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第三十八章

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复赛是在两天后的黄昏进行,仍然是在那条大街上,我们刘镇仍然是万人空屋,大街上仍然是几万个人头在攒动,只是没有了卡车拖拉机,没有了那些土包子评委,而是在大街的中央搭起了主席台,主席台的上下左右全是广告,大街的两旁也全是广告,从手机广告到旅游广告,从美容广告到泻药广告,从内裤广告到棉被广告,从玩具广告到健身广告……什么广告都有,吃的玩的用的,活人和死人的,外国的和中国的,人需要的和动物需要的。就是绞尽脑汁地想,就像中学生参加高考那样绞尽脑汁地想,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广告漏掉了。李光头和组委会的领导们和评委们坐在主席台上,余拔牙和王冰棍也坐在主席台上,在余拔牙的精心调教下,王冰棍身上的西装也革履了。音乐响起,音乐都是歌星哇哇地在唱,通过高音喇叭哇哇地唱出来,唱两句就得暂停一下,广告响起了,再唱两句又要暂停,一首歌起码要暂停四次以上,他们说这是官方暂停时间,在高音喇叭里唱着的那些着名歌手全成了结巴歌手,暂停的时候高音喇叭就哇哇地叫喊出广告来了。一千个处美人排成两行,在不断暂停的歌声里,在不断喊叫出来的广告里,在主席台前来回走了三次。这次群众被一根绳子隔在外面了,男群众摸不到她们的屁股了,男群众只能用色眯眯的眼睛,用满嘴的下流话,对她们进行摇控性骚扰了。一千个处美人来回走了三次后,太阳就落山了,复赛也就结束了。李光头和领导们和评委们走了,一千个处美人也走了,几万个群众也散了,高音喇叭还在哇哇地叫着广告,一直叫到深更半夜。复赛以后又淘汰了九百个处美人,只剩下一百个进入最后的决赛,决赛将在电影院里进行,这样李光头又可以卖票了,又可以将大把的钞票塞进自己的口袋了。这些天李光头成了三陪先生,陪领导、陪评委、陪客户,陪他们吃、陪他们玩、陪他们欣赏女色。从前威风凛凛的李光头,整天笑脸相迎地陪着,脸上都陪出刘新闻的表情来了。三千个处美人让他看得头晕眼花,剩下一千个处美人时,他头不晕了眼睛仍然花着,最后只有一百个处美人时,李光头心明眼亮了。他把刘新闻叫来,说再不弄几个处美人来睡睡,就没有机会了。他说大赛一结束,这些处美人远走高飞,再想睡觉时,就只能到梦里去和她们睡了。他说剩下的一百个处美人,每个都不错,每个他都有兴趣睡上一觉,可是只有几天时间了,只能优而择优睡之。他说首先看中的是1358号,这个处美人身高差不多190公分,三围突出身材火辣。李光头说他以前睡过身材最高的女人是185公分,这下他要一口气两次打破自己的吉尼斯记录,与他睡过女人的身高记录和从未与处女睡过的记录。刘新闻立刻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约见了1358号,忙得眼睛通红嗓音沙哑的刘新闻已经无力欣赏美女了,可他一见到身材挺拔脸蛋甜美的1358号时,也是砰然心动,他与处美人相处这么久了,也没有发现这个1358号。他心想李光头确实厉害,能从多如牛毛的姑娘里面一眼将她挑选出来,足见李光头睡女人的功夫独树一帜。刘新闻没有在组委会临时租用的办公楼里约见1358号,而是在公司的咖啡厅里,就是那家全中国最黑的黑店,当然是刘新闻代表李光头请客了。刘新闻首先微笑地祝贺1358号进入最后的决赛,然后东拉西扯起来,第一次给人拉皮条的刘新闻显然缺乏经验,他不知道如何把话说在点子上,既不能说明白,又要让对方完全听明白。刘新闻不知道1358号处美人已经不是处女,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她是花了三千元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后千里迢迢赶来参赛的。到了我们刘镇以后,1358号立刻知道这个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是怎么会事了,尤其是进入复赛以后,那些参赛的姑娘纷纷去和评委们睡觉。评委只有十个,想和他们睡觉的处美人成百上千,把那十个评委都睡得面黄肌瘦了。她后悔自己花了三千元去做那个修复手术,她觉得那是杀鸡用牛刀,需要的时候到周游那里去买一片圣女贞德牌或者孟姜女牌的人造处女膜就行了。眼看着其他参赛姑娘用一片片人造处女膜把自己一次次武装成处女,再一次次把那十个评委纷纷搞定时,1358号心里焦急万分,自己重金修复的处女膜至今还无用武之地,那些人造便宜货却在这里横行天下。她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出击了,不能等着评委主动找上来,那十个评委已经被参赛姑娘们睡得晕头转向了,睡得手无缚鸡之力了,都快睡成性废品了。等他们被姑娘们睡成性废品以后,她那怕是下凡的仙女,这些评委就是看她一眼的兴趣也不会有了。这时候刘新闻找她了,她暗暗窃喜,她起先以为是刘新闻在打她的主意,通过这些天的观察,她觉得这个男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新闻发言人,而是一个可以左右大赛结果的人物。