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第四十八章

李光头和林红坐着白色宝马轿车在夜幕降临前回到了刘镇,驶进了李光头的豪宅。林红做完了处女膜修复术,李光头在北京和东北谈成了几笔生意,两个人从车里出来时仿佛凯旋而归,刚刚走进客厅,李光头的手机响了,是刘副打来的电话,告诉李光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进餐。李光头关了手机说:“这王八蛋做事周全。”李光头和林红将行李扔在客厅里,双飞燕似的走进了餐厅。这时天色昏暗下来了,李光头打开餐厅的吊灯,看到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晚餐,桌子中间放着一丛红玫瑰,一瓶1985年的法国红酒放在不锈钢冰桶里,红酒已经开启,木塞插在瓶口。李光头和林红面对面坐了下来,李光头对刘副十分满意,他对林红说:“这王八蛋弄得很浪漫。”林红看着桌上的晚餐和玫瑰花丛咯咯笑了,她说好像是外国人在吃饭。李光头立刻像个外国绅士了,挺直了腰拿起冰桶里的红酒,拔掉木塞往自己杯中倒了一点,放下酒瓶后,举起酒杯轻轻晃动起来,再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然后才喝上一口,他赞赏地说了一句:“这酒不错。”起身后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拿着酒瓶风度翩翩地给林红的杯子里斟上了红酒,坐下后举起自己的酒杯,殷勤地等待着林红也举起酒杯。林红忍不住笑起来,这个满口脏话粗话的李光头突然如此优雅了,林红第一次见到,她笑着问李光头:“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电视里学来的。”李光头优雅地回答,举着酒杯等着林红的酒杯伸过来碰了一下,林红小小地喝了一口,放下了杯子。李光头像是跟人拼酒量一样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红酒,把酒杯放下后,李光头狗改不了吃屎了,对着林红粗鲁地喊叫一声:“快吃,吃完了快洗,洗完了到床上等我。”同样的时候,宋钢坐在周不游点心店里,平生第一次吃着吸管小包子,灼热的肉汁烫伤了宋钢的口腔,宋钢全然不觉,当他站起来走出点心店,向着城西的铁路走去时,李光头已经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晚餐,焦急万分地催促着林红快吃。这就是人世间,有一个人走向死亡,可是无限眷恋晚霞映照下的生活;另两个人寻欢作乐,可是不知道落日的余辉有多么美丽。没有了晚霞,没有了落日,只有沉沉黑夜笼罩着我们刘镇,宋钢在微弱的月光里卧轨自杀。这时候林红已经光着屁股躺在李光头的床上了,她等着李光头从卫生间里出来。李光头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很久,他刚刚拧开水笼头,刘副的电话再次打来了,刘副估计李光头应该进入卫生间了,他在电话里恭恭敬敬地告诉李光头,卫生间的柜子里有一付观察处女膜的新式武器。李光头在电话里亲热地骂了刘副一声“王八蛋”,冲澡后急急忙忙地擦干身体,弯腰打开了柜子看看是什么新式武器,没想到从里面拿出来的是一付煤矿工人的用具。李光头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连声称赞刘副这个王八蛋了。靠在床上的林红听着李光头在卫生间里唠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当李光头出来时林红一下子怔住了。光屁股的李光头竟然戴着一顶煤矿工人的帽子,帽子上有一盏矿灯,腰上系着一根皮带,皮带的后面挂着一块电池,一根电线像是清朝的辫子从他的矿帽挂到了皮带上。李光头看到林红怔在那里,“啪”地一声打亮了矿灯,一束光芒照射着林红的下身,李光头得意洋洋地说,这下要好好欣赏林红的处女膜了。李光头像是一个煤矿工人在矿井里爬动一样,嘿嘿笑着爬到了床上。林红反应过来了,她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她怎么也想不到李光头会把自己武装成这样。