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渗透与新独断论,库恩的儿童和青少年认知发展的分析

当然,知觉与信念是共同点的。一个显见的共同点是,它们都能向我们提供关于世界的信息,因而都有表征内容。如果所携带的信息反映了情况所是,我们就说它们的内容是准确的。一个外部条件,例如那儿有一棵树,可同时使得知觉经验和知觉信念的内容是准确的。在此意义,我们说它们具有相同内容。一般认为,信念内容是概念的。给定相同内容假定,我们可推知,知觉内容也是概念的。称此观点为概念论。概念论是个有争议的论题。[5]不过,就独断论对认知渗透的处置而言,它并非是必需的。也就是说,接下来的讨论并不依赖于概念论。

内容提要: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是大众认识论和个人认识论的重要研究内容。在这方面,美国心理学教授迪安娜·库恩做了大量的工作。从心理学哲学的视角出发,对库恩关于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理论进行整理和综述。并对她的主要观点,即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的科学家,科学思维发展起源,元认知发展,认识论的理解和智力价值的发展,超越变量的控制,达到成熟的科学思维等方面的研究,给予理论的分析,阐述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过程。并指出她的理论优点和不足之处,提出日后研究的展望。

以上区别说明了什么呢?不同哲学家有不同的见解。一些人,例如柏拉图、洛克、休谟,把初看起来的区别当成是实质性的;另一些人,例如里德(Thomas
Reid)和阿姆斯特朗(David
Armstrong),则认为初看起来的区别只不过是表面现象。阿姆斯特朗认为,知觉经验本质上就是信念。此观点又被称为信念论。对信念论来说,认知渗透是一个平凡事实。原因很简单,如果知觉经验本质上是信念,而信念又是可以相互影响的,那么信念就可以影响知觉经验。一些信念论者将认知渗透看作是其理论的一个推论,认为它的存在为他们的理论提供了最佳解释推理意义上的支持。但是,认知渗透的支持者不必是信念论者。事实上,绝大部分人都不是。

作者简介:汤治成,男,广东广州增城人,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与认知科学,E-mail:tzc0206@163.com。广州
510257

关键词:知觉辩护/认知渗透/新独断论/知觉经验/Perceptual
justification/Cognitive penetration/New dogmatism/Perceptual experience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73期

Cognitive penetration is the phenomenon that cognition sometimes exerts
top-down effects on perception.It seems that cognitive penetration poses
a threat to perceptual justification.Taking dogmatism as a
paradigm,Susanna Siegel has argued that the threat cognitive penetration
posed to perceptual justification is intractable.This paper shows that
the reason why dogmatism is taken to be unable to give an adequate
account of cognitive penetration is that it was thought to be
epistemological phenomenalism.But if we reject epistemological
phenomenalism and come to endorse a new version,that is,new
dogmatism,then the threat pose by cognitive penetration dissolves.The
conclusion,hence,is that cognitive penetration is not a threat to new
dogmatism.On the contrary,it shows that new dogmatism is adequate.

关键词:大众认识论/个人认识论/儿童认知/青少年认知/科学认知/Mass
epistemology/Personal epistemology/Children’s cognition/Adolescent’s
cognition/Scientific cognition

至此,我以信念为例说明了作为渗透者的认知状态和作为被渗透者的知觉经验之间的区别。对欲望和情绪状态,我们也可以做类似处理,但这不是本文的任务。

但是库恩却不完全同意这种隐喻,她认为这个隐喻会从根本上产生误导。在概念化科学思维方法的发展框架中,库恩围绕着渐进分化和协调的理论和证据,运用“科学思维如同科学认知”的观点,分析了科学思维和日常思维的区别。她认为儿童和外行人可以具有科学家的思维方式,至少与科学家的思维有相似点,因而她专注于研究隐喻科学家。库恩探讨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比喻,可能采取正反不同的意义,虽然它可能是有用的。就某种意义来说,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在另一种意义上可能是从根本上误导。([2],p.674)

内容提要:认知渗透指的是这样一种现象,认知状态有时会反过来影响知觉经验。认知渗透似乎对知觉辩护构成了威胁。西格尔以独断论为例,说明了认知渗透是如何给知觉辩护带来问题的。她的结论是,独断论无法应对来自认知渗透的挑战。本文表明,独断论之所以会面临认知渗透的问题,是因为它被理解为承诺了认识论的现象主义,即知觉经验可单凭它的现象特征提供辩护。但新独断论抛弃认识论的现象主义,因而不会有认知渗透的问题。相反,认知渗透恰好表明,新独断论是适切的。