所以她在咖啡厅里坐下来后,一直用甜美的笑容看着刘新闻,她从不主动说话,刘新闻说一句,她就答一句,心里却在悄悄地研究着刘新闻所说的每一句话。从刘新闻时明时暗的话里面,她慢慢发现打自己主意的不是对面这个男人,而是这个男人的老板李光头。刘新闻不断地说着李总对她评价很高,她很有希望进入大赛的最后三名,当然她还要加倍努力。可是怎么努力呢?刘新闻笑而不说了,让她心里焦急起来,她只能主动把话题往那方面引导了。当刘新闻刚说完一句李总喜欢她时,她立刻装着害羞的样子接过来说:“李总怎么会喜欢我呢?”刘新闻微微一笑地说:“李总非常喜欢你。”她装出不相信的样子来,她说:“他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刘新闻俯身向前说:“李总今天晚上就要和你好好说话了。”“今天晚上?”她高兴地问,“在哪里?”刘新闻看到她兴奋的样子,缓慢地说:“就在李总家里。”她显得更高兴了,她说自己特别想去参观一下李总的豪宅,然后她问刘新闻,李总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在自己家里举行一个大型活动?刘新闻摇摇头,神秘地笑了笑说:“不是大型的活动,是只有你和李总两个人的小型活动。”她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刘新闻手指敲打着沙发扶手,耐心地等待着她的决定。这时候她拿着手机站起来,说要给她妈妈打个电话,她一边拨着手机号码一边走开去。刘新闻看着她在那里走来走去地和她妈妈说话,当她关了手机走回来时脸上有了欢欣的笑容,她说了一句让刘新闻十分满意的话:“我妈妈同意我去李总家。”这天下午李光头没再当三陪先生,为了储备体能在晚上和1358号处美人进行肉搏大战,李光头一个下午都在家里蒙头大睡。当他醒来时,刘新闻提着一个口袋已经坐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李光头问他口袋里是什么?他不慌不忙地打开口袋,拿出放大镜、望远镜和一台显微镜,告诉李光头:“放大镜和望远镜是买来的,显微镜是从医院借来的。”李光头还是不明白,他问刘新闻:“弄这些来干什么?”刘新闻说:“是为了您观察研究处女膜准备的。”李光头哈哈大笑,他对自己的新闻官十分满意,他拍着刘新闻的肩膀说:“你这个王八蛋真是个人材。”李光头的夸奖让刘新闻精神焕发,他恭维李光头独具慧眼,选中的1358号不仅是个绝色美人,还是个纯洁美人。他告诉李光头,1358号处美人晚上到他家里来,事先还打电话征求她妈妈的同意。李光头点点头称赞1358号的妈妈:“她妈妈是个明白人。”晚上八点整,刘新闻亲自把1358号处美人送到李光头的豪宅,送进李光头的卧室,才转身离去。这时候李光头已经洗过澡了,光屁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看到1358号处美人进来了,李光头心想人家是处女,自己应该像个绅士那样,他关了电视站起来,对着1358号处美人点头哈腰了一下,他想说几句谈情说爱的话,可是这样的话他一句也想不起来,他恼怒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光脑袋说:“他妈的,我不会谈恋爱。”李光头看到1358号处美人羞羞答答地站在那里,心想不要浪费费时间了,还是直截了当吧,他指指卫生间温和地说:“去洗一洗。”1358号处美人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仿佛没有听懂李光头的话,李光头想起来自己刚才忘了说“请”了,他赶紧补上说:“请你去洗一洗。”1358号处美人害怕地问他:“洗什么呀?”“洗澡呀。”李光头说。1358号处美人继续害怕地问他:“为什么要洗澡?”“为什么?”李光头说,“我要看你的……”李光头没有说出后面“处女膜”三个字,他吞口水似的把这三个字使劲吞了回去。1358号处美人继续害怕地问他:“看什么呀?”李光头抓耳挠腮了一会儿,只好实话实说了:“看你的处女膜。”1358号处美人吓得惊叫一声,随即眼泪流了出来,她说:“你怎么这样说话?”“他妈的,”李光头骂了自己一声,又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我李光头只会这样说话。”1358号处美人又害怕又伤心,她哀求地看着李光头说:“你不要对女孩这样说话。”李光头觉得自己确实是太粗暴了,他对1358号处美人鞠躬道歉:“对不起。”1358号处美人仍然站在那里,仍然流着眼泪哀求似的看着李光头,李光头继续道歉,他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和处女相处过,我不知道怎么和处女说话。”1358号处美人擦了擦眼泪后,又拿出了手机,她又说要问问妈妈。她说着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李光头听着她在卫生间里小声说着什么,过一会儿他听到了冲澡的声响,李光头嘿嘿笑了,心想她妈妈同意她的处女膜给他看了,她妈妈帮助他省去了一堆口舌的麻烦,他对自己说:“她妈妈确实是个明白人。”