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个人创作书目在目录学中的地位,中国社会科高校近代史商量所

历史学者在历史著述创作过程中通常面临着两种忧虑:其一为著者与写作主题间的隔离感;其二为作品与读者间的距离感。著者的历史学者身份意识及其所掌握的本体认识论,将是解决此两点忧虑的关键所在。更为重要的是,历史学者亦面临创作过程中的”无声之处”问题,即历史学者没有言表的担心或其他事项、写作中的迂回曲折或使用方法的来回摇摆,以及历史学者的工作程序。这些都需要其他历史学者在阅读时体会,并把这些原则运用于历史著述创作过的过程当中。

从陈思王曹植自订书目算起,到今天个人著述书目已成泱泱大国。各种单独出版的个人著述书目,传记、年谱、研究资料、文集等所附的个人著述书目,数量迅速庞大。但对个人书目的定义、类型划分、历史研究、编制问题以及它在目录学中的地位和作用等问题仍是这一领域亟需研究的课题。本文打算就其定义问题、类型划分、作用来探讨其在目录学中的地位。

历史书写; 《历史三调》; 义和团; 拳民;

一、个人著述书目定义探讨

1、前此关于个人著述书目的定义

在探讨其定义以前,有一个概念需要说明,即个人著述,一般说来,它包括个人著、译、编、校等成果。这里将它的范围稍加扩展,即书法家的书法作品,画家的绘画作品也算卜人著述,这样做,是为了概括所出现的个人书画目录这种特殊情况。

目前所见到的关于个人著述书目的研究有四家。

最早的是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合编的《目录学概论》一书,它的第十一章名为:“个人著述书目”,研究了个人著述书目的定义、作用、编制等问题。其定义是这样的:“个人著述书目也就是个人著述考,……历代作家别集按作品创作年代为序的编年本,一些个人文集附录的编年表,记载学术活动的学谱以及大量作家著述考、著作版本考,均可视为作家著述考”,它“可以全面反映一个学者、作家、科学家的全部著作、翻译与编辑、校阅等方面的著述活动,并提供有关该作者生平事业活动及他人评论此人作品的一切文献。”个人著述书目可分为两种,即按专题内容编排的个人著述研究书目;按年月编排的个人著述编年书目。

1986年10月,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出版了先生所著《新文学资料引论》一书,该书的第五部分是:“目录”,“目录”的第三部分是“作家著述及研究资料目录”,它主要论及个人著述书目的编制。先生将个人著述书目分成三类,分别论述。著译系年目录是“研究作家的最重要资料,编者将某个作家的著作和翻译,全部收齐,按时间顺序编排著录。也有人称为著译目录,还有人称为著译年表”。

著译书目“与系年目录的不同,主要在于著录单位上。系年目录以篇目为单位著录,著译书目则著录成本的书。当然,长篇作品如没有在报刊上发表,直接出版单行本者,系年目录也要著录。”

研究资料目录“能够将有关一个作家的研究著作和文章,全部编成目录”。

之后,是电大教材《目录学》一书,该书也论及个人著述书目的定义、类型、编者等情况,与前述二者不同的是,未论述编制而简要介绍了一下国外的个人著述书目情况。该书所下的定义是:个人著述书目是“为揭示与报导特定人物的全部著作以及关于他的文献信息而编写的书目”。它可以分为个人著述研究书目和个人著述编年书目;按书目收录作者的多少,可分为团体著述目录和某一学派的著述考。

最近的沦述是樵夫著《个人著述书目述略》一文,除对个人著述书目的特点的论述是独创外,其它的论述基本不脱出《目录学概论》与《目录学》二书。

综观各家论述,可以看出他们所论述的个人著述书目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某特定人物,这个人物或者是作家、或者是学者、或者是科学家,但他必定写有著作。

所揭示与报导的是这个人物的全部著作。

除了他的全部著作外,还有“该作者生平事业活动及他人评论此人作品的一切文献”,亦即关于他的“文献信息”。

2、几种特殊情况

我们可以看看以下几种个人著述书目。

冯友兰主要著作目录。本目收冯友兰所著书15种。

李白在安陆十年诗文系年,本系年共录诗文70题。

高邮先生训诂音韵书稿序录。

馆藏老舍先生解放前作品版本目录。

周秦汉魏诸子知见书目。

历代山西人著述目录。

红楼梦书录。

情况表明:个人著述书目有时并非特指某个人,而可能是将有关联的几个人或一个团体、学派等合编在一起;所收有时亦非全部文献,而只是部分文献,这时有某种限制;甚至可以只是作者的某一著作如成名作等等,这种目录多为个人著述及其研究目录。

3、定义

既然出现了一些特殊情况,而上述定义不能概括,那么个人著述书目的定义便需要加以修改。这里特仿先生龙电大教材《目录学》一书中的定义而作如下定义:

