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令人敬佩的教育奇人,他以乞丐的身份

不过在中国历史上,却有一位乞丐,名正言顺地登入了丹青史册!他就是清末年间的乞丐:武训先生。

7岁时,山东各地闹大灾,更雪上加霜的是,父亲也去世了,困顿的家瞬间失去了顶梁柱,他只好随母亲乞讨为生。他年纪虽小,但对母亲十分孝顺,每逢要到干净可口的干粮,都省下来带回去给母亲吃。行乞到15岁时,母亲担心他,会因为乞丐身份成不了家,便让他给邻村的亲戚打工,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打工尽心尽力,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可亲戚老板不仅不给工钱,还说:“给你一口饭吃就算是莫大恩惠了,还要工钱?”。

乞丐自古有知,总体来言是群可怜的社会边缘群体。当然,那些小说家所说的啥丐帮或帮主的大义、威风,纯属杜撰。

55岁时,他又聚集很多图书,创设读书会,专供穷人自由借阅,还大量翻印浅显的学习文章和书籍,免费散发给农民。

从此后便决定行乞兴学。公元1888年与杨树坊,在堂邑柳林镇创办崇贤义塾,1889年,又在馆陶杨二庄创办义塾,1896年临清镇创办义塾。

感谢我尊敬的前任领导王校长推荐,希望和我一样有缘读到武训先生故事的朋友一起来为中国教育做出我们的努力!

【本文作者静者为王的江湖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

他这么做,全是为了赚钱,积攒起来修个义学院。原来,他在破庙里想通了,自己被欺负都是吃了没知识的亏,可天下还有多少跟他一样的人啊?他想为这些穷人开办义学,让他们免费读书,不再被人随意欺凌。因为他总是“义学”不离口,大家都以为他得了“义学症”,所以把“义学症”作为他的绰号,而他却不以为然:“义学症,没火性,见了人,把礼敬,赏了钱,活了命,修个义学万年不能动。”

在武训先生死后,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绅全体执绋送殡,各县乡民多达万人,自动参加葬礼,而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一时哭声震天,乡民纷纷落泪。

出殡当日,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吏乡绅执绋送殡,各县乡民自发参加葬礼达万人以上,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一时师生哭声震天,乡民泪如雨下。清廷赐谥号”义学正”,授”乐善好施”匾额。

图片 1

终年五十八岁……

图片 2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破庙中的三天,都想了些什么,那年他才20岁,手拿铜勺每天看上去都开开心心的,一边讨饭,一边还到处吆喝:出粪、铡草、拉砘子来找,管黑不管了,不管钱多少。他为了避免再次被欺骗,对自己的劳动明码标价,而且总是提前声明。他讨遍了山东、河北、江苏等地,他把长辫子剃掉,只在两边额角,各留一撮桃形的短毛,丑得不行,以这种有些自虐的方式,来获得更多人的注意和施舍,他唱道:

且就连武训这个名字,都是清廷替他改的。因为他没有名字,只知道排行老七,故而武训,寓意为:垂训于世!

在朗朗读书声中含笑离世,

从这段历史记录来看,武训先生死得很坦然和欣慰,因为有学童的读书声相伴。也就是说,武训先生之所以在史册留名,是因为其大力助学!

第一所义学成功兴办起来,这仅仅是他的一个开始,他仍然没有停止乞讨的脚步。1890年,他又创办了第二所义学。这一年,他已经五十三岁了,有人劝他娶妻生子好养老,而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却不在意,还乞讨时唱着:

图片 3

而他跪下,却赢得了尊重。

他的事迹,都感动了内忧外患的清廷,山东清廷封其为“义学正”,赐给黄马褂和“乐善好施”匾额。

这边留,那边剃,修个义学不费力。

不过武训先生的身世,却是坎坷异常,他7岁丧父,从此幼小的武训便以乞讨为生。14岁以后去当佣工,却屡遭欺侮,甚至雇主因其文盲用假帐,要骗他3年工钱。武训争辩,反遭到毒打,病了三天。

不顾亲,不顾故,义学我修好几处。

从这排行老七来看,不知金庸先生,在塑造的那位,千秋大义的丐帮帮主洪七公时,受没受武训先生的影响!