1358号处美人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也像李光头那样穿上睡衣了,她径直爬到了李光头的大床上,趴在了床上,抱着枕头把脸埋了起来。李光头脱了自己的睡衣,光着屁股,捧着放大镜和望远镜还有显微镜,也爬到了大床上。李光头像是掀裙子似的将处美人的睡衣掀了起来,他看到了处美人滚圆饱满的屁股,李光头高兴的对她说:“好屁股。”他先是捧着屁股亲了四口,又咬了四口,把1358号处美人亲得咬得浑身发抖。接下去李光头开始用他的放大镜和望远镜了,他马上发现那个显微镜用不上,就扔到了床下。由于角度太平了,李光头看不见她的处女膜,他就要她翻身过来仰躺着,她抖动着屁股就是不愿意。李光头只好让步,让她把屁股抬起来,她还是抖动着屁股不愿意,李光头不由骂了一句:“他妈的,处女真是麻烦。”李光头心想重赏之下必有烈女,他开始许诺了,他说:“屁股抬起来,我就保证你进入前三名。”1358号处美人仍然抖动着屁股,好像仍然不愿意,不过她的屁股抖动着抬起来了。她的脸埋在枕头里,声音嗡嗡地说:“我妈妈说了,只能看,不能干别的事。”李光头心花怒放地拿起放大镜,看了一会儿,又换成了望远镜,他觉得没有放大镜看得清楚,又重新拿起放大镜。李光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把处女膜看得像自己的手指一样清楚后,再次用上望远镜了,这次他将望远镜反过来拿着看,他发现处女膜一下子变得遥远了,像是雾里看花似的,他是雾里看处女膜,看得他满脸的疑惑,喃喃自语:“这处女膜看上去傻乎乎的,远看近看都看不出个天真烂漫。”1358号处美人仍然声音嗡嗡地问他:“好了没有?”“没有。”李光头说。李光头说着放下望远镜,他没再拿起放大镜,而是干了处美人妈妈不让干的事。他一下子插了进去,将处女膜一下子捅破了。1358号处美人发出了一声尖叫,她一边疼痛地叫着,一边哭着说:“我妈妈不让……”“去你的妈妈。”李光头一边干着,一边快活地对她说:“给你妈妈打电话吧,你现在是冠军啦,你有一百万奖金啦。”1358号处美人的哭声慢慢没有了,疼痛的呻吟声持续不断,她的嘴里仍然不断嗡嗡地叫着:“妈妈,妈妈……”李光头压在她背上干了一会儿后,要求她翻身过来,说要变化一下姿势,她死活不愿意翻身过来。李光头就用力要把她翻过来,她又哭上了,她一边哭一边哀求李光头,说她这是第一次,说她害怕,说她不敢看他。李光头怜香惜玉了,只好继续压在她背上干,他又骂了一声:“处女真他妈的麻烦。”这个晚上李光头把1358号处美人干得死去活来。1358号处美人本来以为干完一次,李光头就会放她走人,没想到李光头不让她走,一个晚上干了她四次。前两次她坚决趴着,坚决不翻身过去。她心想一旦翻身过来,李光头就会看见她腹部的妊娠斑了。后来她又疼又累睡着了,那时李光头也睡着了,她想不到李光头睡着了两个小时后又醒来了,趁着她熟睡时一下子把她翻过来了,干了第三次。就是这一次,李光头看到她肚子上有一些斑纹,她惊醒后看到自己肚子上的妊娠斑被李光头看见了,赶紧翻身过去,李光头只好继续压在她的背上。李光头一边干着一边问她肚子上为什么有斑纹?她一边呻吟着一边说她小时候得过皮肤病。李光头没再问她,她此后再也不敢睡着了,怕她的妊娠斑再次被李光头看见后就会真相大白,她一直抱着枕头趴在床上。李光头干完第三次后又睡着了,她仍然不敢睡。天快亮的时候,李光头干了第四次,还是压在她背上干完的。接下去李光头一口气睡了五个小时,当他醒来时,1358号处美人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里了。送走了1358号处美人,李光头喜气洋洋了两个小时。刘新闻来的时候,李光头的嘴角还挂着笑意,刘新闻很高兴,心想李光头昨晚上一定在床上大放光彩了,他笑眯眯地说:“我刚才见到1358号了,她都瘸着走路了,我想昨晚上李总一定是雄风席卷……”李光头伸出四根手指说:“席卷了她四次。”刘新闻吃了一惊,他也伸出四根手指说:“换成我,四个星期能席卷一次就相当不错了。”“我终于认识处女膜了。”李光头得意地笑了笑,随即有些失落地说,“他妈的处女膜和我想的不一样,一点都不天真烂漫。”李光头指着放大镜和望远镜还有显微镜,继续说:“这个显微镜用不上;这个望远镜要反过来看才有意思,好像隔了条马路偷看对面楼里的处女膜似的;这个放大镜最实用,看起来最清楚。““美中不足的是,”李光头说,“四次全是在她后面干的。”李光头说着突然皱眉了,他想起了1358号处美人肚子上的斑纹,他以前和年轻的母亲们干这种事的时候,在她们的肚子上也见过这样的斑纹。李光头终于明白1358号处美人昨晚上为什么一直趴着,为什么死活都不愿意翻身过来,他突然叫了起来:“他妈的,我上当啦。”刘新闻吓了一跳,眼睛瞪圆了看着李光头,李光头说:“她生过孩子啦,她肚子上有妊娠斑,他妈的,她一定是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他妈的,不是个原装货,是个组装货……”刘新闻看了李光头很久,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非常不安,他说:“对不起,李总,是我的过错,没让您破记录……”“不是你的错,”李光头摆摆手说,“是我自己挑选的人。”