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怎知春色如许,不到园林

《中国戏曲大会》现场

图片 1

记得是今年7月,我接到了中央电视台《中国戏曲大会》栏目组的电话,邀请我做节目嘉宾。当时我一听就很兴奋,感到这将是一个传播推广中国戏曲好平台,能够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戏曲艺术的魅力,很有意义。我的答复是,一定参加,再忙也要参加。8月6日到12日,一连7场,《中国戏曲大会》圆满落下帷幕,带给观众惊喜与享受,也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

昆曲《单刀会》 资料照片

作为戏曲艺术工作者,振兴戏曲一直是我们努力的目标,但是如何振兴,离不开准确的切入点。中国戏曲艺术博大精深,这几乎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却仅仅止于这个概念,到底戏曲艺术的魅力在哪里,它的博大精深表现在哪里,他们并不了解。他们需要的,是一扇扇门,能够轻松推开领略戏曲百花园精彩风景的门。现代人工作生活十分忙碌,关注的点很多,不可能要求人人都能走进剧场,不可能要求人人都去学习戏曲历史……如何用寓教于乐的方式让观众亲近戏曲,打开戏曲艺术之门呢?《中国戏曲大会》做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实践。

这个暑期的收视热点,当属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播出的《中国戏曲大会》了。这是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之后,央视推出的又一档大型中华传统文化节目。6场比赛加一场总决赛,吸引了众多戏迷和普通观众,在全国掀起了“戏曲热”。

首先来看比赛形式,戏曲爱好者、普通人成为舞台的主角,他们通过答题的方式来竞赛,充满了悬念,非常吸引人。百人团、个人追逐赛、擂主争霸赛、总决赛,戏曲艺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拨动着观众的心弦,他们关心选手的表现,自己也饶有兴趣地参与到答题中。

虽然沿用了《中国诗词大会》的形式,但《中国戏曲大会》根据戏曲特点,增加了视听题、辨识题、剧目题等,带领观众体会戏曲的博大精深,唤起民众对传统戏曲艺术的兴趣。更令人欣喜的是,众多90后、00后年轻选手表现出色,他们对戏曲的喜爱和痴迷,让人对中国戏曲的未来充满信心。

其次,题目的设置也充满了巧思。戏曲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有着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其表演特点是程式化和虚拟化,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但是,对于一些观众来说,也存在着“不懂”的问题。在《中国戏曲大会》中,戏曲的表演、历史、文化,那些“高深”的戏曲知识都转化为极具亲近性的“题目”,让观众一下就能明白:“亮相”“跑龙套”“走过场”这些生活中的常用词原本都是戏曲术语;《辕门射戟》中吕布在150步的距离外一箭射中自己的方天画戟,相当于现在的200多米。题型也是多种多样,选择题、辨识题、图片题、视听题、对错题等等轮番上阵,令人充满期待。拿辨识题来说,戏曲演员进行一段表演,选手根据表演答题。在我做嘉宾选手的那一场,演员演的是京剧《铁笼山》中姜维的一套动作,要回答其表达的含义,是出征前的准备,是得胜后的炫耀,还是行军中的休整。光看表演,人们可能会不明所以,而当表演变成了一道辨识题后,大家先是一起思考,然后迫不及待地想看正确答案,最后专家还进行解读:这套动作叫做“起霸”,你看它很形象,演员上场时提着盔甲的铁片,并且整冠,束甲,生动表现了武将在出征前的准备。整道题目一环扣一环,观众的感受也从不明所以变成“原来是这样啊,真有意思”。其实,这是非常典型的戏曲程式,通过题目不仅非常透彻地把程式化展现出来,并且告诉观众,戏曲是有生活依据的,它都是来自于生活,进行了艺术的升华。这样由浅入深,既有趣味,又有深度,让人感受到戏曲与生活的密切联系,有可能发出观众对戏曲的兴趣。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中国戏曲大会》非常全面地展现了中华戏曲百花园百花齐放的风貌,在这一点上可谓“名副其实”:不光有京剧、昆曲、越剧、豫剧、黄梅戏等观众相对熟悉的剧种,还有晋剧、婺剧、粤剧、闽剧、高甲戏等,以及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彝族和景颇族等少数民族的戏曲,涵盖了全国各地70多个剧种。

“西秦戏不在陕西,亦不属于甘肃,而是在广东。”

让我感动的,是一位位可爱的选手们,他们对戏曲那么热爱。看看百人团吧,男女老少,各行各业,特别惊喜的是年轻人占了大部分。年轻的“90后”工程师赵雅博从小就喜欢戏曲,答题时逻辑清晰,在回答“京剧《杨门女将》改编自扬剧《百岁挂帅》还是豫剧《穆桂英挂帅》”一题时,他不仅答对了是扬剧《百岁挂帅》,还延伸介绍了豫剧《穆桂英挂帅》,可谓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来自辽宁的百人团小选手岳子豪只有6岁半,当主持人让他来一段时,他拿起话筒马上就来了两句京剧《珠帘寨》中的唱段,他私下得练多久,才能做到如此呀……

“我国最年轻的剧种是内蒙古包头的漫瀚剧,1986年才诞生。”

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我表演追求的目标,是要留住老观众,吸引新观众。一个朋友曾经问我,你真的有信心吗?为什么没有信心呢,百人团的选手们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戏曲艺术要传承下去,要有新的发展,演员队伍需要传承,观众也同样需要传承,戏曲现在需要有更多的知音,特别是年轻人。

“你知道《辕门射戟》中的吕布射了多少米吗?200多米,比世界冠军的射程还要多出十几米。”

