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恰恰

  你只是恰好,长了我喜欢的模样

走过生活,听过故事,留了些疑问,关于爱情,他究竟该是什么样子呢?

  (一)

女孩子叫智灼,同学们都笑,说她这个名字听着特像智障,她也不在意,莞尔一笑,说由不得她,她爸总说笨一点儿的孩子运气好,老天眷顾,再说勤能补拙,她的爸爸总是希望自己努力一些,坚强一些。

  很多年前,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小三岁的男孩子。那时,单身的自己,和朋友合租在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中。室友谈了恋爱,经常带男朋友回小屋。为了给他俩誊地方,我便经常一个人飘荡在外。就连晚上,都回去的很晚。没事儿的时候,就一个人躲进楼下的一家网吧,听听歌,写写文字。我是一个从来玩儿不了游戏,因此到现在都不玩儿游戏的人。

可是,她倒是确实是够努力够坚强,唯独缺了老天的眷顾,后来,她也说就怨她这名字叫的不好,妈的智障!也算是对她长达4年这分分合合的“爱情”做了总结。

  那时的网吧,总有很多红男绿女,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一支烟在手,仿佛那是耍帅的必备武器,吞云吐雾间,整个人生都显得多了几分飘渺。

男孩子叫杜宇络,听着音特像个女孩子,可是长得是个实实在在的爷们,还是那种特别阳光灿烂型的,那对于智灼来说,毫不夸张就是梦里的白马王子。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总是有人能够长成你喜欢的样子,让你觉得他就是你生命里的唯一。

  还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因为休息而无所事事,便又躲进网吧下载些音乐。中途不知道怎么了,电脑就操作不了了。我站起身,弱弱的喊着网管,麻烦过来帮忙看一下。

智灼喜欢杜宇络,毫不避讳,同学们都知道。十五六岁的年纪,青春刚开始萌芽,朝气蓬勃的热情像夏日里的一抹微风,撩人心弦。

  这时候,一个留着微爆炸头的小男生走过来,对我说:“怎么了,我帮你看看吧。”

智灼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有些懵懂可爱的,但是并不会让人觉得漂亮,她总是笑盈盈的,感觉很亲切。小女孩儿身上总是单纯多一些,我喜欢你,全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她也把对杜宇络的喜欢表现的淋漓尽致。随时随地,只要杜宇络叫她一声,或者只是示意一下,风里雨里欢天喜地的去了,

  他不是网管,他也是来玩儿的,之前偶然看到过几次。

所以,整个高中时代,网吧、酒吧、ktv、酒店都去了个遍,你问她,你喜欢那些地方吗,她只说我喜欢杜宇络。

  “我也不知道,它没反应了。”

杜宇络算是个好学生,单凭成绩而言在整个年级里都是拔尖的,长得又白白净净帅气迷人的,让人会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然后,他一只手扶在椅背上,一只手拿着鼠标,点了几下。随后将放在我椅背的手拿过来,两只手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下,电脑就好了。

可是,在那样的年纪里,男生在长大,在一点点成熟,三年的时间唯独没学会承担,不知道什么叫责任感。

  我小声的道谢,他笑着说“不客气”。转身就回到了原位。

毫无征兆,又似乎顺理成章,听说智灼和杜宇络在一起了。于是,校园里总是能够看到智灼笑的更加灿烂的脸,听见别人嘴里关于他们的在一起。

  后来,不知怎得,他就加了我的QQ,说他已经注意我好久了,能不能做个朋友。我向来是个有点清高的人。除非自己喜欢,我会主动相邀,不怕拒绝。但别人相邀,我着实得看心情,看自己喜不喜欢。

可是,看不到他们相伴相随的身影,看不到男生脸上的甜蜜和宠溺,听不到男生关于他跟谁在一起的话语,甚至当校园里飞起关于他女朋友的流言蜚语时,都听不到一句他对她的揽护之词,像个路人,陌生而决绝。然后,他们还是在一起,智灼依然开心的像个傻瓜。

  我回复他四个字:“小屁孩子”。

关于流言,在这样单纯的校园里,像个炸弹一样,砰的一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智灼是个“随便”的女孩子,她跟男生去网吧,跟男生去酒店,她跟杜宇络没什么关系,她跟好多男生都不清不楚。智灼不在意,她觉得只要杜宇络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只要杜宇络还喜欢自己,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离开网吧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堵我,说:“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我怎么就是小屁孩子了。”

她去网吧,有杜宇络,她去酒店,有杜宇络,她去哪里都有杜宇络,可是她被别的男生亲脸,也有杜宇络。她说,没关系那时的他也在害怕,她只要能保护他,无所谓这些小事情。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盛情”吓了一跳,毕竟,对方是男生嘛。自己一个人,还是胆怯的很。

