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中原先吃鸡的是西边先照旧正北,养鸡的历史概述

第一节最早的养鸡史迹在长期的原始社会里,特别在北方,鸡由野生鸡种进化成家禽之一,是否早于南方,这很难肯定。因为古生物学所见的“鸡骨”还不能当作家禽的遗骸。考古学家虽在河北武安县磁山文化遗址发现“家鸡”的跗蹠骨②,说是与原鸡的很相似;河南新郑县裴李岗又有鸡骨出土③,西安半坡村也发掘出零碎的鸡骨④,似乎新石器时代中期的这些文化遗址(距今约六七千年前)已在北方养鸡。但仅就半坡遗址陈列的“鸡骨”而论,只是些肢骨,未见头骨,实在值得怀疑,因鉴定一个禽兽的种,主要应靠颅骨。据说在出土的陶盆内面绘有鸡形,如果是鸡,则鸡的家养似又可信。一说鸡的野生祖先是能飞的,不容易活捉,较难驯养。其实未必尽然,因不能排除把捉到的雏禽加以驯养的可能性,而且例如古埃及已把鹅家养,有金字塔的石刻证明,而野鹅却是能高翔远飞的。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①谢成侠:中国鸡种的历史研究,《中国农史》1984年第1期67—76页(其中印错不少字,今予改正)。②周本雄:河北武安磁山遗址的动物骨骸,《考古学报》1981年第3期339—347页。③新郑文管会等:裴李岗遗址1978年发掘简报,《考古》1979年第3期197—200页。④中国科学院考古所:《西安半坡》,文物出版社1963年版。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从古代文字去推敲,只能追溯到3000多年前。例如殷墟的甲骨文,已有鸡的象形字(如下图)。可决不等于说,在有这原始文字以前的时代就没有家禽。甲骨文金文中还有‘彝’字,考古学家都认为,字形如同双手供奉一只鸡,以后此字变成盛酒器皿(酒尊)的古称,篆文变成[img]uploadpic/20071/200712961480085.jpg[/img],而鸡字更写作[img]uploadpic/20071/200712961485597.jpg[/img]或[img]uploadpic/20071/200712961489709.jpg[/img],渐成今体文字。古篆文又把“奚”和“佳”二字缀合成一字,根据《说文》解释的佳字;“鸟之短尾总名也,象形。”此说有正确的一面,因古代早就把长尾的雉也包括在内;而奚字则是由爪和矣二字上下相迭构成,表示鸡的腿与爪当初是用绳子系着饲养的,怕它飞跑,照这样解释也是符合实际的。这好似表明,三千多年前的鸡虽已被驯养,但还只能说尚在驯化早期阶段。[img]uploadpic/20071/200712961494177.jpg[/img]西汶艺术网[
2 3 4 5 6 <

古希腊最着名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生前,解决很多哲学难题,但对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至死都深感困惑。

好了,本来文并不是要讨论这一话题,因为2017年是农历鸡年,还是聊聊中国人吃鸡问题,到底是北方先吃鸡,还是南方人先吃鸡?

图片 1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个问题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无聊,错了,这是中国家禽发展史上的大事情,也是中国人肉食史上里程碑式事件。

对中国家禽史的研究,是随着考古发现而进步的。中国禽畜考古,其实在1949后以后才真正开始,到1980年代,所发现在新发现的石器时代遗址已有六、七千处,其中被考古发掘的有好几百处。

通过对这些遗址的发掘,不但揭示了中国早期古人的居住遗迹和墓葬,发现了他们生活中的陶器,石器及其它各种物质文化遗存,也获得了大量的动物遗存,最主要是各种哺乳动物的骨骸,其中包括有各种家畜的遗存——里面就有鸡。

图片 2

着名的新石器时代跨越有:陕西西安半坡、宝鸡北首岭、河南三门峡庙底沟、河北武安磁山、山东兖州王因、浙江余姚河姆渡等,都已经过较大规模的系统的考古发掘,获得相当丰富的新石器时代中国家畜信息,为中国禽畜史的研究提供了极好的材料和直接证据。