林红笑得都喘不过气来,开始咳嗽了,李光头很不高兴,一抬头光束照在林红的胸前了,他说:“你哪像个处女?”林红还是笑个不停,笑得眼泪汪汪,她一边笑一边说:“笑死我了,笑死我了……”李光头生气地坐在一旁,光束照在墙壁上了,他看着林红笑,等林红笑够了,他生气地说:“他妈的,你完全像个荡妇,你哪像个处女?”林红用手捂住嘴笑完最后几声,装出认真的样子,问李光头:“处女应该怎么做呢?”李光头指导她:“你第一次看到男人光屁股,应该马上捂住自己的脸才对。”林红偷偷笑了几下,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了,可她的两条腿还叉开着,李光头又不满意了,他说:“只有荡妇见到光屁股男人才叉开腿,哪有处女叉开腿的。”林红夹紧自己的双腿,她问:“这样行不行?”李光头继续指导她:“还应该用双手护住那地方,不让男人看。”林红不高兴了,她说:“你又要我双手捂住脸,又要我双手护住那地方,我有四只手啊?”李光头一想也对,他开始请教林红了,他问:“你第一次和宋钢是怎么做的?”林红说:“是在被窝里,关着灯呢。”李光头赶紧下床把所有的灯都关了,这时他头上的矿灯显得更亮了,照得林红都睁不开眼睛。林红让他把矿灯关了,他不愿意,他说关了矿灯他就看不见处女膜了。他又问林红:“宋钢是怎么看你的处女膜的?”林红说:“他没看,他不好意思看。”“这傻瓜。”李光头说,“我要看,不看白不看。”说着李光头爬到林红的大腿上,要看她的处女膜,林红的双手使劲护住那地方,不让他看,他使劲拉开了她的手,她的屁股就侧过去了,当他刚使劲把她的屁股摆正了,她的手又护住了那地方。李光头来回几次都没成功,他说:“他妈的让我看呀!”林红说:“是你自己要我双手护住的。”“他妈的,”李光头说,“护是要护住,你应该半推半就啊。”“好吧。”林红说,“我半推半就了。”李光头使劲了两次后,林红的手松开了,她嗯嗯叫着的双腿乱蹬了几下,仿佛赌气似的叉开了。李光头十分满意,他说:“好!演得好!“李光头的矿灯照着看了一会儿,林红又假装害羞似的双手护住了那地方,李光头高兴地叫了起来:“像!演得真像!”这时林红对李光头不满意了,她说:“你哪像是第一次的童子军?你戴着矿灯像个老嫖客,男人第一次也会有点害羞的,宋钢就很害羞。”李光头觉得林红批评得有理,他关了矿灯,解下了腰上的皮带连同矿帽一起扔到了床下,他说:“现在黑灯瞎火了,我们就是处男对处女了。”两个人在黑暗里抱在了一起,互相抚摸着抱了一会儿后,李光头插进去了。林红发出了一声喊叫,这是真实的疼痛喊叫。李光头听了兴奋的浑身哆嗦,他和林红干了那么多次了,这样的喊叫还是第一次听到。林红接下去呻吟了,是疼痛的呻吟,也是快感的呻吟,她身上的汗都出来了,快感在疼痛里逐渐往上爬,她的身体从未有过这样的刺激,她强烈地感受着疼痛在推动着身体的快感,就像火箭推动航天飞机一样,然后海啸般的高xdx潮来临了,汹涌而来的快感让她浑身抽搐,她声嘶力竭地喊叫起来:“好痛啊……”这一刻李光头觉得自己回到二十年前了,久经肉体沙场的李光头也是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刺激,两具身体的激动地互相推波助澜,林红夹紧李光头的时候,李光头抱紧林红,林红身体开始抖动时,李光头的身体也抖动了。当林红高xdx潮来临浑身抽搐时,李光头觉得自己抱住的仿佛是地震时的大地,这时李光头的高xdx潮无比辉煌地呼啸起来了。然后两个人瘫痪似的躺在床上,两颗心脏狂奔似的激烈地跳动着,林红气息奄奄,李光头呼哧呼哧,两个人都享受到了疯狂的高xdx潮,抵达了前所未有的顶峰,现在仿佛是从珠穆朗玛峰上面缓缓坠落下来,四周白雪皑皑,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轻得像是白纸,随风飘落,正在回归大地。