然而,我们单纯,有的善良,有的却极其险恶。他们肆意践踏一个女孩子的尊严,任意造谣智灼的流言,即使她再坚强,也会承受不住。所以,当遍体凌伤的自己,抱着对这个男生向往的爱情,像一个顶天的支柱时,杜宇络开始介意了,他说受不了她的这些不干不净,受不了她的这些流言蜚语,他不想跟她在一起了。智灼都要崩溃了,她说,她没有,她说所有的一切你都是知道的,她说我只是跟你在一起呀。杜宇络说,他不信。

  我依旧弱弱地抬头看他,清秀的小脸,微微卷翘的头发,但没有染任何夸张的颜色。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轻轻上扬,一副文静的样子,甚是好看。

简单的三个字,突然让一个曾经如此笑靥如花、天真灿烂的女孩子变得不知所措,变得无所适从,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还能怎样让他留在身边。即使男生如此的不屑,她依然觉得他是她此生的挚爱,只要他愿意跟她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可以毫无尊严。

  这世上,不光男人是视觉动物,其实,女人也是。

然而,三年的时间,大家都在长大,开始想象未来。杜宇络的未来似乎注定了要精彩纷呈,可智灼的未来似乎只有杜宇络,她在该学习的年纪,一心一意学着如何讨好杜宇络,在该谋划未来时,想着怎么嫁给他。

  我被眼前这个男孩的容貌气质所动,心中不禁一阵波澜。但我还是想要离开,他却非要问我,为什么说他是小屁孩子。是哦,他个头确实比我高出一截。

所以,高考结束,杜宇络考到了好的大学,智灼的成绩跟她对杜宇络的喜欢成反比,差的一塌糊涂,丝毫没有愿望中的幸运和奇迹。所幸,他们彼此算是分开了。

  (二)

然而,如果能够预料未来,智灼大概也能看到她和杜宇络之间还有1年的分分合合,可是这1年的时光对智灼的伤害简直让所有人都诧异,原来杜宇络尽然这样混蛋!

  他叫郭哲霖,比我小三岁。因为不喜欢读书,所以出来打工。在一家公司当一个小小的业务助理。

大一那一年,智灼发现她对杜宇络的喜欢比自己认为的还要多,就像刻在股子里的罂粟花,这般噬骨吞心。

  认识之后,他总是很乖的叫我一声姐。然后每天在我去上网的时候,就要坐在我旁边。我在,他就在,我走他也走,总是跟着我。那时候,我上半天班,总有半天是闲着的。他就总是来找我,陪我散步,和我上网。他话不多,总是很安静,也比较腼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很乖的样子。后来,他干脆把工作辞了,来到我常去的那家网吧当了网管。

所以,即使通过电话传来的声音冷若冰霜,即使对方时时刻刻将“分手”挂在嘴边,智灼还是千里迢迢的坐着几天的火车来到了杜雨络的学校,在彼此见面的那一刻,看着男生更加成熟俊朗的面孔,智灼都要哭了,有些感伤离别的时光,有些欣喜她爱的人与她近在咫尺。

  他说,他只是喜欢看到我,能够陪着我就觉得很开心。我当时觉得,这孩子真傻。

杜雨络依然一脸的无所谓,倒是多少没了电话里的冰冷,多少见面时露了笑脸。可是也在那一次,智灼进了医院,陪着她的是她高中三年的闺蜜,才知道智灼不是第一次因为杜雨络进医院,这一次的出血也不是最严重的事情,就连打胎都不是第一次。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突然就多了条尾巴,很烦。可慢慢地,时间久了,我竟也习惯了总有个人跟在身后的感觉。他就像我的小跟班儿,只要我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他就会很快出现在我面前。哪怕是心情不好,他也会安静的陪着我,或坐着发呆,或在公园转圈儿。

她的闺蜜在酒店房间里看到面色煞白、身下流血的智灼时,突然愣在了当下,她不敢挪步,她以为在噩梦里才能有这样的情景,然而智灼虚弱的哭声把她揪回了现实,她跑着抱住了智灼,赶忙叫旁边的杜雨络叫车去医院,可是只听到那个男人淡泊的声音说他要去上课了,这课他再逃就要挂科了。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红着脸跟我说,他喜欢上我了,能不能处男女朋友。

这就是最后的相遇和分离。猝不及防又必不可少。我们不知道在他和智灼4年的感情里,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智灼,他不说,智灼也从不说起。

  呵,或许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又或许,他只是恰好长了我喜欢的模样,让我产生了某种错觉。但我对他,始终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和感觉。

