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李光头的破烂生意迅速壮大,我们县里的领导终于忍无可忍了,李光头的破烂货在政府大门外堆积如山,他们屈指算来,这个李光头静坐示威都快有四年了,回收废品破烂货也有三年多了,刚开始李光头只是在大门一侧堆了个破烂小山,如今他在大门两侧堆起了四座破烂大山,还招收了十个临时工,上班下班以县政府的铃声为准。刚开始群众只看见外地的卡车将破烂拉走,后来是外地的卡车拉着破烂来了,再由李光头批发到全国各地去。群众目瞪口呆,说这个李光头是不是想做全中国的丐帮帮主。李光头摇着脑袋,财大气粗地告诉群众,他是个生意人,他对权力不感兴趣,他已经把刘镇发展成了华东地区最重要的破烂集散地之一,他说:“这才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全中国,第三步是全世界,这一天不会太远,当刘镇成为全世界的破烂集散地,你们想想,刘镇就是毛主席所说的‘风景这边独好’啦。”我们县里的领导都是穷人出身,他们不怕脏,不怕废品破烂的气味飘进办公室。他们就怕上级领导下来视察时,一看见大门外的四座废品大山就会脸色铁青。上级领导非常生气,说这哪像是政府机关,这简直就是垃圾中心。我们县里的领导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升不了官。上级领导不高兴了,县里领导的仕途就大受影响。县里的几个主要领导紧急开会研究,趁着李光头还没有把刘镇变成全世界的破烂集散地,赶紧处理,要不以后就更不好办了。县里的主要领导一致同意,把清除政府大门外的废品山当成了县里的形象工程来抓。他们研究了两种方案,一是出动武警和民警,强行将李光头的废品山清理掉。这个方案很快被否决,自从李光头捡废品破烂挣了钱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还债,这让他在群众中的威望直线上升,已经凌驾于县长之上了。县里的领导知道众怒难犯,他们说对付一个李光头没什么,就怕有些群众会趁机寻衅滋事,发泄自己的不满。于是他们通过了第二种方案,就是满足李光头的要求,让他重新回到福利厂工作,让他重新去做从前的那个李厂长。这样既挽救了一个同志,又清理了政府大门外的废品山。民政局的陶青局长接到书记县长的指示,来找李光头谈话了。四年多前陶青开除了李光头,现在又要自己去把李光头请回来。陶青走出民政局院子时,心里很不是滋味。陶青知道李光头是个什么货色,没有梯子他想着要往上爬,给了他梯子,他就要你背着他往上爬了。陶青心里盘算着先要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再让他重新回来做那个李厂长。陶青走到李光头的四座破烂山的山脚下,李光头指挥着十个临时工正在干得热火朝天,陶青在李光头身后站了一会儿,李光头没有发现,陶青只好响亮地咳嗽一声。李光头转回身来,看到是昔日的老领导陶青局长,立刻亲热地叫起来:“陶局长,你来看望我啦。”陶青一脸局长的威严,摆摆手说:“我是路过,顺便看一眼。”“顺便看一眼也是看,”李光头高兴地说着,然后对十个干活的临时工喊叫起来,“我的老领导老上级陶局长来看望大家了,大家赶快鼓掌欢迎。”十个临时工放下手中的活,七零八落地鼓掌了。陶青皱了一下眉,简单地对着临时工们点点头,李光头不满足,悄悄对陶青说:“陶局长,你不对他们说一声‘同志们辛苦啦’?”陶青摇摇头说:“不说了。”“好吧,”李光头点点头,对着临时工们喊叫,“你们干活吧,我要陪陶局长去办公室坐坐。”李光头殷勤地将陶青请进了他的茅棚,唯一的一把椅子让给陶青坐,自己坐在了床上。陶青坐在废品中间,左右看看,这茅棚里应有尽有,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陶青还看见了那台电风扇,陶青说:“你都用上电风扇了。”“用了两个夏天了,”李光头得意地说,“明年就不用了,明年准备安装一个空调。”