接着李光头又宽宏大量地笑了,他说:“这女人的身体真是个好身体,屁股滚圆滚圆,腰细肩宽,两条腿又圆又长,脸蛋也漂亮。怎么说我也算是破了一项身高的记录……”刘新闻向李光头发誓,他立刻去再找一个过来,一定找一个真正的处女,一定要在处美人大赛结束前,让李光头把另一项记录也破了。刘新闻已经知道李光头的口味了,他把进入决赛的处美人仔细研究了一遍,找来了一个身高也在180公分以上的处美人,也是一个屁股滚圆两腿很长的女孩,只是脸蛋没有前一个甜美。刘新闻觉得这个也不错,这个也符合李光头的口味。刘新闻不知道这个864号早就不是原装处女了,甚至连个组装处女都不是,她最多是个散装处女。这个864号为了拿下大赛冠军,已经和六个评委睡过觉了,已经在江湖骗子周游那里买了六次进口的圣女贞德牌人造处女膜了,六次都初夜见红了,六个评委都被她骗了,还都以为自己和一个处女睡了呢。这个864号还不如前面那个1358号,1358号虽然做了处女膜修复术,她起码还是个组装处女,起码将第二次贞操保持住了,一直保持到上了李光头的大床为止。刘新闻派人去找864号时,这个散装处女正在和第七个评委打情骂俏,正准备着将第七个评委拉上床。刘新闻也在咖啡厅和864号见面,这个处美人落落大方的样子让刘新闻很高兴,和1358号假装害羞不一样,864号上来就紧挨着刘新闻坐下,亲热地和刘新闻说话。刘新闻觉得这次轻松多了,这次不需要每句话都拐弯抹角地说,他说话可以变得直接一些了。他上来就说这次大赛发现了一些问题,不是处女的姑娘也来参赛了,而且有些姑娘为了能够最终获奖,竟然去拉拢评委。刘新闻没有点明参赛姑娘和评委睡觉,而是用了“拉拢”这个词。864号听了刘新闻的话以后一阵紧张,她误以为有人到刘新闻那里去检举她和评委睡觉。她情绪激动了,指责有些姑娘自己和评委睡觉以后,又去诬陷其他清白的姑娘。864号说着的时候眼泪都流了下来,她一再声明自己是清白和纯洁的,她说她可以经得起检查,她对刘新闻说:“你带我去医院做检查,或者你亲自检查。”刘新闻想不到这次谈话这么顺利,才说了几句话就这么有深度了,他亲切地笑着对864号说:“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检查是必要的,而且应该由我们李总亲自出马来检查。”864号处美人与刘新闻分手后,立刻去找了江湖骗子周游,当时周游的口袋里只剩下最后一片国产孟姜女牌人造处女膜了。他坐在点心店里正和苏妹说着鸳鸯蝴蝶话。864号处美人在门口向周游使个眼色,周游知道她又需要人造处女膜了,她是周游的老顾客。周游假装没有看见她,继续和苏妹甜言蜜语,864号处美人像是家里着火似的焦急,周游等到苏妹起身去厨房看看时,才慢慢地走到门口,864号处美人急匆匆地向周游要圣女贞德牌,周游摸出了最后那片孟姜女牌说:“没有圣女贞德,只有孟姜女了,这是最后一片了。”864号处美人接过孟姜女牌,递过去钱,骂了一声:“那群婊子。”仍然是晚上八点的时候,刘新闻把864号处美人送进了李光头的卧室。李光头仍然是光屁股穿着睡衣在看电视,864号害羞地站在那里时,李光头仍然不会谈情说爱,他关了电视站起来,倒是先把鞠躬道歉的事做了,然后伸手指着卫生间温和地说:“请你去洗一洗。”864号站着没有动,她说她要先说句话。李光头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心想处女就是麻烦,以后不再搞处女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对付处女的耐心。864号说话了,她滔滔不绝地说了一番如何崇拜李光头的话,说当初在报纸读到有关李光头的报道时,她就告诉自己,要献身的话应该献给李光头这样的男人。说完她就转身进了卫生间。李光头心花怒放,心想这个864号性格开朗,比1358号省事多了,心想早知如此,刚才就不用先鞠躬了。864号在卫生间里洗澡以后,悄悄将人造处女膜放进了xx道。这次她用的是国产的孟姜女牌,她不是为省钱,而是进口的圣女贞德牌已经销售一空了,没办法她只好用国产货了。她穿上睡衣出来时,看到李光头已经脱掉睡衣,光屁股站在那里嘿嘿地笑着。她惊叫一声,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李光头脱了她的睡衣,把她弄到了大床上,这个过程里她始终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李光头拿着放大镜首先照起了她的肚子,怎么照也没有照出妊娠斑来,李光头很高兴,又去照处女膜,处女膜也看清楚了,只是觉得和1358号的处女膜有些不一样。他没有细想,他觉得有些不一样是很正常的事,心想就是同一个女人,两个xx子还有大小呢。李光头拿着放大镜和望远镜兴致勃勃地观察研究时,864号一直捂着脸,不过她的身体倒是扭动起来了,她在床上的模样羞羞答答风情万种,让李光头欢喜无比,让他对科研一下子没兴趣了。他扔了手里的放大镜和望远镜,就扑到了她的身上,她捂着脸的手立刻搂住了李光头的脖子。864号哼哼地呻吟着,李光头呼哧呼哧喘着气,两个人干了一会儿,孟姜女牌人造处女膜不仅没有破,还被李光头弄了出来。周游弄来的假冒伪劣产品差点毁了864号的美好前程。当李光头满脸疑惑地将人造处女膜拿在手里看着时,864号心想完了,她哆嗦着,真正害怕地看着李光头了。