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

许三观想起了林芬芳,辫子垂到腰下的林芬芳嫁给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生下一男一女,然后开始发胖了,一年比一年胖,林芬芳就剪掉了辫子,留起了齐耳短发。许三观看着她的脖子变短了,肩膀变粗了,看着她的腰变得看不清楚了,看着她手指上的肉如何鼓出来……他还是把最好的蚕茧往她那里送,一直送到现在。现在的林芬芳经常提着篮子走在街上,她的篮子里有时候放着油盐酱醋;有时候放着买来的蔬菜,在蔬菜的上面偶尔会出现一块很肥的猪肉,或者一、两条已经死去的鲢鱼;当她的篮子里放着准备清洗的衣服时,她就会向河边走去,她另一只手里总是要拿着一只小木凳,她的身体大重了,她在河边蹲下去时两条腿会哆嗦起来,所以她要坐在河边,脱掉自己的鞋,自己的袜子,将裤管卷起来,把两只胖脚丫伸到河水里,这一切都完成以后,她才能从篮子里取出衣服在河水里清洗起来。林芬芳提着篮子走在街上,因为身体的肥胖,她每走一步都要摇晃一下,在街上走得最慢的人都会超过她。她笑呵呵地走在别人的后面,街上的人都知道她是谁,都知道她是丝厂的林芬芳,那个城里最胖的女人,那个就是不吃饭不吃菜,光是喝水都会长肉的女人,他们都知道这个一走上街就笑呵呵的女人叫林芬芳。许玉兰经常在清晨买菜的时候见到林芬芳,见到她提着篮子一个一个菜摊子走过去,和卖菜的一个一个地去讨价还价,然后馒吞吞地蹲下去;一棵一棵地去挑选着青菜、白菜、芹菜什么的。许玉兰经常对一乐、二乐、三乐说:“你们知道丝厂的林芬芳吗?她做一身衣服要剪两个人的布料。”林芬芳也知道许玉兰,知道她是许三观的女人,知道她给许三观生了三个儿子,她生了三个儿子以后一点都没有发胖,只是肚子稍稍有些鼓出来。她和卖菜的说话时声音十分响亮,她首先在声音上把他们匝下去,然后再在价格上把他们压下去。她买菜的时候不像别人那样几个人挤在一起,一棵一棵地去挑选,而是把所有的菜都抱进自己的篮子,接着将她不要的菜再一棵一棵地扔出来,她从来不和别人共同挑选,她只让别人去挑选她不要的那些菜。林芬芳经常站在她的身旁,看着她蹲在那里衣服绷紧后显示出的腰部,她的腰一点都没有粗起来、她的两只手飞快地在篮子里进进出出,她眼睛同时还向别处张望。林芬芳对许三观说:“我认识你的女人,我知道她叫许玉兰,她是甫塘街上炸油条的油条西施,她给你生了三个儿子,她还是长得像姑娘一样,不像我,都胖成这样了。你的女人又漂亮又能干,手脚又麻利,她买菜的时候……我没有见过像她这么霸道的女人……”许三观对林芬芳说:“她是一个泼妇,她一不高兴就要坐到门槛上又哭又叫,她还让我做了九年的乌龟……”林芬芳听了这话咯咯地笑了起来,许三观看着林芬芳继续说:“我现在想起来就后悔,我当初要是娶了你,我就不会做乌龟了……林芬芳,你什么都比许玉兰好,就是你的名字也要比许玉兰这个名字好听,写出来也好看。你说话时的声音软绵绵的,那个许玉兰整天都是又喊又叫,晚上睡觉时还打呼噜。你一回家就把门关上了,家里的事你从来不到外面去说,那么多年下来,我没听你说过你家男人怎么不好,我家的那个许玉兰只要有三天没有坐到门槛上哭哭叫叫,她就会难受,比一个月没有拉屎还要难受……这些都不说了,最要命的是她让我做了九年的乌龟,我自己还不知道已经做了九年的乌龟了,要不是一乐越长越像那个狗日的何小勇,我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了……”林芬芳看到许三观说得满头大汗,就把手里的扇子移过去给他扇起了风,林芬芳对他说:“你家的许五兰长得比我漂亮……”“长得也没有你漂亮,”许三观说,“你从前比她漂亮。”“从前我是很漂亮的,现在我长胖了,现在我比不上许王兰。”许三观这时候问林芬芳:“我当初要是娶你的话,你会不会嫁给我?”林芬芳看着许三观咯咯地笑,她说:“我想不起来了。”许三观说:“怎么会想不起来?”。