这个夜晚林红经历了史无前例的高xdx潮以后,她的身体仿佛散乱了,她闭上眼睛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恍若任人宰割的羔羊,让李光头生机勃勃地干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林红在李光头那里再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死里逃生。第三次时林红不答应了,她有气无力地说先前约法三章过,说好了最多两次。李光头理直气壮,他说今天把自己当成处男了,处男第一次尝到女人的滋味,还不是小狗掉进了粪坑,吃个没完没了,两次怎么收得住。林红只好麻木不仁地让李光头干了第三次,结果李光头还要来第四次,林红差点要哭了,她觉得自己快要累死了,李光头说这是最后一次和林红做爱了,这次完了以后就不再做爱了,就把她还给宋钢了。刘副凌晨两点多钟给李光头打电话的时候,李光头正在和林红干第四次,林红正在咬牙忍受着疼痛,忍受着这个牲口一样的男人。这时手机响了,李光头一边干,一边拿起来一看,是刘副的手机号码,他骂了一声没有接。过了一会儿,手机第二次响了,李光头又骂了一声,还是没有接。后来手机响个不停,李光头火冒三丈,他打开手机吼叫了:“老子正在兴头上……”李光头吼叫了一声以后,听到刘副在电话里的一句话,立刻像是一枚炮弹炸开似的喊叫了:“啊!”他惊慌失措地从林红身上跳了起来,跳下了床,然后赤裸裸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举着手机半张着嘴,听着刘副说一句,身体就会抖一下。刘副说完了挂断手机了,李光头仍然耳朵贴着手机,像是失去了知觉那样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手机掉到了地上,发出的响声把他吓了一跳,他回过神来以后,痛哭流涕地诅咒自己:“我他妈的不得好死,我不被车撞死,也要被火烧死;不被火烧死,也要被水淹死;不被水淹死,也要被车撞死……我这个王八蛋啊……”林红已经累得奄奄一息了,她迷迷糊糊地感到李光头压在她身上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像弹簧一样,把李光头从她身体上弹了出去。接着就没有声响了,然后李光头挥舞着拳头,在屋子里一边狠毒地骂着自己,一边捶着自己的脑袋。林红睁开了眼睛,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张地坐了起来,看到李光头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李光头呜呜地哭着,像一个孩子那样双手擦着眼泪哭,哭得悲痛欲绝,林红隐约感到了什么,她不安地问李光头:“出了什么事?”李光头眼泪汪汪地对林红说:“宋钢死了,这个王八蛋卧轨自杀啦!”林红半张着嘴,恐惧地看着李光头,仿佛李光头刚刚强xx了她,她跳下了床,迅速地穿上了衣服。穿好衣服以后,她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了,她满脸的不知所措,像是刚刚有医生告诉她得了绝症似的。过了一会儿,她泪如雨下了,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仍然无法阻止自己的眼泪。她看到李光头还是赤条条站在那里,突然对他的身体充满了厌恶,她仇恨满腔地对李光头说:“你为什么不死?”“你这个婊子,”李光头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的敌人,他咆哮如雷了,“宋钢的尸体在你家门口放了三个多小时啦,等着你去开门!你这个臭婊子还在外面偷男人……”“我是臭婊子,”林红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什么东西?你是混蛋王八蛋!”“我是混蛋王八蛋,”李光头也咬牙切齿了,“你他妈的是荡妇淫妇!”“我是荡妇淫妇,”林红恨之入骨地说,“你是禽兽不如!”“我是禽兽不如,”李光头眼睛通红地说,“你他妈的是什么?你他妈的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我是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林红尖利地喊叫了,“你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李光头听了这话以后再次呜呜地哭了,他突然变得可怜巴巴了,他伸出手走向林红,哀声说:“是我们两个人害死了宋钢,我们都不得好死……”林红打开李光头伸过来的手,厌恶地喊叫:“滚开!”