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许三观卖血记

许三观卖了血以后,没有马上把钱给方铁匠送去,他先去了胜利饭店,坐在靠窗的桌前,他想起来十年前第一“次卖血之后也是坐在丫这里,他坐下来以后拍着脑袋想了想,想起了当年阿方和根龙是拍着桌子叫莱叫槽的,于是他一只乎伸到了桌子上,拍着桌子对跑堂的喊道:”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跑堂答应了一声,正要离去,许三观觉得还漏掉了一句话,就抬起手让跑堂别走,跑堂站在他的身边,用抹布擦着已经擦过了的桌子问他:”你还要点什么?“、许三观的手举在那里,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想起来,就对跑堂说:”我想起来再叫你。“跑堂答应了一声:”哎。“跑堂刚走开,许三观就想起那句话来了,他对跑堂喊:”我想起来了。“跑堂立刻走过来问:”你还要什么?“许三观拍着桌子说:”黄酒给我温一温。“他把钱还给方铁匠以后,方铁匠从昨天帮他搬东西的六个人里面叫了三个人,拉上一辆板车,把他的东西送回来了,方铁匠对他说:”其实你的家一车就全装下了,昨天我多拉了一辆车,多叫了三个人。“与方铁匠一起来的三个人,一个拉着车,两个在车两边扶着车上的物件,走到许三观家门口了,他们对许三观说:”许三观,你要是昨天把钱送来,就不用这么搬来搬去了。“”话不能这么说,“许三观卸着车上的凳子说,”事情都是被逼出来的,人只有被逼上绝路了,才会有办法,没上绝路以前,不是没想到办法,就是想到了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做?要不是医院里不给方铁匠儿子用药了,方铁匠就不会叫上你们来抄我的家,方铁匠你说呢?“方铁匠还没有点头,许三观突然大叫一声:”完了。“把方铁匠他们吓了一跳,许三观拍着自己的脑袋,把自己的脑袋拍得僻啪响,方铁匠他们发呆地看着许三观,不知道他是打自己耳光呢,还是随便拍拍?许三观哭丧着脸对方铁匠他们说:”我忘了喝水了。“许三观这时才想起来他卖血之前没有喝水,他说:”我忘了喝水了。“”喝水?“方铁匠他们不明白,”喝什么水?“”什么水都行。“许三观说着搬着那只刚从车上卸下来的凳子走到了墙边,靠槽坐了下来,他抬起那条抽过血的胳膊,将抽管卷起来,看着那发红的针眼,对方钛匠他们说:”我卖了两碗,这两碗的浓度抵得上三硫,我忘了喝水了,这些日子我是接二连三地吃亏……“方扶匠他们问:”两碗什么?“那时候许玉兰正坐在她父亲的家中,她坐在父亲每天都要躺着午睡的藤榻上抹着眼泪,她的父亲坐在一只凳子上眼因也红了。许玉兰将昨天被方铁匠他们搬走的东西,数着手指一件一件报给她的父亲,接着又把没有被搬走的也数着手指报给她的父亲,她说:”我辛辛苦苦十年,他们两个多小时就搬走了我六、八年的辛苦,连那两块绸缎也拿走了,那是你给我陪嫁的,我一直舍不得用它们……“就在她数着手指的时候,方铁匠他们把东西搬回去了,等她回到家中时,方铁匠他们已经走了,她站在门口瞪圆了眼睛,她半张着嘴看到昨天被搬走的东西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她十年的辛苦全在屋里摆着,她把桌子、箱子、凳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去看和她十年一起辛苦过来的许三观,许三观正坐在屋子中间的桌旁。

卖血后,要吃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许三观坐在饭店里,拍着桌子点菜,声音响亮地呼唤伙计,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他怕受到店家的欺负。

只是他当时想不到,人活在世上,欺负他的不只是人。

一乐患了肝炎,这是许三观不能承受之重。为了筹集医药费,他变成了亡命之徒,在前往上海的路上疯狂卖血,十天内卖了四次。

作者有意躲开《活着》的影子,动了怜悯之心,小说最后峰回路转,以电影式结局收尾。许三观是个小人物,被命运裹挟,在灾难面前只能卖血,但最终没有重蹈有庆抽血身亡的悲剧,也没落入阿方和根龙的下场,苦尽甘来,家庭圆满。可真实的生活应是祸不单行。我想起了骆驼祥子,许三观卖的是血里的力气,他卖的是肉里的力气。一心为事业努力的祥子丢了车,失去了虎妞,最终靠红白事度日,沦为社会病胎的产儿。

村民的愚昧让许三观知道:身子骨结实的人都去卖血,没有卖过血的人娶不到女人。在阿方和根龙的引领下,许三观卖血前要喝八碗水,从此踏上了卖血之路。

何小勇趁机睡了许玉兰,后者生下了一乐。许三观做了乌龟。一乐砸了方铁匠儿子的脑袋,方铁匠索要医药费无果后,搬走了许三观的家具。为了赎回家具,他只能卖血了。

卖血要跟李血头讲交情,许三观提过一斤白糖去孝敬他,也给过他五元钱当涌泉相报。

许三观有好报,要感谢向他伸出援助之手的人——方铁匠,何小勇的女人,林浦居民和来顺来喜兄弟,更应感激和他搀扶到老的许玉兰。这对患难夫妻的爱情让人动容,是阴郁天空里的一道彩虹。一天换三套衣服的油条西施许玉兰婚后变成精打细算的主妇,聪明地度过饥荒。许三观在街上受到儿子们的冷落,许玉兰大声训斥他们的不孝后,带许三观去吃炒猪肝喝黄酒——这是他吃过最好的。文化大革命中许玉兰被批为破鞋,许三观不离不弃,偷偷在饭里藏了红烧肉。这便是爱情最美好的味道。

水灾前脚过后,饥荒后脚跟来。全家喝了两个月的玉米稀粥,许三观于心不忍,卖血挣来三十元带着家人去吃面条。

最后希望来顺来喜兄弟以后不再进入供血室了,身上的血跟井里的水不一样。

二乐的生产队长晚上留在许三观家里吃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许三观为了二乐的前途着想,咬牙卖血换来鱼肉烟酒。

许三观要是读过《白鹿原》,定会冲着年轻傲慢的沈血头叫道:我许三观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卖过十次血。

图片 1

卖血是个可耻的行为。没读《许三观卖血记》之前,会把许三观设定为一个好吃懒做的无赖形象。掩卷后,发现误解他了,对他肃然起敬­——他是一位悲壮的父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