自此,杜雨络与智灼之间再没有联系,不管智灼多少次一个人流着泪过完了一夜又一夜,还是放弃一切只身来到杜雨络的学校门口,终是迈不过去那道门了。

  我的拒绝,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就像一阵风,随意的刮过脸颊,却将漂浮的沙子吹进了他清澈的眼眸中,也打疼了他的心,他哭了。

智灼长大了,知道了什么是绝情,什么是不喜欢,什么是回不去,什么是无能为力,现在的她没有任何办法再让杜雨络喜欢她,她只能自己留了这蚀骨吞心的伤痛。

  他流眼泪的样子,特别可爱。一张白白净净、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清澈如水、有着双眼皮儿长睫毛的眼睛,一副文静内敛循规蹈矩的样子,在那眼泪的点缀下,显得楚楚动人。他委屈难过的样子,着实让我心疼了一下。

大二时,杜雨络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叫文静,人如其名,特别白净,话不多,眼睛很大很亮,圆圆的脸带着一副眼镜,扎着马尾,总是低着头。你可能觉得就是一个普通的姑娘,放在人群里未必会吸引你的关注,可是缘分真的很奇妙,她偏长成了杜雨络喜欢的样子。

  但我清醒的知道,我不能再心软下去了,否则,只会让他更加难过。于是,我很理智无情的转身,留下一个背影,让它在眼泪中消融,然后放下。

于是,第一次看到了杜雨络的微信圈里她女朋友的照片;第一次看到他向整个世界宣布:亲爱的生日快乐,今生今世的每一个生日都要陪你过;

  (三)

第一次看到他提到女朋友时浮现在脸上的微笑和腼腆。原来,他是个有感情的人,原来他不是从来就冷若冰霜,原来他的爱情也能把人融化。

  人生,不是所有的转身都意味着绝情,不是所有的绝情都意味着无情。尘缘如水,繁华似梦,梦要醒来,我又有什么办法?或许,他也曾路过我的心;或许,他是真心想要停留,而我,却终是无法收留。

杜雨络对文静的好,从来没有理由。文静说她肚子疼,晚上9点钟,杜雨络打着车带着药在楼下叫她,千万嘱咐她好好吃药,又匆忙回去;

  爱一个人,总难免要赔上眼泪;被一个人爱着,也总是会赚到他的眼泪。这红尘万丈,难免有很多缘分,或深或浅,皆以不同的姿态盛开在你生命的彼岸。或许,花,是色的归宿;林,是鸟的归宿,而我,却终究不是他的归宿。

文静说她好冷,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杜雨络脱了外套就往文静身上套,一个劲儿的说他不冷,他体质特好,然后回去之后就是一顿生病,依然笑脸盈盈的说生病真好,能天天见到文静;文静说她以后要留在父母身边,毕业后,杜雨络放弃家里的舒适,陪着文静在她的城市辛苦奔波;

  如烟的尘世,迷离浩茫,总有那么些人,突然间就闯入了你的视线,回首,竟是一副似曾相识的模样。于是,心情便开始了千回百转,跌宕起伏。对立遥相望,满心旖旎情,却尽在无言中。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你用沉醉的心情,来典当那一袭如水的夜色,换来一份甜腻的心情。那是一个人的清欢。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终究,也只是寂静喜欢,默然守望。

文静说她的父母希望她能找一个有稳定工作的男生结婚,杜雨络二话没说辞了工作,一心一意考公务员;文静说她父母催着她要赶紧结婚,杜雨络跟家里要了钱就在那个城市买房买车,随时恭候文静的大嫁……

  有些感情,从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结果;有些缘分,自相逢,就已注定别离。与其日后两败俱伤,不如此刻,冷漠护身。与其相见,不如怀念。至少回忆在,情分在。

你问杜雨络,文静是你的初恋吗?他斩钉截铁的说是,他认识文静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幸福,什么是辗转难眠,什么是患得患失,什么是无怨无悔,什么是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这才是爱情。如果有来生,一定让我再早些遇见她,让她的生命从一开始就有我。

  其实,或许也会有那么一转念的冲动,想要告诉那个人,我很欣赏你,可否,做个朋友。可坦白有风险,动情需谨慎,最后,却只能相顾无言。

你问智灼,你还喜欢杜雨络吗?她也斩钉截铁的说是,从见他第一面,她就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小心翼翼,什么是心跳加速,什么是幸福。如果有来生,还要让我遇见他,只是这一次不要再让我们那么早相遇,也许长大一些,我会用更好的自己迎接生命的挚爱。

  这一程相逢,不过是一场意外。固然心有千千结,也唯有低头不语任自解。或许,你只是长了我喜欢的模样。

如果有来生,这样花光所有的运气只为遇见你的缘分,还是没有的好,留些运气给生活的其他部分,我们的生命中,不止有爱情。

  是,也不是,但我只能这样说,这样去想起……

我变了 我没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