陶青心想这王八蛋是故意这么说,这王八蛋是在要挟自己,陶青不动声色地指指茅棚说:“这里用空调不合适吧。”“怎么不合适?”李光头问。“这茅棚透风,”陶青说,“用空调太费电。”“不就是多交一些电费,”李光头财大气粗地说,“有了空调,夏天这茅棚里就是高级宾馆了。”陶青心里又骂了一声“王八蛋”,站起来走到了茅棚外,李光头赶紧跟出来,殷勤地说:“陶局长,你不再坐一会儿?”“不坐了,”陶青摇摇头说,“还有一个会议在等我。”李光头赶紧回头对十个临时工说:“陶局长要走啦,大家鼓掌欢送。”临时工们的掌声再一次七零八落地响起来,陶青还是简单地向他们点点头。李光头讨好地说:“陶局长,我就不送了。”陶青摆摆手,表示不用送。陶青向前走了几步,假装想起来什。么,站住脚对李光头说:“你过来。”李光头立刻跑上去,陶青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你写个检讨吧。”“什么检讨?”李光头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写检讨?”“四年多前的事情,”陶青说,“你写个检讨,认个错,就可以重新回来做福利厂的厂长了。”李光头明白了,他嘿嘿地笑了,不屑地说:“对那个厂长位置,我早就没兴趣了。”陶青心里骂着李光头“王八蛋”,嘴上还是严肃地说:“你考虑一下吧,这是一个机会。”“机会?”李光头伸手一二三四数了一遍他的四座破烂大山,豪迈地说,“这才是我的机会。”陶青阴沉着脸继续说:“我劝你还是考虑一下。”“不用考虑,”李光头坚定地说,“我放着这么大的事业不做,去做什么福利厂的厂长,这不是让我丢西瓜捡芝麻嘛……”陶青没有办法让李光头回到福利厂,县长很生气,批评陶青当初就不该开除李光头,县长对陶青说:“你当初是放虎归山,现在祸害全县人民了。”陶青唯唯诺诺地挨了县长一通骂,回到民政局找来两个科长,把他们臭骂了一顿,两个科长被陶青骂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陶青出气以后再也不管李光头的破烂事了。眼看着一个月又过去了,李光头不仅没走,反而变本加厉,开始堆起了第五座破烂大山。县长知道不能指望陶青去处理这事了,就派他的心腹,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出马去对付李光头。陶青曾经有恩于李光头,李光头自然尊重陶青。那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李光头就不放在眼里了。县办主任来到大门口时,李光头正在给废品分类,县办主任脸上挂着亲热的笑,嘴里说着亲热的话,跟在李光头屁股后面,在破烂山里走来走去,李光头一边处理他的破烂业务,一边冷淡地应付着县办主任。县办主任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个李光头是不会对自己热情了,只好亮出底牌,告诉李光头:“县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李光头晃着脑袋说:“我现在没时间。”县办主任拍着李光头的肩膀,悄悄告诉他,县长书记副县长副书记已经研究过了,同意他重新回到福利厂做厂长。让他赶紧去见县长,县办主任说:“快去吧,机不可失。”李光头一点都不领情,他头都没抬地说:“你没看见我正在日理万机?”县办主任灰溜溜地回去了,把李光头说的话告诉县长,县长听了很不高兴,将手里的文件往地上一扔说:“他算什么日理万机,我才是日理万机……”县长在办公室里发了一通脾气后,只好亲自到大门口去找李光头了。过几天有个副省长要来县里视察,县长必须在副省长来到之前将大门口的五座破烂大山清理掉。虽然县长在心里骂骂咧咧,他见了李光头还是满脸笑容,他说:“李光头,还在日理万机啊?”李光头看到县长亲自来了,放下了手里的活,抬头和县长说话了。他在县长面前说话就谦虚多了,他说:“我算什么日理万机?您才是日理万机。”