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北宋着名词人柳永的故事,与欧阳修的

柳永是北宋时期著名词人,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也是后世人钦佩的才子。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他的“愁云恨雨两牵萦,新春残腊相催逼。”至今仍为人所传唱。
他是一个矛盾的人物,他有功名用世之志,但是最终让他青史留名的却是抒发郁闷与情感的词作。他在科举上的悲剧与词作的受人推崇,留下了许多的轶事趣闻。其中最为著名的应当是“奉旨填词”了。
柳永希望通过科举考试进而踏上仕途,但是却遭遇了一次次失败。失败之后,柳永最好作词来抒发自己的心情。当时柳永的词作流传度很广,为世人所熟知。仁宗早年之时亦好词,自然也听过柳永的词作。不过仁宗继位之后喜好儒雅风格,而柳永的词作却大多艳丽,所以不为仁宗所喜。及进士放榜时,仁宗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说:“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
此后每每有人推荐柳永,仁宗都暗自压下,只说让柳永“且去填词”。这才有了“奉圣旨填词柳三变”之说。
白衣卿相
柳永官宦世家出身,自幼就有功名抱负,不过可惜的是却在科举考试上连连受挫,未能登科进第。后来还是因为圣上隆恩,才得以暮年及第,最终却也转官落魄,止步于屯田员外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柳永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以毕生精力作词,并在词中以“白衣卿相”自诩。此后柳永便有了白衣卿相的称呼。
柳永自幼出生官宦世家,接受的是正统的儒家教育,深受儒家思想的系统训练,养成功名用世之志。等到后来离家,路过江浙一带,见到靡靡之音和世俗繁华之后,浪漫而放荡不羁的性格便显露出来。青楼烟花之地,竟成了他常去之地,不愿离开。等到后来科举落第之后,更是沉溺烟花巷陌,都市的繁华、歌伎的多情,给了柳永精神上的慰藉。
柳永时常出入烟花之地,与歌姬名妓交流,常常作词以赠。当时的名妓殊丽都以得其词作相赠为傲,所以柳永的词作多为艳丽曲风。最著名的便是,他曾作四首词,分别赠“四娘”,一时传为佳话。
可以说歌妓激发了柳永的创作热情,满足了他的情感追求,同时也宣扬其词作,为其奠定了文学地位。
《凤栖梧》柳永
伫立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欧阳修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离愁,黯黯生天际。草色山光残照里。无人会得凭阑意。
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饮还无味。衣带渐宽都不悔。况伊销得人憔悴。
观这两首词,是不是觉得很相似。这两首词分属不同的人,却如此相似,放在今日就是抄袭。柳永和欧阳修两人都是北宋文学界响当当的人物,都拥有极高的才情。但是偏偏两人的词作却有如此高的相似处,这就引得后世人争论不休。长期以来,到底谁是原创,一直都备受争议。
从各种典籍与名人评判来看,最为人所接受的说法便是,此词实为柳永一人所作,可能后来经过了一定的改变。而欧阳修则不是词作的作者,只是将词作收录而已,但是后世人却因此误以为是他所作,这才有了谁才是原作者的争议。

导读:柳永是北宋时期着名词人,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也是后世人钦佩的才子。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是北宋时期着名词人,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也是后世人钦佩的才子。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的“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他的“愁云恨雨两牵萦,新春残腊相催逼。”至今仍为人所传唱。他是一个矛盾的人物,他有功名用世之志,但是最终让他青史留名的却是抒发郁闷与情感的词作。他在科举上的悲剧与词作的受人推崇,留下了许多的轶事趣闻。其中最为着名的应当是“奉旨填词”了。柳永希望通过科举考试进而踏上仕途,但是却遭遇了一次次失败。失败之后,柳永最好作词来抒发自己的心情。当时柳永的词作流传度很广,为世人所熟知。仁宗早年之时亦好词,自然也听过柳永的词作。不过仁宗继位之后喜好儒雅风格,而柳永的词作却大多艳丽,所以不为仁宗所喜。及进士放榜时,仁宗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说:“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此后每每有人推荐柳永,仁宗都暗自压下,只说让柳永“且去填词”。这才有了“奉圣旨填词柳三变”之说。白衣卿相图片 1柳永官宦世家出身,自幼就有功名抱负,不过可惜的是却在科举考试上连连受挫,未能登科进第。后来还是因为圣上隆恩,才得以暮年及第,最终却也转官落魄,止步于屯田员外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柳永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以毕生精力作词,并在词中以“白衣卿相”自诩。此后柳永便有了白衣卿相的称呼。柳永自幼出生官宦世家,接受的是正统的儒家教育,深受儒家思想的系统训练,养成功名用世之志。等到后来离家,路过江浙一带,见到靡靡之音和世俗繁华之后,浪漫而放荡不羁的性格便显露出来。青楼烟花之地,竟成了他常去之地,不愿离开。等到后来科举落第之后,更是沉溺烟花巷陌,都市的繁华、歌伎的多情,给了柳永精神上的慰藉。柳永时常出入烟花之地,与歌姬名妓交流,常常作词以赠。当时的名妓殊丽都以得其词作相赠为傲,所以柳永的词作多为艳丽曲风。最着名的便是,他曾作四首词,分别赠“四娘”,一时传为佳话。可以说歌妓激发了柳永的创作热情,满足了他的情感追求,同时也宣扬其词作,为其奠定了文学地位。《凤栖梧》柳永伫立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蝶恋花》欧阳修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离愁,黯黯生天际。草色山光残照里。无人会得凭阑意。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饮还无味。衣带渐宽都不悔。况伊销得人憔悴。观这两首词,是不是觉得很相似。这两首词分属不同的人,却如此相似,放在今日就是抄袭。柳永和欧阳修两人都是北宋文学界响当当的人物,都拥有极高的才情。但是偏偏两人的词作却有如此高的相似处,这就引得后世人争论不休。长期以来,到底谁是原创,一直都备受争议。从各种典籍与名人评判来看,最为人所接受的说法便是,此词实为柳永一人所作,可能后来经过了一定的改变。而欧阳修则不是词作的作者,只是将词作收录而已,但是后世人却因此误以为是他所作,这才有了谁才是原作者的争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