而易举地躲过去,但接着又来了一个拳头,腿也跟着飞了起来。“李雪娜,快带你朋友走!”傻愣!我要听他的吗?才不呢!看着“饭桶软蛋”和那群人火拼,我浑身也跟着热了起来。走上前去,抬脚,横踢,泛泛也握紧拳头,紧跟在我身后,顿时一场混战!呵呵!贺佳琪也太小看我们了吧!我李雪娜可是武术精英哦!和男生打架惹事更是我的长项!“李雪娜,你还是放弃吧!”可恶的贺佳琪,你可真够卑鄙的,居然看着我打架,还故意挑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