林芬芳说:“是想不起来了,都十年过去了,”他们说话的时候,林芬芳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许三观坐在床前的椅子里,林芬芳邓位戴眼睛的丈夫在墙上镜框里看着他们。这时候的林芬芳摔断了右腿,她是在河边石阶上沿倒的,她刚刚把清洗干净的衣服放进篮子里,站起来才跨出去了一步,她的左脚踩在了一块西瓜皮上,她还来不及喊叫就摔倒了,摔断了右腿。许三观这天上午推着蚕茧来到车间里,没有看到林芬芳,他就在林芬芳的缫丝机旁站了一会儿.然后在车间里转了一圈,和另外几个缫丝女工推推打打了一阵子,他还是没有看到林芬芳,他以为林芬芳上厕所去了,他就说:“林芬芳是不是掉进厕所里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她们说:“林芬芳怎么会掉进厕所里去?她那么胖,她的屁股都放不进去,我们才会掉进去呢。”许三观说:“那她去哪里了?”她们说:“你没有看到她的缫丝机都关掉了?她摔断了腿,她腿上绑着石膏躺在家里,她左脚踩在西瓜皮上,摔断的倒是右脚,这是她自己说的,我们都去看过她了,你什么时候也去看望她?”许三观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今天就去看望她。”下午的时候,许三观坐在了林芬芳床前的椅子里,林芬芳穿着红红绿绿的诉权躺在床上,她千里本着一把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她的右腿上了绷带,左腿光溜溜地放在草席上,她看到许三观进来了,就拉过来一条毯子,把两条腿都盖住。许三观看着她肥胖的身体躺在床上,身上的肉像是倒塌的房屋一样铺在了床上,尤其是她硕大的胸脯,滑向两侧时都超过了肩膀。毯子盖住了她的腿,她的腿又透过毯子向许三观显示肥硕的线条。许三观问林芬芳:“是哪条腿断了?”林芬芳指指自己的右腿,“这条腿。”许三观把手放在她的右腿上说:“这条右腿?”林芬芳点了点头,许三观的手在她腿上捏了一下说:“我捏到绷带了。”许三观的手放在了林芬芳的腿上,放了一会儿;许三观说:“你腿上在出汗。”林芬芳微微地笑着,许三观说:“你益着毯子太热了。”说着许三观揭开了林芬芳腿上的毯子,他看到了林芬芳的两条腿,一条被绷带裹着;另一条光溜溜地伸在那里,许三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粗的腿,腿上的粉白的肉铺展在草席上,由于肉大多,又涌向两端,林芬芳的腿看上去扁扁的两大片,它们从一条又红又绿的短裤权里伸出来,让许三观看得气喘吁吁,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林芬芳,看到林芬芳还是微笑着,他就咧着嘴笑着说:“想不到你的腿会这么又嫩又白,比肥猪肉还要白。”林芬芳说:“许玉兰也很白很嫩的。”许三观说:“许玉兰的脸和你的脸差不多白,她身上就不如你白了。”然后许三观的手在林芬芳的膝盖上捏了捏,问她:“是这里吗?”林芬芳说:“在膝盖下面一点。”许三观在她膝盖下面一点的地方捏了捏,“这里疼吗?”“有点疼。”“就是这里断了骨头?”“还要下去一点。”“那就是这里了。”“对了,这里很疼。”然后,许三观的手回到了林芬芳的膝盖上捏了捏,问林芬芳:“这里疼吗?”林芬芳说:“不疼。”许三观的手移到膝盖上面捏了捏,“这里呢?”“不疼。”许三观看着林芬芳的大腿从裤衩里出来的地方,他的手在那里捏了捏,他问林芬芳:“大腿根疼不疼?”林芬芳说:“大腿根不疼。”林芬芳话音未落,许三观霍地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扑向了林芬芳丰硕的胸脯……