个人著述书目是为揭示与报导特定著作者的有关文献及研究其生平、著作等的文献而编写的书目。

本定义与前述定义的不同之处个于,改著作者为特定著作者,这样可以概括个人、多人、团体与学派等情况;改全部文献为有关文献,这样既可以是全邵文献,又可以是主要文献,或者单书。

二、个人著述书目的类型

对某种事物的分类,必须采取一定的标准,标准不同,分类结果亦异。以往的研究,一般只就个人著述书目收录文献情况,分为个人著述研究书目和个人著述编年书目,或个人著译系年目录、著译书目和研究资料目录。并认为“个人著述研究书目按专题内容编排”,“个人著述编年书目按年月编排”。[1]这种说法不免值得商榷,原因在于:

l、个人著译研究书目是收录特定著作文献信息的书目,它有的是按专题内容编排的,且为数很多。如《国外丁玲研究资料编目》收录国外丁玲研究者所著丁玲研究论著,分丁玲研究专著目录,报刊上的丁玲研究论文目录,丁玲作品外文版本前言、后记、作品介绍目录以及其他著作中有关丁玲研究资料目录等四个部分,按亚洲、欧美、苏联东欧三大地区,分别依时间顺序排列。再如《黄仲则研究资料目录分图版、传记、行状、墓志铭、年谱、唱酬、题赠、诗评、评论、综论、题词、序跋、遗迹、故居、墓址、附录等专题。

但也有的是按时间顺序编排,而且为数亦不少。如《周作人研究专著目录索引》收录国内研究专著即按年月从1922年编至1983年。《郁达夫研究资料目录·补遗》按出版时间收录1915—1981年的国内刊评论、介绍郁达夫及其作品的文章及书籍篇目。

上述所举二例见于中国现代作家作品研究资料丛书,这套丛书按作家为单位,收集作家传记及作品研究资料,一般都附有著作目录和研究资料目录。其研究资料目录的排序有三种情况:分类编排,或是分几个类,或按作家作品序列资料;编年排序;无序,即其编排没有规则。

2、个人著述书目中收录作家作品的书目一般称著译书目、著译系年或著述考。有的编年排序,即个人著述编年目录,如《鲁迅著译系年目录》按写作年月排序;《茅盾著译年表》按出版年月排序。

这种类型的书目有些则按类或专题排序,这时暂没有一个确切的名称,只好统称为个人著述书目。如《李季作品分类系年办即以分类命名;《老舍著作目录》分两部分:

专著、文集目录,国外翻译版本自录,《姜亮夫主要著作目录》分五个部分:甲史学之属,乙语言之属,丙楚辞之属,丁敦煌学之属,戎汇辑之属。在《中国当代社会科学家》这套传记丛书中,许多附录的著述书目都是按类或专题编排的,不一一列举。只不过有些书目先按类编排,再按时间顺序编排,有些则不按时间排,这时它们无序。

3、收录个人著作的个人著述书目和收录别人研究该个人生平作品资料的个人著述研究书目有时集于一书。如《红楼梦书录》、《史记书录》、《郭沫若著译及研究资料》等。

因此,将个人著述书目简单地划分为两类是不够的。它可以有很多类型,只要我们有某种标准。从特定著者角度,可以分为:单著者的个人著述书目和多著者的个人著述合目。从文献收录对象看,可分为个人著述书目、个人著述研究书目,个人著述及其研究书目;从文献收录范围来说,可分为个人著述全目,个人著述专题书目;个人著述专题书目又可分为个人著述诗文目,个人书画目,个人编校目,馆藏个人著述目等等;从收录的文献形式来看,可分为个人著述篇目和个人著述书目;从编者角度,可分为自编个人著述目,他编个人著述目,从提要编写情况看,可分为个人著述录目,个人著述提要目录;从编排角度,可分为个人著述编年书目和个人著述专题书目。

所有这些类型都因划分角度不同所致,很明显有不少重复。目前所流行的划分是从文献收录对象考虑的.那么它理所当然只代表一种看法。

三、个人著述书目的作用

在文学、史学、哲学、艺术、自然科学等各领域,都有其创作、研究者,他们留下的著作构成了各自所在领域的文献源,这些文献便成为著述者们在各自领域所走的路的标志,后起著述者正是循路而达新的起点,树立新的里程碑。

那么个人著述书目究竟有什么作用,即它的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其一,个人著述全目以全面反映著者著述为特色,它囊括个人的全部著述,如果将它们编年排序,就能清晰地看出其思想发展脉络,如果分类排序,也可以知道著者在备领域的成就。

《鲁迅著译系年目录》是按写作时间编排的,可以看出,鲁迅开始并非从事杂文创作,而是编译过一些矿产与科幻小说方面的著作,然后发表了小说《狂人日记》,接下来便是小说、散文以及文学研究文著的写作;再往后我们便知道他一生写得最多的还是杂文。

