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浦国际网址网络文学成长需要跳出想象触及现实,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量质双升

获得“2019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的《旷世烟火》、获得“2019年度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重点作品扶持”的《无字江山》《第二次初婚》,这3部作品都出版自连尚文学旗下的逐浪网,也参加了“首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这体现了网站对现实题材的重视,出现一批优秀现实题材作品一定不是偶然的,而是有长时间积累的。”

连尚文学总编辑张金国表示:“在精品战略推动下,连尚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呈现整体性崛起,作品数量迅速增长、思想内涵不断深化、艺术水准明显提升。我们将继续引导旗下编辑和作者深入生活、修炼内功,打造更多更好的现实题材精品。”

近日,连尚文学又在京举行了优秀现实题材作品研讨会。专家们除了对几部获奖作品提出指导意见外,还对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的意义、如何重塑网络文学生态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为了更好地发挥优秀作品的示范性作用,引导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7月21日,由连尚文学主办的“优秀现实题材作品研讨会”在北京涵芬楼书店举行。与会学者、作家表示,如今现实题材作品在网络文学中的比重和质量都稳步提高,体现了网络文学作家的使命感、责任感。

作者要在学习中成长

“这三部作品写华夏远古文明、写70年光辉成就、写新时代青春奋斗,内容扎实,手法娴熟,不仅是连尚文学的新收获,也体现了行业的创作趋势和新特点。”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表示,在创作中遇到瓶颈并不是坏事,它提醒网络文学作家要向经典学习、向优秀的同行学习,更重要的是向生活学习。

任何主题都要向精品努力

“网络文学要表达现实经验、触及现实问题。”何弘认为,每个时代都有最具代表性的主流文学样式,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而网络文学应该成为网络时代具有代表性的主流文学样式。“要想实现这个目标,网络文学需要对这个时代的经验、价值和现实问题作出回答。”

“其实,创作的迷茫并不是坏事,它提醒我们,要向经典学习,向优秀的同行学习,更重要的是向生活学习。”对于肖惊鸿的这一观点,王祥也非常赞同。王祥认为,要走通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这条路,关键是要在创作中强调读者情感体验效应。

从模式化的表达中跳出来

而对于如何做好思想的引导,何弘的观点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代表性的主流文学样式,正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而网络文学应该成为网络时代的文学样式。想实现这个目标,网络文学就需要对这个时代的经验、价值,对现实问题做出回答。”因此,现实题材的文学作品就显得意义重大。

触及时代价值和现实问题

8月刚刚发布的《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国内主流平台上的现实题材作品已超过六成,同比增长24%。在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作品推介中,现实题材占比达到79.2%。

“网络文学进入新时代,也进入了发展拐点,原创比任何时候都重要。曾经的网络文学大IP,是以有新意的故事取胜,好故事的含金量超出想象,特别是对现实题材创作而言,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根本遵循。”肖惊鸿说,进入新时代,网络文学既要有现实主义精神关照,更要孕育指向未来的理想光芒。书写人民的幸福、书写民族的复兴,正是网络文学描绘中国梦的要义。

事实上,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已经作为通俗文学的样式以类型化创作获得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和从民间到主流的社会认可。当下,正是网络文学生态重塑的时候。科技的迅猛发展,让文学形态产生了革命性的改变。网络让新的文学类型诞生并发扬光大。二三十年的网络文学走到今天,又到了一个拐点。在肖惊鸿看来,原创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曾有的网络文学大IP,也是以有新意的故事取胜,好故事的含金量超出我们的想象。特别是,对于现实题材创作而言,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根本遵循。

受限于创作模式,很多网络文学作品在语言运用、表达方式上还存在不少粗糙之处,但网络文学刚出现时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读者?何弘认为,当时的网络文学在表达上体现出的鲜活、生动、幽默,远超过传统文学,所以一下子抓住了很多读者;而如今一些网络文学失去了对语言的追求,也丢掉了最初的鲜活精神。“只有从僵化、模式化、概念化的表达中跳出来,才能出精品,才会有读者。”何弘说。

目前,现实题材正受到网站以及作者的普遍重视。诸如唐家三少、酒徒等作家,已从擅长的玄幻、架空转为现实题材的网络创作。网络文学公司连尚文学近年来也对现实题材创作予以大力扶持,今年3月以来,由其共同主办的“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首届全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主题征文大赛”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目前已经进入评审阶段。