《中国戏曲大会》已经结束,但它带给我们的信心和思考还在发酵中。所谓信心,是中国戏曲旺盛的生命力令人兴奋。每一个时代的优秀艺术家们倾注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创作出了符合观众审美情趣的作品,使戏曲流传到今天,才有这么多热爱戏曲的观众,未来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所谓思考,是如何更好地创新戏曲艺术的传播方式。赵雅博在节目中谈到他对戏曲的感受:戏曲文化太有魅力了,只要你进了这个门,就再也出不去了。对此我深有感触,我很自信,戏曲有魅力,只要你进入戏曲的门,就可以像海绵一样吸收无穷无尽的营养。而我们戏曲工作者要做的,是在创作更多观众喜闻乐见的艺术作品的同时,做好引领工作。引领是一种责任,不断探索更好的方式,引领人们打开戏曲艺术之门,亲近戏曲,充分享受戏曲艺术的博大精深,这值得义无反顾地去做。

《中国戏曲大会》以竞技答题方式,将戏曲背后的故事性、知识性、规律性、趣味性进行了巧妙联动,由古及今、由艺及人、由戏及生活。近600道题题型多样,包括对错题、选择题、辨识题、图片题、视听题、连线题、剧目题等。王立群、蒙曼、刘连群等一系列文史类、戏曲类学者专家的现场解读,深度挖掘了戏曲内涵,并通过各种史实、逸事、梨园掌故,深入浅出地展示了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家国情怀、民族大义,以及中华戏曲文化审美的独特性。

因为,不到园林,又怎知春色如许呢?

“戏曲语言早已融入我们的生活中,现在很多说法都来自戏曲”,《中国戏曲大会》出题组专家兼点评嘉宾赵晓东介绍,比如人们经常说的“办事一板一眼”“亮相”“走个过场”“跑龙套”“重头戏”“红娘”等,都源自戏曲。

《中国戏曲大会》不光有京剧、昆曲、越剧、豫剧、黄梅戏等人们熟知的剧种,还汇聚了我国港台地区流行的粤剧和歌仔戏、东南沿海流行的闽剧和高甲戏,以及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彝族和景颇族等少数民族的戏曲。跨越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70多个剧种,展示了中华戏曲百花园姹紫嫣红开遍的美好景象。

婺剧《断桥》曾被誉为“天下第一桥”,《中国戏曲大会》中展示这一折戏时,点评嘉宾还特意解释了为何白娘子端午节喝雄黄酒会现原形——雄黄酒的分子式即是四硫化四砷,砷遇到液体就发挥毒性,蛇最怕这种毒性,所以白娘子现了原形。

题目的零门槛和趣味性,将不懂戏曲的观众也吸引进来。有网友留言道:“今天看《中国戏曲大会》,无意中知道了‘八拜之交’的含义,知道了其中蕴含的很多典故,不得不佩服古人,真的为交朋友树立了典范。”

“最撩人春色是今年”

综合性、虚拟性、程式化是中国戏曲的三大特性。

台上一桌二椅,“三五步走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

生、旦、净、丑,唱、念、做、打,行当,流派,脸谱,魅力无穷,让人大开眼界。

与《中国诗词大会》不同的是,《中国戏曲大会》还根据戏曲特性增加了“辨识题”,观众不仅可以欣赏到许多珍贵的戏曲资料片,还有青年演员现场表演。演员在一两分钟里完成一段紧凑、完整、高难度的表演,引导观众与选手一起去认识戏曲动作,理解戏曲艺术所追求的抽象美、诗意美和虚拟美。

众多戏曲名家亦来献艺,孟广禄的京剧《铡美案》,陈美兰的婺剧《断桥》,侯少奎的昆曲《单刀会》,魏海敏、奚中路的京剧《霸王别姬》,钱惠丽的越剧《断桥》,均让人大饱眼福。

而各剧种的独门绝活儿,如《花田错》里的搓麻绳、《锁麟囊》里的找球、川剧韦陀的做工、蒲剧《挂画》中的椅子功,还有“踩跷”“铁门坎儿”“摔叉”“矮子功”等,更是令人叫绝。

来自京剧、评剧、豫剧等各大剧种的六位名家张建国、袁慧琴、赵秀君、高闯、王洪玲、王红丽作为特殊选手助阵《中国戏曲大会》。他们和选手一起答题,分享自己的艺术体验,时不时还唱上两句、比划一番。

戏迷王先生说,以前只喜欢看京剧,看了《中国戏曲大会》,也喜欢上了地方戏,“婺剧《断桥》让人眼前一亮,而钱惠丽的《红楼梦》着实惊到我了!演员实力太强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三进三出”的戏曲编辑孙霆最终击败了高大帅气的电气工程师赵雅博,夺得了《中国戏曲大会》的总冠军。

进入总决赛唯一的女选手、昆曲演员蒋珂虽然落败,但这么多人关心、喜爱、传承戏曲,让她高兴不已。

参与本次大会的百人团内,有不少来自中国港台地区和海外的选手,也有藏族、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戏曲爱好者。令人欣慰的是,参赛选手里年轻人占了绝大多数。这些年轻人以85后居多,他们与90后选手一起抢镜《中国戏曲大会》。来自喀麦隆的黑人小伙儿凭借强大的“推理”能力答对多道题目,而6岁的小朋友岳子豪和75岁的老人蒋力,亦让人欣喜和敬佩。

更让人感动的是选手们对戏曲的痴迷。杨蕴璋说戏曲是她的男朋友;殷悦戏称自己再次登台是“二进宫”;相声演员李文利自己虽然当不了戏曲演员,却把女儿李文文培养成了京剧演员,并在现场与女儿对唱了京剧《白毛女》中的唱段。

京剧女老生王珮瑜曾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戏的人,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戏的人。”

希望《中国戏曲大会》掀起的“戏曲热”让更多的人喜爱博大精深的中华戏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