县长觉得自己不能在李光头的破烂山里面站立太久,让来去的群众见到了影响不好,他开门见山地告诉李光头,县里已经同意他返回福利厂工作的申请,前提是他必须在两天时间内把这五座破烂大山清理干净。李光头听了县长的话以后没吭声,继续低着头收拾起自己的破烂。县长在一旁站着,等着李光头的回答,县长心里火冒三丈,心想这个李光头真是不识抬举。李光头收拾了一会儿废品破烂后,看到有个矿泉水瓶里还有水,拧开瓶盖将里面的矿泉水喝干净,然后他抹着嘴巴问县长,他回去当厂长,一个月有多少薪水?县长说这个他不清楚,说干部的薪水国家有规定。李光头就问县长一个月挣多少钱,县长含糊地说也就是几百元。李光头嘿嘿笑了,他指着十个满头大汗的临时工,对县长说:“他们挣的钱都比你多。”然后李光头好心好意地邀请县长:“县长,您到我这里来工作吧,我给您每月一千元,干得好还有奖金。”县长铁青着脸回去了,回到办公室以后发了一通更大的脾气。他把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再次叫了过去,说把李光头交给他了,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在副省长来到之前把大门口的破烂废品山清理掉。县办主任灰头土脸地来到了大门口,见了李光头就直截了当地说:“你说吧,什么条件你搬走?”李光头听了县办主任的话,知道自己的计划成熟了,他挥着手斩钉截铁地说,他不会回到福利厂去工作。衣衫褴褛的李光头口若悬河,他说那点厂长薪水养不活他,他神气地说:“再说好马也不吃回头草。”就在县办主任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李光头换了一副嘴脸,他谦虚地说话了。他说回收废品破烂也是一番事业,也是建设社会主义,也是为人民服务,也需要得到政府的支持。他说早就想把这些废品破烂大山从县政府大门口撤离了,他也不愿意给县里领导和全县人民丢脸,他是苦于没有别的地方,所以一直在这里苦苦支撑。李光头说得情真意切,说得县办主任连连点头。李光头趁热打铁,他说县房产局有几处街面房子空置着,还有那个他曾经租来创办服装厂的仓库也空置着,仓库地处偏远,前面有很大的空地,刚好堆放他的破烂废品,那几处空置的街面房可以给他开回收废品破烂的连锁店。这样一来,空置的房子和仓库利用上了,县政府大门口的破烂大山也没有了。李光头最后说:“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县办主任点着头说回去研究一下,一个多小时以后,县办主任和县房产局局长一起来了,告诉李光头,县里同意将三处空置的街面房子低价租给他,那个空置的仓库可以让他免费使用三年,条件是他必须在两天里将眼前这五座破烂大山彻底清理掉。“两天?”李光头摇着头说,“两天太久了,毛主席说‘只争朝夕’,我一天就清理干净。”李光头说到做到,他雇用了一百四十个农民,加上十个临时工和自己,一百五十一个人干了一天二十四小时,变魔术似的将县政府大门外的五座破烂大山清理掉了,不仅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在县政府大门口整齐地摆上了两排二十盆万年青。县长书记们第二天早晨来上班时,惊得目瞪口呆,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惊讶之余,县长书记副县长副书记在大门外流连忘返,县长这时忍不住说了一句公道话,他说:“这个李光头还是有优点的。”我们刘镇的群众已经习惯了李光头的破烂大山,突然没有了,群众发现新大陆似的奔走相告,纷纷来到县政府大门口,驻足观望,纷纷说以前不觉得,现在才发现县政府大门口竟然风景如画。一个星期以后,李光头的李记回收公司开张了。前两天童铁匠召集了张裁缝、小关剪刀、余拔牙和王冰棍开会,做出了两项决定,第一大家凑钱买一堆鞭炮,第二大家将自己所有的亲朋好友叫来捧场。李记回收公司开张的这一天,差不多有一百来人前来祝贺,还有两百多个围观的群众挤在那里嘻嘻哈哈,鞭炮噼里啪啦地炸了一个多小时。