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遗留问题,陈忠实谈手稿

  留存:未来无偿捐献给家乡

图片 1

贾平凹

莫言的《红高粱》手稿,作家自己要回去了,铁凝等一些作家的手稿都要求返还。宁小龄说,《人民文学》对已采用发表的作品手稿会进行保存,一般作家都不会再要手稿,一些知名作家有这个意识会要回去。由于保存条件有限,一些手稿纸张都已泛黄,后来《人民文学》将这些保存的手写稿全部无偿移交给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更利于保存。

  文/记者 职茵 图/记者 尚洪涛

也有人表达了不同观点。网民77扁舟一叶在微博中留言:迟老师,一个完全不爱文学或者不爱您小说的人是不会买的,所以不必太担心。

  作家贾平凹写《古炉》时曾三易其稿,写废了十几支签字笔,超负荷大体量的劳动,使得贾平凹对自己的手稿格外珍视,每一页纸都精心保存。作家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曾被台湾商人开出高价收购,但高建群一直没舍得拿出来,“我不屑于将自己的手稿拍卖了,文学是件崇高而神圣的事业,拿出去拍卖挺掉价,手稿就像自己的老婆一样珍贵,我绝不能接受,拍卖书稿就像拍卖‘老婆’一样,会遭天下人耻笑,不可思议的。活着时候,这些崇高的东西我自己留着,未来哪一天我不在了,我会把自己的所有手稿给予我的家乡,全部无偿捐献给陕西图书馆,也算是家乡文化人给家乡做一点事”。

作家贾宏图说,北京潘家园有好多手稿买卖,曾经有位作家在文物旧物摊上发现巴金和女读者的若干通信,还因此写成纪实文学,成为当时反响很大的一件事。

如今,名人手稿价值在不停翻番,这便使得许多人开始打起了名人的主意和算盘。近日,莫言早期短篇小说《苍蝇·门牙》手稿上拍被叫停的消息,作家究竟该怎样保存自己的手稿一时间成了文化圈内的热门话题。昨日,记者对于当下陕西作家手稿保存现状进行了走访调查,老一代陕西作家们普遍都有珍视、妥善保存手稿的意识,几乎每一部文学力作手稿都保存完善。而年轻一代作家中,手稿却成了稀缺资源。

铅字印刷时,杂志社收到的投稿几乎都为手写。一些杂志编辑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杂志社来稿量太大,每天都要拿麻袋拎,加上办公条件紧张,这么多来稿根本没地方堆放,未予采用的手稿基本都作为废纸处理掉了,很多作者也没有要回手稿的意识。

近年来,名人手迹已经成为拍卖场上的一个新生热点,但是今年上半年出现的钱钟书信札拍卖风波也进一步引发了社会对此类拍品的关注。

  ●2013年12月,作家迟子建在微博上透露,自己一份1995年的5页手稿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被拍卖,“当时稿子是应《中国文学》之约写的,拍卖的是稿签连同5页手写稿,昨晚出价到1200元。如果杂志社都这么干,像我和王安忆这样用电脑较晚,大部分以手写稿为主的作家,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益?”

现在只有个别作家如贾平凹、陈忠实还在用手写稿,其他作家基本都是电子邮件,迟子建现在写东西也是电子版。《人民文学》副主编宁小龄说,个别手写的作家基本都有保留底稿的意识,有复印条件后,历来都是邮寄复印件,再由录入员变成电子版。

图片 2

记者采访发现,对作者手稿的处理方式因杂志社而异。《北方文学》主编佟坤告诉记者,个别编辑手里有一些和作家的私人信件或个别手稿保存,杂志社并没有专门对作者手稿进行保存。上海市作家协会专业作家陈村说,跟我有关的编辑部中,最好的是《收获》,他们发表后退回手稿。

图片 3

业内人士认为,1995年迟子建知名度可能不如现在,现在网上拍卖她的手稿说明了她的知名度和在文学界的影响。一些知名作家的手稿之所以很值钱,是因为对于研究作家生平、创作意图及与作家相关的时代,都是珍贵的资料,具有历史价值。

图片 4

孔夫子旧书网交易记录显示,迟子建所指手稿四天内出价11次,从起拍价200元开始,最终以1200元成交。据批阅文字信息来看,被拍卖稿件最后并未拟用。

高建群

姜寿辉说,上世纪90年代不少出版社在作品发表后并不退还手稿。当时法律不健全,加之作者当时不出名,手稿也许并不值钱,也就没想要回。但是由于手稿作者知名度提高,仓库压了一堆的手稿便具备了一定的市场价值。