读书不用功,回家无脸见父兄,

图片 4

图片 5

而山东巡抚袁树勋,则奏准“宣付国史馆立传”,建忠义专祠。后来,武训先生还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称他是无声教育家”、“平民教育家”。

慢慢地,他的善名传扬,很多贫苦人称他为武善人。他的善行也引起了山东巡抚的注意,巡抚见他衣服破烂不堪,就给了他十两银子,没想到,他把这十两银子也马上投入到义学中。不久后,他的绝世奇行甚至轰动朝野,当时清政府已是大厦将倾、摇摇欲坠,却仍令国史馆为他的事迹立传,他也成了以乞丐身份,被载入中国正史的唯一一人。

据《清史稿》的记载:病革,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翻译过来就是,当武训先生,要离开人世时,是在学童们的朗朗读书声中,含笑而走的。享年五十九岁。

而他这个吃尽贫穷苦的乞丐,竟没有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他放弃尊严而获得的所有钱财,竟让他干了一件最有尊严的事!他跟杨举人说自己想办义学,杨举人听了以后大为感叹,在杨举人的帮助下,他很快就得到堂邑县县令的支持,不久后,坐落在柳林镇的“崇贤义塾”落成,有瓦房24间、大门二门各1座,总计用钱4378吊,不足部分由柳林富绅捐补,230亩田地全归义塾,每年的地租作为开办费,不足部分仍由他乞讨募化补给。从20岁讨饭到50岁,整整30年,才建成的这所义学,其中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图片 6

季羡林先生题词

军阀段绳武在听说他的事迹后,

清政府还准予给他建“乐善好施”牌坊,赐名“训”,赏穿黄马褂。从此,他有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名字:武训。

35岁时,他的母亲去世了,他和两个哥哥分了家,他分得三亩地,变卖为120吊钱,连同多年行乞攒的100吊,共有210吊钱。他想找一个可靠的人存起来放贷生息,为义学积攒更多的资金。他打听到县里有位杨举人很正直,于是,他特地跑到杨府求见,结果杨举人一看他是乞丐,就拒绝了,他就在杨府门口跪了整整一天一夜,这才终于感动了杨举人。钱可以生钱了,离办义学又近了一步,这更激发了武七讨饭、挣钱的热情,接着,他又跑到各地乞讨,挣钱的渠道也不断拓宽,他走街串巷,接触的人很多,就给人家说媒,每撮合成一桩婚事,就会得到一些喜钱。他还捡拾妇女做针线活遗弃的破布废缕,拈成线绳或缠成线蛋卖。随着钱的增多,他开始典买田地,同时以三分息给他人放贷,以获得更多的资金,在他49岁时,他已置田230亩,积资3800余吊,这在当时已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

他走了,但他受到世人的钦敬,

图片 7

居然金盆洗手,搞起了乡村建设,

亲戚朋友断个净,临死落个义学症。

实在没法不让人钦敬。

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三岁不娶妻,

教育是国之大事,有着教育情节的我看到武训先生的故事不禁热泪盈眶,在受人欺凌后三天的反思中他超越了小我的不幸,心忧天下,立志办义学:“让自己的悲剧不要发生在其他的穷困孩子身上”,立志之高令我钦佩!办学后以诚感人,跪求感召,让迟到的先生惭愧,让旷课的孩子醒悟。“有些人跪下,丢掉的是尊严,而他跪下,却赢得了尊重。”大彻大悟,自度度人。

1896年,他又在临清御史巷,办起第三所义学,取名“御史巷义塾”,(今山东示范化学校:临清武训实验小学)

他那不务正业的哥哥,见他有钱了,就跑来向他借钱,一些亲戚朋友也来要求他资助,他全都拒绝了,正色答之:

办学,一个神圣又纯洁的善举,

1896年4月23日,千古奇丐武训,

而这样的善举,

读书不用心,回家无脸见母亲。

张伯苓创办南开学校,

《清史稿》记载:”(武训)病革,闻诸生诵读声,犹张目而笑”。

决心将自己的财产捐献给社会。

这人孝,这人孝,给她十亩为养老。

武训办义学不仅在国内拥有极高声誉,他的声名还远播海外,感动了全世界,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中,被尊称为“无声教育家”、“平民教育家”。

这无论是在中国还是,

竟出自一个乞丐之手,

董必武先生提词

这边剃,那边留,修个义学不犯愁。

武七从小就读不起书,但每次路过学堂时,他都要驻足良久,偷听里面朗朗的读书声,其他孩子见他衣衫褴褛,都耻笑他,可他并不在意,一天,他鼓足勇气闯进学屋,请求先生准他入学。结果先生非但没同情他,竟还辱骂他:“你这穷小子,怎么能到这里来呢?还不快滚开,你想偷东西吗?”从此,他再也不提读书的事了。