场面十分火爆,像是过年时的庙会。李光头红光满面,仍然穿着那身要饭似的破烂衣服,胸前却戴了一朵崭新的大红花。他站到了一张桌子上,激动得说话结巴了:“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李光头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堆“谢谢”后,总算是流畅地说起来:“就是家里有人结婚了,也不会来这么多人;就是家里有人死了,也不会来这么多人……”下面掌声雷动,李光头才把话说流畅了,又激动得说不出来了,他又是擦眼泪又是吸鼻涕,刚刚把眼泪擦干净了,嘴巴张了张发现鼻涕堵在嗓子眼了,他又把鼻涕吸到了肚子里去,终于说出来话来了,他呜呜地说:“过去有一首歌你们都昕过: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李光头继续擦着眼泪,继续吸着鼻涕,继续说:“我要把这首歌改一下,唱给你们听……”李光头呜咽地唱了起来:“天大地大不如党和你们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和你们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和你们好,河深海深不如你们的阶级友爱深……”

半年过去了,李光头没有机会把赵诗人的劳动人民本色给揍出来,他也忘记了自己对刘镇群众许下的诺言,他越来越忙了,他当上了福利厂的厂长。李光头刚去的时候,两个瘸子是福利厂的正副厂长,没过半年两个瘸子都心甘情愿地听从李光头的指挥了。这时的李光头只有二十岁,已经是个李厂长了。福利厂原来只有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五个聋子的时候,年年亏损,年年要到陶青那里去申请救助。陶青掌握的民政经费本来就少,年年都要拆东墙补西墙。福利厂是陶青一手创建起来的,陶青指望福利厂能够解决十四个残疾人的吃饭问题,福利厂不仅没有挣钱,他年年还要往里面贴钱弥补亏损。陶青收留李光头是因为李兰给他叩头叩破了额头,没想到李光头去的第一年就让福利厂扭亏为盈了,不仅十四个残疾人的工资解决了,还上交了五万七千两百二十四元的利润。第二年更是不得了,上交到陶青这里的利润高达十五万之多,人均利润达到一万元。县长见了陶青都是满脸笑容,说陶青是全中国最阔的民政局长,然后悄悄请求陶青从福利厂上交的利润里拿出一些来,让他去填补县里的财政窟窿。陶青因此荣升为局长,他几年没有去福利厂看看了,这天他开完会散步着走进了福利厂。陶青早就知道福利厂的两个瘸子厂长不管事了,成了两个摆设,李光头是个实际的厂长了。陶青还知道李光头进了福利厂不到半年,就带着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和五个聋子到照相馆去拍了一张全家福,然后带着这张全家福的照片上了长途汽车去了上海。李光头上车前在苏妈的点心店里买了十个馒头做干粮,他在上海奔波了两天,跑了七家商店和八家公司,拿着福利厂全家福的照片到处给人看,指着照片上的人一个个告诉那些商店和公司的领导,哪个是瘸子,哪个是傻子,哪个是瞎子,哪个是聋子,最后指着照片上的自己说:“只剩这个,不瘸不傻不瞎不聋。”李光头到处博得人们的同情,他把十个馒头吃光后,终于在一家大公司拿到了加工纸盒的长期合同,然后才有了福利厂现在的辉煌。陶青走进福利厂的时候,瘸子副厂长刚好从厕所里出来,陶青问他厂长在哪里?瘸子副厂长回答说,厂长正在车间里干活。陶青让他把厂长叫来,自己走进了厂长办公室。陶青看到墙上挂着那张全家福的照片,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办公室里有两张桌子,两个瘸子厂长正在下象棋,一边下棋一边悔棋,一边悔棋一边对骂。现在只有一张桌子了,陶青心里有些奇怪,难道瘸子正厂长把瘸子副厂长赶出办公室了?