“儿童和外行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已得到很多心理学家和哲学家的广泛认可。尼斯贝特和罗斯(R.Nisbett
&
L.Ross)认为:如同科学家探索环境和构建作为认知基础的模型,并建立和修正模型而获得认知一样,外行人使自己的直觉观念形成模型数据或构建精神模型。[1]

要讨论认知渗透,首先就要清楚什么是渗透者和被渗透者。仅说渗透者为认知状态,被渗透者为知觉状态,这是不够的。至少,我们应能对它们做出表面上的区分。实际上,表面上的区分很早就有人注意到了。柏拉图指出,知觉是被动的,它总是与特定的身体器官联系在一起,是人与动物所共有的理性之外的东西。[2]认知则是理性面向理念时所表现出来的主动官能。柏拉图的区分得到了经验论与唯理论的继承与发展,但它并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因为我们不再抽象地谈论理性。我们今天所说的认知指的是记忆、学习、思考、决定、推理与语言表达等心理事件所涉及的信息转换过程。认知的基本功能是帮助认知者获得知识,为他们开展行动提供依据。按照这样的理解,认知状态典型地包括信念和欲望。实际上,情绪也经常被提及。

On Deanna Kuhn’s Account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作者简介:王华平,男,湖北通山人,山东大学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为心灵哲学,认知科学哲学,知识论。E-mail:waguter@gmail.com。济南
250100

如果要修订认知发展的理论,应该了解一下认知是如何发生的。认知过程对检验“儿童和外行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意味着什么,是很值得思考的。儿童与外行人在认知过程中是否与科学家一样探索世界,取决于研究所产生的解释数据是否会体现他们的心智模式,是否具有可比性。([2],p.675)心理学家凯里也认为:儿童的认识机制是存在变化的,不存在确凿的证据证明儿童具有直觉科学家的思维,儿童时期的观念也很容易发生转变。[3]实际上,科学思维的过程和结果都表明,儿童、外行人以及科学家会显著不同,这种直觉思维过程是一种第二感的思考,而不是科学现象。因此,“儿童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是一种误导。

认知渗透指的是这样一种现象,认知状态有时会反过来影响知觉经验。这种影响似乎对知觉辩护构成了威胁。知觉经验之所以能为知觉信念提供辩护,是因为它反映了世界的所是;藉由它,我们能够检验自己的信念是否符合世界。在此意义上,经验构成一个法庭,对思想与实在的相关性做出裁决。但是,如果经验反映的实际上是认知者自身的认知状态,它所给出的检验结果就不是思想与实在的相关性,而是认知状态之间的符合关系。如此一来,经验法庭就垮掉了,知觉辩护也就沦为内部游戏。在一篇广为引用的文章中,西格尔(Susanna
Siegel)以“简单而又流行”的独断论(dogmatism)为例,说明了认知渗透是如何给知觉辩护带来问题的。结论是,独断论无法应对来自认知渗透的挑战。[1]

从某种意义上说,“儿童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或许是相对科学的理解。最近的研究描述了儿童和科学家获得理解及心智模式的修正。不过,这种隐喻无论在心智模式上还是在合作转换后的新证据方面,都有显著的反例,即儿童与外行人不同于科学家。在这个意义上,“儿童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可能会从根本上产生误导。在一些非常基本的方面,儿童与科学家行为不一样。儿童、外行人和科学家之间的差异在科学思维的过程中可以设想发展框架。研究人员描述了如何重新研究以支持建议的框架,其中一个的连续发展被设想为反映理论和证据的不分化,排除了两者之间的差异关系。问题的假设和证据的空间存在作为某个单一的、未分化的整体。理论和证据是兼容的,两者融为单一的“事物本质”。但它们是有差异的,无论是否调整理论——一般不承认已经这样做了——或调整证据,乃至于直接忽略它,或者使它加入某个选择性的扭曲方式。([2],p.687)

一、必要交待

一、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的科学家

Cognitive Penetration and New Dogmatism

认知活动是生成知识的重要因素,它涉及到作为主体的人与社会、环境以及教育习得的复杂过程。近年来,很多心理学家和哲学家在此领域里深入研究,取得了很多成果。美国心理学教授迪安娜·库恩(Deanna
Kuhn)对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进行了长期的研究,阐述了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发展过程。她深入研究“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理论,以及科学思维发展起源、元认知发展、认识论的理解和智力价值的发展、超越控制的变量以达到成熟的科学思维等观点。这些研究丰富了大众认识论和个人认识论。

