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还被残忍处死,另一女子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此言非虚,毕竟若是和这皇室人扯上关系,总是难免被卷入一些权力的斗争之中,而这类斗争的成与败的区别就几乎等于是生与死了,这道理咱们都明白,但若是你生在古代,又有机会和皇帝沾亲带故,你乐意吗?皇宫之中固然有太多明争暗斗,但能够享受荣华富贵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古代冒充皇室成员混入皇宫之中的人其实也不少。古代就有这么一位公主,在国家危亡之际,她被敌人掳走,后有幸能够重归皇宫,可11年后,又一个女人回到皇宫,她却说之前回宫那公主是假冒的,皇帝一怒之下将那公主言行逼供,还处死了,也留下一个历史悬案。

柔福帝姬又名赵嬛嬛,宋徽宗赵佶第二十女。今天我们所说的主角便是她。要说她,其一生命运坎坷,遭遇忍不住让人惋惜。年仅17岁便因靖康之变,成为金兵的俘虏,送往北方,本是花样年华,憧憬未来的好时候,却突遭大难,从这便成为了她一生苦难的源头。

图片 1

既然成为了别人的俘虏,自然也少不了非人的待遇。当时金兵见她长相美貌,同样还没出阁,因此被金兵中将领对这位处女公主格外关注,想把她献给金太宗,以此来换取赏赐,可尽管如此,在北上的途中,还是少不了凌辱的命运,而凌辱的将士也为自己擅自动金太宗的女人而被处死。抵达金国以后,也许因为不是处女的原因,也许因为赵嬛嬛不会迎合男女之事,没有让金太宗对她有太多的兴趣,便直接把她送到了浣衣院。

南宋高宗建炎四年,宋军正在对抗一群土匪,在剿匪途中,有一名女子却显得格外激动,见着宋军就像见了亲人一般,她自称是皇帝的妹妹柔福帝姬,这些官兵听她这么一说,自然也是不敢怠慢,若她真是个公主,得罪了也是大事,于是他们便将信将疑的带她回了皇宫。然而这柔福帝姬被掳去已经有些年头了,环境不仅能影响一个人的外貌,还能影响她的气质,面对眼前这个自称是公主的人,宋高宗也是一时难以判断其真伪,但后来这女子还喊出了宋高宗乳名,又交待一些宫中的往事,他这才相信,于是便封她为福国长公主,还帮她找了个如意郎君嫁了,外加不少封赏。

要知道浣衣院是从事洗衣劳役的地方,同时也是宋朝皇室妃嫔的收容之地,在那里也有宋高宗的母亲韦太后,想想本是上等社会的人,却一夜之间成为奴隶,并且任金国士兵的凌辱发泄,稍有不从,直接杀死,其落差不可谓不大。

图片 2

永州防御使高世荣在北方受尽磨难,终有机会逃出,在进入南宋境地却不料又落入土匪手中,在1130年,南宋官兵剿匪,柔福帝姬被解救出来,送到临安后,宋高宗知道自己有这个妹妹,但因阔别多年,他也记不清楚,于是派了许多老宦官及老宫女查验,经过重重考验,柔福帝姬都一一答对,她记得宫中的一切,认得每一个老宦官和老宫女,记得以前宫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甚至能叫出宋高宗的乳名。于是柔福帝姬又恢复了公主的身份,并嫁给永州防御使高世荣,柔福帝姬在此后享受几年的舒适的生活。

若非另外一个女人的归来,也许自称是柔福帝姬这的这位女子恐怕是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就在她回宫之后的第十一年,即公元绍兴十一年,当时南宋御金订立了绍兴和议,也就因为这事宋高宗杀了岳飞,但除此之外,金国还送回来一个人,那便是宋高宗的母亲韦氏,就是后来的韦太后,她的归来即宣布着那名自称“柔福帝姬”的女子的好日子到头了。当韦太后听到关于柔福帝姬的消息时,她是惊讶的,她对宋高宗说:“她不是公主,真正的柔福帝姬早就死了。”面对太后的指控,宋高宗自然是深信不疑。

但是好景不长,在1141年,秦桧用“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岳飞等人,为与金国签订“绍兴和议”做了铺垫,1142年宋高宗接回自己的生母韦太后,柔福帝姬的好日子却到头了,韦太后说柔福帝姬早在金国的时候就死了,此女子是假冒的,于是宋高宗大怒,严刑逼供柔福帝姬自己是假冒的,便在东市被处死了。但是正史当中却没有详细的记载,反而不少的野史中说道,此女人是真的柔福帝姬公主,宋高宗为了保全自己母亲的名声不得已才把柔福帝姬公主用假冒之罪处死。据说韦太后曾在金国嫁金人为妾,更在浣衣院中受到各种凌辱。要知道,在当时的社会中,皇帝是高高在上的,又有谁敢欺瞒皇帝呢,即便欺瞒了,又怎么能骗过那些老宦官和老宫女呢?如此理由不得不让人感觉到荒谬,所以至今为止,此件事情的真相都是悬疑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不论柔福帝姬是真是假,她都是中国历史中一个政治的牺牲品。

图片 3

在一番言行逼供之下,那名女子招供了,她自称原名静善,乃是被掳去金国途中结识一宫女后才得知宫中的一些事情。“真相大白”之后,宋高宗将此女处死,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是否如此呢?其实有不少历史学家也对此表示怀疑,在他们的观点中,韦太后之所以声称此女不是柔福帝姬,是怕她将自己在金国受辱的事说出来,所以才故意污蔑她,再加上所谓的静善也是在被严刑拷打之下才不得不招供,所以不排除这种可能。

图片 4

但在蠢哥看来,韦太后若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丑事败露而污蔑那名女子,那她的目的并没有达到,后世还是知道她在金国被关在浣衣院的事,不是吗?如此看来,那女子又似乎的确是假冒的,但是一个女儿家,光是凭一个宫女告诉自己的种种小道消息就敢贸然进宫去自称是公主,这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要知道一旦露出马脚就会没命,如此看来她又像是真的。然而随着宋高宗当年一道斩立决的命令一下,那位女子的身份之谜也彻底成了一个历史悬案,各位又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