陶青在办公桌后的椅子里刚坐下,李光头就跑进来了,李光头还没进门就在外面喊叫了:“陶局长,陶局长你来啦!”陶青看到李光头也是很高兴,他笑着对李光头说:“你干得不错。”李光头谦虚地摇摇头说:“才刚开始,还要努力。”陶青赞许地点点头,问李光头是不是很满意现在的工作?李光头连连点头,说他很喜欢现在的工作。陶青和李光头聊了一会,往门外望了望,心想那个瘸子厂长怎么还不来?车间就在隔壁,瘸子厂长走路是慢了一点,也应该来了。陶青问李光头:“你们厂长怎么还不过来?”李光头听后先是一愣,随即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来了呀,我就是厂长。”“你是厂长?”陶青吃了一惊,他说,“我怎么不知道?”李光头笑着说:“你工作太忙,我不好意思来打扰你,所以没有告诉你。”陶青的脸色沉下来了,他问李光头:“原来的两个厂长呢?”李光头摇着头说:“已经不是厂长了。”陶青明白了为什么办公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了,他指着桌子问李光头:“这是你的办公桌?”李光头点着头说:“是。”陶青严肃地说:“厂长的任免应该通过组织,先是民政局领导讨论通过,再上报县==批准……”李光头连连点头,他对陶青兴奋地说:“对,对,你说得对,你正式把原来的厂长免了,再正式任命我当厂长。”陶青沉着脸说:“我没有这个权力。”“陶局长你太谦虚了,”李光头嘿嘿笑着伸手指着陶青说,“谁当福利厂的厂长,还不是你说了算数?”陶青哭笑不得,他说:“不懂规矩。”接下去的情景更是让陶青哭笑不得,自封为厂长的李光头带着陶青去参观糊纸盒的车间,十四个残疾人都口口声声叫李光头为“李厂长”,就是原来的两个瘸子厂长也是恭恭敬敬地叫“李厂长”。李光头厂长站在陶青局长身旁使劲鼓掌,十四个残疾人也跟着使劲鼓掌,李光头还嫌掌声太轻,对他手下的十四个忠臣喊叫道:“陶局长来看望我们大家啦!把掌声给我鼓出鞭炮的响声来!”十四个忠臣拼命鼓掌了,把十四具身体都鼓得发动起来了。李光头还嫌不够,他挥手说:“大声喊,欢迎陶局长!”两个瘸子和四个瞎子扯破了嗓子喊:“欢迎陶局长。”五个聋子张着嘴笑着,不知道两个瘸子和四个瞎子在喊些什么,李光头急忙跑上去,让五个聋子看着他的嘴巴,李光头的嘴一张一合像是浮出水面的鱼嘴一样,终于让五个聋子找对了口型。五个聋子里有三个还是哑巴,只有两个不哑的聋子喊出了声音,喊出来的“欢迎陶局长”响得震耳欲聋,李光头十分满意,两个大拇指全对他们竖起来了。接着李光头又发现了新问题,三个傻子不会喊叫“陶局长”,他们喊着“欢迎李厂长”。这让李光头很丢面子,李光头赶紧跑到三个傻子前面,像是教他们唱歌似的教他们喊“欢迎陶局长”,李光头的两条胳膊上下舞动着,嗓子都喊哑了,三个傻子还是喊着“欢迎李厂长”。陶青忍不住哈哈大笑了,李光头不好意思地对陶青说:“陶局长,给我一点时间,你下次来,我保证他们会喊‘陶局长’了。”“不用啦,”陶青摆摆手说,“他们‘李厂长’倒是喊得很利索。”陶青走出车间时回头看了看两个瘸子厂长,对李光头说:“我以为这两个厂长是两个摆设,现在才知道连摆设都不是。”两个月以后,李光头正式被任命为福利厂的厂长。李光头被叫到陶青的办公室,陶青把县==批复的任命文件给李光头读一遍,李光头激动得脸色通红,他告诉陶青,福利厂的三个傻子已经可以很利索地叫“陶局长”了。陶青嘿嘿地笑,然后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李光头,正式任命他当厂长有很大的阻力,因为他过去犯过错误。陶青像是对自己的心腹说话那样,低声告诉李光头,别人都视李光头为他的嫡系,他要李光头从此注意自己的形象,改一改满身的土匪习气。最后陶青给李光头下达利润指标,他伸出两根手指说:“你今年要上缴二十万利润。”李光头伸出三根手指:“我上缴三十万,达不到这个指标我就辞职。”陶青满意地点点头,李光头卷起县==批复的任命文件就要往口袋里塞,陶青指着任命文件说:“你这是干什么?”李光头说:“我拿回家。”