李光头弄明白手里是什么东西后,骂了起来:“他妈的,又是个假货。”864号看着李光头满脸怒气地将人造处女膜一扔,她痛哭流涕了,她哀求李光头,让她把事情解释清楚,她正在想着编造什么样的假话时,李光头挥着手,他没兴趣也没耐心听她的解释,李光头对她说:“你他妈的别哭,你他妈的也别解释。既然你不是处女,你就做个荡妇吧,你把我李光头弄高兴了,是个荡妇也能拿到第三名。”864号先是一怔,接着飞快地擦干净眼泪,然后一个翻身将李光头坐在身下了。李光头一惊,心想她那来这么大的力气。她坐在李光头身上干了起来,一边叫着呻吟着,一边扭动着上身,她的上身仿佛扭出了世界上最为淫荡的舞蹈,连李光头这样的老江湖都看得目瞪口呆。在床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李光头,第一次遇上劲敌了,李光头使出浑身解数,864号也使出浑身解数,两个人在床上大战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第二天刘新闻见到李光头时,看他满脸喜色,以为他昨晚上终于遇到真货了。结果李光头告诉他:“还是个假货,是人造的,他妈的都掉出来啦。”李光头说他刚插进去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对刘新闻比喻道:“就像鞋子里有只袜子,脚伸进去怎么都觉得硌着一样。”刘新闻惶恐不安地指责自己,说自己办事不力,刘新闻找了一堆脏话来骂自己,最后又委屈地说:“别的我还可以先替您试试,这个处女我要是先试了,哪怕是个真的也变成个假的了。”李光头摆摆手,他说虽然昨晚上遇到的不是处女,可这个864号弄得他快活似神仙,他说他在女人的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864号这么疯狂的女人,这么崇尚进攻的女人。他说这次真是棋逢对手了,这次真是人生得一性知已足矣。他说两个人你来我往,一个春风吹,一个战鼓擂,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刚刚魔高一尺,另一个马上道高一丈。他说用荡妇去形容她都他妈的太文雅了,她是全世界重量级荡妇中的超级至尊。他说昨天晚上两个人翻来覆去打了一场旷世罕见的肉搏大战,最后是两败俱伤不分胜负。接下去李光头让刘新闻去搞定十个评委,让他们不要评选冠军和季军了,只要评个亚军出来就行了。他说冠军是1358号,季军是864号,虽然两个都不是处女,可两个都上了他的床,他在床上一时高兴都许下诺言了,他拍着自己胸脯说:“我李光头是个一诺千金的人,说出的话从不收回。”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终于在我们刘镇的电影院落下帷幕。刘新闻完成了李光头交待的任务,搞定了十个评委,让1358号拿下冠军,864号拿下了季军。亚军是79号,这个79号是周游的最佳顾客,她不像864号那样睡一个评委买一片人造处女膜,她上来就买了十片圣女贞德牌,然后干净利索地通吃了十个评委。大赛虎头蛇尾,一百个决赛的处美人一天时间就走光了。李光头在公司门前站了一天,和处美人告别,和组委会领导告别,和评委告别。在和1358号握手时,李光头悄悄问她:“孩子多大了?”1358号先是一怔,接着会心地笑了,悄悄说:“两岁。”在和864号握手时,李光头凑到她耳边说:“老子甘拜下风。”十个评委像是老弱病残似的被人扶上了车,十个全部肾虚肾亏,两个发了低烧,三个吃不下东西了,四个说自己的视力大幅度减退,只有一个还像个人样子,自己走上车的,他在和李光头握手告别时还有说话的力气,李光头悄声问这次是不是大饱艳福了?他唉声叹气地说,自己已经不喜欢女人了。大赛结束以后,报纸广播电视的批判声此起彼伏,说这种处美人大赛是封建主义卷土重来,是对女性自信自尊的践踏,等等等等,矛头直指大赛的始作俑者李光头,刘新闻也被捎带着批判了一番。紧接着又曝出了丑闻,一些没有进入前三名的处美人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恶气,纷纷以不公开自己身份的方式,将评委的性索贿和某些处美人的性行贿告知天下。当然最大的丑闻是1358号创造的,处女比赛最后被一个妈妈拿走了冠军,这条消息立刻席卷全国。1358号在对付记者时简直就是一个女李光头,她频频亮相,所有的采访都来者不拒,她承认自己有一个两岁的女儿,但她坚持认为自己仍然是处女,她说自己在精神上永远是一个处女,因为她保持了精神上处女的纯洁性。这个1358号竟然给处女重新下了定义,这个处女新定义立刻引起社会上的广泛讨论,反对者有,支持者也有,讨论来争论去,折腾了足足半年时间。这半年里李光头兴高采烈,和他有关的讨论只要继续,他就一直是一根骨头了。他非常赞赏1358号对处女的重新定义,他对刘新闻说精神是最重要的。李光头为此感慨不已,他说现在的姑娘个个靠不住,他说也就是二十年的时间,社会风气急转直下,二十年前没结婚的姑娘十个里面九个是处女,现在反过来了,十个里面最多一个是处女。话音刚落,李光头立刻反驳自己,说现在十个姑娘里面半个处女都没有了,现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姑娘没有一个是处女,现在只有幼儿园里还有处女,出了幼儿园再去找处女,好比是大海捞针。“可是,”李光头话锋一转,“精神上的处女仍然比比皆是。”接着李光头延伸了1358号处美人的精神论,他知道那些像狗一样扑来扑去的记者会很快忘掉他李光头,可他李光头不在乎,他说:“在精神上,我李光头永远是根骨头。”