陈忠实

黄月明认为,如果作品已发表,作者未提前对手稿权利有声明、约定或协议,就视同作者本人放弃手稿的物权,物权在投寄时已转移到杂志社,作者再维权较难。

  此次莫言的手稿上拍的消息一出,便有买家出价400万元购买。陕西知名作家多,珍贵手稿多,也有不少人曾出高价购买,不过每一位作家都会视手稿为亲人,除了书信之外,极少拿去送人或售卖。作家陈忠实告诉记者:“过去没有复印条件,报纸、杂志发稿一般不退稿,咱也不在乎,也没有那收藏意识。后来有了复印机技术,咱才给自己留一个底稿,给对方邮寄一份复印稿。”如今陈忠实经常为好朋友写序,基本上也以交一份复印稿为主。“但有一些朋友对手稿特别珍视,提出要求了,我也会把手稿送给朋友作为留念。不过,绝大多数人能拿到文章就很高兴了,也不会去关注是不是复印件。”陈忠实对如今作家手稿拍出天价的现状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一部短篇小说才几页纸,就能拍卖几万几十万?”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寿辉则认为,手稿本身为书法作品,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如果出版社未经同意公之于众,就侵犯了作者发表权。手稿本身可以认定暂且归出版社占有,但所有权并不意味着已经转让给出版社,出版社应当在作品发表后退还给作者。

  珍视:极少拿去送人或售卖

手写稿退还机制差异大

  谁动了作家的手稿

一些参与讨论者表示,出版社在拍卖作家手稿时需要征求本人意见,否则便有侵权嫌疑。而市场上屡见不鲜的名家手稿买卖中,其中有杂志社、出版社多少影子,普通人亦很难分辨。

  ●2013年5月,中贸圣佳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其将举行包括钱钟书、杨绛、钱瑗书信及手稿等共计110件作品专场拍卖会。得知消息后,杨绛公开发表声明坚决反对拍卖行为,并诉诸法律,最终杨绛获赔20万元,维护了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

上世纪90年代初,报社、杂志社开始要求用电子稿投稿,方便编辑。这一革新使手写稿逐渐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无纸化阅读和电子投稿。

  ●2014年5月,一场“赵庆伟藏重要名家书稿、手札专场”中,收入冰心、王蒙、丁玲、季羡林等作家的95件手书原稿。其中作家贾平凹《西路上》的手稿现已确认非作家本人手迹。对此,贾平凹公开回应:“这些手稿都是假的,是别人手抄了几张冒充的。”

作家王洪彬说,过去在与出版社签的出版合同中大多只涉及到著作权,不会具体明确手稿的处理,大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很多作家和杂志社过去对手稿并不重视,更少对其提出声明或达成协议,才出现作家手稿未授权被拍卖、交易的情况。

  当记者采访到70后陕西作家孙卫卫时,刚刚出版了散文集《孙卫卫纯真系列》的他完全没有手稿的概念,反问记者:“什么手稿?”在记者的调查了解中,陕西年轻一代的作家们几乎无一人用笔写稿,这也预示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稿纸,也将随着时代成为文物。

本月初,作家迟子建在新浪微博发文称,自己1995年一篇创作谈手稿在孔夫子旧书网被拍卖。稿签连同手写稿共5页,以1200元成交。迟子建质疑,若杂志社都这么干,像我和王安忆这样用电脑较晚,大部分以手写稿为主的作家,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益?

记者以买家身份与迟子建手稿的售卖者陈女士取得联系,她向记者透露,手中有很多名家手稿、信札,将会不定期进行拍卖。仓库中都翻不过来,太多了,都是从收破烂那拿到的。

迟子建在微博中发问怎样维权,不少人对此说法不一。黑龙江君明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月明说,著作权涉及到文字内容,原手稿是著作权的内容载体。作家手写稿在网上公开拍卖,如果稿件没有公开发表,就涉及到侵犯作者著作权的问题;如果已发表,作者在投寄时若事先有声明或签署协议要求保留对手稿的权利,亦可追究拍卖者及杂志社的侵权行为。

韩悦思说,过去很多拾荒者等拿到手稿后,不知道有何价值,便扔掉。但是后来他们可以将其在网站上卖掉,不仅获得了收益还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手稿,为手稿提供了再问世的机会。

经济参考报

编辑:江兵

名家手稿拍卖屡见不鲜

作家维权观点不一

作家手稿被拍卖已不是新鲜事。在孔夫子旧书网、7788手稿收藏等网站,会发现有不少作家的手稿被拍卖。余秋雨手稿在孔夫子旧书网有15份进行拍卖,大多数均已成交。而莫言、薛忆沩等人作品手稿也多有拍卖记录,莫言一份书信手稿更是从30元起拍,以370元最后成交。

一些未被采用的手稿会被退回,其中包括知名作家的作品及写得不错但未能发表的作品。宁小龄说,过去退稿量非常大,邮费在刊物开支中占相当大比重,编辑每个月都要腾出几天时间来对作家未被采用的稿件退稿。一些作者有退稿意识,还会寄钱、寄邮票要求退稿。

记者在孔夫子旧书网站上搜索手稿二字,可以得到5万多个有关手稿交易的结果。据该网站市场部总监韩悦思介绍,目前网站并不清楚买方所售手稿是否取得作者授权。作为一家电子商务平台,目前仅提供买卖双方交易的平台,没有能力做手稿交易合理性的认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