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却被南安太妃无意间戳破,湘云受了什么样的肆虐

史湘云是史候府的大小姐,虽然自幼父母双亡,但从小被贾母接到身边,与贾宝玉一样住在贾母的碧纱橱里,吃穿用度皆同宝玉,后来被史候府接到婶娘身边,虽然要辛辛苦苦的做针线,甚至做到很晚,但若说受了不少虐待,确实不准确的。

当袭人告诉薛宝钗,“我前儿粘的那双鞋,明儿烦她做去”时,薛宝钗很谨慎地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才悄悄和袭人笑道:“你这么个没明白人,怎么一时半刻的就不会体谅人情?我近来看着云丫头神情,再风里言,风里语地听起来,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多是他们娘们儿动手……想其形景来,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

图片 1

图片 2

不错,薛宝钗曾对袭人说:“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她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她们娘儿们动手。为什么这几次她来了,她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跟前,她就说家里累得很。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她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
这其中有真实的,也有很多猜测的部分。但却不能证明湘云受了虐待。

“上次她就告诉我,在家里做活做到三更天,若是替别人做一点半点,她家的那些奶奶,太太们,还不受用呢!”

首先,湘云要做针线,是因为整个史候府已经败落,没有足够的银子去支撑他们家庞大的费用,只好开源节流,“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了。不仅仅是湘云,整个史家的女眷都需要做女工。

这是薛宝钗告诉袭人的,史湘云在史家的状况。这些话是史湘云告诉薛宝钗的吗?据薛宝钗的口气,有一部分是,也有一部分是她根据“风里言,风里语”推断出来的。

图片 3

那么,史湘云在史家的状况真的这么糟糕吗?倒是南安太妃一句话,无意间戳破了薛宝钗的谎言。

其次,宝钗同情史湘云不能做主,是因为薛家只有寡母,而且薛蟠不学无术,万事只好由薛宝钗拿主意,但史湘云与薛宝钗不同。史湘云作为候门女子,按照当时的封建礼教,北应该恪守三从四德,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主。

第七十一回,贾母的八旬之庆,各世交相与之家,达官显贵,太妃、王妃、诰命,都来为贾母贺寿。当南安太妃提出来,要见见小姐们时,贾母想了一下,命王熙凤将黛玉,宝钗,宝琴,湘云,探春,叫了出来,与太妃见礼。

再者,史湘云说在家累的很,这是与贾府的三春和林黛玉相比较而言的,三春和黛玉的吃穿用度自然是上乘,湘云是过惯了贾府奢华日子的,因而会不知分寸的对宝钗说累,会眼红,给了宝钗以想象的空间,让人以为史湘云在史候府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

图片 4

图片 5

南安太妃一见史湘云,立刻格外亲热,笑道:“你在这里,听见我来了,还不出来,还只等请去?我明儿和你叔叔算账。”

其实,从湘云一向豪爽,口无遮拦的性格,我们可以看出湘云并没有受过多少约束,从她的叔婶早早给她订下才貌仙郎,可以证明叔婶如何为她打算,这哪里是受到虐待,分明也是娇养着的,只是,人比人气死人,与贾府里小姐们的金尊玉贵相比,湘云在史候府的待遇还是落到下乘了。

南安太妃的这一句话,看似无意,却隐隐透漏出史湘云在史家的地位,绝非薛宝钗所说的那样,而是很受重视的。比如这次在贾家,贾母也是命自己最喜欢的几个女孩儿出来了,邢夫人还因为没叫迎春,而愤愤不平。南安太妃能和史湘云如此熟悉,足以证明,在史家每逢重大场合,史湘云都会代表史家的小姐们,出来拜见这些太妃、王妃、诰命等人。史家对史湘云的重视,可见一斑。

其实,史湘云自己,也曾经说过,自己在家里,有多自在。第七十六回,当史湘云和林黛玉,从中秋宴席上溜出来,一同下了山坡,来到凹晶馆的时候,只见“池中一轮水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水晶宫鲛绡室之内,微风一锅,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此情此景,让二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图片 6

史湘云便笑道:“怎得这会子坐上船吃酒倒好,这要是我家里这样,我就立刻坐船了。”三更半夜,说坐船就坐船,史湘云在史家的生活,难道还不是随心所欲吗?史家又何尝给了史湘云任何限制?

或许,史家确实是在自己动手做针线了,但这也是未雨绸缪,厉行节约,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史湘云动手做,史家的太太、小姐们,也是一样在做,没有人专门刻薄这个孤女。史湘云可能偶尔和薛宝钗抱怨过几句,做针线太累,但是薛宝钗借题发挥,再加上她所谓的听到的“风里语,风里语”,就成了一个史湘云在史家受刻薄的谎言。

薛宝钗的这个谎言,让袭人放弃了使唤史湘云给自己做针线的打算,而转由薛宝钗帮忙。而这些针线,都是贾宝玉的!这才是关键。

只可惜,薛宝钗费尽心思撒的这个谎,却被后文的南安太妃,无意间的一句话戳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