记者们像潮水一样涌来,又像潮水一样退走。也就是三个月,李光头交际花似的忙了三个月以后,突然发现没有记者了。虽然前来洽谈合作的人还在断断续续地来到,可是记者没了,李光头立刻闲下来了。前两天李光头如释重负,他说自己终于可以像个人那样睡觉了,他一觉睡了十八个小时,醒来后还说自己没睡够。他的刘新闻一觉睡了十七个小时,醒来了也说没睡够。刘新闻躺在家里的床上,李光头也躺在家里的床上,刘新闻通过电话给李光头朗读了两个小时的处女来信,直到电话那头传来李光头打雷一样的呼噜声,刘新闻才放下处女来信,眼睛一闭也是鼾声四起。李光头和他的刘新闻各自再睡了五个小时,然后两个人眼睛红肿地在公司见面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李光头懒洋洋地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听着刘新闻口干舌燥地朗读着处女来信。虽然处女们的来信仍然像精神海洛因剌激着他,可是记者们突然消声匿迹了,让李光头很不适应,他在听着那些处女们的肺腑之言时开始走神了,他打断刘新闻的朗读,自言自语地说:“这些王八蛋记者为什么集体失踪了?”刘新闻站在李光头的沙发前,他说报纸广播电视的记者就是这么王八蛋,哪里有热点就往哪里扑。就像狗一样,哪里有根骨头就往哪里扑。李光头霍地坐起来说:“难道我李光头已经不是根骨头啦?”刘新闻支支吾吾地说:“李总,您不能这么比喻自己……”李光头重新在沙发里躺下来,满脸惆怅地继续听刘新闻朗读处女信。李光头思绪万千,听着听着突然红光满面地坐起来了,他喊叫了一声:“不行,我还得是根骨头。”源源不断的处女来信让李光头灵机一动,他说要搞一个全国性的处女膜奥林匹克大比赛。刘新闻一听也是两眼放光,接下去李光头滔滔不绝,他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口气说出了二十个王八蛋,他说要让那些王八蛋记者统统像疯狗一样扑回来,要让王八蛋电视直播处女膜比赛,要让王八蛋网络也在网上直播,要让王八蛋赞助商纷纷掏出他们的王八蛋钱,要让王八蛋广告布满大街小巷,要让那些王八蛋漂亮姑娘穿上三点式王八蛋比基尼在大街小巷走来走去,要让我们刘镇所有的王八蛋群众大饱一下王八蛋眼福。他说还要成立一个王八蛋大赛组委会,要找几个王八蛋领导来当王八蛋主任和王八蛋副主任,要找十个王八蛋来当王八蛋评委,说到这里他强调一下,十个评委都要找男王八蛋,不要找女王八蛋。最后他对刘新闻说:“你就是那个王八蛋新闻发言人。”刘新闻手里拿着纸和笔,飞快地记录着李光头的王八蛋指示,等李光头说完了说累了坐到沙发里喘气时,刘新闻说话了,他对李光头的绝妙主意歌功颂德一番,提出自己的两条小小的修改意见,首先他说叫处女膜奥林匹克大比赛有所不妥,是否改成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李光头点点头说:“改得好。”刘新闻说第二条意见,说十个评委都是男性是否也不妥?还是应该有几个女性评委。这条意见李光头没有同意,他摆摆手坚决地说:“不要女的,评比姑娘里面谁漂亮谁不漂亮,还不是我们男人说了算数,要女人进来干什么?”刘新闻沉思片刻,说评委都是男性可能会有负面效应,媒体上会有争论,会有非议,会成为一个话题被人们没完没了地讨论下去。“这样才好呢。”李光头叫了起来,他说,“我就是要他们争论,要他们非议,要他们没完没了地讨论下去,这样我李光头就永远是根骨头啦。”刘新闻办事雷厉风行,第二天就把处美人大赛的新闻稿发出去了。他在办公室里天南地北地打了一天电话后,组委会主任和副主任的领导名单确定下来了,十个评委的名单也确定下来了。李光头也在办公室里五湖四海地打了一天的电话,把那些日子前来洽谈过生意的董事长总裁们的电话统统打遍,确定了赞助商和广告商的名单。最后李光头给陶青县长打了一个电话,把他的宏伟计划向陶青汇报了一番后,说到时候请陶青出面,把城里最宽阔的大街留出来,就在大街上举行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李光头吞着口水说:“到时候会有上千个美女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比赛,他妈的个个都是处女,县里最大的地方也就是电影院,电影院里只有八百个王八蛋座位,光是那些来比赛的美处女都装不下,你我的位置没了,其他领导的位置没了,连评委的位置都没了,我们总不能坐到美处女的大腿上去吧?还有那么多想看美处女的王八蛋群众们,所以只能在王八蛋大街上……”陶青县长欣喜若狂,他说这是刘镇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契机,弄好了全县的GDP都能上去3到5个百分点,他告诉李光头:“你放心,别说是一条大街了,两条、三条都行,所有的大街小巷都给你留出来也行,让全国各地的美处女都来吧,我们有这个接待能力。”