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提着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满头大汗地来到了许玉兰家,许玉兰不知道他是谁,看着他把提来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又看着他撩起汗衫擦干净脸上的汗水,再看曹他拿起她凉在桌上的一大杯子水咕咚咕咚地全喝了下去。戴眼镜的男人喝完了水,对许玉兰说:“你是许玉兰,我认识你,大家都叫你油条西施,你的男人叫许三观,我也认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林芬芳的男人,丝厂的林芬芳,和你的男人在一个厂,一个车间,我的女人去河边洗衣服,洗完衣服站起来就摔倒了,摔断了右腿……”许玉兰插进去问他:“怎么摔倒的?”“踩到了一块西瓜皮,”戴眼镜的男人间许玉兰,“许三观呢?”“他不在,”许玉兰说,“他在丝厂上班,他马上就要回来了。”然后许玉兰看着桌上的肉骨头、黄豆什么的对他说:“你以前没到我家来过,许三观也没说起过你,你刚才进来时,我还在心里想这人是谁呀?怎么给我们送这么多东西来,你看那张桌子都快放不下了。”戴眼镜的男人说:“这不是我送给你们的,这是许三观送给我女人林芬芳的。”许玉兰说:“许三观送给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是谁?”“我刚才说过了,我的女人叫林芬芳。”“我知道了,”许玉兰说,“就是丝厂的林大胖子。”戴眼镜的男人说完那句话以后,什么话都不说了,他坐在许玉兰家的门旁,好像没有遇到风的树一样安静。他看着门外,等着许三观回来。让许玉兰一个人在桌子旁站着,看着肉骨头,看着黄豆,看着绿豆和菊花,心里一阵阵糊涂。许玉兰对他说,又向是在对自己说:“许三观为什么给你女人送东西?一送就送了这么多,把这张桌子都快堆满了,这肉骨头有十来斤,这黄豆有四、五斤,这绿豆也有两斤,还有一斤菊花。他送这么多东西给你的女人……”许玉兰一下子明白了,“许三观肯定和你的女人睡过觉了。”许玉兰喊叫起来:“许三观,你这个败家子。平日里比谁都要小气,我扯一块布,你都要心疼半年;可是给别的女人送东西,一送就送这么多,多得我掰着手指数都数不过来……”然后,许三观回来了。许三观看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坐在他家门口,他认出来这是林芬芳的男人,于是脑子里“嗡嗡”叫了两声,他跨进家门,看到桌子上堆的东西,脑子里又“嗡嗡”叫了两声。他再会看许玉兰,许玉兰正对着他在喊叫,他心想自己要完蛋了。戴眼镜的男人这时站起来,走到屋外,向许三观的邻居们说:“你们都过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说,你们都过来,小孩也过来,你们听我说……”戴眼镜的男人指着桌上的东西,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你们都看到桌子上堆着的肉骨头、黄豆、绿豆了吧?还有一斤菊花你们看不到,被肉骨头挡住了,这是许三观送给我女人的,我女人叫林芬芳,这城里很多人都认识她,你们也认识她?我看到你们点头了。我女人和这个许三观都在丝厂里工作,还在一个车间。我女人去河边洗衣服时摔了一跤,把腿摔断了,这个许三观就到我们家来看望我女人。别人来看望我女人,也就是坐一会,说几句话就走了。这个许三观来看望我的女人,是爬到我女人床上去看望,他把我女人强xx了,你们想想,我女人还断着一条腿……”许三观这时申辩道:“不是强xx……”“就是强xx。”戴眼镜的男人斩钉截铁,然后他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你们说是不是?我女人断着一条腿,推得开他吗?我女人一动都要疼半天,你们想想,我女人能把他推开吗?这个许三观,连一个断了腿的女人都不放过,你们说,他是不是禽兽不如?