标题注释:山东大学创新团队项目(项目编号:11090077612021)。

库恩认为科学的核心思想是理论和证据的协调,基础科学要求科学理论与实际证据存在对应关系,或能被潜在地证伪,这些都是可以评估的。当前的心理学理论认为,科学知识和观念的变化已经清楚地说明了“儿童如同直觉科学家”的隐喻,直觉科学家的隐喻是用来描绘儿童的科学理论和构造,以及科学思维观。但研究认知理论的心理学家和教育工作者有大量证据表明,儿童和外行人的直觉概念通常容易被误解。

下面以信念为例来说明认知状态与知觉经验的区别。信念不同于知觉。首先是认知控制的不同。知觉经验不受我们直接控制。在穆勒—莱耶尔错觉中,即使我们知道两条线段是一样长的,它们看来也仍然是一长一短。所以说经验是被动的。信念则是主动的。我们经常主动地调整自己的信念,比如根据专家的意见改变自己的想法,或因为某事摈弃某个信念。正是由于信念具有主动性,所以它可用于推理和思虑。当一个信念受到了其他心理状态很好支持时,我们说它是合理的。但我们不能在这种意义上说知觉经验是合理的,因为知觉经验的合理性在于它是否准确地表征了外部世界。其次,知觉经验与信念对对象的要求不同。知觉经验与信念都可为我们提供周围环境的信息。但知觉经验的对象具有环境相关性。只有当环境中的事物与知觉发生接触时,我们才能感知到它。信念则无此要求。一个远在天边的物体,也可以成为我信念的对象。

尽管儿童所显示的科学思想与外行人乃至科学家不同,但也许概念化的发展差异框架的研究还是有用的。库恩认为,当理论和证据都在相互冲突时,调整证据以适合理论或者调整理论以适合证据都是可行的方法。假如相同的证据解释并不看好某个被偏好的理论,这就表明尚没有充分的证据,从理论本身看,它也并不保留自己的本质含义和理论范围,或考虑贝叶斯统计模型的结果,以及在不同的情况下区别对待相同证据的信念。假设“隐喻”的概念就是选择、调整和评价证据时需要考虑的信念,那么很多“儿童如同直觉科学家”的实验数据仍不规范,有些解释需要重建数据。所以“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观点是不正确的。

在这里,我们无需卷入信念论与非信念论之争,只需承认知觉与信念存在初看起来的区别就可以了。这是个几乎没有争议的主张。在初看起来的意义上,知觉信念是与由知觉经验产生的另一种心理状态。例如我看到一棵树,找的视觉让我处于那儿有一棵树的经验状态;由此,我产生一个信念,即那儿有一棵树。这个信念即知觉信念,它在我关于树的知觉经验消失后也可保持。

The cognitiv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s an important
research in the mass and personal epistemology.In this field,Professor
Deanna Kuhn has done a lot of works.From the philosophy of
psychology,this essay makes reviews on Deanna Kuhn’s theory of cognitiv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And it also criticizes her major
points,such as children and adults as intuitive scientists,developmental
origins of scientific thinking,and metacognitive development beyond the
control of variables in order to achieve skilled scientific thinking.In
this paper,I point out her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in the
theory,and give out bright prospects of studying in the future.

我将论证,恰当版本的独断论完全可以应对认知渗透所带来的挑战。我的论证将沿如下方式展开:第一节将对相关背景知识和重要概念作必要交待;第二节对认知渗透做出界定,并给出一个真正的例子;第三节分析认知渗透是如何威胁独断论的;第四节给出一个恰当版本的独断论,并说明它是如何消除威胁的。我的结论是,认知渗透并不妨碍知觉辩护。

库恩从证据与理论的不协调方面对心理学家支持“儿童和成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实验提出了质疑,并最终否定了这一理论。我认为她的反对意见不很合理,这种完全否定的观点并没有很强的说服力。从生物还原主义的视角来看,儿童、外行人和科学家都是同一物种,心理模块形成的过程会有很大的相似性。依据这种“相似性”,则“儿童和外行人如同直觉科学家”的理论也有可能得到支持的辩护。

知觉与信念最明显的区别当属现象学上的。拥有一种知觉经验,认知者会有一种“像是什么”(what
it is like to
be)的感觉。[3]例如,你看到一棵树,你会有一种像树叶那般酽绿的感觉。这种感觉标识了现象学上的性质,称为现象特征。现象特征所带来的感受通常是强烈的。日出的美丽、花朵的鲜艳、鱼儿的悠溶,这一切在我们看来是那么的真切。当然,我们也可以想象上述情景,但其中的细节却模糊起来。想象,尤其是思想,缺乏经验那般鲜明的现象特征。具有一个信念,就像麦金(Colin
McGinn)所说,“像是什么的东西好像是滤净了一样”[4]。

标题注释: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认知哲学研究”(项目批准号:13JZD004)。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88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