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新闻瞬间席卷全国,退潮一样离去的记者们又像涨潮一样回来了,我们的李光头又成为了全中国的一根首席骨头,他的音容笑貌又在报纸广播电视上频频出现。刘新闻跟着水涨船高也出尽了风头,这小子饮水不忘掘井人,他知道要是没有李光头的信任和提拔,那有他今天的人模狗样。所以刘新闻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回答所有的问题都是一句一个“李总”。有记者问:“为什么要举行全国处美人大赛?”刘新闻字正腔圆地回答:“为了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为了让今天的女性更加自爱,自爱后才有真正的自信,同时也为了今天的女性更健康和更卫生,我们李总决定举行首届全国美处女大赛……”记者打断他的话:“你说的更卫生是什么意思?”刘新闻回答:“处女膜对阻挡病菌入侵,保护内生殖系统,维护生育能力,是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我们李总所说的更卫生。”另一个记者问:“你们对参赛选手有什么要求吗?”刘新闻绕口令似的说:“美丽端庄、健康婀娜、气质出众、才韵内敛、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尊老爱幼、清纯忠贞、无性经历……”这个记者继续问:“那些因为运动而处女膜破裂的是否有资格参赛?还有因为被强暴而处女膜破裂的是否也有参赛资格?”刘新闻回答:“我们李总对上述两类女性十分尊重,对此问题他曾经反复斟酌,茶饭不香,睡眠不足,最终为了维护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的纯洁性和权威性,我们李总只好忍痛割爱,他专门要我通过新闻发布会向这样的女性致敬,同时呼吁全国的男性朋友们给她们更多的关爱。”一个女记者说:“你们举行所谓的处美人大赛,其实就是封建主义的男尊女卑,其实就是对女性的歧视。”刘新闻摇摇头说:“我们都是母亲的孩子,我们都热爱敬重母亲,我们的母亲都是女性,所以我们热爱敬重女性。”最后一个记者提问:“处美人大赛的冠军是否会成为你们李总的新娘?”刘新闻笑着回答:“我们李总举行的是选美大赛,不是选妻大赛。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我们李总会爱上某一位处美人,前提是这位处美人也爱上我们李总,爱情是不可预测的。”新闻发布会上了电视,我们刘镇的群众都看到了,刘新闻油头粉面西装革履,回答问题时滴水不漏恰到好处。李光头也看了电视,他对刘新闻的表现十分满意,他说:“这王八蛋确实是个人材。”新闻发布会之后,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就拉开序幕了。大赛分初赛、复赛和决赛,前来参赛的处美人都要她们食宿自理,只有进入决赛的一百名处美人的食宿由大赛组委会承担,这一百名处美人将决出冠军、亚军和季军,奖金分别是一百万、五十万和二十万。大赛组委会将推举获胜的三位处美人进军美国好莱坞,将这三位处美人打造成国际巨星。全国各地的报名信像雪片一样飞来,邮局的邮车又是每天扔一麻袋信件在李光头公司的传达室。全国各地的处女们如此涌跃,本镇本县和邻镇邻县的处女们也不甘示弱,她们也纷纷报名,她们扬言肥水不流外人田,一定要把冠、亚、季三军留在本地,决不让那些外地女子拿走。这些报名参赛的很多已经不是处女了,有的已经结婚,有的已经离婚,有的和一个男人同居着,有的不知道和多少个男人同居过了。她们纷纷去了医院妇产科,纷纷去做处女膜修复术。我们刘镇的群众都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处女膜修复术瞬间风靡全国了。直到一个名叫周游的江湖骗子来到,刘镇的井底之蛙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周游告诉刘镇的群众,现在是处女膜经济时代了,他说这是北京的经济学家说的。刘镇的群众才知道不仅那些前来参赛的女子去做了处女膜修复术,更多的不来参赛的女子被这股潮流引导着,也突然觉得处女膜弥足珍贵了,也去医院做了处女膜修复术。一时间从全国大城市的大医院,到乡村小地方的小卫生院,都纷纷推出处女膜修复术。修复处女膜的广告也是铺天盖地而来,电视上看到了,报纸上看到了,广播里听到了,打开电脑一上网腾地弹出来了;在机场在车站在码头在大街在小巷,一抬头就会看到处女膜修复术的广告。周游告诉刘镇的群众,处女膜修复术已经成为了全中国最为暴利的行业,他说经济学家所说的处女膜经济:“就是从你们这个刘镇起源的。”周游最后说:“所以我来了。”这时候我们刘镇的群众已经感受到什么是处女膜经济了。我们的县医院,我们下面的乡医院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的广告到处张贴,桥栏上,电线杆上,街上的墙壁,公共厕所的墙壁,只要你看得见的地方,全贴着修理处女膜的广告。