《姜亮夫主要著作目录》分类排序,这样他的著述涉及哪些方面,以及在各方两有些什么成就,望目即知。

一般说来,利用这种目录最好同时利用著者传记、年谱及文集等文献,而且一般说来,许多个人著述书目的编制者同时也是个人传记、年谱、文集编注的编写者,许多传记、年谱等即附有个人著述书目,而且这些传记、年谱本身也介绍著者著作。

其二,个人著述专题书目可以反映著者某一时期或某一领域的全部著作。如《李白安陆十年诗文系年》,《建国十年来毛主席的著作相重要讲话目录》,《王国维诗学著述系年》、《茅盾二十七篇童话编目》等。

其三,个人著述研究书目收录研究著者的全部文献,可以看出著者在其时代的地位、影响。对显著人物,因研究多,关于他的研究书目自然也就与研究少者不一样。比如鲁迅,作为现代文豪,关于他的研究文章层出不穷,关于他的研究书目亦日见其增,且一般部头较大。如1958年沈鹏年编之《鲁迅研究资料编目》,扬州师范学院编之《鲁迅研究资料编目索引》,后续编1975年部分;北京图书馆、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合编之《鲁迅研究资料索引》,有上下两册,后又出续编;等等。可以说,无人可以与鲁迅相比。

其四,利用个人著述书目可以作一些考证、辨伪等方面的工作。在《晋书·曹志传》里载有曹植手作著述目录。这份目录,在今天已见不到了,而且历代史志私录也不见著录,可见当时并不重视这样一份目录,尽管它曾起过不少的作用。当时曹志的族父曹简作了一篇《六代论》,由于曹植文名高昭,故昌其名行世。当然他也许没有想到曹植自己会留下一份自著目录,否则当晋武帝司马炎问起这回事的时候,也就不会露馅。[2]

南北朝时代是一个昌替的时代,当时很多人写了文章都安上古人的名字,以使之流传更快更广更久。譬如旧题东方朔撰之《神异径》、《十洲记》,旧题班固撰之《汉武故事》、《汉武帝内传》,旧题郭宪撰之《洞冥记》、旧题刘歆撰之《西京杂记》、旧题伶云撰之《飞燕外传》之类,均为这时产生。如果东方朔、班固等人有一份著述目录,就不会有后世的许多麻烦产生。

四、个人著述书目在目录学中的地位

司马迁写《史记》的时候,便以一个一个的人为中心,展开他的叙述。实际上人总是生活的主体,研究一个人,总是以他的生活和思想为出发点和归宿。而个人著述正是他灵魂轨迹的记录。

有关个人的文献,基本上以传记、年谱和个人著述书目三种为主,对于一个著述人物,后者更是不可或缺。当然如果不是著述人物,后者也就不存在。比如朱元璋,仅仅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引起我们注意。再如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毕升,根本没有著述,也就不存在编著述书目的问题。

而一个著述人物就不同了。著述一般说来反映了著者的思想,研究他们如果不考察其著述就如同研究政治人物而不考察其活动。编制个人著述书目是研究个人著述并进而探讨其思想发生发展的基本功夫,我们只有全而地把握个人著述,才能全面地了解其思想。

目录学从其草创之初便十分重视学派情况,《七略》即有诸子略。章学诚说,“古人最重家学。叙刊一家之书,凡有涉此一家之学者,无不穷源至委,竟其流别,所谓著作之标准,群言之折衷也。”[3]个人无疑是“家”之核心与组成。从这方面说,个人著述书目无疑开创了目录的一个流别,成为目录学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另外,编制个人著述书目是资米卜五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资料工作是科学研究的基础工作,这在现在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常识。目录学是目录工作实践经验的概括和总结。资料工作主要也就是目录工作,目录学主要研究文献资料的收集,整理、编目和传递,它以文献资料在最需要它的时间、地点和读者手中得到先分的利用为目的。[4]实际上,文献总是个人创作的,这使得个人著述在文献资料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么编制个人著述书目便理所应当地成为目录工作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部分。

早在东汉末年,便有别集出现。至宋代,更开始了年谱编制工作,著者的生平、交游、著述等都成为年谱编制的重要内容。不过真正说得上重视个人著述的还是清末以后,这时年谱所附之著述目、个人著述致、诗谱等竟相出现,使得这时的个人著述书目编制工作出现了一个高潮。

虽然如此,今天我们对个人著述书目这种形式的目录的研究是很不够的,其原因很可能是我们没予以足够的重视,这从这方而的研究者如此之少便可看出。笔者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起某种作用,以使目录学研究工作者和个人著述书目编制者们能够花上一点时间在个人著述书目的研究上。

引用文献

[1]武汉大学、北京大学合编《目录学概论》P247中华书局1982年3月

[2]《晋书·曹志传》

[3]章学诚著《校雠通义》

[4]同[1]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