除了讨饭,他还到处出卖自己的劳力,脏活累活抢着干,过着牛马式的生活,有时,他像个江湖杂耍艺人,给人表演全身倒立“扛大鼎”,嘴里唱着:“竖一个,一个钱,竖十个,十个钱,竖得多,钱也多,谁说不能修义学。”或是趴在地上给孩子做马骑,再以手代脚做“蝎子爬”,他甚至当众,吃毛虫蛇蝎,吞石头瓦砾等,以这种自虐的方式,博取大家的好奇,得一点点赏钱。可这么拼命要来的钱,他却都不花,有时候,他讨到了好一点的食物,就转手卖出去,自己只吃那些霉烂的和糟糠菜根,还边吃边唱:吃杂物,能当饭,省钱修个义学院。吃的好,不算好,修个义学才算好。

图片 8

在世界教育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学校建成后,他亲自跪请当地有学问的进士、举人到学校任教,接着他又跪请贫寒人家,送子女到义塾上学,学费全免,所需费用全部由他,置办的田产获利所得承担。

他两年后离开这个亲戚雇主,到另一个地主家打工,同样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没想到,换来却是更悲惨的处境。平时他常常遭到打骂和责罚,一个腊月三十,老板让他贴对联,因为不识字,他把对联贴错了,老板知道后大发雷霆,罚他不准吃晚饭,睡觉,还让衣衫单薄的他,在风雪交加的寒夜里站了个通宵。他每年的工钱是十七吊,可他连续三年都没拿到过工钱。有一天,武七母亲病了,想借点钱回家探母,谁知老板欺负他不识字,拿出一个伪造的账本说:“某月某日你支取了几百文,又某日支用了几十文,总之,这年的工钱你已经用完了,在我这里没有存款了。”这一笔糊涂账把他气得目瞪口呆,他为给母亲治病据理力争,可老板当即恼羞成怒,反诬陷说他是讹诈,叫来家丁把他打得头破血流,将他扫地出门不再理会。

清朝末年,在山东堂邑县柳林镇武家庄,有一个叫武宗禹的贫苦农民,生有两儿一女,日子过得很紧巴,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钱没多出来就算了,结果,在1838年12月5日,他又多了个儿子,他连给孩子起名的兴趣都没有,干脆直接敷衍了事:“他在叔伯兄弟们中间排行老七,就叫武七吧。”

与武训几乎同时代的菲斯泰洛奇,出生在当时很贫穷落后的瑞士。与武训一样,都属于下层人,但他同样有一颗伟大的慈爱心,在他的毕生努力下,平民教育最终在瑞士得以普及,教育的成功使这个落后的小国,一跃成为欧洲一流的教育超级大国,菲斯泰洛奇更是被尊称为“教圣”。

民国时期的临清武训义学校门

更让人感动的是,尽管义学有足够的校舍,他却不肯占用任何一个房间,平时只睡在走廊里。一天上午,他发现学生都已到齐,老师崔隼却没来上课,他就悄悄走进老师卧房,不声不响地跪在床前不住流泪。崔隼醒来后很惭愧,从此再不敢懈怠。如果有学生旷课,他就跪在学生面前,流着泪劝说:

陶行知创办育才学校,

第一年招生,义学就招收到了50个学生,共分为经、蒙两个班。开学那天,他宴请老师请乡绅作陪,他却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到进酒进菜的时候,他就向来客磕头致谢。大家请他入席,他却说:“我是乞丐,不识字,不敢与先生同席。”他和学生一样分到一碗菜和几个馒头,他却悄悄地拿到外面换来几块新砖,自己仍然吃些残羹冷炙。

遭到欺凌被骗后,他在庄子上的破庙里,昏睡了整整三天三夜,有人以为他失踪了,还有人以为他气愤而死。没想到三天后,他走出了破庙,似乎变得疯癫起来,从此,街上多了一个衣衫褴褛、面目污黑,烂衣遮体的乞丐。嘴里还嘟嘟噜噜念个不停: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都受到他的精神影响。

在他的感召下,义学的秩序和风气非常好,从这里走出了不少人才。

这人好,这人好,给她十亩还嫌少。

他播下的义学种子在生根发芽,可他却已经耗尽毕生心力,1896年4月,他病倒了,静静地躺在御史巷义塾的房檐下,不吃饭、不服药,每天只喝几口清水,但他一听到学生的读书声,脸上就会浮现出笑容。

图片 9

有些人跪下,丢掉的是尊严,

图片 10

1906年,清廷将其事迹宣付国史馆立传,

图片 11

图片 12

在别人看来,武七非常抠门,为了钱,他可以不要尊严,不顾亲情,但有时他又非常大方,大方得令人吃惊。38岁那年,山东大旱饿死不少人。他就买了四十担高粱赈济百姓。乡里一对孤寡的婆媳两人,靠要饭为生,好心的他,就慷慨地赠给她们十亩地,还唱道:

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敬尊称为“义乞”、“乞圣”。

蔡元培先生文

资料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