你睡一觉醒来,在你家的门上贴上了;你好好地吃着午饭,从你家的门缝里塞进来了。你去商场买双鞋,给你一张广告;你去买张电影票,给你一张广告;你进了餐馆拿着菜单看着时,一张广告塞过来,你刚刚点了一道菜“红烧猪蹄”,眨一下眼睛变成了“处女膜修复”,广告盖住了你的菜单。我们刘镇的男女老少都知道处女膜修复术是怎么会事了,他们说:“就是割个双眼皮那样简单。”我们刘镇的孩子像是背诵课文似的说:“手术三十分钟,采用局部麻醉,术后无需休息,不影响正常生活和工作,不影响月经来潮。”我们县医院的广告都做到蹬三轮车的胸前背后了,红色的塑料布上写着黄色的大字,中间挖个洞从头上套进去,像个雨披似的。那些蹬三轮车的男人们每个胸前背后都写着:“还你一个完整的女儿身,修复成功率达100%,手术满意率达99.8%,再次初夜见红率达99.8%。”处女膜经济的突然兴起,给李光头的处美人大赛推波助澜。那些日子一笔笔赞助商和广告商的钱打进了李光头公司的账号,李光头两眼红肿还在不停地打电话,还在邀请新的赞助商广告商加盟,他整天对着话简吼叫,嗓子哑了还在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快快快……”刘新闻更是忙得焦头烂额,说起来他是李光头的王八蛋新闻发言人,可是所有的王八蛋事情他都得干。李光头别的什么都不管,只顾对着话筒像个刽子手似的吼叫,像个乞丐似的到处要钱。刘新闻一个人早就忙不过来了,他每天都在雇用帮手;他的办公室早就不够用了,又借了别人的办公室,后来开脆到外面租了一幢房子,正式挂起了“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组委会”的招牌,为了保密和公正,刘新闻请李光头给县武警中队打了个电话,此后就有两个持枪的武警在组委会门口站岗放哨了。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每人胸前都挂个牌子,上面还有照片,没有那个牌子的人谁也别想进去。我们这个刘镇,李光头出名后别人叫我们李光头镇,现在处美人大赛出名了,别人都叫我们处美人镇了。我们这个处美人镇开始大兴土木,县政府出面把沿街的房屋全部粉刷一新,县政府通过县里的广播电视,通过各级单位下达指示,要求家家户户都把窗玻璃擦得干干净净,要擦到看不见窗玻璃为止;要求家家户户不要再往屋外街上乱扔垃圾了,尤其是大赛开始后,要求家家户户宁可把垃圾藏在床底下,也不能扔到街道上,违者重罚,用猪肉的价格来处罚,谁要是扔了二十斤垃圾,谁就得被罚掉二十斤猪肉的钱。县政府号召全体群众动员起来,要像女人化妆那样把我们这个处美人镇搞得楚楚动人,以亮丽的形象迎接首届全国处美人大赛。然后我们的处美人镇开始张灯结彩了,标语横着挂在大街上,竖着悬在大楼上,那条用来比赛的大街搭起了高高的广告架,李光头通过电话吼叫来的巨大广告一幅一幅出现了。大赛开始前一周,我们这个处美人镇已经人满为患了。首先来到的是记者们,文字记者摄影记者来了一批又一批,电视转播车也开进来了;随后来到的是嘉宾们,都是李光头的赞助商和广告商,还有领导同志们和评委同志们。我们刘镇最豪华的宾馆是李光头开的,他把记者朋友们和嘉宾朋友们全塞了进去,刚好把宾馆塞满。报名的处美人超过了两万,因为食宿自理,最后来到的也有三千。这些处美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我们刘镇所有的宾馆招待所一下子都客满了,原来的双人房改成四人房了,也装不下这么多的处美人。为了维护我们刘镇亮丽的形象,为了不能让那么多的处美人睡在街道上,我们刘镇有些男群众管不住自己的性欲,他们趁着黑暗强暴了几个处美人怎么办?就是不去强暴处美人,趁着黑暗在处美人身上乱摸几把,也会让我们刘镇丢尽面子。县政府号召群众把自己的床让出来给处美人睡,好在这时候是夏天了,群众纷纷响应,很多家庭的男人们都抱着个席子睡到大街上和小巷里,给处美人们腾出睡觉的地方。赵诗人也睡到了大街上,赵诗人一室一厅的房子接待了两个处美人,每个处美人一天要交一百元的住宿费,赵诗人一天就要挣两百元。宋钢和林红的家也是一室一厅,宋钢看到赵诗人每天都能挣两百元,他抱着草席也要睡到了大街上去,他让林红还在屋里睡,不能接待两个处美人,也能接待一个,一天能挣一百元。林红不答应,说宋钢是个病人,不能在大街上睡。宋钢坚持要睡到大街上,林红生气了,说宋钢天天去医院打针治病,眼看着身体好起来了,睡到大街上万一病情加重了,花掉的钱比挣来的肯定多。宋钢不知道李光头已经在接济他们了,林红说治病的钱是父母和亲友给的。宋钢铺上草席已经在赵诗人旁边躺下了,看到林红站在门口气哭了,只好站了起来,卷起草席抱着回到屋子里。那几天宋钢早晨打开屋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赵诗人,赵诗人躺在一根电线杆下伸着懒腰,赵诗人见了宋钢就坐起来滔滔不绝地说,说睡在大街上比睡在家里的床上舒服多了,也凉快多了,还能每天挣两百元。宋钢十分羡慕,他看着赵诗人脸上被蚊子咬得满是红点,他指着赵诗人的脸问:“你的脸怎么了?”赵诗人得意地回答:“青春痘长出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