林红转身走出李光头的卧室,走下李光头的楼梯,走到李光头的客厅时,发现赤条条的李光头跟在她身后,她打开屋门走出去时,赤条条的李光头也跟了出来,林红站住脚说:“别跟着我!”“谁他妈的跟着你!”赤条条的李光头喊叫着快步走到林红前面,“老子要去见宋钢!”“你站住!”林红也喊叫了,“你没脸去见宋钢。”“老子是没脸去见宋钢,”李光头听了这话伤心地站住了脚,然后回头指着林红骂道,“你这个婊子也没脸见宋钢。”“我也没脸见他,”林红神情黯然地点点头,仿佛同意李光头的话,“可他是我这个婊子的丈夫……”李光头哭了:“他是我的兄弟……”李光头哭着捶胸顿足地走上了大街,捶胸顿足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赤条条一丝不挂,他不知所措地站住了。林红从后面走上来时,他竟然害羞似的双手遮住了下身。林红同情他了,轻声说:“你回去吧。”李光头像一个听话的孩子那样点点头,林红从他身旁走过后,听到他呜咽地说着:“我会有报应的,你也会有报应的。”林红点点头,抬手擦着眼泪说:“我肯定会有报应。”这个夜晚秋风阵阵月光冷清,一个沿着铁路捡煤块的人,发现了死去的宋钢,他告诉了住在铁路旁边的两户人家。宋钢身上没有一点血迹,列车轮子是从他腰上蹍过去,衣服都没有蹍破,可是他的身体断成两截了。深夜十一点的时候,宋钢被两个住在铁路旁边的人用板车拉回到自己的家门口。这两个人是宋钢做搬运工时的工友,他们吃惊地认出了戴着口罩的宋钢,看到了石头上的衣服和衣服上的眼镜,他们商量了一下后,找来了一辆板车,将宋钢抬到了板车上,将宋钢的眼镜放进宋钢的衣服口袋里,又将宋钢的衣服盖在宋钢的身上。宋钢的身体很长,他躺进板车后脑袋都挂到外面了,两只脚仍然拖在地上。于是一个工友在前面拉着板车,另一个工友在后面抬着宋钢的双腿,走上了我们刘镇寂静的街道。满街的落叶在车轮里“沙沙”地响着,偶尔有几个行人在路边站住脚好奇地看着他们,宋钢生前的两个工友谁也不说话,他们一前一后弯着腰,把宋钢送回到自己的家门口。两个工友放下板车后,将宋钢的身体拉下来一些,让宋钢的脑袋不再挂在板车外面,让宋钢的双腿弯曲下来,两只脚支撑住地面。然后两个工友轻轻敲了一会儿门,又轻声喊叫了一阵,他们无声地等待了半个多小时,知道屋里没有林红。一个坐在了板车的把手上守护宋钢,另一个沿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走去,这个人要去找李光头公司的人,他知道宋钢是李光头的兄弟,也听说过林红和李光头的绯闻。死去的宋钢已经回家了,可是进不了自己的家门,他仰脸躺在门外的板车上。坐在板车把手上的工友,茫然地看着秋风吹起的树叶不断飘落在宋钢的身上,有些树叶来自上面的树木,有些树叶来自地面,被风刮起后掉进了板车。守护宋钢的工友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才看见另一个工友带着刘副走来。刘副站在板车前看了看宋钢,摇了摇头后,走到一旁给李光头打电话了。刘副打完电话后,走回到板车前,三个人无声地站在宋钢的家门口。差不多凌晨三点时候,他们看到林红从远处走来。林红出现在我们刘镇空空荡荡的大街上,她走过一盏路灯时浑身闪亮,随即走进黑暗里,接着又浑身闪亮地走在另一盏路灯下,随即又走进了黑暗里。她低着头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幽幽地走来,像是从生里走出来,走到了死,又从死里走出来,走到了生。林红走到这三个人的跟前,她躲闪着他们的眼睛,她侧着身体从板车旁走过去,她在开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板车里满身树叶的宋钢,屋门打开了,里面黑洞洞的,林红回头望了一眼宋钢后,忍不住在板车前俯下身去,捡去宋钢脸上的树叶。她看到的不是宋钢的脸,是宋钢的口罩,她一下子跪在地上失声痛哭,她浑身哆嗦地摘下宋钢脸上的口罩,借着月光她看到了宋钢宁静的脸,她痛哭着,双手颤抖着摸索宋钢的脸。这张脸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幸福微笑,这张脸不久前在列车上还充满了憧憬,现在生命离去了,这张脸已经和深夜一样冰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