陶青摇了摇头说:“你真是不懂规矩,这文件是要拿到组织部备案的,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了。”“我是国家干部了?”李光头一脸的受宠若惊,他说,“那我更应该拿回家给宋钢看看了。”陶青想起了十二年前的宋钢,一个可怜又可爱的孩子。陶青犹豫了一下,同意李光头把任命文件拿回家给宋钢看一看,但是他要求李光头下午就把文件交还回来。李光头出门的时候给陶青鞠躬,他真诚地说:“谢谢陶局长让我当厂长。”陶青拍拍他的肩膀说:“谢什么,你都显欢后奏了。”李光头把“显欢后奏”听进去了,他嘿嘿地笑,当他走出民政局的院子,“显欢后奏”再从他嘴里出来时,完全变味了。李光头手里拿着县==批复的任命文件,路上见到认识的人就把文件展开来给他们看,得意洋洋地告诉他们,他现在是李厂长了。在桥上遇到童铁匠时,李光头拉着他干脆坐到了桥栏上,摆开架势讲起了自己是怎么当上福利厂厂长的,他告诉童铁匠,他早就是实际的福利厂厂长了,他抖动着手里的任命文件说:“这张纸只是给个名分。”“对。”童铁匠叫了一声,他说,“好比是结婚证,谁还憋到结婚那天,早睡到一起了,结婚证就是给个名分,这叫合法化。”“对,就是合法化。”李光头也叫了起来,他对童铁匠说,“用陶局长的话说,我是先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人家姑娘只好嫁给我了,这叫显欢后奏。”李光头回到家里时,宋钢已经做好了午饭,摆好了碗筷坐在桌前等着李光头。李光头小人得志地在桌旁坐下来,不屑地看一眼桌上的饭菜,嘴里嘟哝地说:“堂堂李厂长天天吃这些破菜烂饭……”宋钢不知道李光头是正式的厂长了,他以为李光头还是那个自封的厂长,他嘿嘿笑了一声,端起饭碗自己吃了起来。李光头这时才把那张任命文件展开来,伸到了宋钢的眼睛下面,宋钢嘴里嚼着饭菜看完了任命文件,惊喜地从椅子里跳了起来,宋钢嗡嗡地叫着,满嘴的饭菜让他说不出准确的话来,他一口将饭菜吐到了手掌上,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大叫起来:“李光头,你真的是……”李光头镇定自若地纠正宋钢的话:“是李厂长。”“李厂长,你真的是李厂长啦!”宋钢兴奋地叫着在屋子里蹦跳,嘴里一声声叫着“李厂长”,捏着饭菜的拳头对准李光头的胸膛接连捶打了三拳,拳头里的饭菜飞溅出来,飞溅到了李光头的脸上。李光头抹着脸上宋钢嚼过的饭菜,哈哈笑个不停。宋钢的拳头还要往他胸膛上捶打,李光头跳起来躲闪着宋钢的拳头。就像宋钢提着旅行袋从乡下回来时那样,两个人蹦蹦跳跳地在屋子里嬉笑打闹,这次是宋钢追打李光头,李光头满屋子乱跑躲闪着宋钢的拳头。他们把椅子凳子全部碰倒在地,把桌子也撞斜了,碗里饭菜全泼在了桌子上。宋钢这才收回了自己的拳头,想起来拳头里还沾有刚才吐出来的饭菜,他拿起抹布擦了擦手,将泼在桌子上的饭菜收拾到碗里,又把倒地的椅子扶起来,然后对着正在笑着喘气的李光头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对李光头说:“李厂长,请吃饭。”李光头喘着气摇着头说:“我堂堂李厂长要吃三鲜面。”宋钢眼睛一亮,挥一下手说:“对,吃三鲜面,庆祝一下。”宋钢不屑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拍着李光头的肩膀走出了屋子,锁上屋门向前走了几步后,宋钢又站住了,他问李光头三鲜面要多少钱一碗?李光头说三角五分钱一碗。宋钢点着头又走回到了屋门前,贴着屋门解开了裤子,手在内裤里摸索了一会,摸出来了七角钱,放进上衣口袋后,神气地向前走去了。宋钢一边走,一边对李光头说:“你现在是厂长了,我是厂长的哥哥,我不能再当着别人的面去裤裆里摸钱了,我不能让我的厂长弟弟丢面子。”兄弟俩像是凯旋的英雄走在我们刘镇的大街上,李光头手里还捏着那张任命文件,宋钢两次停下来,要求李光头把任命文件再给他看一遍,宋钢站在大街上朗诵似的大声读着任命文件,读完后由衷地对李光头说:“我真是太高兴了。”