动物学家周本雄,早在30年前便就新中国考古新发现,对中国新石器时代的家畜进行了科研,本文不少资料源于周先生的研究。

先说北方家鸡的考古发现情况——

中国的南方与北方的分界线,大致以秦岭与淮河为界,以北属北方,包括中原地区、黄河下游和旅大地区,西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目前北方已知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是“磁山·裴李岗文化”,其时代约为公元前5935±480年至5400±100年。

图片 3

这个文化遗址上,全都发现了家养鸡、猪、狗等。

从龙山文化到商代的青铜文化出现以前,在这个较短的时期里,中国北方新石器时代的家养动物种类增加很多,除了鸡、猪、狗外,还有黄牛、水牛、马、山羊、绵羊和猫等九种。

具体到鸡:北方新石器时代已知最早的一些遗址,如裴李岗、磁山和北辛等,均有鸡的遗骸出土。说明家鸡在黄河流域驯化的年代可以早到公元前6000年左右,这是目前国内外已知最早的记录(裴李岗遗址年代为公元前5935±480年)。

中原地区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遗存上,也大都有家鸡的遗骸出土。在西北地区属于马家窑文化的兰州西坡,也有家鸡的遗骨出土。

图片 4

考古专家和中国动物研究专家在整理了上述材料后,得出一个结论:在新石器时代,中国北方饲养家鸡已比较普遍,换句说话,吃鸡肉或吃鸡蛋已是当时中国北方居民的选择。

北方当时养鸡已较普遍,那么南方呢?

南方地区,从地理学上讲,包括长江中、下游地区,闽粤沿海地区、台湾地区和西南地区。

图片 5

南方同样发现了许多新石器时代遗址。已知时代较早的几个新石器时代遗址有桂林甑皮岩和余姚河姆渡(距今6310±100年至6065±120年),这些都有禽畜骨骸出土,如猪、水牛、狗、羊等都已发现了。

其中猪骨在各个南方新原器时代上,是普遍发现,大多具有明显的家猪的体态特征,这说明,当时南方居家养鸡、吃猪肉、用猪来祭祀是很普遍。

而从南方新石器时代遗址上发现的畜禽,最值得一提的是水牛。位于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大源乡境内的“万年仙人洞”遗址,最早年代距离在14000年上下,从中便发现水牛的骸骨,年代稍晚余姚河姆渡遗址上,也出现了水牛骸骨。推测,在距离8000年以前,中国南方人已养水牛了。

南方地区鸡的考古发现情况如何,很遗憾没有北方丰富,不少时代较早的南方新石器时代遗址,则无鸡骸骨出土的正式考古报告记录。

家鸡在南方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中的发现还不多。江西万年仙人洞遗址上发现有鸡骨,但鉴定为似鸡属长骨,没有排除其属于原鸡的可能性。其次,在湖北京山屈家岭和天门石家河发掘报告中,均有家鸡的记录,但所见的是陶鸡,并没有鸡的骨骼遗存出土;在较晚的湖北省枣阳市九连墩遗址出土了明确的鸡骨。云南元谋大墩子的鸡未鉴定到种属,考虑遗址时代比较晚,估计是家鸡的遗存。

看到这里,网友应该对中国南方与北方鸡的发展情况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南方人养鸡要晚于北方人,也就是说,南方人普遍吃鸡和吃鸡蛋的时间,应该晚于北方人。

图片 6

(北大考古学教授王迅用饭店消费后的鸡骨,摆出人类骸骨造型)

如果再往前推,就年代更早的旧石器时代而言,似乎也是北方吃鸡的历史更早。大家都知道的,鸡作为伴随人类文明起源和发展的伙伴,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之一。在北京周口店遗址上,便曾发现鸡类化石。

从公开报告上看,房山周口店第一地点出土的古动物化石种类达100多种,数量最多的是哺乳动物和鸟类,世界罕见。所发现年代最晚的也在一万年以上。

当然,这种的结论请南方网友不要生气,这是目前的发现,也许以后会有新的发现,证明咱中国南方人吃鸡早!事实上,关于家鸡具体的起源和驯化时间,中国学术界其实一直有争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