很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都经过了多次修改,如陈酿的《旷世烟火》,展现新中国成立70年来楠溪江两岸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历史画卷,是2019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小神的《无字江山》和凌晨的《第二次初婚》是2019年度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前者从校园考古的角度切入,把历史、文化、现实紧密连接在一起,探讨中华文明的源流,后者讲述女主人公在困境中坚守梦想、不断前行的故事。

虽然此次研讨会讨论的是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但同时,何弘也强调:“题材本身是一个方面,但更大的方面,是网络文学。现在网络文学不管是什么主题,都需要向精品去努力,作品再多,没有经典性、代表性的作品,也很难在文学中站得住。”

在生活中学习、修改、提高

对于网络文学此前靠想象为基础的这种文学样式,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认为有其存在意义。在他看来,过去20年,网络文学前期主要集中在幻想类、天马行空的想象类作品,玄幻、仙侠构建起了一个与现实割裂的新维度世界。“因为在过去,一种新鲜的经验表达很容易吸引读者的注意力。”他还举例说,阿来的《尘埃落定》之所以会获得读者喜爱,很大程度都是他描写的那种生活经验是一般读者不具备的。

在现实题材创作上,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有什么区别?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体验性,这是理解网络文学特点和价值的基础。“网络文学是21世纪的大众文学,要想走通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这条路,关键要在创作中强调读者的情感体验效应,特别是积极的情绪体验效应,把现实生活变成读者体验的情境与情感内容,现实题材写作就与读者有了共鸣,就能得到读者支持乃至促进社会健康发展。”

现实题材网络文学意义重大

1998年,蔡智恒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出现之后,市面上很快出现了《第二次亲密接触》《再一次亲密接触》《无数次亲密接触》《最后一次亲密接触》等跟风书籍。“在文学创作中,跟风容易、原创难得,精品永远是硬道理,质量才是文学的生命力。”肖惊鸿认为,“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作为通俗文学样式以类型化创作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也获得了普遍的社会认可。从来没有哪一个时代比现在更重视精品生产,也更期待优秀作品的诞生。”

但同时,何弘明确提出,如果网络文学永远在处理与时代难题、现实经验无关的题材,在想象中转圈的话,它就像一个孩子。网络文学想长大的话,从网络文学自身发展来讲也是要表达现实经验、触及现实的问题,肩负主流意识形态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文学从业者应该有足够的责任和意识去加强创作。

网络文学在本世纪初兴起时,玄幻、修仙等题材作品大行其道。“以前进行网络文学评选,很难选出现实题材作品,总体看去是‘一头沉’,玄幻、仙侠多得不得了。这两年有很大变化,现实题材作品兴起,而且跟过去比进步很大、提升很快。”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说,“但如果拿精品作为标准,每部作品都还有修改和提升的空间。”

在肖惊鸿看来,3部作品以其个性表达了创作的根本指征,他们的作品中出现的问题,也是网络文学行业目前存在的普遍问题,这表明作者要不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

“往精品方向努力,是网络文学作家必须要正视的问题。网络文学作品再多,若没有经典性、代表性的作品,也很难在文学界站得住、站得直。”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说,传统文学的读者大多年龄偏大、比较成熟,很难通过一篇文章、一部作品对他们的价值观、世界观产生影响;而网络文学从业人数多、作品量大、读者群庞大,尤其是拥有大量的年轻读者,一部作品可能影响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构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网络文学肩负的责任很大,现实题材创作需要进一步加强。”

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网络文学拥有着巨大的力量。何弘分析说,从作者队伍来讲,网络文学有庞大的作者群体,从业人数多,作品量大,影响广泛,有大量的读者群体。网络文学读者里有大量的年轻人,对年轻读者来讲,一部作品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同时,专家们也对作品提出了中肯的建议。比如,《无字江山》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把故事集中在考古系的学生身上,以寻找母亲来体现中国的孝,并体现中国的漫长历史。对于这样一部融入了历史的作品,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认为,作家在写作时应该去体验我国多民族的历史文化,这样作家内在写作的情感才能真正实现。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则建议,如何借鉴优秀的网络小说的表现手法,书写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是该书作者的必修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