兄弟俩走进了人民饭店,宋钢刚跨进饭店的大门,就对着柜台里开票的女人喊叫起来:“两碗三鲜面!”宋钢走到开票的柜台前,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准备好的七角钱,重重地拍在了柜台上,把里面开票的女人吓了一跳,她嘟哝着说:“才七角钱,就是十元钱也用不着这么使劲。”兄弟俩吃完了三鲜面,满头大汗地往回走。一路上李光头三次展开任命文件给认识的人看,宋钢两次站住脚朗诵了两遍。回家后宋钢要求他来保管任命文件,他怕李光头以后会弄丢了。李光头听了宋钢的话以后,满脸的陶局长表情,满嘴的陶局长语气,李光头说:“你真是不懂规矩,这文件是要拿到组织部备案的,我现在是国家干部了。”李光头的话让宋钢更加欣喜,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真是了不起,他把任命文件捧在手里,要把每个字都吃下去似的读了最后一遍。读完后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任命文件了,宋钢满脸的遗憾,随即他灵机一动,立刻去找来一张白纸,用黑墨水工工整整地将任命文件抄写下来,又用红墨水把上面的公章小心翼翼地画出来。李光头嘴里不停地“啧啧”,说宋钢画出的公章痹绘公章还要真。宋钢画完公章后,如释重负地笑了,将任命文件还给李光头,拿起自己这张,对李光头得意地说:“我们以后可以看这个。”兄弟俩的工资由宋钢保管,宋钢每次花钱都要和李光头商量,都要征得李光头的同意。李光头正式当上厂长以后,宋钢自作主张上街给李光头买了一双黑皮鞋,宋钢说李光头是厂长了,不能再穿那双破球鞋了,应该穿上一双亮闪闪的黑皮鞋。李光头看到宋钢给他买的黑皮鞋很高兴,他数着手指,从县里的书记县长数到县里的局长,从县里的局长数到几个大厂的厂长,李光头说刘镇有身份的人都穿着黑皮鞋,他说:“我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李光头身上的毛衣也破烂了,而且有几种颜色混杂在一起,那是李兰生前用几件旧毛衣拆下的毛线织出来的。宋钢上街给李光头买了一斤半米色的新毛线,下班回家后,他就开始给李光头织毛衣,他一边织着一边贴到李光头身上比划着,一个月以后新毛衣织成了,李光头一穿非常合身,胸前还有波浪的线条,波浪上面是一艘扬帆启航的船。宋钢说这胸前扬帆的船象征了李光头的远大前程,李光头高兴地哇噢哇噢直叫,他对宋钢说:“宋钢,你真是了不起,女人的事你也会做。”穿上了黑皮鞋的李光头,每次出门都要穿上深蓝色的卡其布中山装,每个钮扣都扣严实了,连风纪扣都扣上。自从穿上宋钢织出的米色新毛衣以后,李光头就不再扣中山装上的钮扣了,他敞开着中山装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为了让人清楚地看到他新毛衣上面的波浪和扬帆的船。他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将上衣挡在胳膊后面,挺着厚实的胸膛走着,逢人咧嘴微笑。我们刘镇的女人从来没有见过毛衣上还能织出扬帆的船,她们见到李光头把他围在中间,五六只手同时扯着李光头的新毛衣,研究上面的船是怎么织出来的,她们赞叹不已,她们说:“上面还有帆呢!”这时的李光头仰着脸嘿嘿笑着让她们欣赏,听着她们夸奖他身上的新毛衣,她们问他,谁这么心灵手巧?李光头骄傲地说:“宋钢,宋钢除了生孩子不会,什么都会。”我们刘镇的女人赞叹了船的图案和帆的图案后,开始研究这毛衣上的是一艘什么船。她们问李光头:“是不是渔船?”“渔船?”李光头生气地说,“这叫远大前程船。”她们庸俗的提问让李光头十分恼火,他推开她们的手,觉得把远大前程船的毛衣给她们欣赏,简直是对牛弹琴。李光头恼火地走去时,还回头奚落了她们一句:“你们,哼,除了会生孩子,还会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