邻居们没有回答戴眼镜男人的提问,他们都好奇地看着许三观,只有许玉兰出来同意他的话,她伸手捏住许三观的耳朵:”你这个人真是禽兽不如,你把我的脸都丢尽啦,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戳眼镜的男人继续说:”这个许三观强xx了我的女人,就买了这些肉骨头、黄豆送给我女人,我女人的嘴还真被他堵住了。要不是我看到这一大堆东西,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睡过了。我看到这一大堆东西,就知道里面有问题,要不是我拍看桌子骂了半天,我女人还不会告诉我这些。“说到这里,戴眼镜的男人走到桌于旁,收拾起了桌上的肉骨头、黄豆来了,他将这些东西背到了肩上,对许三观的邻居们说:”我今天把这些东西带来,就是要让你们看看,也让你们知道许三观是个什么样的人,往后你们都要提防他,这是一条色狼,谁家没有女人?谁家都得小心着。“戴眼镜的男人背着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还有一斤菊花回家去了。那时候许玉兰正忙着用嘴骂许三观,同时还用手拧着许三观的脸,没注意戴眼镜的男人在做什么,当她扭头看到桌子上什么都没有时,戴眼镜的男人已经走出去了,她马上追出去,在后面喊叫:”你回来,你怎么把我家的东西拿走啦?“戴眼镜的男人对她的喊叫充耳不闻,头都没回地往前走去,许玉兰指着他的背影对邻居们说:”世上还有脸皮这么厚的人,拿着人家的东西,还走得这么大摇大摆。“许玉兰骂了一会,看到戴眼镜的男人走远了,才回过身来,她看了一眼许三观,一看到许三观,她的身体就往下一沉,坐在了门槛上。她对着邻居们哭诉起来,她抹着眼泪说、这个家要亡啦,别人是国破家亡,我们是国没破,家先亡。先是方铁匠来抄家,还没出一个月,又出了个家贼,这个许三观真是禽兽不如,平日里是出了名的小气,我扯一块布他都要心疼半年,可是给那个林大胖子,那个胖骚娘们一送就送了十斤肉骨头,黄豆有四、五斤,绿豆也不会少于两斤,还有菊花,这可要花多少钱啊?”说到这里,许玉兰想到了什么,她一下子站起来,转身对着许三观喊叫道:“你偷了我的钱,你偷了我藏在箱子底下的钱,那可是我一分钱、两分钱积蓄起来的,我积蓄了十年,我十年的心血啊,你去给了那个胖女人……”许玉兰说着跑到箱子前,打开箱子在里面找了一阵,渐渐地她没有了声音,她找到了自己的钱。当她关上箱子时,看到许三观已将门关上了。许三观把邻居们关到了屋外,然后站在那里对着许玉兰讨好地笑着,手里还拿着三十元钱,三张十元的钱像扑克牌似的在他手里打开着,许玉兰走过去就把钱拿了过来,低声问他:“这是哪来的钱?”许三观也低声说:“是我卖血挣来的。”“你又去卖血啦。”许玉兰叫了起来,随后又哭开了,她边哭边说:“我当初为什么要嫁给你啊?我受苦受累跟了你十年,为你生了三个儿子,你什么时候为我卖过一次血?想不到你是个狼心狗肺的人,你卖了皿就是为了洽那个胖骚娘们送什么肉骨头……”许三观这时拍着她的肩膀说:“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了三个儿子?一乐是谁的儿子?我卖血去还了方铁匠的债,我是为了谁?”许玉兰一时间没有了声音,她看了许三观一会几后,对他说:“你说,你和那个林大胖于是怎么回事?这么胖的女人你都要。”许三观伸手摸着自己的脸说:“她摔断了腿,我就去看看她,这也是人之常情……”“什么人之常情,”许玉兰说,“你爬到人家床上去也是人之常情?你说下去。”许三观说:“我伸手去捏捏她的飓,问她哪儿疼……”“是大腿?还是小腿?”“先是捏小腿,后来捏到了大腿上。”“你这个不要脸的。”许玉兰伸出手指去戳他的脸,“接下去呢?接下去你于了什么?”“接下去?”许三观迟疑了一下后说,“接下去我就捏住了她的xx子。”“啊呀!”许玉兰喊叫起来,“你这个没出息的,你怎么去学那个王八蛋何小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